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克斯——被嫌弃的“美国唢呐”

果壳网03-07 10:09 跟贴 49 条

说到“你最讨厌的乐器”,很多人首选唢呐,二选萨克斯。“唢呐像冥婚,萨克斯像店铺关门”,并且“声调都与常见乐器合不来,不知道怎么发明的”。而萨克斯虽然不像唢呐般“跨越了文化圈来歪楼”,但是从欧洲的交响乐团到美国的郊县乐团,也着实是文化上的“降维打击”了。

原本没有违和感的铜管乐器

其实,萨克斯本身是个好孩子。比利时人阿道夫·萨克斯(Adolphe Sax)在1840年发明的时候,主要想做出一系列声音最有力度的管乐,因为现有的高低音分配比较合理的单簧管和双簧管都太低调了。萨克斯先是发明了一些低音单簧管,后来觉得单簧管一超吹(通过组合键,加之大口风、大气量,改变气流方向,以及强大的嘴部力量把声音从乐器中挤出来)就高出12度不如8度理想,就将低音单簧管的吹嘴和奥菲克莱德号的管身结合在一起并加以改进,形成了F和C调的两种萨克斯,后来演变成现在降E的Alto和降B的Tenor。——由于萨克斯的“亲妈”低音单簧管是木管,所以它自己虽然一身铜(臭),但还是残留有一些木管的风格。

此乐器用单簧片吹奏,开闭音孔的构造与双簧管差不多, 音域与双簧管相似, 应属木管乐器,但管体是铜制的又可属铜管乐器。它上细下粗音口向上,很像低音单簧管。从低音到高音有许 多种萨克斯管,而且全是移调乐器。萨克斯管音色异常丰富迷人, 强吹奏时类似铜管,弱奏时类似木管,是一种管乐器类最好的合作伙伴。

早期这两种就是被设计为交响乐团使用的,不过1900年以前,关于萨克斯的作品并不多,因为许多音乐家不知道萨克斯这种乐器能否长久的存在,所以并没有涉足,但是到了20世纪,在一些非常著名的交响乐中已经可以找到萨克斯的身影了——是真有一段独奏或者协奏交代情景的,一点都不打酱油:

《展览会之画》管弦乐版(6‘49’‘)原作穆索尔斯基,是钢琴曲,由拉威尔改编于1923年。从中可以看到萨克斯(这个是alto,“降E中音”)作为普通的铜管乐器,位于长笛和圆号之间,单簧管那排的最靠边,即便有独奏,音色上也并未显得突兀,因为……其他突兀的太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视频里面就是这种最常见的布置方式

1928年的《波莱罗舞曲》(5'30''),也是拉威尔的。用的是Tenor,“降B次中音”。

《阿莱城的姑娘》第二组曲?(7'57''),著于1872年,离被发明没晚几年,就已经用了萨克斯(Alto),还真是潮呢~这个版本的乐器分布有点怪,定音鼓什么的就不说了,圆号占了两排,从单簧管到长笛那排的边上。萨克斯位于圆号和长笛之间(视频里面一根长笛一根短笛),作为正常的铜管乐器。

拿这个来凑合,大致是这样的

所以萨克斯如果严肃起来,也还是认真、活泼、健康的呢!(感谢那些每轮到一个乐器就换镜头的专业视频制作者。)

萨克斯曾经广泛被欧洲各国和美国军乐团所用,但这并不是不受待见的主要原因。这是个Baritone,比Tenor低,图片来源维基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萨克斯渐渐变成Solo为主,卖艺扰民必备,与唢呐一样“臭名昭著”了呢?

高音忌过分炫技

先从萨克斯的特性讲起。对口技的要求非常高的乐器很容易沦为炫技的工具,“外行听热闹”,迅速被庸俗化起来。唢呐如此,萨克斯也如此。另外二者有个非常显著的共性,就是高音——“高,实在是高”。萨克斯的高音能高到啥程度呢?可以看一眼下面的表。

几种萨克斯的常见Key、音域以及它们能“嗨”到的程度。Alto以上都不是善茬。图片和资讯来源维基

为什么拉威尔和比才会用Alto和Tenor,就要看一眼传统西洋管乐的音域了——

周边各种管乐带超吹的音域。图片来源维基

可以看到,如果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小号真的超吹的话,alto和tenor萨克斯的高音并不能占到太多的便宜,平时吹起来,也是可以和谐地被“吸收”到整个曲目中的,无论是打酱油也好,独奏一小段也好,都不会显得很突兀。但Soprano以上的,就比较难说了,尤其sopranino,“木管”得跟唢呐简直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关于唢呐,可以先看一眼《百鸟朝凤》的剧照——

唢呐并非没有低音,但是与萨克斯在军乐队里还能找到低音相比,唢呐的低音系列Alto(D),Tenor(G)和Bass在市面上基本都死绝了,人们现在在提到“低音唢呐”的时候指的往往是soprano。网上找了半天“低音唢呐”的视频,最低不过这样了,貌似alto,塞到管弦乐团里面也不会太扎眼。另外维基上说,低音唢呐基本有Key,Bass可能有很多种,alto和soprano有的有有的没有,再高音基本没了。这样,高音唢呐更依赖个人技术来控制。如果高音太多,尖厉得没别的乐器能跟上,就“扰民”了。P.S. 其实张韶涵的歌里面羽调的挺多的,大家也可以脑补一下《欧若拉》或者《手心的太阳》的唢呐版,尤其把欧若拉里面那个民俗风的短笛换成唢呐或者Sopranino萨克斯,毫无违和感。

幸好飚高音这点不(算)是所有萨克斯的专长,Soprano及以下的低音还是能降得不至于惨不忍睹,但人们还是会为了追求更华丽(?)的音效,试图将萨克斯吹得更高音一些。现在最高能吹到上图Sopranino的最高点,据说还有上升空间。管乐多少都涉及的“超吹”,成了“不炫则死“的基本技巧。而更更“华丽”的技巧,则在于“匠人精神”——滑音、颤音、吐音等。光是吐音一个技巧,就有单吐法、双过法(又称腹吐法)、三吐法、气吐法、弹过法(又称滚音)等等。而滑音则是依靠下齿带动下唇改变簧片的震动面积和长短而得到下滑音和上滑音。颤音则是下唇稍用力快速挤压哨片,市面上也有特殊笛头可卖,分为唇颤音、气颤音、颌颤音等,水非常深。萨克斯演奏者如果为了炫技而不断solo,以至于别的乐器“跟不上”……硬要做主角,把本来没啥的曲子给玩坏了,尤其爵士乐。如果细数一下我们讨厌的萨克斯曲子,大部分占比的应该就是爵士类了吧,尤其是那种二次创作,改编流行歌曲的“软爵士”、“轻音乐”。

曾有的对立统一时期

20世纪初欧洲经历了一次严重的战争,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全球经济和文化中心向美国迁移。虽然拉威尔还能做出传统的交响乐,但也止不住欧洲的颓势。就连起源于法国,从19世纪末新艺术风格演变而来的ArtDeco,建设最多的地方也是纽约、芝加哥和上海。在美国,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爵士乐得到了长足的发展,20世纪前十几年爵士乐主要集中在新奥尔良,1917年后转向芝加哥,30年代又转移至纽约。当爵士乐与萨克斯相遇的时候,真是相见恨晚。

1912年左右,典型爵士乐队的乐器包括短号(或小号),长号、单簧管、吉他、低音提琴及鼓。因为不便搬运,所以很少使用钢琴。在当时的爵士乐队中担任领奏的是短号,长号与其在低音区以滑音方式与其作和弦呼应,单簧管在两者中作修饰性的演奏。

Coon on The Moon,吉他和班卓琴滑音的。试试把其中一个脑补换成萨克斯?

演唱者Howlin' Wolf

凭良心说,无论是短号、长号还是单簧管,谁的滑音能比得过“创造,就是为了技术”的萨克斯呢?爵士乐的最大特点是即兴演奏,在演奏中使强弱拍倒置,采取连续切分音、滑音等特殊手法, 音色上富有戏剧性,而萨克斯则真心适应了爵士乐的最大特点和需要。不过,这会还不是萨克斯独霸爵士乐的时期。

如果说爵士乐是“源自南方黑白混血的平民音乐”的话,交响乐就算是“源自欧洲的贵族音乐”了。Flapper的时代,美国土豪多,并且也有崇洋媚外的情节,因此交响乐还不算退出大众的舞台。与拉威尔同时,美国作曲家格什温也创作出了带有萨克斯的《蓝色狂想曲》(1924年)。此曲的首演一般是认为在一个标题为“现代音乐实验”的音乐会中,于1924年2月12日纽约风神音乐厅(Aeolian Hall),由保罗·怀特曼(Paul Whiteman)指挥他的乐团以及格什温演奏钢琴。钢琴与交响乐团的版本是在1946年由美国作曲家格罗菲(Ferde Grofé)所改编。(郎朗版本可以看到Tenor在单簧管外边,长笛的里边,4‘05’‘露脸)

其中(0‘20‘’,4’28‘’等)还专门拿“萨克斯他妈”单簧管的超吹来炫,可以感受到以声音圆润著称的单簧管是怎样“缺乏萨克斯被寄予希望的力度”的。本曲真正炫技的是钢琴,(还有个版本NHK+普列文版本里面又弹钢琴又指挥,也是醉了。。。)萨克斯还只是“背景墙”中的一员,钢琴弹完,背景墙再“八音齐奏”。第二炫技的是号,爵士乐特有的“呱呱呱”声音是靠号前面加一个弱音器(俗称塞子)实现的。

有趣的是,人们对格什温的评价是——

格什温的卓越贡献是把德彪西和拉赫马尼诺夫的风格与美国的爵士乐风格结合了起来,虽缺乏熟练的写作技巧,却是个了不起的旋律天才。

这算是好评价么……倒是非常具有时代特色。

既然提到德彪西,也就放一个他20世纪初的《单簧管第一狂想曲》,可以感受一下欧美之间风格的转化之路。(单簧管吹着想要表现得高调真费劲啊,确实音域相似的Soprano萨克斯会更突出些——对比小泽征尔版的《狂想曲》。阿道夫·萨克斯诚我不欺。)

萨克斯的“美国唢呐”之路

自从1917年第一张爵士唱片诞生以来,它便显示出了巨大的发展潜力。20世纪初的新奥尔良爵士乐 、30年代大乐队演奏的Jive、40年代的比博普爵士、40年代末的冷爵士、50年代的硬波普、60年代的自由爵士、70 年代以后的摇滚爵士,而后拉丁爵士、融合爵士、爵士funk…… 一张张不同风格的爵士唱片汇成了一部爵士乐发展史。

有了爵士乐,有了大众,萨克斯终于在二战之后伴随着爵士乐,火遍了全球。举个典型例子,粉红豹,一听就能让人回到60年代。

粉红豹中让人印象深刻的主题曲由亨利·曼西尼 (Henry Mancini) 所作,在1958年到1964年之间,他的配乐几乎主导了美国所有的电视电影——这是真的霸屏。不过爵士乐有很多种,并非每种都需要萨克斯霸屏,萨克斯也并非贯穿整个曲目的始终。真正导致萨克斯被人嫌弃的原因……先听到1980年代再说——

Kenny G的高音萨克斯《Heart and Soul》。

在70后80后曾年轻的时候,萨克斯在那些有情调的酒馆中还能看到,被人认为是“小资”的代表,但如今的酒吧会所里面,DJ越来越多,萨克斯越来越少了。就算在美国,爵士乐也是越来越室内乐化,而后又被各种流行音乐拍在了沙滩上。——没事,等70后80后们七老八十的时候,没准也就跟着理解并喜欢上这怀旧的口感了。现在讲究多元化,只要愿意淘,总是还能找到有萨克斯的酒吧的。

现在一些酒吧还有演出,但爵士乐本身已经变成了消费符号,萨克斯,则是符号中的符号。

除了因为年头不够久远而显得“土”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其实与唢呐的没落一样一样的——没有了作曲,很多演奏者就只能死命玩坏现有的曲目了。二次创作让原本配器丰富的原声单薄了起来,只剩下了主旋律,倒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了,但原有藏在配器中的戏剧冲突、场景展现、态度变化,全都不见了

原声版My Heart Will Go On,竖笛声尖,特别适合表现风声,并且哀而不伤,女声也走相同的路线,最后的突然爆发是经典;

“凡主旋律必二次创作为萨克斯”,只有谱子没有吹法的民间演奏,终于毁掉了一代交响乐背景墙、爵士乐最佳配角、轻音乐大IP。

怀旧不能错过的时髦

1923年,美国人奥斯邦创办了上海第一家也是中国第一家广播电台,使上海人开始接触这种全新的音乐形式。30年代美国爵士乐席卷全球,上海由于其“被国际化”的性质,受到的影响特别大。1933年,百乐门舞厅开张,标志着上海都市娱乐业鼎盛时代的到来,洋人爵士乐队和菲律宾乐手活跃在百乐门及上海各大舞厅。老上海的爵士同样由钢琴、单簧管、萨克斯、小号、长号、低音提琴、鼓、沙槌等合成,但在演变过程中,逐渐以海派国语流行曲为主,演奏和演唱风格融入了怀旧、抒情的色彩,形成了上海自己的特色,现在也变成了人们歪歪和怀旧的目标。

凤飞飞版《玫瑰玫瑰我爱你》,号做的滑音。难道是普通话2/4拍(动词打次),有时候还follow昆曲的风格不放过门(啦或者哎过去一大段),不太适合萨克斯做滑音?听了周璇的《夜上海》(钢琴+号)和李香兰的《夜来香》(弦乐+钢琴),也不是萨克斯祝做滑音的,甚至配器也没有那么丰富,还保留了很多传统戏曲的痕迹(比如明确的拍子声,传到现在就是动次打次)。

萨克斯在国内的滥觞,除了八九十年代美国出了一些著名的萨克斯乐手之外,也跟乱怀上海的旧有关,错误的做法就是以为萨克斯是爵士乐中的不二主角。而且,毕竟是中国境内的怀旧,把萨克斯协奏吹成唢呐独奏,也是个并非不靠谱的事情……

My Heart Will Go On,乡村萨克斯版,听音色是个Soprano呀,怎么能吹出这么唢呐的感觉……还会吹虚,技术没练到家,感染力也不行,一个萨克斯搞得我连焦三爷的真实水平都信不过了——就算《百鸟朝凤》在古代“档次高”,也架不住“学而不思则罔”,以及“师傅怂”导致一上来就没吹到正路上去啊。

P.S.

萨克斯有弯有直,并不一定说弯的就是低音直的就是高音。作为移调乐器,还是大小更重要。(“污……”)

从上到下,弯的降E Sopranino,直的降E Sopranino,直的C Soprano,直的降B Soprano。图片来源维基

作者:南蔻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