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说让美国再次伟大,但可能没包括美国游戏

subtitle 游研社03-13 17:13 跟贴 180 条

当地时间3月8号,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主持了一场封闭会议,讨论议题有关电子游戏中的暴力问题及其对青少年的影响。

这场会议汇集了来自电子游戏业的代表,其中包括娱乐软件协会(ESA)、娱乐软件分级委员会(ESRB)和游戏发行巨头的负责人,以及一些过去曾指责“电子游戏会刺激暴力事件发生”的立法者和个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虽然这场会议原定是一场闭门会议,但是在会议结束之后,我们还是能从很多方面了解到关于会议内容的蛛丝马迹。

这场会议是以特朗普带来的一段剪辑过的游戏演示视频作为开场的,这段视频显然被“精心”处理过——在短短的1分28秒时间内,制作者通过蒙太奇的手法,拼凑了多个游戏的画面,每一段都充满了所谓的“血腥暴力元素”。

这段视频目前在白宫Youtube频道上还处于不公开状态,但是播放量已经达到了80万次,点赞和差评的比例为悬殊的1788:59000。由于内容比较敏感,这段视频在腾讯视频上一直未能通过审核。

视频中所涉及的几个游戏我们大部分都很熟悉,包括《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狙击精英4》《恶灵附身》《辐射4》《重返德军总部:新秩序》《黎明杀机》等等。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在放完这段视频之后,特朗普这位历来以咄咄逼人气势而闻名的美国总统抛出了一句反问:

“这难道还不算暴力吗?”(“This is violent, isn’t it?”)

乍一看,这段剪辑过的视频内容确实非常耸人:被一刀爆头的僵尸,被狙击子弹爆头的二战德军头骨特写,被屠夫挂上晾肉架的逃生者……可是,这些镜头真的如那些反暴力游戏者所主张的,是在鼓励玩家们去滥杀无辜吗?

显然事实未必这么简单。

实际上,虽然这场会议从开始之时就充满了火药味,但进行中却是 “互相尊重的同时也充满了争议”。美国媒体研究委员会(Media Research Council)主席Brent Bozell主张对电子游戏实施更严格管理,“就像对待烟草和酒精一样”。

这样的观点得到了大部分政府背景的与会者的支持,“我们应该实行全方位的监管,而不只限于电子游戏”,来自密苏里州的议员Vicky Hartzler补充道,“我呼吁应把电影业成员一同邀请进来……。”

非常可惜的是,我们只在主流媒体上看到了这些反对者的声音,而并未看到任何来自游戏业从业者的具体发言,只知道“他们在会上驳斥了所谓游戏与暴力行为之间的联系”。

每年负责组织E3游戏大展的组织ESA也派代表参与了8号上午的这场面对面交锋。他们在当天下午通过一份声明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我们非常高兴有机会能和总统先生以及各位官员代表们在白宫见面,经过我们大量的调查和研究,在暴力行为(特别是校园枪击类事件)和电子游戏之间,并无联系。


同时我们还应该注意到,宪法第一修正案对于游戏行业有严格的保护和规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可以帮助每一个家庭有效地选择更适合孩子的娱乐方式。”(潜台词:错不在我们,父母更应该起到监管和选择,而并非游戏开发商。)

尽管没有被邀请出席会议,康尼狄格州的民主党议员Richard Blumenthal则指责,电子游戏在整个事件中被当成了替罪羊,“有人试图在松散的枪支管控问题上转移注意力”:

“我愿意看到任何有助于解决全国性的枪支暴力事情的举措——但实际上最迫切的问题在于控制枪械的使用,特别是步枪等自动化武器。谴责电子游戏需要为那些死在枪下的生命负责,反而会让我们顾此失彼,那些更需要解决的问题反倒被掩盖了起来。”

相比这些冷静的抗议者,另外一些人看起来则更激动。作为全球最大的非盈利游戏开发者协会,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IGDA连发7条推特试图告诉人们“电子游戏并非替罪羊”:

“游戏玩家来自各行各业,既有学生也有老师和公务员等等”

“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玩电子游戏,但是发生的枪支暴力问题却独一无二”

“有人谴责玩游戏的人都是一群十八九岁,易怒偏激的男孩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实际上在美国超过1.5亿的电子游戏玩家当中,41%是女性,而且35岁以上的女玩家数量比18岁以下的男孩还要多”

这次之所以又将“电子游戏会导致暴力行为”这一议题摆上桌面,导火线就是上个月发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帕克兰的校园枪击案,共造成17死14伤的悲剧。(相关阅读:轰动全美的枪击案发生之后,川普却追着电子游戏猛怼)

事件发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矛头指向了枪手玩过的一系列“暴力游戏”。上周,白宫发言人就宣布了这次会议的消息,“特朗普将会见一些电子游戏行业的从业者,看看他们在这方面能做什么”,当时,甚至没有人知道谁会被邀请。在接下来的一周,会议的具体内容和主题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包括与会者名单实际上在会议开始前一天才被公开。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场表面上事关重大的会议,更像是一场“赶鸭子上架”式的逢场作戏,是公众压力之下的无奈之举,并不太可能取得什么实质性的共识或者成果。

而如果有人愿意翻翻特朗普的大嘴巴语录的话,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表达过自己对电子游戏的偏见了:早在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之后,他就在推特上写过:“鼓励暴力电子游戏的行为必须被制止,它正在创造怪物。”

就在帕克兰枪击案发生之后,他再次重申:“电子游戏中的暴力行为是在塑造年轻人的思维。”紧接着,他建议电影/电子游戏设立评级制度去保护未成年人,但实际上,这是MPAA和ESRB这二十年来一直正在做的事情。

更广泛地讲,在美国历史上,立法者们与电子游戏之间的斗争早在25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早在1994年,围绕着《真人快打》,《Doom》,《Night Trap》等争议游戏,ESRB开始创立并实施严格的游戏分级制度。

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后,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也曾像今天这样会见了一些游戏行业的代表,以讨论暴力问题,但是最终都未能对进一步立法带来影响。

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最高法院2011年裁决打消了一项试图阻止向未成年人出售“带有暴力元素”的电子游戏的法案。

不过,现在川普的某些举措已经有意无意地为游戏厂商们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制作游戏永远都需要高质量的相关人才——然而自上台以来,川普政府不仅没有任何大规模资助科学、技术、工程类教育的计划,甚至还有意进行了巨大的削减,而这些领域对于游戏产业全部具有重要意义。

2017年8月举办的“游戏·改变”游戏节(Games For Change Festival 2017)上,上文中被约谈的T2公司便和另一美国游戏巨头EA一同声讨川普,称其“最近六个月来的各项政策对美国游戏业界一无是处”。

当时,EA更是明确表示,目前公司需要的不仅仅是传统的软件工程师、游戏设计师等“常规人才”,还需要更高端领域,比如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领域的人才加入,而这些人都在政策影响范围之内。

虽然在美国财经网站24/7wallst评选的“2017年度20大最令人厌恶的美国公司”排行榜中,EA还是以第五名的“优秀成绩”碾压了位于第十二名的特朗普集团

而对于游戏行业影响更大的,则是川普政府对网络的限制。

2017年12月14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投票决定废除奥巴马时期制定的“网络中立”原则,即网络服务提供商必须平等对待不同公司的合法内容,不得向支付更高费用的互联网公司提供更快网速,即所谓“快速通道”服务。

举例而言,假如你和EALA位于不同网络服务供应商所“占领”的区域之中,那么现在你若是想访问EALA提供的资源,你的网络服务供应商就有完全合理合法的理由限制你的访问速度,甚至阻止你的访问行为。

对于游戏行业而言,数字销售取代实体盘已经是无法扭转的趋势。从2017财年起,EA 在数字销售上的份额已经占据了61%,可想而知川普政府这一举措,会对各位游戏巨头们带来多少负面影响。

显然在当年的大选期间,都有很多玩家宁可选择让G胖榨干自己的钱包

无论如何——看起来,从《GTA》中的洛圣都到《德军总部》中的纳粹纽约,一层覆盖着大半个美国游戏业界的阴影即将覆盖下来。这片阴影之中是诸多或未上市的游戏作品,而阴影之外则是全世界的游戏爱好者:就在当地时间3月7日,特朗普的一位发言人还曾表示,这场会议上“和诸多游戏业者所讨论的诸多重要议题仅仅是一个开始”。

川普要让美国再度伟大,但其中可能不包括美国游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