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宰动物,越贫穷的地方越野蛮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3-07 00:46 跟贴 2307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从今年3月1日,瑞士将开始正式禁止“用沸水煮龙虾”,理由是龙虾和其他甲壳类动物一样,拥有丰富的神经系统,直接水煮会让它们承受巨大的痛苦。因此,煮之前,必须用电击或者拍晕龙虾“安乐死”。

这一系列举措让号称吃货大国的中国人目瞪口呆。有人说,压根就是“圣母”情怀作祟,有这力气心疼龙虾,还不如帮全世界几十亿吃不饱的贫困人口有人则把动物福利当成了人类道德的晴雨表,认为一个国家的动物福利意味着这个国家的道德水平,例如吃狗肉就是不可原谅、触犯底线。

那么动物福利究竟是如何发展出来的?它本质上究竟是在为人服务,还是在为动物服务呢?巨大的动物福利差距,真的代表国家道德水平的差距吗?

罪恶的纳粹式福利

“活水煮龙虾”禁令不是瑞士首创,追溯起来其实是纳粹德国玩剩下的。

为了贬低犹太人,德国纳粹把全世界的生物都分了等级,最高贵的人种即雅利安人,仅次于雅利安人的动物一样也是“神所创造的作品”,而犹太人等则被打成更低一等亚人类。

高等的雅利安人能感受到动物的痛苦,保护动物也是他们的神圣任务。在这样的扭曲思想下,纳粹野牛诞生了,一种用普通家牛“逆向育种”,培育出的已经灭绝的日耳曼地区家牛祖先——高大健硕的原牛,供纳粹军官狩猎,“优等”日耳曼血统间实现了生命的大和谐。1933年8月,德国甚至开始禁止活体解剖动物。

英国一位名叫德里克·戈夫的农场主一直饲养着当年纳粹动物学家实验育种的野牛,但从体型上看并没有达到原牛1.85米的魁梧身材/SWNS

纳粹对动物有多怜悯,对犹太人就有多残忍,纳粹官员甚至将一个用青蛙切碎做鱼饵的渔夫投进了集中营。

如果说纳粹只是出于政治的诉求抬高动物福利,后来的动保主义者风向标则完全变了,支持纳粹“动物福利”立场的基本上都变成了“生态恐怖主义”。比如臭名昭著的动物解放战线(ALF),常常扛着动保的旗,干着恐怖分子的活。

1974年,还未创立动物解放战线的罗尼·李,直接用燃烧弹拉开了“生态恐怖主义”的大戏,把英国的两个研究中心变成了火海,随后公然宣布从实验室或养殖场带出来的动物是“被解放的”,而非“被偷走的”。

英国ALF活动家从Boots集团旗下的一个测试实验室中“救出”了米格鲁猎犬,运动以逼迫Boots集团出售实验室而告终/ALF

两年后,刚刚蹲完监狱的罗尼·李,创立了动物解放战线,到处宣传演讲“动物福利”,其实就是暴力手段损害他人的财产,完成所谓的“解救动物”。1985年4月20日,ALF袭击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的一家实验室,导致实验室的17个科研项目中的8个被终止。给科学家和屠宰商邮寄毒药刀片,也都是司空见惯。

1998年,他们甚至绑架了一名记者,并在其背上刻上ALF的标志。2005年,ALF发表声明称“那些向虐待动物者投资和为他们融资以用于谋杀动物的人,一个崭新时代的来临已渐露端倪。你,也被列在暗杀名单上:已经警告过你了。”国内的高速拦车救狗相比ALF差远了。

实际上这群疯狂热衷于拯救动物的人群,有一部分隶属于一些“无政府组织”,甚至好多是无业游民,比起拯救动物,对他们而言打砸抢烧才是最爽的地方。

2014年2月7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科学家家中的汽车被极端动保主义者烧毁/speakingofresearch

这段时期的动物福利,更大意义上是在作秀,着“动物福利”的道德大旗,实则宣泄自身暴力。在他们眼中,动物福利和人类需求颇有点针尖对麦芒的感觉,人除了给动物让道,什么都是错的。

但动物福利本质上是一个人造的概念,自然规则选择了人类位列食物链顶端,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给动物的福利到什么程度只看人类的心情和经济需求。

动物福利有利可图

如果保障动物的权益只是动保狂人的颅内高潮,是无法解释全世界那么多国家和企业支持动物福利的。实际上,适当的动物福利其实是一种投资

首先我们要承认的一个基本事实是,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温饱,一直在对肉鸡、蛋鸡、奶牛和猪等等家禽进行人为的基因选择,基因更优良的品种更容易培育出肉更多、蛋奶产量更高的禽类

浙江安吉,网易未央黑猪的现代化养猪场/视觉中国

人类的口味是可以满足,但伴随单一的优势基因而来的,也有很多先天性疾病和不良的副作用,比如猪的抗病性下降,美国的奶牛产量高,但是命短。同品种的奶牛在新西兰,依靠吃草为生,却有着两倍的寿命。

这时候,动物福利的价值就显现出来了。在美国,呼吸道疾病是限制牛寿命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在离开牧场前,预先断奶并接种疫苗,学会从饲料槽中进食和从水槽中饮用,大多数牛呼吸道疾病病例都可以避免。也就是说,给动物更好的生存环境可以直接提高动物的生存效率

影响动物的生产效率是一方面,另外还直接影响着产品的质量。以肉的质量为例子,正常家畜肌肉的平均pH值是7.0。只要动物死亡,肉的酸度开始增加。屠宰后24小时肉达到所谓的“最终pH值”5.5。这样做会产生一种“天然的,理想的”肉,里面的酸味实际上有助于“保持肉的质量”。

湖北黄冈乡下的猪肉屠宰场,落后的养殖条件让村民们无暇估计宰杀之前猪的压力大不大/视觉中国

但是如果动物在被屠宰之前经历了巨大的压力,或者为了逃命而挣扎、奔跑。那么肌肉中的肝醣就会被消耗,那么宰后的乳酸便不足以使pH值下降到正常范围,会形成暗红色、质地坚硬、表面干燥的干硬肉。你做得红烧肉不好吃,也有可能是肉的锅。

一头猪如果经受了“我想吃你”的惊吓,必须要经过睡公寓、听音乐、马杀鸡等高端环境中修养3天,压力水平才能恢复到正常值。

而更加优雅的屠宰方式,也可以减少动物的淤伤。因为瘀伤周围的pH值升高,那么肉就会变硬,影响口感。要直接切掉这块肉,就损失了这块利益。较高的PH值还容易滋生微生物缩短肉的货架期。卖相不好,口感差,卖得时间又短,自然而然会损害养殖户的利益。

肉是这样的,蛋也是这样的。一群开心的鸡生产出的鸡蛋质量也高于一群被监禁的鸡,被逼着天天生蛋,和自己撒欢之后去生蛋,完全就是天差地别。

2005年10月21日,养鸡人在上海三官堂禽蛋批发市场捕鸡睡觉/视觉中国

鸡蛋的质量其实很受居住环境的影响。户外的自然日光和运动活动可以增加鸡的矿物质代谢,导致更多的矿物沉积到蛋壳中,换句话说,开开心心生出来的蛋,更坚固,不易碎。

尽管这会增加一定的成本,但是动物健康,产量自然就高。动物福利和人类需求并没有本质上的矛盾之处,让动物开心长肉、生蛋,符合人类的肠胃需求。但是动物福利很多时候被当作一种贸易游戏,而非真正推动动物福利。

没钱,就没有动物福利

动物福利和人类需求之间既然没有本质冲突,那为什么会引发如此多的冲突呢?为什么不同国家之间有着巨大的动物福利差距呢?

实际上,动物福利在不同的国家或者地区,有着极大的水平差异。平均上说,人的福利水平越高,动物福利水平越高。

在发达国家,人们越来越关心他们的食物来自哪里。许多消费者可能不会购买长途运输的动物肉类。越有钱的人,越容易购买包含有较高动物福利的产品,因为有钱,他们可以承受更高的溢价。

2011年4月1日,美国伊利诺伊州威内一超市准备出售的牛肉/视觉中国

在美国和欧洲,当地手工奶酪制造商和其他肉类,牛奶或鸡蛋供应商的市场正在扩大,这些供应商的福利标准很高。在英国,根据公平贸易协议生产的产品销售额在2007年增长了70%。

已有研究表明大多数发达国家消费者愿意为动物福利支付相应溢价如European Commission通过对欧盟25个成员国消费者的调查表明57%的受访者愿意为福利友好环境下生产的鸡蛋支付溢价。一项针对瑞典消费者的选择实验研究表明消费者对户外饲养猪肉的支付溢价高达32%-67%。

就是这些溢价提供给动物良好的福利水平。然而穷国别说动物福利了,人都未必能够吃饱。目前极端贫困人口每天仍然以不足1.25美元的收入维持生存。贫穷国家的平均肉类消费量低得可怜,还贵得吓人。别说溢价购买了,打到骨折都买不起。

中国,截至2017年末,全国农村贫困人口有3046万人贫困发生率为3.1%,而且这个贫困线的划分标准还和世界银行不太一样,真实人数或许,每天的饮食预算不足10元,可能连茶叶蛋吃不起,更别说买肉吃了。

2013年10月26日,浙江省青田县,91岁的周际明老人的午饭很简单,米饭加上一点咸菜/视觉中国

类似的一个现象,就是吃狗肉。东亚和东南亚农业地区人口长期濒于土地所能养活的极限,多数人只能以高产量的农作物果腹,肉类摄入极其匮乏,实用价值较低的狗就成为了让人垂涎三尺的食物。

“狗狗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狗狗。”这在很多欧洲人眼里简直违反人类的道德底线。因为早在19世纪,欧洲一些地区的人均消费量就已经赶上了90年代的中国城市,猪、牛、羊、鸡等家畜足以提供充分的蛋白质来源,不需要吃狗肉这种与人类关系更亲密的动物。

这种差距还体现在跨国贸易中。2002年欧盟一肉鸡进口商到黑龙江省养殖公司考察,本来打算进口一批肉鸡,但来了才发现“鸡舍不够宽敞舒适”未达到欧盟的动物福利标准便取消了这笔生意。黑龙江的小作坊养殖户哪知道鸡舍不够宽敞,还会影响鸡长肉的心情。

黑龙江牡丹江市西城养鸡场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消毒工作/视觉中国

全球化贸易更是影响着动物福利水平。在全球范围内,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以来,用于制造乙醇的谷物量快速增长,这导致了高粮价。粮食的高价格是将牧场变为农作物田地的经济诱因。

2008年,乌拉圭30%的主要牧场已经转化为种植大豆。在巴西,越来越多的牛正在从牧场迁出到饲养场。阿根廷也有类似的情况,阿根廷的大部分粮食作物收入都来自欧洲,据估计,出口粮食税可能产生80%的国家税收。

在美国伊利诺斯州,越来越多不适合种植作物的丘陵牧场正在种植农作物为了动物福利把牛赶出了牧场,确实给了牛自由的生活空间,但牧场的消失,直接影响到了动物福利水平,来来去去,都是钱作祟。

美国农场里的牛/视觉中国

动物福利的高低,跟国家道德水平没有关系,它成立的基础是人民吃饱穿暖,开始讲究肉质口感和蛋奶新鲜度了,对很多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国家来说,一碗热汤都难求,更不要提猪场鸡舍够不够大了。

至于更为激进的动物权利,甚至部分人认为动物应该有投票权,就有些过犹不及了。试想如果猫有了投票权,人类可能甘愿变成二等公民吧。

参考资料

1.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moving to improved standards of animal welfare,River Court, Mill Lane, Godalming, Surrey, GU7 1EZ,2014

2.The Effect of Economics on the Welfare of Cattle, Pigs, Sheep, and Poultry,Temple Grandin,Department of Animal Sciences,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Updated April 2013)

3.The cruelty of kindness,Sabine Heinlein,2016

4.The History of Animal Prote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Janet M. Davis,2015

5.Comparison of the welfare of layer hens in 4 housing systems in the UKDr C.M. Sherwin, G.J. Richards & C.J. NicolBritish Poultry Science Vol. 51, Iss. 4, 2010

6.Effects of stocking density, flock size and management on the welfare of laying hens in single-tier aviariesProfessor C. J. Nicol, S.N. Brown, E. Glen, S.J. Pope, F.J. Short, P.D. Warriss, P.H. Zimmerman & L.J. WilkinsBritish Poultry Science Vol. 47, Iss. 2, 2006

7.SOSSIDOU, E., & ELSON, H. (2009). Hens’ welfare to egg quality: A European perspective. World's Poultry Science Journal, 65(4), 709-718. doi:10.1017/S0043933909000488

8.Meat Quality and Animal Welfare,thecattlesite,2008

9.郭桂环.WTO体制下的动物福利与贸易自由——基于海豹产品案的思考[J].政法论坛,2015,33(02):141-147.

10.Peter Carlson (February 24, 1991). "The Great Silver Spring Monkey Debate". The Washington Post. Retrieved April 21, 2016.

11.Road transport of cattle, swine and poultry in North America and its impact on animal welfare, carcass and meat quality: a review.Schwartzkopf-Genswein KS1, Faucitano L, Dadgar S, Shand P, González LA, Crowe TG,Meat Sci. 2012 Nov;92(3):227-43. doi: 10.1016/j.meatsci.2012.04.010. Epub 2012 Apr 17.

12.US Domestic Terrorism:Animal Liberation Front,Open-Content project managed by mtuck

13.Rizzi L, Simioli G, Martelli G, et al. Effects of organic farming on egg quality and welfare of laying hens[C]//XII Eur Poult Conf. 2006: 10-14.

14.An HSUS Report: The Welfare of Animals in the Meat, Egg, and Dairy Industries ,The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

15.Farm Animal Welfare Committee,Economics and Farm Animal Welfare,2011

作者:林莫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