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象!战象!超级恐怖的巨兽!

subtitle 这才是战争03-13 10:53 跟贴 33 条

上一次我们说到亚历山大在进军印度的过程中一些错误,因为导致他在战斗过程中惊险无比。下面来看看战斗经过

我们先看下双方布阵,亚历山大方面:

他组织了五个马其顿密集方阵,一共八千人组成了阵线左翼,

在前沿的是两千轻步兵和两千弓弩手;

而阵线右翼是三千近卫步兵组成的方阵以及四千伙伴骑兵和一千骑射手;在这其中两千伙伴骑兵是由他的大将寇纳斯指挥的,

后来,在亚历山大观察印度阿三方面的阵型后,这支部队被调整到马其顿密集方阵的后方,这样子就可以隐蔽在密集阵林立的长矛背后,印度人就无法观察到这支部队了,只要印度骑兵出击,这支部队得到的命令是立刻向印度骑兵的侧后方发起夹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而印度阿三波鲁斯方面:

他的第一列都是战象,大约一百头,这是战场上最恐怖的巨兽,组成了印度人的杀戮机器。所以当这些凶猛的战象在印度阿三整条战线的前方构成了一条屏障时,足以让亚历山大的骑兵望而生畏。没有任何动物敢于接近这些巨兽,骑兵的战马自然不例外。

而每一头战象之间有三十米左右的间隔,因此波鲁斯认为远来的侵略者是绝不敢从战象之间的空隙中进入的,因为马其顿骑兵的战马看到战象就会惊恐乱跑,如果是马其顿步兵胆敢从大象之间进入,那他们会受到后排重步兵横队的阻挡。而战象又可以回转身来践踏他们。

在战象的后面,印度人放了180辆战车,

再后面是近三万的步兵排成横队组成了印度人自己的方阵,每个方阵大约30米宽,排列在战象之间的空隙位置。

另外还有三千骑兵则部署在步兵战线的两端上。见吉达斯浦河会战示意图。

亚历山大决心,还是用他的惯用手法,先把印度人骑兵引出来,加以歼灭。

这一套他已经玩得炉火纯青,他确实是个优秀的指挥官,这点是无法否认的。

因为马其顿人的骑兵具有数量上的优势,为了对抗马其顿骑兵,印度人波鲁斯把他所有的骑兵都调到了左翼。这正中亚历山大下怀,他就是希望能首先一举打败印度骑兵。于是,亚历山大先派出了他的骑射手,让他们去印度人面前晃悠,骚扰射击,去引诱印度骑兵。这样一来,被阵阵箭雨射得按捺不住性子的印度骑兵果然向他的骑射手冲了过来。

可是这正是亚历山大想要的,当可怜的印度骑兵冲出来后,立即遭到了亚历山大和寇纳斯指挥的马其顿伙伴骑兵的夹击,没有任何悬念,印度骑兵大败。剩余的印度人立即向象阵后躲藏,于是印度人左翼的战象在驭手驱使下迎上前阻挡马其顿骑兵,以保护自己的骑兵。

在这个时候,印度人的第一个机会出现了。这是因为,亚历山大的精锐骑兵没有和以往那样完全把印度骑兵给摧毁掉。因为战象的存在,他们受到了阻碍,这样他就没有了以前那样的优势了。这意味着他的战术被破解了。亚历山大于是只能命令重步兵方阵投入战斗,向前突击。他的想法是试图用中央重步兵方阵顶住战象,看看能不能牵制这些巨兽,以便让他的骑兵再次获得侧翼打击的机会。他就是靠这一手一直打胜仗,如果失灵那就什么都完了。

但是,我们之前就讲过了,马其顿方阵是最低级的方阵,只能执行单一的战术——正面突破敌人的阵型,它能强于当时其他方阵的原因是它的长枪比别人长,它的纵深比别人厚,这样冲击力就强于对手。可是,现在马其顿方阵面对的是比它更强劲的对手——战象,它失去了优势。这种正面的硬抗,必然是力量更强的一方获胜,而且因为马其顿方阵队列训练程度的低下,方阵难以变阵以对抗巨象。马其顿方阵在印度人预料中被战象冲散了。

于是,印度人获得了第二个机会,被冲散的马其顿方阵,其防御能力可以忽略不计,对马其顿人来说,战斗的崩溃随时都可能发生。这本来应该是印度人最好的机会了,胜利就在眼前。

可是这时,印度人的骑兵在之前犯了一个错误导致了大祸,开始的时候他们被马其顿伙伴骑兵击败时是往战象身后躲的。

这样一来,战象身后的第二梯队,也就是战车部队和步兵前进的通路就被这些溃散的骑兵挡住了。这就使得当马其顿方阵被战象冲散时,印度人的第二梯队无法马上跟进,自然就不能对冲散的马其顿人进行打击。他们的任务是打击被战象冲散的敌人,这种打击本来可以是杀戮,脱离方阵的马其顿重步兵单兵战斗能力是很弱的。

这样一来,亚历山大获得了挽救自己和自己部队的机会。

这时,愚蠢的印度骑兵看到他们的战象已经发动冲击,又集结起来冲向马其顿骑兵。这是个非常错误的举动,这些印度骑兵应该和马其顿禁卫骑兵玩兜圈子的游戏,做出伺机去打击马其顿步兵的样子,迫使马其顿骑兵只能驱逐他们以保护自己步兵的侧翼。而这样莽撞的去冲击,后果只能是再次被马其顿骑兵打败。这样一来,就无法牵制亚历山大最有力的部队了。当印度骑兵再次败退后,亚历山大做出了挽救战局最关键的一步,他率领马其顿骑兵尾随印度骑兵冲进印度人的军阵,与印度人混战在了一起。溃散的印度骑兵和冲进来的马其顿骑兵一下子就扰乱了印度人的阵型。亚历山大的确是个出色的战场指挥官,这点是不能否认的。

这样一来,亚历山大的冲击为他的步兵们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本来战象冲散了马其顿的阵型,接着应该是印度骑兵攻侧翼,战车正面先上,步兵接着压上,可亚历山大带着他的伙伴骑兵不要命地冲了进来,使得印度人无法调整队形展开对马其顿步兵的屠杀。第一线的马其顿轻步兵,弓弩手不要命地攻击印度战象和它们的驭手,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在亚历山大为他们拖住印度人的这段时间里阻杀这些巨兽,不然就全完了。

于是整个战场成了真正的修罗杀场,一片混战。马其顿步兵在攻击战象、用战斧砍象蹄,用波斯弯刀剁象鼻,射击战象的驭手,用他们能用的一切办法;而马其顿骑兵在拼命猛攻印度骑兵和印度步兵;被攻击的战象在踩人,不管是印度人还是马其顿人,场面乱成一团。

大部分战象驭手被马其顿人射杀了后,胜利的天平向亚历山大倾斜。失去驭手的战象陷入疯狂,不分敌我,见人就踩,甚至转身向印度人冲去,印度人在自己的战象面前被彻底冲散了。而印度人的软弱这时完全的展现了出来,他们失去了战斗意志,这场面让我想到了昆阳之战。

最后,当所有战象都无力再战时,印度人的末日来临了,亚历山大带领伙伴骑兵包抄了他们的后方,而老营的马其顿人也终于赶到战场。被包围的而且建制已经完全打乱的印度人再也无法组织起来,战斗进入了马其顿人的屠杀时间。

印度人阵亡12000人,9000人被俘,输掉了战斗。马其顿人战死骑兵280人、步兵700人,受伤的人员应该在2000人以上,意味着战损率高达30%,代价也非常惨重。别看印度人死了那么多,其实大部分是在最后编制散乱时被杀的,在混战中其实双方的伤亡差不多。

这样我们就可以回答上一篇提出的疑问了:“亚历山大有把握打赢吗?”

会战的经过很明确的告诉我们:亚历山大并没把握,因为他根本不了解战象,他没有克制战象的方法。我们的兵圣孙武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而亚历山大和波鲁斯两个人在这一点上是有一拼的。印度人波鲁斯不了解马其顿步骑协同作战对战场的要求,主动帮亚历山大选战场;而亚历山大不了解战象群的威力(他曾经只是面对过零星的战象),没有针对性部署就鲁莽开战。两个人都可以说是“人才”。

对亚历山大来说,此战只是一场五五开的较量,他差点输掉了会战,只是他的幸运女神始终没离开他。这可不应该是一个被西方人吹嘘为战神的人所进行的战斗,看起来更像是黑帮街头混战。要知道,亚历山大面对的只是一支素质极为低下的军队,居然还打成这个样子,要是碰到和他年代相近的真正战神吴起怎么办?这就是典型的“先战后求胜”,这就是被西方人吹嘘和中国洋奴跪舔的所谓“战神”。

战后有一件事能更好的印证这一评论。会战结束没几天,马其顿军队就发生了一场著名的哗变,士兵们拒绝继续前进了。你难以想象,除了亚历山大,还能找出哪个被极力吹捧的将军,他的军队会发生这样的事。吉达斯浦河会战中惨重的伤亡是引发哗变的直接原因,是导火索。亚历山大手下的大将寇纳斯的话表达出了全体马其顿士兵的心声:“他们每个人都希望能活下来,带着征战多年获得的财富衣锦还乡,和他们的父母妻儿重逢。”

马其顿大兵们打仗是为了抢劫,他们想的是装满行囊发大财。如果这时他们的囊中空空,那么人性的贪婪会战胜一切,他们会继续征战。可现在他们个个都是财主,如果胜利还是像以前那样来的那么容易,他们不会介意自己成为更大的财主;可当胜利变得勉强而艰难,他们就不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再去打仗。人生最可悲的事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马其顿大兵们深深懂得这一点。他们都久经沙场都是老兵,他们很清楚,再来一次吉达斯浦河会战这样的战斗,谁也不能保证还能赢。

这才是哗变的导火索,可这原因不能提,更不能去分析,因为亚历山大是西方史学界,更是中国洋奴们的偶像。吉达斯浦河会战是被他们称之为亚历山大的经典战例的,他们可不会干推翻他们仅有的几个军事天才的事。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