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意涵们,闺蜜两个字如今是被糟践完了

谈心社03-06 16:47 跟贴 1894 条
以闺蜜之名,做着没有一对闺蜜会做的事。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看的东西啊?一亿只尖叫鸡一起叫上两个小时也不会比这玩意儿更烦人。”

《闺蜜2》上映当天,一位网友这样评价。

时隔四年,小妞电影的代表导演黄真真携《闺蜜2》回归,本以为可以延续上一部清新鬼马的风格,可豆瓣评分2.8分的车祸现场,几乎已经让它预定了全年最烂电影的榜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电影里,两位小姐妹为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闺蜜希汶(陈意涵饰)策划了一次单身狂欢,地点也由都市转移到了越南,开启了一段公路之旅。

这一路,槽点太多了。

没有任何一项水平在线

一部烂片应该具备的所有元素,你全都可以在《闺蜜2》中找到。

最开始,希汶红着眼睛、拖着行李来到闺蜜Kimmy(薛凯琪饰)的家表示要借住几天。

伤心欲绝,好一番哭泣之后才表明来意——“男朋友向我求婚了,我太高兴了所以才会表现得像在婚礼上被人劈腿了一样。

Kimmy看着痛哭流涕的闺蜜,非但没有觉得矫情,而被感动得不行。

还突然灵光一现,突然就决定要为她策划一场“最好玩、最疯狂、最刺激”的单身旅行

而希汶,在二分之一秒之内收住了眼泪,而另外二分之一秒立刻爆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为了让观众相信“嘉岚(张钧甯饰)是Kimmy的损友”这一点,从两人的第一场对手戏,导演就安排两人使用幼稚的对白互相攻击。

你说我脸上胶原蛋白流失,我就说你玉米吃多了脸黄。

来到别墅酒会的她们,遇上一个女反派,此时女主们已经察觉到环境异常,可她们在一番纠结后没有离开,而是互相灌酒,喝的酩酊大醉。

第二天,一群人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裸着躺在沙滩上,嘉岚、Kimmy和一个箱子被铐在一起。

于是她们裹着芭蕉叶,出来找人借衣服。

张钧甯饰演的角色遇见了由拳王泰森扮演的Dragon,已经有男朋友的她,还是和这个“盗版宋仲基”一见钟情。

一个女反派要求她们在24小时之内花掉箱子里的金条。她们也就真的带着金条,理直气壮地购物吃饭。

你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遇见的人总是会说中文,即使是一个跑龙套的角色;也不知道为什么场景发生的时间永远停留在光源极其充足的白天,仿佛毫无时空限制。

过分夸张的表演,毫无逻辑的剧情,时而冒犯的桥段,和手撕鬼子一般的特效……

就算这样,影片的结尾导演依旧没让观众失望——Kimmy和嘉岚带着孕妇希汶跳伞,证明闺蜜友情的“坚不可摧”。

每一个镜头都在充分证明,这部电影的奇葩没有极限。

细节细思极恐

虽然电影的名字叫《闺蜜2》,但电影却和闺蜜两个字风马牛不相及,丝毫看不到对闺蜜关系的有效刻画,甚至让人想给《小时代》一个道歉。

比起“闺蜜”,三个女生更像是塑料姐妹花。

身处已经察觉危险的环境中,Kimmy第一反应不是寻求安全的解决方案,还带着另外两位女性朋友喝到断片;

嘉岚精神出轨Dragon,两位闺蜜却没有任何劝告,嬉笑着起哄仿佛理所当然

希汶奉子成婚,婚礼当天,嘉岚和Kimmy带着孕妇希汶来高处跳伞

每个镜头都在用力表达:“我们是好闺蜜”。

而在《闺蜜2》里,好姐妹就是那个在你的座位上放钉子,然后看着疼得大叫的你,还哈哈大笑的那个人。

所谓闺蜜系列,变成了一个只比较容易被市场买账的题材。电影的剧情走向完全让人摸不到头脑。

为什么乔立妹妹走丢后大家依旧玩的如此开心?为什么希汶身上多出一个男人的纹身就绝望的要和乔立分手?为什么精通越南语的嘉岚不早告诉她纹身上的字是“乔立”……

比剧情没有逻辑更让人愤怒的,还有三观的巨大偏差。

所谓的喜剧元素,也不过是把冒犯当有趣,把没下限当笑点。

喝醉后,几人将宝山前妻误当成司机,对她大声呵斥,命令她下车,嘉岚拿着鞋子指向她,宣称自己的男友很有钱可以随时fire她。

在牛郎店里,三位女主角拿鞭子狠狠抽打正在跳舞的牛郎们,又把前来维持秩序的安保套上丝袜绑在钢管上鞭打

又或者是希汶怀疑自己和长相平平的纹身师大头仔有一夜情时,Kimmy的哄笑,还有希汶言语内外的惊讶鄙夷,“我怎么会跟你?

希汶进了医院,在病房中,几位主角大声哄笑,全然不顾旁边床位的老人。

甚至在和乔立视频时,为了掩盖自己弄丢乔立妹妹的事实,几人还强行为老人戴上帽子,对她推推搡搡,最后还狠狠打了她的屁股几下

镜头特地给了几个老人难忍疼痛皱眉表情的特写。

又蠢,又坏。

忘了干净的初衷

导演黄真真对自己这部作品很有信心,说“这部电影加入了很多女性的黑帮,动作,还有喜剧元素,甚至在亚洲开了同类题材的先河,票房应该可以超过《闺蜜》。”

可事实上,这部拥有着喜剧,枪战,动作,黑帮等诸多标签的小妞电影,简直就像某些身无所长的斜杠青年,内容杂而不精,仅仅只是将各种受欢迎的元素放在一起一锅乱炖。

曾经因《女人那话儿》一鸣惊人,被贴上“女权”标签的黄真真,似乎已经不再在意她口口声声说要表现的女性世界。

尝到小妞电影的甜头,收获一票女性粉丝的她,显然已经不打算再为“女性”说话,她已经站到了市场和资本的那一边。

她曾在采访中直言,这部电影更适合男性去看,也会吸引到男性观众。

一部小妞电影要如何获得男性粉丝?

她选择用美色做诱饵,在电影中增添性暗示,打着擦边球,所以就有了女主角们的换装大戏,全裸戏码,和穿着低胸挤着爆乳奔跑打斗的反派女。

说穿了,就是将女人的美色作为一件商品,包装的更有诱惑力后,展现给男人看。

比起取悦男性和讨好资本更尴尬的是,即便作品如此呈现,还声称要扛起女权的大旗,说要关注女性内心。

黄真真在采访中说,希望把女性疯狂的一面表现出来,“我们可以穿裙子,可以穿裤子,可以很斯文,也可以很粗犷,我希望把女性的方方面面表达出来。”

而从嘉岚出场时提到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到小美介绍宝山时的那句“全越南最有钱的人”,再到凭空飞来的金条、古堡、牛郎店、灯红酒绿中迷醉的男女相互抚摸……黄真真所理解的“疯狂”和“多样”,在《闺蜜2》里,只是把角色们推进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

黄真真还说,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剧组和越南黑帮斗智斗勇,为了这部电影的制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可最终呈现出来的只是一部糟糕透顶的动作片,用着给钱都不想看的特效,电影里的黑帮成员仿佛纸片人一碰就碎,几个女生靠着主角光环就可以放倒一片。

最糟糕的电影往往去标榜最容易得到的东西。

在观众眼里,只有汗水没有作品,努力二字就是最不值钱的

闺蜜电影的正确打开方式

黄真真想要表现的独立和疯狂,还有她想要完成的女性冒险题材,你可以在《末路狂花》中找到。

家庭主妇塞尔玛和做服务生的闺蜜路易斯,在厌倦如今生活后一起结伴旅行。

“男人算什么,我们一起亡命天涯!”

一路上,她们面对不怀好意的男性,不是屈从,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反抗着,直到被逼到悬崖边,踏上不归路。

“当一个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她是真的不愿意!”

而《闺蜜2》中所谓的独立自强却幼稚至极,她们的每一步都像是没头的苍蝇,像易碎的陶瓷娃娃四处求助。

三位女主想完成的同生共死,温情感人和青春躁动,你可以在《阳光姐妹淘》中找到。

人物关系清晰,性格鲜明,朋友间相互体谅和团结,即使是叛逆也都可爱得自然不做作。

电影里的打斗,转校,毁容和死亡,一切合理的铺陈都在证明这并非一部头脑简单的小妞电影。

面对沉重的现实,女孩们之间的友情可以如此可贵而真实。

放眼国内,也有《七月与安生》这样的电影为“闺蜜”二字做出了全新的注解。

两个女生之间的友情线跌宕起伏,每一个悬念都有解答,爱与怨恨交织相融,从不幼稚,演员也都奉献了完成度很高的表演。

如今的观众已经是“老江湖”,他们不再愿意拿着爆米花为烂片买账。

《闺蜜2》上映5天,排片从17.3%降到1.5%。

如果说资本和市场给了《闺蜜2》无限任性的资格,那么观众只能做的,就是将这样的资格扼杀在摇篮里。

如今的中国观众,已经不能再忍受更多这样的《闺蜜》系列了。

谈心社,这是20多岁年轻人深夜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