阿森纳旧将因追小偷差点丧命!10年做7次手术肺里全是血,如今当邮递员很幸福

网易体育03-14 07:00 跟贴 4400 条

网易体育3月14日报道:

人生起起伏伏,没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近期,阿斯托里的意外离世让整个世界震动。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足球这项运动,它给职业球员带来了名誉和金钱,但也带来了危险。

有的人,为了足球的梦想在日夜奋斗,虽苦但心是暖的;有的人,在职业赛场披荆斩棘,却落下一身病根;有的人,还没起步就已经轰然倒地,放弃足球梦……

2001年,一位名叫托马斯-英格利什(Thomas English)的19岁小伙即将加盟女王公园巡游者(QPR)。签约前一周,他前往西班牙度假,手机被偷,在追小偷的途中发生了重大意外,身体严重受伤,一度濒临死亡……此后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足球梦,让人唏嘘。

近日,已经36岁的英格利什接受了英国《442》杂志的专访。回忆17年前的那段往事,英格利什真是百感交集。如果,他当时没去度假;如果那一夜,他没去追那个小偷;如果,他……幸运的是,他还活着,这或许是最重要的——

作者:Kenneth Tan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英格利什(左三)与朋友在一起

在病床上昏迷了长达10天之后,这位前海湾城堡(注:新加坡的一家老球会,2006年与另一家球会合并,组成后港联足球俱乐部)前锋睁开了他的眼睛,这是他昏迷后首次睁开眼睛。只是,他完全想不起自己发生事故后的一切:他如何摔倒,他如何进医院,他如何手术等等。

他伤的真是太重了。下颌6处骨折,颅骨4处骨折,右膝3处骨折,后十字韧带撕裂,想想都让人恐怖。西班牙的特内里费,成了英格利什永远的梦魇。多少个夜晚,他都在后悔,为什么当初非要去那里度假。

事故发生后没多久,他的父母就从伦敦飞到了西班牙,陪伴在他们的儿子身边。医生的话让这对本就无比悲伤的父母不知怎么活下去:“你们的儿子可能在第4个晚上离开这个世界。”

“我的肺里全是血,这非常的危险,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的母亲必须时刻保持手机的畅通,他必须第一时间接到电话,因为我可能熬不过那个夜晚。”英格利什告诉《442》的记者:“毫无疑问,她和我父亲的神经都是紧绷的。幸运的是,我挺过了那个晚上。第二天早晨,我还活着。”

2001年的那个赛季,英格利什效力于新加坡的海湾城堡队,海湾城堡一直都是个弱旅。他整个赛季打进15球,状态火爆。他引起了英格兰球队的注意,QPR俱乐部想要签他。他们达成了协议,英格利什相信自己要回英格兰建功立业了。他和QPR说好了,他先去特内里费度假一个星期,回来就签合同。

*****

但是,那次意外毁掉了英格利什非常有前途的足球生涯,甚至差点让他失去生命,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个被偷的手机。

“在特内里费的第一个晚上,我和我的朋友在一个酒吧玩的正嗨……忽然,一个西班牙男孩从我的牛仔裤口袋里偷走了手机,然后拔腿就跑。”英格利什回忆道:“我真是太傻了,我选择了追击。追他的途中,我遇到了麻烦,我的前面是一个40英尺(注:12.192米)高的墙。”

“我站在墙上,心想‘如果我跳下去,我就可以将他逼到一个角落里’。我根本没有多想,更没有注意到我的正下方停着一辆汽车。我跳了下去,随后重重的摔在汽车上,并滚到了泊油路上。就这样,我的手机没了,我的足球生涯也没了。”

不幸中的万幸,在英格利什追小偷的时候,他的伙伴们也在身后跟着。他们随后发现英格利什倒在血泊之中,后者已经没有了意识。他们在30码(注:27.5米)以外的地方找到了2个警察,警察帮忙叫来了救护车。没多久,英格利什就陷入了昏迷。

很快,英格利什的父母就被通知了这个事故,他们在12小时内就赶到了西班牙。

不过,他们并不能一直陪在儿子身旁,他们一天只能在2个规定的时刻(早晨10点-10点半,下午5点-5点半)去看望英格利什,因为他伤的实在太重了,不能被干扰。

“事后我被告知,当父母去看我的时候,我的心跳就会加快,眼角甚至会有眼泪。所以,医生和父母都相信我还有知觉,只是我暂时记不起事情。”

事故后的第4个夜晚是最关键的,英格利什挺了过来,并在第6天恢复了意识。病情稳定后,他被医院用飞机送回了英格兰。回到英国后,他又在罗姆福德的一家医院里住了5周时间,直到最终出院。

*****

他能活着自然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但是他的职业足球生涯看上去走到了尽头,没有了希望。

“我接受了最好的膝盖手术,我的主刀医生名叫大卫-丹迪,他曾给加斯科因以及阿兰-希勒做过同样的手术。他认为,如果我没有在事故中弄伤了韧带,我完全可以在4个月后就重返赛场。”英格利什表示:“尽管如此,他没有放弃,依然在尽最大的努力来治愈我的膝盖。”

养好伤后, 英格利什决定要重新开始自己的足球生涯,他联系了多家俱乐部,其中就包括他的前东家,但是他得到的结果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

“每一个球队的队医在检查了我的膝盖后都不敢冒险。他们告诉我,我的膝盖也许可以支撑我踢500场比赛,但也可能只能支撑1场。简单来说,我的膝盖很不稳定,相当脆弱。”英格利什说道。

“在无法通过科尔切斯特联(注:一家英格兰的俱乐部)的体检后,我于2003赛季开始前夕回到了新加坡,因为我之前的教练特雷沃-摩根认为我依然可以在那里立足。当时,我们都已经就合同问题达成了一致,但新加坡的队医认为我不合格。他们认为签我是个非常大的冒险,他们认为我还需要休养。”

“紧接着,我又去了珀斯光荣(澳大利亚的一家俱乐部),是阿兰-韦斯特(曾在海湾城堡和英格利什共事过)邀请我去的。但是,我又一次没有通过体检。接下来,他又帮我联系了马来西亚的沙捞越俱乐部,只可惜,我还是没过体检。最后,我去了越南的岘港俱乐部,不过我并不喜欢那个地方。在还没体检的时候,我就离开了。”

2003-04赛季,备受打击的英格利什回到了英格兰,他打算加入巴尼特或者斯蒂夫尼奇俱乐部,以求能重返职业足坛。结果还是老样子,他又失败了,他的膝盖显然不能承受那种赛事的强度和要求。

2004年,英格利什已经没有办法了,他只能加入一家名叫亨顿的业余俱乐部来踢非联赛的比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开始担任邮递员,这是他父亲以及前考文垂前锋汤米-英格利什联合给他的建议。

“我还想踢足球,你们应该知道我的感受?但是,我的父亲为我找了一个邮局的工作,他让我先去那里试着干上2星期。”英格利什回忆表示:“那时,我们都认为这只是我的一个临时工作。但是,14年过去了,我还在这里上班。”

“所以,我相当于在做两份工作,一边踢球,一边做邮递员,这让我赚的并不少。踢球只能算我的兼职,我在业余联赛踢得还不赖,而且在那里我每周可以拿到300镑的收入,这对于一个兼职人员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

2010-11赛季,英格利什为海布瑞智效力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英格利什又陆陆续续参加了其他几个业余联赛。2010-11赛季,英格利什为海布瑞智(Heybridge Swifts )踢球。一场比赛中,海布瑞智VS肯维岛(Canvey Island),英格利什首发出场。1分钟后,他却再次拉伤了后十字韧带。接下来,他只能再次手术,这是他10年内的第7次手术了。手术后,英格利什无奈宣布退役。那一年,他29岁。

就这样,英格利什的职业生涯以遗憾收尾。然而,他在年轻的时候却是才华横溢、被认为拥有光明未来的。真是造化弄人。

8岁的时候,英格利什在诺维奇开始足球岁月。14岁的时候,他又加盟了利物浦。15岁的时候,英格利什去了诺丁汉森林。16岁的时候,英格利什正式签约阿森纳青年训练营。

1998年,英格利什与阿森纳签约,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份职业合同

1年后,也就是1998年,英格利什和阿森纳签订了职业合同。随后,他在6场友谊赛中为阿森纳出场,可惜,他从未身披枪手球衣在正式比赛中出过场。

这位技术全面的前锋还曾入选过英格兰U12以及U16青年队,他的身边是乔-科尔、迪福、赖特-菲利普斯这些后来声名鹊起的球员。

“在阿森纳时,情况大概是这样的:我们一共有80名职业球员,但只有11人能够在比赛中出场。”英格利什说道:“那个时候,我们的阵容很强大,我们在1998年拿到了双冠王。球队需要不断的胜利,所以年轻人不会获得太多机会的。当我在和这种大俱乐部签约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些。”

阿什利-科尔与英格利什做过队友,二人私交也不错

“举个例子,当球队需要前锋进球的时候,他们会很快签下亨利这样的球员,他们才不会在内部挖掘呢。说实话,我的青年队队友阿什利-科尔挺幸运的,他获得了上位的机会,因为当时阿森纳没有在市面上找到合适的左后卫。奈杰尔-温特伯恩刚去了西汉姆联,西尔维尼奥的护照又出了问题,于是阿什利-科尔出场了。10场比赛后,他就成为了英格兰国脚。”

“生命中,有时候你只缺一个机会。”

“当然,阿森纳的经历对我依然有很大的帮助,能够和维埃拉、亚当斯、帕洛尔、永贝里、博格坎普这样的巨星在一起训练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

英格利什(右二)代表阿森纳上阵,画面中最右侧的是克劳奇,左二是"兵工厂先生"托尼-亚当斯

在阿森纳看不到出头的机会,英格利什决定离开,他想去其他地方发展,寻找新的机会。那个时候,QPR就想签他了。但是,QPR拿不出转会费,只能作罢。于是,英格利什开始了大冒险,他要去新加坡踢球,并很快就坐上了前往新加坡的飞机。

“我被告知QPR已经没法签我了,因为他们只能支付1万镑的转会费,而阿森纳则坚持10万镑不松口。”他回忆道:“所以,西蒙-巴克(英格兰职业球员工会的一位经纪人,他是英格利什和QPR之间的牵线人)向我推荐了海湾城堡,他认识那里的主席大卫-罗尔。”

“刚听到这个提议时,我跳了起来,我对新加坡一点都不熟悉。但是,我必须加入一支能给我首发位置的球队。另外,去一个新国家生活的想法也吸引了我。于是,我去了。我不想迷失在伦敦的困局中,我需要寻找出路,我才19岁。”

*****

刚到新加坡,英格利什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当地的高温和湿度。他用了7场比赛才打开进球账户:那年4月份,对阵马里士他卡沙俱乐部(Balestier Central),英格利什梅开二度。虽然球队2-3输球了,但英格利什开始走上正轨。

Hougang Stadium是英格利什曾经挥洒汗水的地方

破荒之后,英格利什一发不可收拾,进球变得越来越多。8月份的连续5场比赛中,他都有进球,他已经成为了海湾城堡阵中最受球迷欢迎的球员。在对阵兀兰威灵顿(Woodlands Wellington)的时候,比赛的最后一分钟,英格利什主罚任意球,他选择直接射门,球进了,比分被改写为1-1,定位球一直都是英格利什引以为傲的。那场比赛最终保证海湾城堡队没有在联赛垫底。

“新加坡的足球水平并没有达到我的预期,但我享受在那里的踢球时光,它给了我一个很大的表演舞台。我并不是那种靠爆发力或者速度取胜的球员,我认为自己更像是技术型选手。在年轻的时候,我经常会打进直接任意球。”

“我热爱新加坡的一切。伦敦的交通很糟糕,垃圾也是随处可见,但新加坡却很干净整洁,我也喜欢那里的文化和食物。来新加坡之前,我一点都不喜欢辛辣的食物。不过,那里的经历改变了我的饮食习惯。”

“我的队友们都很可爱和友善。我们的门将亚摩斯-博恩经常带我们去很多地方。另外,我还记得其他队友,比如阿沙文-沙里夫以及罗斯曼-苏莱曼。球队中有三个外国人关系极好,我、迈克尔-洛马克斯以及巴里-基林,相处的很融洽,我们至今都还有联系。我们建了一个聊天群,名字就叫‘我们在新加坡的岁月’!”

他在新加坡联赛的出色发挥引起了英国本土很多俱乐部的注意,其中就包括此前拿不出钱签他的QPR。

尽管舍不得新加坡,英格利什在2001年还是决定回英格兰踢球。QPR主教练伊恩-霍洛韦决定重新求购英格利什,因为他们解决了资金的难题。如果不是去特内里费度假,他就可以和QPR签约了,但生命没有如果。

英格利什如今是位邮递员

2011年,英格利什在那次受伤后接受了膝盖手术,那是他最近数年来的最后一次手术。退役后,他在另一项运动中找到了乐趣。现在,他白天就用这项运动打发时间,而晚间则去做邮递员。

“一开始,我只是把高尔夫当做娱乐项目,但后来我越玩越好。我曾想转行做一个职业的高尔夫选手,但我最终放弃了,还是安稳做一个业余选手吧。我并不想做一个邮递员,但我得接受事实。实际上,我的工作并不是在外面递送信件,我都是晚上在公司里上班,他们不想我外出走动,因为递送信件需要走很多的路,他们担心我的膝盖受不了。”

*****

现在,英格利什和妻子、13岁的儿子以及9岁的女儿幸福的居住在科尔切斯特。闲暇时,他还会去现场观看足球比赛。之前的联赛杯决赛,英格利什就来到了温布利大球场,他目睹了自己的老东家阿森纳输给曼城的全过程。

“我依然能从阿森纳俱乐部那里得到球票。之前,我的球票都是阿森纳青训主管利亚姆-布拉迪给我的。在他离开俱乐部后,他的秘书仍坚持给我送球票。”英格利什表示。

“阿森纳俱乐部经常对我说,‘若需要帮忙尽管说,我们一定会为你解决问题’。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依然记着我,这让我很感动。时至今日,我依然是一名阿森纳的球迷。”

17年的时光过去了,英格利什只能一次次的假想:如果那天他没有弄伤右膝,他的生活会是怎样的模样?

英格利什和他的儿子(中)在联赛杯决赛现场自拍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肯定不会去追那个小偷的。因为那个手机,我赔上了整个足球生涯。”英格利什一脸的遗憾:“如果没有那次意外,我不能说我肯定会在英超立足,但我至少可以在(2001年)回到英格兰后开启一段美妙的足球生涯。”

因为那次意外,他的足球梦想破灭了,他的一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英格利什称他一度因为这种极度的遗憾而陷入抑郁。

但是,他现在已经渐渐走出了抑郁,他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享受着生命的美好。“换个角度想,那次事故也可以变得更糟。假如我在事故中弄伤了背部,那我这辈子就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所以,我得看开点,至少我现在除了踢足球,其他事情都可以做。”

“我曾经感到很伤心,因为我失去了一切。看着我的朋友阿什利-科尔飞黄腾达,而我却只能落寞度日。”英格利什说道:“但是,当我的第一个孩子在2年后出生时,我对自己说‘我太幸运了,因为我还活着’。”

是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作者:风过乡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