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蒙古悍将:僧格林沁的单线条人生

subtitle 冷炮历史03-09 12:05 跟贴 768 条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世纪中期的清朝,正处在一个动荡不堪的悲剧时代。内有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外有与列强的持续冲突。在这段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来自蒙古的军事贵族僧格林沁被清廷所重用。他不仅在历史上留下蒙古骑兵的最的辉煌,也用自己的结局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1早早定格的人生轨迹

△赶上照相时代的曾格林沁

僧格林沁一生的战斗履历,非常丰富。从太平天国的北伐军,到分别找上门的列强武装,再到横行一时的捻军力量。他的表现也因为多种原因而参差不齐。但在理解人物所处时代的聚变前,我们更应该剖析下人物本身的行事风格与真正内因。

僧格林沁出生于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其父亲是一位家道中落的四等贵族。按照清朝初期订立的帝国制度,这些关外的蒙古贵族,往往处于武力阶层的中段位置。以个人效忠满洲皇帝的方式,成为帝国倚重的骑兵力量。

△臣服于满洲贵族之下的蒙古人

但满清时期的蒙古地区,早已不是那个曾经出产过黄金家族的内亚动乱前沿。尤其是在准格尔汗国势力被彻底扑灭后,清朝的在各个层面上迅速深度汉化。这就让曾经精心设计的帝国制度,成为了徒有其表的僵尸骷髅。

僧格林沁所在的科尔沁蒙古,则因为与满清皇室的关系密切,更为迅速的陷入这种衰退泥潭。若非后来一些变局的缘故,这里几乎要成为被历史遗忘的角落。僧格林沁早年的惨淡,就是毫无希望的直接写照。

但僧格林沁个人又是异常幸运的。公元1825年,年仅15岁的他在伯父的帮助下承袭了郡王爵,随后被接到京城居住。在这种半封建半吏制的权力机构中,坚定不移的执行与效忠,是任何底层贵族的唯一出路。僧格林沁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早早定格了单一的思维模式与行事作风。这也为他后来的人生,定下了基调。

△19世纪 西方素描下的北京城

公元1851年,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大清朝的半壁江山被来自广西的义军掠过。两年后,吉文元、林凤祥和李开芳的北伐军开始向北京方向进攻。深知各地八旗与绿营部队都已不堪使用的清廷,在危难中任命僧格林沁出马。他率领一支由蒙古和八旗精锐组成的骑兵部队,保卫京师。

僧格林沁和他的蒙古骑兵不负众望,在阜城大败敌军。击毙吉文元后,又于连镇俘获李凤霞,并在山东的冯官屯俘获李开芳,彻底击败了这支北伐的太平军。立此大功后的僧格林沁,被咸丰帝封为亲王,甚至将其依为清廷的长城。

△太平军的北伐让清军在北方的防御出现严重混乱

但僧格林沁的成功,并非由于其本身有多么高超的军事才能与指挥技巧。由于太平军一直在南方多山地区活动,很少与大规模骑兵部队遭遇。所以,从将领到士兵,都缺乏对抗蒙古部队的经验。加上在北伐后,他们的兵力逐步分散与折损,失败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他所表现的唯一才能,其实是强有力的贯彻执行。这也是他混迹于清廷体系的唯一法宝。至于战斗本身,只是在吃蒙古先祖留下的游牧军事老本。但对整个军事体系都形同崩溃的满清来说,这些并不是很强的蒙古骑兵,已经是所剩不多的压箱底了。

△蒙古骑兵在短时间内填补了八旗与绿营衰退后的武力空档

2 起起伏伏的人生过山车

△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给曾格林沁带来了新的对手

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两年后,位于天津附近的重要海防要塞大沽口沦陷,清廷被迫签订了《天津条约》。吃了败仗的清廷,遂委任僧格林沁重组大沽口的防御设施。希望以他的执行力来重振京师的海上防务。

他一到任,立刻开始防御工事建设,同时整肃军纪,增添落后的水师与大炮。尽管对海战与军事工程学,没有什么研究认识。大沽口的驻军,还是在他的整治下,稍稍精神起来。

1859年,特意要到北京换约的英法外交代表,在一支东印度公司的武装船队护卫下,来到大沽口。并不准备旅行外交承诺的清廷,让僧格林沁全权处理,实际上就是暗示他挡住洋人进京的步伐。若是换做其他深谙官场之道的满汉大臣,或许会用更多拖延搪塞。但对于以效忠和执行力为行事准则的僧格林沁来说,开炮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清军的突然开炮赢得了对西方武装的罕见胜利

随着清军的突然开炮,第二次大沽口之战以清军的胜利而告终。虽然打死的敌军不足百人,但这已经是两次鸦片战争中,清军对西方武装的最大胜利。僧格林沁在清廷的地位,也因为这次胜利而达到了新的高度。但如此盲目执行的后果,便是在第二年迎来英法两国的万名正规军。

1860年,僧格林沁依然是防御英法联军的最主要将领。但他准备再次坚守的大沽口,却被轻易摧毁。精心准备的联军,从附近的北塘登陆,用先进的阿姆斯特朗炮轰开了清廷苦心经营的要塞。曾格林沁只能准备在陆地上,迎战齐装满员的近代化陆军。他在之后的战斗中,几乎使出了毕生所学。但麾下的蒙古骑兵,只能在通州与张家湾的一次次交锋中,被打的灰头土脸。尽管看似没有大战,他手里其实并不算多的老兵队伍,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1860年 被联军炮火摧毁的大沽口炮台

在著名的八里桥之战,僧格林沁只能以大量新募集的蒙古牧民为自己的机动主力。这些新兵蛋子不仅不是联军速射炮与空心方阵的对手,连先祖引以为傲的骑射技巧都非常生疏。纵使在发现英法两军之间的空隙后,发起了经典的穿插包抄,终究被训练有素的近代化军队击溃。至于负责协调作战的八旗京营等步兵力量,更是在远程火炮与刺刀冲锋前,不堪一击。清廷前一年依靠突袭外交船队所获得的胜利假象,在圆明园燃气的熊熊烈火中,彻底破灭。

△八里桥之战 清军在北方的精锐被全部击溃

有意思的是,向来执行命令是毫不含糊的僧格林沁,还在八里桥之战前夕的和谈中,展现了东方帝国所特有的粗野作风。他亲自参与了对联军外交团队的绑架行动,并导致多人在不长的囚禁期内,被折磨致死。如此恶劣的行径,不仅是愚蠢的将外交使节当做对方领袖进行斩首行动,也是对世界主流外交习惯的茫然和漠视。

战败的僧格林沁,被清廷给予了降级处分。但在根本上无人可用的清廷,还是在1860年派遣他到山东、河南一代,对付逐渐活跃起来的捻军。到任没多久的他,因在清廷内部爆发的辛酉政变中支持了两宫太后,而再次获得提升。算是沿着效忠皇帝本人与间接执行的人生轨迹,享受命运的起起伏伏。

△曾格林沁执行的外交绑架 换来了圆明园的熊熊烈焰

3 魂归黄泛区

△捻军的主要活动范围

1862年,清廷授予僧格林沁节制直隶、山东、河南、湖北和安徽五省兵马的权力。志在必得的他,决心将主要活动于今人所说黄泛区一带的捻军,彻底歼灭。但他并不知道,或者说难以理解,新的对手与过去曾经击败过的太平军部队,有何不同。

相比外来的太平军,捻军很早就崛起于安徽北部和河南东部地区,主要由黄河决堤等自然灾害造成的当地难民为主。很多在清廷盘剥下破产的农民、手工业者,以及不少裁撤的兵丁,加入其中。慢慢的,就在黄泛区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分散的起义集团。

这些小集团有的只有几个人,有的也仅有几十人。小集团常常聚集在一起,形成庞大的临时武装,就像捻芯一样,因此被称之为捻军。他们在发展的初期,毫无完整的军事组织。平时就混迹躲藏在当地的村落中,行动时才组合集结。但因为有着浓厚的地方基础,所以在小规模的游击战中,很难被清军发现和抓住。

△灵活机动的捻军让清军部队无所适从

1855年的雉河集会盟后,捻军才仿照满清八旗建立了五色旗军制。全军被划分为黄旗、白旗、红旗、蓝旗、黑旗五个大单位,称之为总旗。总旗之下,又设镶五色边或者五色圆心的大旗,作为次级单位。最小的单位则是十余人到数百人不等小旗。这些军事组织编制并无定额,人员也不固定,各旗之间有很大的独立性,难以统一指挥。甚至连总旗之内都不存在健全的指挥机构,依靠的仅仅是宗主内部家长制管理模式。

这些壮大起来的捻军,让四周的清军更加难以对付。不仅可以化整为零的潜伏到数个村落,也能以非常快的速度进行集结。不少人装备了代步的马匹,机动水平完全在依靠两脚跑路的太平军之上。也因为缺乏一个固定的中心组织,每个小单位的自主性很大,无法用对付太平军的那种老办法来应付。

但这些人在僧格林沁看来,就是装备落后的乌合之众。因此他总是以少数兵力来急追逃窜之敌,热衷于与小股敌人的混战,将偌大的黄泛区当成了自己驰骋的狂野西部。这种对敌人的轻视,致使他总是在不利的状态下遭到捻军的围攻。被帝国委以重任的蒙古名将,就这样三次败于捻军之手。

△正在狩猎的曾格林沁

缺乏变通能力与思维方式的僧格林沁,依然决心仿照消灭太平军的方式,围攻捻军根据地雉河集。不善正面防御作战的捻军无力抵抗清军的围攻,于1863年丢失根据地淮北,总首领张乐行也被清军斩杀。在这些战斗中,清军本身也是损失惨重。虽然他在理论上有着调遣湘军与淮军的权力,却不愿意与这些倚重步兵的南方乡绅为伍。后者也乐于见到他继续像无头苍蝇一样,孤军奋战。

捻军在赖文光的率领下,于次年同太平军余部在河南南部汇合,形成了新的捻军。他们还在曾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进行了结构改革,将每个部分的兵源数量做了规定,并大大提升了骑兵比例。

1864年12月,僧格林沁率军向西挺近,攻击赖文光所率的捻军。双方在襄阳大打出手,重获新生的捻军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在正面交战中击败清军。初战获胜的赖文光并没有像曾格林沁那样急于求成,而是挥军北上,进入河南唐坡驻防。他在那挖掘壕沟、修筑堡垒,等待后者的到来。

不过5天,僧格林沁就率军杀到,并以左中右三路同时进攻,企图以快速的攻势歼灭敌人。早有准备的捻军依靠工事挡住了清军进攻,顺势击溃了清军右路的绿营步兵。接着,捻军左翼包抄了清军的中、左两路,导致后者大败。曾格林沁仅带着几十名骑兵退入邓州。

△高楼寨之战 重新整编的捻军完败不知变通的清军

不甘失败的僧格林沁收集残部,整军再战。前一次的失败,并不能让他极不敏感的神经察觉敌人的变化。1865年,为了救援被捻军围困的菏泽,僧格林沁率军攻入山东。捻军按计划撤退,僧格林沁亲自率军追击,不料遭到捻军回头猛攻。清军主力在对手的两翼骑兵迂回下,几乎全军覆没。

陷入癫狂的僧格林沁,继续带着少数骑兵突围。5月17日,在菏泽附近的高楼寨,再次遭到了捻军精心设计的伏击。重伤坠马的僧格林沁,最终被一名普通捻军士兵,杀死在当地的麦田里。随他而去的,不仅是7000名被集中起来的清军机动部队,还有蒙古将领的最后辉煌。

△被捻军伏击后击溃的清军

4 时代的缩影

△曾格林沁看不上的南方团练终究成为清军的剿匪主力

僧格林沁的一生,几乎都在以一种模式来行事。他的成功与失败,本身并不依赖自身的才能,更多是仰仗单纯的力量对比。

除去一些必要的战术选择,僧格林沁在实际上没有任何变通能力。无论是孤军深入的太平军,还是两次来袭的西方武装,又或是不断进化的捻军。对其而言,并无区别。

僧格林沁的一生,更是其所在环境的直接写照。诞生过无数古代名将的蒙古高原,在随着清帝国一同落幕时,已经只能靠思维僵化的冲锋队长来维系最后的武德。这本身也是一个发人深思的现像。当清廷严格管制的八旗与绿营衰退,即便是换个民族,又能发挥多大作用呢?

△随着曾格林沁的阵亡 大清最后只能依靠宗主武装来自保了

随着满洲与蒙古部队在华北的一次次战败,来自南方宗主社区的团练武装,最终成为了维系清朝安危的最后力量。那些被满蒙贵胄们所鄙视与提防的湘军、楚军和淮军,才是剿灭太平军等内部威胁的最大帮手。从他们当中脱引而出的淮军,更是在此后数十年内,直接承担了国家军队的角色。

当一个以武德立国的集团,已经需要依靠被征服者的地方小团体来保护自己。可以预见的灭亡,也就不会距离太远了。(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