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邪教何以泛滥成灾:杀人于无形的奥姆真理教

国家人文历史03-12 09:23 跟贴 28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与妻子智子及一批弟子

人一旦卷入原教旨主义,就会失去灵魂柔软的部分,放弃以自身力量感受和思考的努力,而盲目听命于教旨及其原则。因为这样活得轻松,不会困惑,也不会受损。他们将自我整个转让给了那个团伙,被高墙围困,同现实世界隔离开来。某一天被人递给装有沙林的塑料袋,命令自己在地铁中捅破——此时已无法穿去墙外了。而意识到时,已经杀人被捕,在法庭被宣判死刑,投入牢房的四面墙之中,沦为不知何时被处死之身。这么一想就不寒而栗。

——村上春树(日)

“全能神”,一个山寨气质十足的邪教组织近来突然活跃起来,教主以“神”的名义操控教众,毁坏伦常、蔑视司法、攻击政府,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宗教本应是帮助世人升华人性,救赎罪恶,而邪教恰恰相反,它要把人变成听话的行尸走肉,变成实现邪恶目的的工具。在科学技术十分发达的今天,世界各地却活动着各种反科学、反社会的邪教组织。日本的奥姆真理教正是一个典型,它利用化学武器沙林毒剂制造了举世震惊的东京地铁惨案,它的邪恶为邪教留下了最贴切的注脚。

纳粹化学武器在东京地铁复活

1995年3月20日清晨,上班高峰时段,东京的地铁站一如往常的拥挤,车站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一边大声喊着“司米马森(对不起)——”,一边用力把乘客往车厢里推。

出身于医师世家的林郁夫是前茨城县东海村国立疗着所医院循环器官科主任医师,是不折不扣的社会精英,他带着两袋装有沙林毒剂的塑料袋登上了东京千代田线A725K次地铁。

奥姆真理教(オウム真理教),是日本一个以佛教和瑜伽为主的新兴宗教教团,也是日本代表性的邪教团体,创立于1984年,教主为麻原彰晃。1995 年,该组织在日本本土约有9,000 多名会员,在全球则有40,000 多人。至2004 年,该组织的会员约有1,500至2,000 人。该邪教进行过松本沙林事件、坂本堤律师一家杀害事件与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等恐怖活动。

沙林毒气是一种剧毒神经毒剂,曾被纳粹军队用作毒气战。它主要通过过度刺激肌肉和重要器官影响神经系统产生致命效果,导致人体呼吸功能瘫痪,缩瞳,肠胃痉挛剧痛,大量分泌眼泪汗水跟唾液,2分钟左右就会痛苦死去。沙林在常温状态下极易挥发,靠自然蒸发就可以达到致命浓度。两伊战争中,伊拉克军队曾使用沙林发动化学战,造成伊朗军队伤亡2700多人,其中1700多人死亡。

林郁夫拎上地铁的就是这种东西,这两袋液态沙林足以杀死整个列车上的人。与林郁夫一样,共有十人分成五路,其中五人悄然钻进三条线路(千代田线、丸之内线、日比谷线)的地铁车厢里。上班途中的人们并不知道死神已经立于身旁。

毒液横流的“地狱列车”

在行动之前,林郁夫把加入硫酸阿托品的注射器发给行动组各个成员,并指示“如果出现沙林中毒症状,自己立即注射这个。”阿托品是治疗沙林中毒的特效药。林郁夫让负责接应的司机买两份不是那么随处可见的报纸用来包沙林塑料袋。

为防自己中毒,林郁夫提前戴上口罩,由于普通日本人为了防止过敏或者感冒也经常戴口罩,因此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林被捕后说,他在车厢里看到有不少妇女和儿童,心中有一些犹豫,心想如果在这里洒沙林,自己身边的女士必死无疑,要是她能现在下车就好了。但车厢里没有人下车,事已至此,林说他就不再犹豫,狠下心开始行动。

1995年3月,吸入神经毒气的东京地铁乘客等待接受治疗

在地铁快要到达新御茶水站时,列车提醒乘客马上要到站,林郁夫迅速解开已经准备好的沙林袋的外层,把里层的袋子连同液体扔到了地上,用事先磨成尖头的雨伞伞尖捅进去,袋子捅破了一个洞,接着又捅了几次,看到液体流出来后,马上闪身挤了出去。慌乱之中,只有一袋沙林从破洞溢出,另一袋则原封未动。

据一位幸存者回忆:“地铁到站的时候,我就感到车厢里边气氛有点不对头,但又说不出什么太特别的地方,犹豫一下后就挤进了车厢。不一会儿,发现有个男人耷拉着脑袋,满脸通红,手死死地攥着吊环,全身好像有气无力的样子。这是第三节车厢。脚底下湿漉漉的,不知什么时候是谁洒漏了液状的东西。我无意识地用脚踩了一下,黏糊糊的,好像不是什么普通的液体。地铁没开多远,只听‘吧嗒’一声,刚才的那个男人倒在了地上……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也开始模糊起来了,不一会儿变得一片漆黑,嗓子里好像长着什么东西,呼吸感到十分困难……几乎是同时,车厢里响起了可怕的哭叫声,失去理智的人们本能地向自己认为是车门的方向冲去……”

在日比谷线上行动的林泰男是从上野站上的车,手中拿着用《读卖新闻》包着的三个沙林塑料袋,列车编号是A720S。在列车临近著名的秋叶原站时,林泰男将三个塑料袋用磨尖的伞尖逐一捅破。淌出的液态沙林将报纸浸湿,并在四周形成一片水洼,四周的乘客都开始剧烈咳嗽,在到达下一站水传马町时,一名恼怒的乘客一脚把这些沙林踢到站台上,踢下的沙林很快在狭小的月台弥漫开来,前来清理的新日铁职员和田荣二等四人首先死去。

地板上洒满沙林液体的A720S继续按列车时刻表运行,如同一列“地狱列车”,人形町、茅场町、八丁堀每停一站都会产生一批新的受害者。车到八丁堀站时,忍无可忍的乘客拉响了列车报警铃,列车在第二站筑地站紧急停车,结果门一开,就有四五名乘客跌下月台,地铁方面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停止列车运行,呼叫急救队。

列车司机向总台报告的是:“车厢内出现似有什么爆炸的白烟,不少人受伤晕倒”。结果总调度台最初是把“筑地站发生爆炸事故”的消息传往全线各站。但筑地站一位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跑到现场后,突然意识到这根本不是爆炸,大喊了一声“是毒气!”然后指挥乘客争分夺秒逃离现场。新日铁作出了日比谷线停止运行的指令,并要求“让各站乘客去站外避离,乘务员、站务员同上地面待命”。避免了千代田线上站务人员因为盲目清洁现场而遭受伤亡的悲剧。

最终毒气事件受害者超过5000人,其中致死12人,更多的人苦于后遗症,有的终身致残。这就是震惊世界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血案,这宗血案终结了日本社会治安的神话。

之前发生的松本沙林事件

事件发生后,日本警事厅立即封锁车站,抢救伤员,疏散乘客,并派出一支法医队伍严密搜查,还调来了生化专家分析在现场找到的残留物。很快,专家确定这些就是沙林毒气和溶剂。

1995年3月,沙林毒气袭击东京地铁后,自防卫厅的人员在清理现场

一旦确定了是沙林毒气,警方立刻将案件与奥姆真理教联系了起来,在警方案底中,这个宗教已经与数起沙林毒气案有关。早在1993年7月,东京一建筑物内散发白色烟雾,邻居感到不适,当局接到200多宗投诉。1994年奥姆真理教于长野县松本市的教团被业主要求收回土地,对方提出诉讼。奥姆真理教自知官司胜算不高,因而指使信徒对长野地方法院松本分院的法官和团部周围的居民下毒手,到松本市内散布毒气。6月27日黄昏至6月28日清晨,东京西北面的松本市遭神经性毒气吹袭,导致7人死亡,660人受伤,在日本称为“松本サリン事件”(松本沙林事件)。据查,毒气是从松本市郊区的两幢公寓里散发出来的,它使100米以内的生命死得一干二净。狗在街上卧毙,鸟从空中坠亡。在遇难者中,有三名正在审理一宗涉及奥姆真理教案件的法官。警方几乎可以肯定有人施放了沙林毒气。

1999年8月8日,日本大田原市3500余名市民举行集会要求驱逐当地的奥姆真理教教徒

1994年7月,根据东京地方法院综合9名当日散布沙林的被告的证言,松本沙林事件发生前,山梨县的上九一色村有村民投诉,设在当地的奥姆真理教场所发出强烈异味。警方随后在场所附近的泥土中化验出有沙林气体的物质。1995年1月4日奥姆真理教宣称其在山梨县上九一色村的设施受毒气污染,要求当局起诉村民,村民则指责奥姆真理教信徒,提出了反诉讼。

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发生后,警方立刻封锁了富士山脚下的奥姆真理教总部,对奥姆真理教采取了行动。3月22日,2500名警察和自卫队防化部队包围了上九一色村的奥姆真理教设施,用焊枪打开了三座大库房,发现各种化学药品和仪器,俨然是一座化学工厂。药品中有制造沙林的初级原料,还有600多个比煤气罐大得多的金属密封桶,里面装着可以稀释沙林的溶剂和其他化学制品。

幕后指使:奥姆真理教

警方搜查了25处场所,初步确定了奥姆真理教与地铁惨案的关系。

奥姆真理教(Japanese Aum Doomsday Cult),1984年注册创立。教主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1955年3月,出生于日本熊本乡下一个贫困家庭,先天局部失明,6岁到20岁是在熊本县盲人学校度过。1975年毕业后,他先在东京一家针灸院打工,后来报考东京大学,屡遭失败。23岁时,他与松本知子结婚,后来俩人开了一家药房。1982年,麻原因私自制售假药被捕,后交20万日元罚款了事,药店也随之倒闭。

八十年代,日本人埋头经济,精神出现真空,各种花样的教派蜂起。麻原在东京都开设了一个练习“瑜伽功”的道场,称作“奥姆神仙会”。他还花钱包装自己,让一家杂志社为他刊登了一张“飘浮神功图”照片,照片上,他盘着双腿“飘浮”在地面上,很是吸引眼球。1986年,麻原出版了《超人能力秘密开发法》一书,名气更大。许多年轻人相信麻原有特异功能,对他顶礼膜拜。1987年,麻原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拍了一张与达赖的合影,就自称在那里悟道,回国后以首个得道的日本人自居,并把他的教派命名为“奥姆真理教”,自任教主。日语中“麻原者”与梵语“玛哈拉佳”(王中王)发音相同,于是他把名字也由松本智津夫改为麻原彰晃。麻原披长发,留络腮胡,身穿宽大的杏黄长袍,静坐冥想,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奥姆真理教产生后,在日本发展很快,影响最大时,信徒达1万多人,在日本有许多分部。信徒中包括普通工人、企业主、无业市民,知识分子、警察、自卫队军人。

麻原要求信徒奉献家财。对“出家修行者”来说,必须提供两种“布施物品单”。第一种填写房地产、现金、存款、股票等有价证券。第二种填写自己拥有的所有其他物品,包括贵重金银首饰、电器、家具、衣物、厨房用品等购物时价格、使用年数。对于女教徒麻原也可以随时以传教为由临幸,如有不顺从者就通过电击消除当事人记忆。

麻原在教内以天皇自居。这次施放毒气的林郁夫就是教内的“治疗省大臣”,参与放毒是类似投名状的晋级必须阶段。

一旦加入了奥姆真理教,就失去人身自由,脱教或稍有反抗就会被严刑拷打,或被扔进昏暗、阴湿的小房间,断水断食,有的还会被“收回灵魂”。

知名的反邪教活动家坂本堤律师,搜集奥姆真理教欺骗和压迫信徒、非法聚财、反社会的证据,准备进行集体诉讼。坂本堤还获得了麻原彰晃的血液样本,测试后发现根本没有麻原声称的“异常的能量”,为了防止坂本对自己造成麻烦,麻原指使教徒“收回了”坂本一家三口的灵魂。

奥姆真理教的创始人麻原彰晃被警方逮捕

刺杀警视厅长官,阴谋政变

在警方的搜捕下,奥姆真理教的一些头目陆续落网。但是也遭到奥姆真理教信徒的疯狂反扑,1995年3月30日,负责调查此案的警视厅长官,58岁的国松孝次在东京都荒川区南千住自己的公寓门前,遭到埋伏在附近的蒙面枪手狙击。枪手用点38口径的左轮手枪对国松警官连开了4枪,然后骑着黑色自行车撤离。国松中枪部位都在腹部,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在手术中心脏停跳三次,不过最终保住了性命,一年半后才完全康复。

据警方的调查显示,凶手的年龄在30至40岁,身高为170cm以上,案发时戴着白色帽子和黑色面罩,身穿黑色雨衣和深色长裤。现场留下有两件掩耳盗铃式的嫁祸栽赃证物:分别是一枚朝鲜人民军的“三大革命红旗勋章”和一个10韩圆的硬币。

在警方的进一步搜查中又有惊人发现,据东京地方检察院负责此案件的甲斐中辰夫检察长透露,在山梨县的奥姆真理教基地富士清流精舍有一个秘密的地下兵工厂,用来仿制AK式冲锋枪,为便于在日本获得弹药补充,枪的口径由5.45毫米改进为5.6毫米,射击初速850米/秒,除了未能实现全自动射击外,是一种很适合都市巷战的政变用武器。

用这些武器,奥姆真理教按照特种部队标准组建拥有一个步兵团规模的“武装爱教突击队”,并且制订了名为“首度制压”的作战计划:妄称要在24小时内控制东京都各个要点;监控天皇和皇太子夫妇的行踪,以刺杀全部日本皇室为政变信号打入并控制陆上自卫队空降兵团,以其作为政变时攻打政府部门的一线兵力;从邻国购买包括小型潜水艇和重机枪在内的武器装备;在境外建立军事训练营,以旅游的方式分批进行培训……

实际上,麻原本人早就有政治方面的欲望,他曾专门到中国祭奠明太祖朱元璋,声称自己就是明太祖转世,今生来做“日本国王”。麻原还在1990年2月组建了所谓“真理党”,参加日本的众议院选举,结果25名“真理党”候选人全军覆没。

根据甲斐检察长透露,奥姆真理教从1993年开始召集信徒,策划在日本发动政变,试图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并有在此后继续向外扩张的计划,部分政变准备工作已经进入实施阶段。这个邪教集团甚至制订了自己的“宪法”,称作“真理国基本法律草案”。“草案”第一章规定,“神圣法皇”麻原彰晃是真理国的最高统治者,还规定为维持圣法,信徒有义务服兵役。在奥姆真理教内部,1994年曾实施过“白衣圣爱战士计划”准备培养士兵,与国家权力机关对抗。普通日本国民通过《读卖新闻》得知这一消息后,目瞪口呆,后怕不已。

1995年4月13日,奥姆真理教一名信徒在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警告,毒气战还将继续。4月19日,横滨站又遭毒气侵袭,近400人被送入医院。21日,横滨站附近一家商店受到不明气体侵袭,25人被送到医院。27日日本警察厅下令在全国搜捕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除了较早时已经以各种名义扣留的奥姆教骨干外,“奥姆帝国”的核心人物,包括麻原“天皇”、各部“大臣”,都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之下。麻原只能藏匿在上九一色村营地,妄图躲避警方拘捕。

事发十余年之后,所有逃犯方才被捕。这是一张通缉令,逃犯被日本警方制作查缉专刊悬赏(图中最左的平田信已出面自首。高桥克也于2012年6月15日被捕。菊池直子于2012年6月3日被捕。)

警视厅拿到足够证据证明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系奥姆真理教所为后,开始收网。东京地方法院剥夺了奥姆真理教的法人资格,5月16日几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奔赴上九一色村抓捕麻原。警察用焊枪烧开奥姆真理教总本部的大门,进行全面搜查。当搜查人员拆开第六奥姆真理堂二层与三层之间一尺高的密室厚板时,发现麻原正藏在这个密室之中。“法力无边”且具有“飘浮神功”的奥姆真理教“神圣法皇”束手就擒。日本警察厅以杀人和杀人未遂罪逮捕了麻原彰晃,同时还搜捕了该教在日本130多个据点,抓获40多名头目和教徒。实施地铁放毒行动的林郁夫被捕,林泰男出逃,一年半后落网。嚣张一时的奥姆真理教逐渐覆灭。

作者:史丹顿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