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文人误国?文人巅峰"三苏"竟如此没有军事头脑?

subtitle 冷兵器研究所03-12 14:06 跟贴 26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编者按:“纸上谈兵”这个典故,大家可以说是耳熟能详了。毕竟赵括一口气坑掉几十万赵军的事太有轰动效果了。但其实在中国历史上,经常出现文官领兵的情况,很多文人都有着“书生拜大将”的梦想。当然,虽然明代王越那种直捣红盐池的文官领兵典范,但军事事务毕竟是需要极高专业素养和理论与实践结合,甚至需要相当天分和运气的,不是读了几本书就能上手的。其实,赵括也是将门之子,家学和理论都是有的,就是缺乏实际经验和自视过高,而且对上了白起那个杀神,才输得那么惨。但一般的书生文人可是不具备赵括的家学和理论基础的,所以书生谈兵会有很多奇葩观点出现。今天,我们就以著名的“一门三学士”,在唐宋八大家中占了三位的苏洵、苏洵、苏辙“三苏”父子为例,说说文人谈兵的故事。

“三苏”父子可以算得上中国文化人的顶峰级别了。但另一方面,这爷仨也是红果果的军事发烧友,对行军作战、扭转颓败国势有不少“独到”的见解。只不过,他们的有些观点真的有点……奇葩……

▲苏洵

先从老爷子开始说起吧,苏洵的军事观点主要体现在《权书》一书和《几策》《六国论》等文中。要说苏洵真不愧是条汉子,他坚决反对当时一味撤退防守的观点,主张必须主动展开进攻,夺取战略要地,为此即便付出一些牺牲也在所不惜。为此,他在《权书·项籍》中举了项羽和诸葛亮未能统一天下的反面例证,认为项羽巨鹿之战后应该用围魏救赵的计谋直取咸阳,不仅可解赵国之围,也不会最后将胜利果实白白送给刘邦;而诸葛亮一生谨慎,选了易守难攻的巴蜀作根据地,反而成了最后失败的根源。先不论这种看法正确与否,显然,苏洵是有点看不上项羽和诸葛亮的。

▲影视剧中诸葛亮形象

此外,苏洵还提出了一些观点。比如在进攻时要注意避实击虚,集中优势力量歼灭敌人,避免损失太大的攻坚战,同时作战不能贪小利,时刻提防敌方的伏击和偷袭,并且在《权书·法制》中提出“以众入险阻,必分兵而疏行”的办法,使敌人想偷袭都不知道偷袭谁。在《几策》一文中他还提出“审势”和“审敌”的主张,简单地说,“审势”就是分析敌我双方态势,以用权谋,“审敌”就是审察敌情和边情,提出御敌之策。

总之,对于项羽和诸葛亮的看法可以说是一家之言,而另外那些观点还是蛮有道理,可惜,苏洵的军事思想有个大坑:不能用间!

苏洵在《权书·用间》中写道:“兵虽诡道,而本于正者终亦必胜。今五间之用其归于诈,成则为利,败则为祸。且与人为诈,人亦将且诈我,故能以间胜者,亦或以间败……夫用心于正,一振而群纲举,用心于诈,百补而千穴败。”

苏老爷子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不要用间谍,那是诈术,你诈别人,别人也来诈你(说的好像我不诈,别人也就不诈似的),只要坚持正道,打胜仗那就是振臂一呼的事啊。

至于不用间谍,怎么知道敌人的虚实在哪里,又如何分析敌情?苏老爷子是不考虑的……这不禁让笔者想起《倭寇的踪迹》里面那句“名言”:我们是名门正派,讲究正面进攻……

相对而言,历史上契丹人的可是相当重视情报工作,甚至对宋朝占据优势。这在冷兵器研究所的《辽宋两国情报战,契丹人竟压汉人一头?》一文里有过叙述。

苏轼也无形中继承了苏洵的这一观点。他在《孙武论》(上、下)两篇中也批评孙子“兵以诈立,以利动“的观点,认为这样会使将领容易贪小利误大局,而且还容易破坏和谐美满的社会、政治风气。因此应该坚持”廉、静、信三原则。

▲苏轼

其实,孙子讲利是以一种辩证的思路来讲的。《孙子·作战篇》中就有“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之言。此处的利是指对作战全局而言的大利,是最终的胜利,为此小利就得果断放弃,“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九变篇》)。苏轼对孙子的指责是不对的。而他那个认为战争用诈会败坏风气这种观点,真是让人叹息了。这种观点实在让人无法与写出“大江东去”的文豪联系起来……

▲影视剧中苏轼形象

其实,苏洵、苏轼批评军事作战的正当谋略,这是与当时的大环境分不开的。宋代最怕武人搞事情,大部分学者也都跟风,批评兵学思想,其中最容易受抨击的自然就是“诈”和“利”这种容易被误会的字眼。可以设想,一位将领费尽心机得胜凯旋,结果回朝就被文官参一本,说他用诈趋利,赢了也不光彩,这会对指挥作战造成多恶劣的影响?很显然,这会导致勇敢的武将更倾向无脑冲、送人头;怯懦点的武将那就转进如风了……

▲《上皇帝书》

公平的说,与父兄相比,苏辙的观点相对务实的多。在《上皇帝书》中,他列举了宋朝初年宋太祖的用人方略,对北方边防将领“皆厚之以关市之征,饶之以金帛之赐,其家属之在京师者仰给于县官,贸易之在道路者不问其商税……是以死力之士贪其金钱,捐躯命,冒患难,深入敌国,刺其阴计而效之,至于饮食动静无不毕见,每有入寇,辄先知之。”可以看出,赵匡胤厚待军人,使其乐于效命,刺探敌情的做法深得苏辙赞赏。辽、西夏和羌等民族作战善于突袭,目的主要在于劫掠,结果由于宋军情报工作做得好,在敌人来前就能动员起来坚壁清野,敌人捞不到半点便宜,边疆自然稳定。

▲苏辙

苏辙还主张边防事务应该重用土兵,削减禁军。宋朝的土兵就是地方士兵,这些人生于边疆,舍得拼命守土,又熟悉地形,战斗力往往高于禁军,兵饷相对还低,重用土兵不仅可以节省开支,还能增强军队战斗力巩固边防。苏辙这一观点可以说与范仲淹、韩琦不谋而合,还是很有实践意义的。但就如冷兵器研究所《妻女被凌辱,二千人打不过17骑!靖康之耻究竟有多“耻”?》一文中提及的那样,他也曾提出“既然训练中赏赐比宋神宗时期有所降低,就应降低禁军日训练强度,让士兵更有积极性”的坑爹建议。

总之,三苏父子敢为天下先,为国家的前途建言献策,其精神是可嘉的。但是军事问题确实不是可以轻率对待,稍有不慎,满盘皆输,更不能被“仁义道德”束缚了手脚,不然就会陷入曹操所说“慕虚名而处实祸”的危险境地,于国于民皆是不利。总之,一句话,纸上谈兵很坑,但书生谈兵更坑……军事这事不是看了几本书就能大杀四方的……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格洛米,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