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月入10万的00后捧上天,到底有多蠢

槽值03-06 20:19 跟贴 7449 条
这个世界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的人。只是它给予的回报,不只局限在月薪上。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2017年的结束,送走了最后一批成年的90后。作为新生代网络热搜的接班人,00后的登场则显得光芒万丈。

《奇葩大会》上00后美少女作家,曾经是个学渣。被班主任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是废物,“考这么点分,将来等着啃老吧”。

后来她尝试做过很多事。当过Coser、写过悬疑小说、选过偶像女团、当过微商,最后写公众号红了,如今月入十万,高调逆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文章中提到赚钱后就可扬眉吐气

她说,等自己的书出版了,就给曾嘲笑过她的人一人发一本,让他们看看。

在文章中提到写爆文的套路

节目中,蔡康永问到“所以你觉得你完成了对于瞧不起你的老师跟同学的报复吗?”

慎重思考后,她回答“算是吧。”

和她相似,走红网络的李昕泽、喻言等,还未成年就已经融资过百万,当上公司CEO,走向不少人心中的人生巅峰。

号称初三就已经是某公司联合创始人的喻言上节目时,提到自己已拿到上百万投资,可很多成年人还在拿死工资。

这些00后火了,倒霉的是“奔三”的90后。

金钱上的成功,给了00后底气,也让无数人吹捧,顺便黑一把前人。

有90后自嘲“00后已经月入十万了,90后还在读研”,更是直接把自己拍死在沙滩上。

00后都开始自己赚钱了,90后怎么好意思还在读书、花家里人的钱?

00后都月入10万了,你怎么好意思待在小城市拿着月薪几千混吃等死?

00后都自己创业成功了,你怎么就毫无勇气只会给人打工赚死工资?

踩着“成年人”的背,花季少年被捧上了天。

可把“天选之子”的人生模式奉为圭臬、盲目尬吹,恰恰忽略掉了最重要的几个人生节点。

偶然成功不可复制

对于00后的大肆追捧,某种程度上迎合了父母望子成龙的愿望。无论在哪个年代,“别人家的孩子”都是中国人挥之不去的梦魇。

成名和发财不是理想的必修课,铺天盖地的过誉,只会导致畸形结果。

2009年,广东一名6岁的小学生说自己的理想是做官,而且是贪官,因为“贪官有很多东西”。

不可否认,时代发展确实推动着人类的进化。

千元智能手机的诞生,让四驱车、芭比娃娃逐渐淡出市场。94.3%的00后有自己专属的数码产品,60.8%的中学生已经拥有自己的手机。

00后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 / MUX用研

信息爆炸与素质教育的提倡,使得21世纪的“去中心化”愈演愈烈,也让00后透过玻璃屏幕看到了除“读书”以外的更多可能。

2018上戏迎来第一批“00”后艺考生 / 视觉中国

BBC的一项跟踪调查发现,如今英国孩子们的十大理想职业中,排名前三是体育明星、流行歌星和演员。而在25年前,教师、银行家和医生是最热门的选择。

对于这一现象,将近四分之三的英国父母认为,媒体宣传是影响孩子梦想的最大因素。

明星真人选秀节目,特别是同龄人的爆红,似乎让00后看到了出名的捷径。

中国泛滥的“网红”文化,也异曲同工。

山东日照举办文化节邀网红直播 / 视觉中国

许多人都渴望像00后美女作家一样,拥有自己的追随者,成名立业。

但“出名”,实在是极偶然的小概率事件。

2014年北京市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显示,全市从业人员依然集中在第二产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的人数比例仅占2.5%,以明星为职业的人则更要另当别论。

数量之少,向未成年人揭开一个残酷的现实:无法家喻户晓的人,是大多数。

按行业分组的法人单位从业人员 / 北京市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出人头地也不可能全靠时代红利的饲养。

儿童心理学家雷文·安托洛布斯说,球星鲁尼并不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才进入曼联,他既有天才、也有毅力,更有多年来的艰苦训练。

要想乘风而行,首先你要努力站在风口。

另外,在中国,高收入群体只是少数。真正影响中国未来经济变革与消费转型的,是21世纪以来猛增的中产阶级。

中国的中产阶级在2000年-2012年间,所占城市家庭的比例由4%上升到了68%。

家庭年收入介于10.6万-22.9万元人民币的群体被研究者称为“上层中产阶级”。

将“月薪10万”盲目套用到自己身上打鸡血,无疑是不可取的。

更为可怕的是,对“成功”00后的过度宣传,为学生找到除读书外的另一突破口。

各色00后在金钱上的成功,再一次将“不读书也会赚大钱”的想法植入到人的脑子里,但他们会忽视掉概率问题,也会忽视那些“成功”的00后拥有的超乎常人的资源和家庭支持。

未脱贫的90后不必怀疑人生

“00后已经月入十万了,而90后还在读研”的言论,放在上个世纪也是如出一辙。

前有张铁生交白卷上大学并高喊:“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语,不学ABC,照样干革命!”

后有教授、工程师们抱怨:“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

这种现象有转变。200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估算的城镇教育经济收益率为11.8%,相比1988年的3.8%有了质的转变。随着教育年限的增加,人们收入水平也在逐步提高。

可在这个急于求成的时代,“读书”反倒是一项风险投资。00后的后来居上,让深处就业压力下的人们,惶惶不安。

每个人身边总会碰见几个不考虑升学的富几代;或是类似“你怎么还在读书”、“爸妈给的钱够用吗”的关心问候。

于是00后爆红的成功模式,也让不少年轻人趋之若鹜地寻找新的可能。《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近5年来,大学生毕业即创业连续从2011届的1.6%上升到2017届的3.0%。

继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后,CEO也成为了一项大众化职业。调研发现,创业者在创业之后,人格魅力提升幅度高达85.8%,不少单身狗借此走了桃花运,创业者走到了职业鄙视链的顶端。

创业者在创业之后的异性缘变化

但就在这20万创业青年当中,以浙江省的大学生为例,初次创业成功率仅在5%左右。想要成为真正的创业巨头,一个高中生更难胜任。

2017年出席“乌镇饭局”的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等20位互联网大佬,几乎清一色毕业于中国名校。

斯坦福大学校友每年能创造2.7万亿美金的收入,相当于全球第十大经济体。

《时代周刊》2010年评选的“美国十大最成功辍学生”,比尔·盖茨居榜首,被称为“哈佛最成功的辍学生”。

比尔·盖茨本人却并不认同:“虽然我从大学辍学,也幸运地在软件行业追求事业,但拿到学位是一条更加稳妥的通往成功的道路。”

他援引美国乔治敦大学的数据解释,高中辍学与专业学位的总体收入差距超过345.2万美元,全美2/3的工作也都需要大学文凭。少数人的成功,并不能将读书置于无用之地。

《2017年研招报告》显示,2006年攻读在职研究生的人数仅为29.1万人,2015年这项数字已翻了2倍,达到58.8万人。曾提早迈入社会的工作者,也挤破脑袋想回到校园。

更何况,这种把“高收入”奉为圭臬的成功学其实并不靠谱。西南财经大学2013年的报告提出,低教育是导致城镇贫困家庭收入低的关键。

受教育程度与家庭收入数量呈正比 / 中国家庭收入差距报告

胡显章在《艺术、科学与文化创新》中写道:“激进的革命意识形态摧毁了我们很多文化资源,激进的市场意识形态又再次摧毁了它们。”

对于00后偶然成功的吹捧,正是这句话的体现。

《奇葩大会》的话题“不会读书一定是废物吗?”答案也许是:他们不是废物。

但摒弃学习的人,确实不过夜郎自大而已。

幸福感和金钱联系不是最紧密

心理学家简·腾格把21世纪称作“自恋时代”,他把在美国不断蔓延的自恋热潮比拟为一种危险且传播性极强的病毒。

“时下最流行的文化就是告诉孩子们他们很特别,T恤衫、贴纸,甚至是汽车座椅上,到处都是我很特别的字样。婴儿们戴着绣有‘万人迷’或者‘超级模特’字样的围嘴。”

简·腾格分析,导致美国社会中的自恋文化盛行主要有四大因素,分别是教育子女的方式、明星和媒体对自恋的传播、网络时代的加成以及美国宽松信贷的刺激。

美国西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了年轻人使用社交网络的习惯,其中衡量了自恋的两种表现:“浮夸的表现欲” 和 “自命不凡”。

回顾那些走红网络的00后,也大多“高处不胜寒”。

在中国宣传的00后“成功神话”里,他们被拱上天选之子的宝座。无限放大异于常人的独特性,加深了当代人对自我的狂热。

《恶性自恋》的作者萨姆·瓦克宁是一名“高智商自恋者”,在他眼里普通人的智力和黑猩猩一样。由于自恋症,他不能对任何人付出真心。

“我不认为自己会有朋友,因为我不会和别人有情感联系,如果我和你交了朋友,我就会想我能得到什么。这是一份受到污染的友谊。”

叔本华说:“天才就是最痛苦的人。”

如果社会成员都是所谓的“天选之子”,那和生活在世界末日并没有什么差别。

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从1938年开始了一项关于“如何获取幸福人生”的长期研究,到2018年,共有724个美国人参与其中。

每年,他们都要向哈佛“汇报”自己的学习和工作、婚姻和家庭、生理和心理健康状况等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情。

经过对80年来数据的分析,心理学家发现,有一样东西与人类的幸福程度联系最为紧密,不是月收入、也不是天才的智商,而是我们所拥有的人际关系质量。

面对盲目吹捧00后“天才”的论调,如何保持清醒的头脑?义务教育的语文课本里早就给出了答案。

“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卒之为众人,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

天资聪颖之人,不受后天教育也会成为普通人;若是平凡之人再不接受后天教育,可能连普通人都成为不了。

这个世界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的人。只是它给予的回报,不只局限在月薪上。

参考文献:

[1] Jean M. Twenge & W. Keith Campbell :The Narcissism Epidemic:Living in the Age of Entitlement[M].Paperback, April 13, 2010

[2] BBC:British Essay: British dream after 00,October.7.2009

[3] 胡显章.曹莉:艺术、科学与文化创新[M].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2

[4] 北京市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北京市统计局,2014.12.21

[5] 中国教育在线:全国研究生招生数据调查报告,2017

[6]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收入差距报告.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2013.1.19

[7] 王金晓:直播平台之争:忘记Papi酱笼络00后.界面新闻,2016.5.6

[8] 真格基金:是什么让创业者站到了职业鄙视链的顶端?徐小平是这么说的.虎嗅网,2016.10.19

[9] 王红茹:大学毕业生创业率升至3% 成功率不足5%.中国经济周刊,2017(39)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微博@槽值,有态度的情感吐槽,等你来撩。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