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冲突与近代化:佩里舰队与日本的冲突

网易历史03-09 09:58 跟贴 151 条

本文节选自《黑船来航》,作者:三谷博,译者:张宪生,谢跃;出版社:社科文献出版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然而,下午晚些时候他们欢庆的酒力突然消失了。佩里率舰进入了内海。佩里之所以这么做,是“显示我是怎样地蔑视两位大名叫我离去的命令”。另外,这也是为了明年再度来日本时能够摸清楚江户附近的航道以及进一步对日本政府施加压力,使日方对美国国书的答复往有利的方向发展。舰队还掉头开到了前面“密西西比号”曾去过的金泽远方海面并抛锚。佩里将这里命名为“美国抛锚地”。佩里发现这里比与外海相连的浦贺港优越得多。香山左卫门等人自然急忙过来抗议说,驶入内海有违国禁,如果用驳船在海面上划或上岸,很可能会与警卫发生冲突,要求返回浦贺港。美方解释说这是为明年再次来航做准备,只要日本方面不挑衅,就不会引起冲突。美方的测量活动一直持续到天黑。

佩里的这一动作在江户引起了一阵恐慌。当日本方面还没有确切的消息证明日方已经接收国书的时候,外国船只一旦闯入内海,根据幕府8日的指令,报火灾的警钟敲响了。本来在江户市镇上,佩里到来之后的日子里一直是平安无事的,尽管幕府与大名为应对而弄得手忙脚乱,甚至还有不少武士到浦贺来探听情况。不过在幕府尽量避免打仗的政策下,平民百姓虽然感到有些紧张气氛,但更多的还是好奇。可是警钟连续敲打,不用说那些担任江户城防卫的武士,就连一般平民也陷入了恐慌之中。幕府下令在海岸拥有公馆的武家全部出兵驱赶,并动员市民也参加铁炮队滨御庭的防卫。这就更加剧了市民的恐慌情绪。当然,这种备战体制在真正发生战争的时候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过也容易产生不必要的混乱。佩里离开的第二天,幕府就撤销了备战状态。

10日早上,香山左卫门还没来得及来交涉,佩里就下令测量船只掉头开到江户附近,他本人也改乘“密西西比号”掉头开往川崎附近。他看到许多船只开向可能是名叫多摩河的流域,也看到了港口里有无数的船帆柱。佩里觉得靠近江户的地方并不是进行今后谈判的好地方,于是又掉头回到“美国抛锚地”。这时,因为浦贺奉行阻止会津藩与其他藩的强硬派武士前去干涉,只让他们在远离测量船只的地方进行监视,使得在内海西岸进行测量的驳船能够自由地进行测量活动。其中,有的美兵在岸边与成群出现的日本男女老少嬉闹,用纽扣以及其他物品交换水与梨;还有的美兵拿出手枪来让他们看。当前来制止的官吏出现时,他们就逃之夭夭了。对于普通的平民百姓来说,外国人是珍奇的观看物而不是国防上警戒的对象。

第二天(11日),佩里将舰队开到略靠近湾口的猿岛并在上面继续进行测量。他将这个岛命名为“佩里岛”。香山左卫门一大早就看到了舰艇,以为要向房总方向进发,就赶忙带上“个人的”礼物来访舰队。他说,美国总统的国书在江户方面可能会得到妥善处理,并以极其委婉的方式劝舰艇尽快离去。这时,佩里发现他已经不再提在长崎提交答复书一事,于是在日记中写道:“我觉得,我们越是靠近首都,他们就变得越亲切。”佩里表示第二天出发,作为回礼,他送给香山更贵重的东西。香山感到很为难。佩里说,如你不收下我的礼物,我就归还你的礼物。于是,香山只好收下了若干礼物,过后他又从家里拿来家禽和鸡蛋作为回礼再次来到舰队。佩里送给香山价格很贵的化妆品、点心与酒,声称这是送给他妻子与孩子的。佩里向日方保证明天早上一定离开。于是,香山他们尽兴地喝酒,直到傍晚才离开舰艇。后来,他听从奉行井户弘道的指示,将全部礼品烧毁。作为主要承担与美方交涉的人,他担心这些东西很容易成为被追究责任的把柄。尽管如此,他还是遭到了同僚的嫉妒,日后为此受到降职处分。

6月1日早上,美国舰队起航。海面无风,两艘蒸汽舰艇分别拖回各自的小帆船,一齐沿着浦贺水路退出。这些庞然大物终于在大家的注视下南下了。佩里以及船上的人都说,日本政府接收美国国书让人感恩戴德,他们将日方所说的“体察使节们的辛苦,屈就(浦贺原本不是接待地方)接收了国书”理解为通过压力使日本面对事实改变了国法,因而大家都感到很满足。给佩里留下很深印象的是达到了双方对等的礼仪以及展示美方优势军事力量的目的,与以前的烈扎诺夫受到的屈辱以及在出岛的荷兰人受到的约束相比,这次使命是非常成功的。他为此感到非常满足。虽然日本官员答应说在长崎提交日方对国书的答复,但由于有了这次经验,使佩里对下次行动充满信心。他认为,只要舰队的规模不缩小,再度来访江户时必定会取得成功。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