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炉战法:长沙为何能抵挡住日军三番五次地进攻?

subtitle 地球知识局03-10 09:39 跟贴 4408 条

长沙,地处湘江下游和湘浏盆地西缘,为长江中游与湘江流域的交通枢纽与江南地区重要的经济与文化中心。

抗日战争期间,从1939年8月日军兵锋初次染指长沙至1944年六月长沙沦陷,这座长沙城曾三次令志在必得的日军铩羽而归,极大地鼓舞了国人抗战之决心与士气。研究抗战,不可不看四次长沙会战。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从长沙的地理和地形说起,详解日军为何会三番五次进军长沙,而又一次一次铩羽而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 双方倚靠在残垣断壁进行激烈巷战

长沙地理简介

长沙地处粤汉铁路中央,又是湘江沿岸最重要的港口,其交通位置之重要性自是不必多说。控制了长沙,在交通上就能控制整个湘江流域,并籍由铁路向南北两侧进发,本身就具有极高的军事战略价值。

长沙与湘江流域

对深入中国中部的日军来说,经历了武汉会战与广州会战,已经掌控武汉和广州两大重镇,而国军控制的长沙打断了两者的联系,自然成为了眼中钉肉中刺。进占长沙,更成为日军控制中国中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拿下长沙,日军便可打通南北铁路线,并几乎吃掉整个中国中部。

另一方面,由于出宜昌至重庆的水路地势险要,日本军队难以展开,要进攻中国西南大后方也必须借道长沙。攻占长沙即可紧接着进军湘西,染指云贵高原与四川盆地,和江上军队水陆并进,令国军防御不及。

对日本来说是攻略重点的长沙,自然也就成了国军的防御重点。能不能守住长沙,直接关系到中国抗战的持久性,对全国战局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从宜昌通过三峡攻入四川盆地相当困难,从湘西绕行反而容易些。

好在长沙附近的地形对中国军队有利。

1938年11月,日军攻陷湘北重镇岳阳,和长沙隔洞庭湖平原相望,进攻路线必然是溯湘江南下。然而这条通道西边是广阔的洞庭湖与湘江水系的天然屏障,东边是崇山峻岭的湘东山地,两道天堑包夹着这条通道,让日军的进攻方向选择余地并不多。

在这条通道上,又有由北向南的新墙河、汩罗江、捞刀河与浏阳河四条天然防线,不利于日军重武器与机械化部队的行动。

在洞庭湖与东侧山地包夹之下,长沙以北的四条天然防线。

因此,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认为,只要合理利用长沙周边的有利地形,加之以正确的战术,完全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借着日军进攻长沙的机会痛击日军。

长沙保卫战,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了。

薛岳

天炉战法的诞生

1939年9月,日军在冈村宁次的指挥下兵发长沙,企图一举歼灭第九战区的主力部队,作为进一步向西南进发的跳板。

冈村宁次自武汉会战之后,认为中国军队士气涣散,长沙一役志在必得。不过为防万一,他仍然准备了一套组合拳,用第106师团佯攻南昌附近之高安、上高等地,主力军队则部署于新墙河北岸,意图将第九战区主力歼灭于汩罗江上游的平江地区。

冈村宁次

而中国军队这边,长沙在1938年末刚刚经历了堪称毁灭性的闹剧“文夕大火”。全城90%以上的建筑被烧毁,经济损失占了长沙经济总值的43%,同时更有超过三万人死于大火之中。持续五天五夜的大火将长沙焚烧殆尽,军民士气低落、物资补给不足。这让蒋介石决定放弃长沙,撤退至湘南再与日军周旋。

文夕大火

然而受够了委员长软弱的薛岳决心抗命死守长沙,并制定了“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方略,即依靠新墙河、汩罗江、捞刀河与浏阳河迟滞日军的进攻锋芒。

同时,“化路为田,运粮上山”,主力部队攻击之后退至东部的山林中躲藏,将日军锁在四河之间,最后再以长沙城之军队与外围主力里应外合,围歼日军进攻部队。

逐层布防,严阵以待

无论蒋介石怎么要求退军,薛岳都置之不理,还反过来说服蒋介石要求出战。

两人谁也不能说服谁,战事却不等人,第一次长沙会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日军在湘北主战场投入五万余兵力意图强渡新墙河、汩罗江,但遭遇中国军队精锐部队第52军的顽强阻击,双方对峙新墙河。面对日军釜底抽薪攻击国军防线背后营田的杀招,薛岳也不恋战,命令52军立即后撤,以免被日军夹击。

当新墙河南岸中国军队有计划撤向汩罗江防线时,日军虽紧追不舍,但交通道路早已被中国军民破坏,日军机械化部队无从施展,只能徒步跟进。其强渡汨罗江的战术也告失败,快速围歼国军的计划终于破产。

进攻长沙的日军

随后第九战区主力撤至汩罗江至长沙道路的两侧埋伏,不断骚扰日军进军长沙城的最后一段补给线,把日军分割在四河之间,无法正式攻城。本应配合主力作战的赣北、鄂南日军也被中国军队阻截,无法到达预定战场,逼得冈村宁次放弃攻击长沙之计划狼狈北撤。中国军队追击日军,并收复了丢失的地区。

攻至捞刀河、浏阳河的日军,已属强弩之末,并深陷包围。

此战粉碎了日军歼灭第九战区主力及攻取长沙的目的,歼灭日军三万余人,大大提升了军队的士气。在武汉、广州等大城市相继失守的时刻,第一次长沙会战稳住了败退的阵脚,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更是一战成名。

但日军不会轻易放弃长沙。两年后,1941年九月,日军第二次发动12万大军,以解决第九战区对武汉地区日渐严重的威胁。

阿南惟几

鉴于第一次长沙会战时兵力分散的教训,日军指挥官阿南惟几决定在狭窄的正面部署强大的军团击穿防线。而国军方面,薛岳则决定在新墙河、汩罗江迟滞日军,并在其疲惫后于捞刀河与日军进行决战。

但此一役日军兵力集中,突破新墙河与汩罗江后并无太大损失,使国军于捞刀河的决战反倒变成了不利决战。加上部署于两翼之兵力不足,无法对日军造成实质性威胁,战局发展与第九战区之设想大相径庭。

终于,日军高歌猛进突破捞刀河后,长沙城无兵可守,日军第四师团遂突入长沙城。然而由于战线过长,补给不畅,日军攻击部队进入无粮境地。加之其他战区均趁日军集结兵力攻击长沙之机主动出击收复城池,日军被迫放弃了刚刚占领2天的长沙城,仓皇北撤,第二次长沙会战仍然可算是中方的胜利。

这次敌军势大,密集推进,但战线毕竟太长,终究还是拿不下长沙。

经过此役,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总结出了一套保卫长沙的正确打开方式。防御方应诱敌深入,依靠有利地形迟滞敌进攻锋芒,并将主力布置于湘东山地的机动位置,以伏击、诱击、侧击、尾击等方式打击敌侧翼及后援部队。待敌军到达长沙城下之时与长沙守军里应外合围歼敌军。这便是所谓的“天炉战法”。

长沙的最终陷落

时间来到1942年初,日本东条内阁上台,正式对美、英、荷等国宣战。驻武汉的第十一军等部队六万余人进军湘北,以牵制第九战区之兵力,负责掩护香港方向的行动。第三次长沙会战拉开序幕。

东条英机内阁

已经掌握了“天炉战法”的薛岳以一部分兵力由新墙河一线逐级抵抗,大大拖延了日军南下的时间。直到日军在香港方面的作战已再无威胁,头脑发热的日军指挥官阿南惟几还是坚持向长沙进军,掉进了薛岳早就设计好的口袋内。

日军再次陷入重重包围

日军先锋虽然看得到长沙城,但因大雨暴涨的汨罗江阻拦了日军的炮兵和补给,让攻城部队极为难堪。国军精锐第十军奋勇坚守,更是消磨了日军的锋芒,长沙城久攻不下。合围之下,日军全面溃退,最终被歼灭五万余人,此后两年都没有在中国战场发动大规模攻势。

日军在撤退行军中丢下大片尸体

然而,这座在日寇的铁蹄下屹立不倒5年之久,抵御日寇三次大规模进攻的铁壁坚城终究没能看到战争的胜利。

1944年8月,距离日本投降只剩下了1年时间,日本占领区各地危机四伏。日本最高统帅部决定在中国战场发起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攻势,调遣大批关东军及中国派遣军,集结60余万部队同时攻击我国河南、湖南与广西三地,意图一战彻底打通大陆南北交通线。安排攻坚长沙的就有20万军队。

同时,针对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的“天炉战法”,日军指挥官横山勇安排了新的战术:第一,将兵力分为两个梯队,进行波浪性进攻,第二梯队反包围夹击第一梯队的国军伏兵;第二,两路并进,并置精锐军团于两翼,以攻打长沙时打击国军布置在侧翼的包抄部队;第三,优先解决岳麓山阵地的国军炮兵,掐断火力掩护。

这次实在是扛不住了

不得不说,这三条战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打了第九战区一个措手不及。不仅岳麓山炮兵部队被消灭,负责运动战的第44、72、58、37等军也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攻打长沙城的日军一路锐气丝毫未减,最终拿下了这座噩梦般的城市。

国军保卫长沙长达五年的神话被终结,这座坚城成为了日军囊中之物。

然而日本并没有因为拿下长沙而改写注定失败的命运。

随后日军在衡阳遭遇了更加顽强的抵抗,虽然最终成功拿下衡阳,并形式上打通了大陆交通线,但一场战役超过六万人的伤亡使这个本就已破烂不堪的岛国雪上加霜。

日军最后的进击

1945年4月,日军最后一次集结大军,企图进军湘西并染指大西南,但面对准备充足的中国军队,日军孤注一掷的攻势反倒像是飞蛾扑火。内忧外患之下,这支侵华日军最终倒在了雪峰山区,而持续了八年的抗日战争也即将接近尾声。

日本向中国投降仪式

作者:绵羊第一公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