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长生不死,你会选择永生吗?

subtitle 破壳翻译组03-07 20:30 跟贴 7495 条
永生不死,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还是一种诅咒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画作——《青春之泉》(1546年)的部分细节截图/来自维基百科

编者注:永生这个常在科幻电影中出现的议题,如今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科学家和硅谷企业的视线中。如果可以实现长生不死,你会选择永生吗?假如你生活的未来中,复生技术和意识上传这两种技术都可以实现,你又会选择用哪种方式实现永生呢?

作者|Francesca Minerva

译者|Sarvoir 编辑|吴頔

永生这个词已经日渐世俗化。它不再是诸神和天使的专属领域如今成为哲学家、科学家及硅谷专家们关注的严肃投资议题,兼具知识与经济价值。比起简单的死去,已百人选择了“被冷冻”,他们等待着科学进步的那一天,可以带给他们重生的机会。但如果我们把死亡作为一个问题严肃讨论,那么这种高度投机化的“解决方案”又将会带来怎样的伦理争议

当然,我们目前还未获取实现人类永生之法的奥秘,甚至也不确定将来能否实现。但迄今为止,有两种科学假想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与关注:复生技术和意识上传。

如同一汪象征未来的青春之泉,复生技术承诺在细胞层面消除与扭转衰老带来的损伤。以奥布里·德·格里为代表的一些老年病学家就宣称:我们可以通过定期更换和修复细胞来避开变老这种疾病。这实际上也就意味着,每隔几年,你就得去趟康复诊所。医生不仅会清除感染、癌变或其他不健康的细胞,而且还能诱导健康的细胞更有效地再生并清除积累的废物。

电影《星际穿越》中,马特·达蒙饰演的曼恩博士就低温休眠了超过35年。/Interstellar

这种深层的护理能让你的身体发生“时光逆转”的效果,让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不过,你仍可能会因急性创伤死亡,也就是说像以前一样,不论是否是意外,受伤或中毒一样可以使你丧命。

复生技术似乎是一个风险相当低的解决方案,因为其本质上是延展和提高了身体照看自身的内部机能。但如果想获得真正的肉体上的永生,那么你必须有极度安全的生活。你需要避免任何受伤的风险,势必你将成为史上最焦虑、最小心谨慎的那拨人之一。

另外一个假设是意识上传,即你的大脑经数码扫描并被复制到电脑上。这种方法的预设前提是:人类的意识知觉类似于在某种有机体硬盘上运行的软件——而存储于大脑运作部位中的信息总和是你之所以是“你”的核心。因此,基于这个原理,将自我迁移至另一个物理基质或平台上是可行的。目前这种说法仍极具争议。然而,让我们先撇开“你”到底存之于何处的问题,暂且认为将来的某一天我们能以数字的形式复制大脑。

剧版《闪电侠》中,迪沃身体衰竭,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了其他超能力者体内。/The Flash S04E09

不同于复生技术,意识上传真的可以提供某种接近于真正永生的东西。就像我们在外置硬盘和云存储上备份文件一样,你上传的意识可以被拷贝无数次并且备份到安全位置,这样任何自然或人为的灾害都无法摧毁你所有的备份。

尽管有这个优点,但意识上传也面临着一些道德困境。一些哲学家,如大卫·查尔默斯,认为有这样一种可能性:你所上传的自己虽然在功能上与之前无差,但失去了所有对于世界的知觉体验。这样的你与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与僵尸无异,更何谈真正意义上的“你”。也有一些哲学家,如丹尼尔·丹尼特,认为这不是个问题。既然大脑过程与内容都是可还原的,那么不管在什么基质上运行,一个功能相同的副本就不可能产生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东西。

此外,对于意识转移,我们也无法预测实际上传的意识到底怎样的。转移之后,你会不会出现短暂性的休眠,或是出现着其他并发症状?如果整个过程(其中包括你的存在将以数字化形式体现)与之前以生物体存在时有着的差别,是否会让你陷入极度恐慌状态甚至出现紧张性精神分裂如果这样的话,要是你既无法与外界沟通也无法关闭你自己,又该怎么办呢?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你的永生更像是个诅咒而不是祝福了。死亡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但不幸的是我们可能没有机会面对死亡了

在电影《月球》中,山姆·洛克威尔饰演的主角被无限复制,成为月能公司开发能源的活体机器。/Moon

另外一个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你所上传的意识副本与原版同时运行。对此,哲学界有一个十分流行的观点,即你存在的根本源自于你的独一无二——这意味着你身份的分裂就等同于“你”的死亡。也就是说:如果你分裂为“你1”和“你2”,那么“你”将不复存在,从各个层面来说都已经“死了”。但有些思想家,如已故的德里克·帕菲特认为,虽然“你”可能无法在身份分裂后存活下来,但只要每一个新的“你”与原始的、最初的那个“你”有完整的连接,那么这就和普通的生存是一样的。

以上所说的两种假想,在道德伦理层面上而言,哪一种更让人担忧呢?在我们看来,“纯粹的”复生技术相对来说是个更为保险的选择。的确,对于全人类来说,战胜死亡可能会大大加剧现有的人口过剩和不平等问题——但这些问题起码是我们已经非常熟悉的了。例如,我们十分肯定,复生技术将会拉大贫富差距,并且最终迫使我们不得不对资源利用的方式作出根本性的调整,以及考虑是否限制人口增长率等一系列问题。

另一方面,意识上传会带来许多全新的、陌生的伦理问题。上传的意识可能建构了全新的道德责任范围,我们通常认为认知能力和一个道德主体的道德地位相关(这也是为什么相比蚊子,我们会赋予人类更高的道德地位的一个原因)。不过,在意识的认知能力可以被更快的电脑增强,并且可以以光速相互交流的情况下,这会使其比最聪明的人类还聪明,使得我们难以对其进行掌控。

《黑镜》第四季第六集《黑色博物馆》中,人类的意识可以上传到特定的载体中,比如一只玩具猴。/Black Mirror S04E06

正如经济学家罗宾·汉森在他2016年出版的图书《埃姆时代》(The Age of Em)中所言,我们因此需要找到合理的方法来规范新旧领域之间的互动——即在人类和上传的大脑之间,以及所上传大脑之间的互动。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数字系统惊人的发展速度,我们几乎没有时间来决定如何施行哪怕是最低限度的规定。

就我们个人而言,选择永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假设你进入了一个意识上传与复生技术都成为现实的未来,而这时你的决定其实主要取决于自己能承担多大的风险,能够承担何种风险。复生技术似乎是人们最常见的选择,尽管它迫使你需要对自己脆弱的身体提供更多的保护。意识上传能够让你的意识至少在形式上更加难以被摧毁,但在被复制了多次之后,你能否获得实质意义上的存在就不清楚了。

与复生技术带来的问题相比,这是一个风险完全未知的世界,并且要糟糕得多。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能让人类从死亡问题的枷锁中解脱出来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如果真的变成一道选择题,很多人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生存比危机来得更重要。


原标题:What are the ethical consequences of immortality technology?

文章来源:链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