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八旗里那些住罗刹庙的俄罗斯人,最后命运如何?

subtitle 历史研习社03-11 23:23 跟贴 37 条

文/假行僧

经典老剧《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里,和珅前往兰州抵抗入侵的俄军。某日,手下一名军官前来报告,说“老毛子今天不嚷嚷了,有拔营逃走的迹象”——这名军官长这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卧槽,大哥你自己不就是老毛子吗?这是怎么回事?

别说,清朝八旗中,还真有一个俄罗斯佐领,统管旗人中的俄人。

这些俄人从哪来的呢?

早在清初,就不断地有俄国人或被俘、或逃亡而来到中国。1688年雅克萨之战之后,被俘俄人数量激增,就由1648年(清顺治五年)投降的俄人伍朗各里为首,编制了俄罗斯佐领。

清军克雅克萨城图

事实上,清朝的八旗本身就具有“统战”功能。除了俄罗斯佐领之外,还有高丽佐领(朝鲜人)、回子佐领(维吾尔人)、番子佐领(藏人)和安南佐领(越南人)等。所以清军之中有俄罗斯军官是不足为奇的,电视剧在这一方面的细节处理得很好。

这些俄罗斯旗人,被称为“阿尔巴津人”,这是因雅克萨城而得名(“雅克萨”是通古斯语,对应的俄语为“阿尔巴津”)。他们来华以后,被安置在北京东直门一条胡同内,并且将一座关帝庙改造为教堂以方便他们的宗教生活。这间教堂,阿尔巴津人称为圣尼古拉教堂,而中国人则称其为“罗刹庙”(“罗刹”是中国人对俄国人的蔑称),又称北馆。

如今的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就是当年的北馆/罗刹庙

在这些阿尔巴津人中,真正的俄罗斯族人很少,大部分是哥萨克人或者波兰人,其社会身份大多是罪犯;他们来华以后,享受旗人待遇,迎娶中国妻子,生活水准大大提高。正反两方面的因素,使得这些阿尔巴津人不抗拒甚至是主动地融入到了中华文化当中。

经过数代,这些人不但在体貌特征上中国化,还摒弃了自己的宗教信仰。俄罗斯传教士卡缅斯基在1831年的一份报告中总结说“阿尔巴津人在中国人中间宛如沧海一粟,现在这些阿尔巴津人无论是思想还是习俗,已经是纯粹的中国人了”。

鸦片战争之前,俄国一直通过商团和合法的传教团试图唤醒这些阿尔巴津人的宗教意识和民族意识,来为自己服务。但实际上效果很差,偶有几个愿意充当间谍的,也多是因为生活贫苦(清朝中期以后大量底层旗人破产)而贪图金钱所致,跟民族宗教没什么联系。至于家境富裕的,更是和俄罗斯商团教团刻意保持了距离。

但在鸦片战争以后,随着俄国人地位在中国的飞速上升和传教活动的兴旺,更加上俄国在对华渗透上的大笔资金投入,一些穷困的阿尔巴津人信仰了东正教,以期获得特权身份和金钱。很快,俄国人就意识到阿尔巴津人是不会真心为他们的“祖国”服务的。

命运的转折点再次出现。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烧毁北馆,也使得不少阿尔巴津人死亡。针对阿尔巴津人的未来,俄国内部进行了大讨论。最终,驻华军事代表沃加克的一番“我们对他们没有任何好感,因为在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俄国人的痕迹了,甚至对本民族也没有一丝的热爱”结论,标志着俄国人对阿尔巴津人的持续数百年的“统战工作”的彻底失败。

如今,阿尔巴津人大约只剩数百人至几千人左右,或为满族,或为俄罗斯族;而当年的罗刹庙,或称北馆,已经成为了俄罗斯大使馆——或许,这是两者仅存的联系了。

参考文献:

1.肖玉秋,《北京俄罗斯旗人的历史与命运》,2017

2.(民国)赵尔巽等,《清史稿》

3.(清)《钦定八旗通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