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里几个爆笑桥段真不瞎编,背后有明朝历史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03-09 09:50 跟贴 15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者:我方团队未央

十年一觉同福梦,赢得武林外传名。梦醒回首望大明,大明已在飘摇间。

《武林外传》,十年间有多少人天天用他下饭,又有多少人期待过后八十集。三千多个小时,叙述了平淡风雨,交杂了悲欢离合。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刷剧是因为我们明知过不上他们的生活,便只能多看多憧憬。有些“老学究”们更是忍不住吐槽:这剧真能瞎编,明朝哪有这样?

不过,如果细细翻翻明朝历史,这一类吐槽,却分明是肤浅了。

因为,就是这一部情节天马行空的《武林外传》,竟也遵循了“艺术源于生活”的原则。比如剧中几个叫人忍俊不禁的趣味桥段,背后的取材,都是段段精彩的明朝真历史。

1、郭芙蓉打骂吕侍郎,莫小贝何以念私塾

封建社会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妇女没地位,从小就被教育无才便是德,嫁了人更要讲三从四德。可《武林外传》里的女同胞们,却是严重特殊:佟掌柜的小姑子,十几岁的女娃莫小贝却能天天去学校读书;每天被姑娘打骂的则是小郭的男朋友,手无缚鸡之力的关中大侠吕秀才。而《龙门镖局》中,吕秀才已变成二品大员吕侍郎,依然想起老婆小郭就哆嗦,以他自己话说,一到阴天下雨就浑身疼。咦,这画风好像哪里不太对啊。

其实这不太对的画风,正是明末妇女地位的真实缩影。在明朝万历年间时,“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成了老黄历,女性读书更是成风,满腹经纶的“女先生”更大量涌现。诸如李卓吾等大师门下,更常见郎朗读书的女同学。当然,有没有像莫小贝那样,读急了眼就打先生的彪悍女生,那就不得而知了。

更蔚然成风的,却是明代的“怕老婆”风气。吕侍郎在老婆面前哆嗦算啥?率领戚家军战无不胜,脚踩倭寇拳打鞑靼的战神戚继光,却偏偏怕老婆怕得厉害。还曾有过被老婆“日操白刃”,也就是提着刀追打的囧事。甚至戚继光的“祖师爷”,至今在历史票友里圈粉的大儒王阳明(戚继光是王阳明徒孙唐顺之的弟子),这位学生遍天下且扬威沙场的儒家强人,唯独在老婆面前“唯诺恐后”,标准“妻管严”。

其实,这样的“妻管严”,在明代中后期可不止一家,以《万历野获编》等文献记载,晚明士大夫里的“惧内”风气相当风行,就连原先“天经地义”的纳妾行为,都常被各家老婆一顿恶治。诸如明朝内阁首辅申时行等政坛牛人,也都是怕老婆一族。何为明末千疮百孔的封建礼教?瞧瞧这越发高涨的“妇女解放”,就可见一斑。

2、雷老虎赌气偷项链,误打误撞通管道

《武林外传》中,盗墓的雷老五不服业内给白展堂的“盗圣”的名号,把盗圣的玉牌放在了衙门的匾额后头,要跟盗圣比试一番看谁拿得快。恰好碰上了七侠镇管道不通,走地下的雷老五牌子没偷到,却误打误撞疏通了管道,成为了十八里铺的优秀管道疏通工,人称“雷老爷”。

明朝的工人真的这么厉害吗?如果看回1547年,我们会发现工匠地位虽低,但行业翘楚获取地位也并非不可能。这一年,奉天等三殿遭灾,匠官徐杲独挑大梁主持修建,又重建了永寿宫,得到嘉靖皇帝的赏识被封为了工部尚书,官居二品,成为了明代匠人中提升官位最高的一员。

甚至到了商品经济更加发达的明末时,很多拥有独家工艺的工匠们,地位更水涨船高。以晚明张岱等人的记载,很多毫无科考功名的竹匠篾匠漆匠,就靠着一手绝活,不但赚得丰厚财富,更理直气壮的登堂入室,与江南身份显贵的士大夫们称兄道弟。以至于看得眼热的张岱,发出了羡慕感慨:天下何物不足以贵人。

士农工商中,工的地位排在了倒数第二,可无论怎样卑贱的岗位都有人在默默坚守,正是这样的工匠精神助力了大明的辉煌。

3、包大人受骗买京官,真假太监齐蒙人

太监骗包大人买官,包大人花费三千两白银后,不仅没买到官还赔上了一家老小的性命。东厂派来的杀手为灭口连后院的虎皮鹦鹉都没放过。其实在明朝,何止真太监常诓骗,假太监骗人的事情,同样也会发生。

1477年,西厂特务头子“汪直”一路南下巡视,各地官员纷纷送钱送礼表忠心。春风得意的汪太监也是来者不拒,一边收钱一边耍威风,好些不顺从他的官吏,更被他打的皮开肉绽。钱也捞得盆满钵满。待到南下到福州时,沿途官员送他的钱物,已经装了好几船。

可福州镇守太监的卢胜是个细心人,他发现耀武扬威的汪公公提督西厂却无信物,仔细盘查之下卢胜的出结论:所谓的汪公公大致是个骗子。

这下一语激起千层浪,各级官员顿时打了激灵,一查却集体晕倒:这位“汪直公公”本名杨福,原本是崇王府的内侍,就因和汪直长得像,因此胆大包天闹了这一出:与朋友一个演汪直一个演随从,一路把江南官员耍得团团转。最后两个骗子一死一入狱自然是咎由自取,但江南的官员们若能少些阿谀多些清高,怕损失也会小些。

4、江小道打人凑葬银,其实挨打也赚钱

江小道收钱打人,是为了给师父凑丧葬银子,被白展堂们教训了几顿后,才改成卖唱为生。其实,打人赚钱在明朝,真是一种职业,而且不单是打人,连挨打也成了一种职业。

自明中期以后,在江南富庶地区,社会闲散人员聚集当打手,还形成了有组织有纪律的“打行”。与所有机构一样,“打行”既有分工,也讲传承。他们群聚殴人,一人不敌必要呼朋引伴,非得拳脚之下见了分晓方才罢休,而内部相传的打人方式,又可做到三五月后定期致死,因而免于抵命。

若说职业打手尚能在影视作品中常见,还有一种职业就少见了,那边是代人挨打。明末苛政繁多,官府追的虽紧,奈何民无余粮,时长忍受杖责之苦,“打行”便与时俱进的更新业务。“打行”中人代人受过获取报酬,并且明码标价一般每挨一板收银两钱。千年以前孔子就曾感叹:“苛政猛于虎”,千年以后的大明依然逃不出如此命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