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闹,一场五千年的性压抑

subtitle 看客03-06 13:58 跟贴 18675 条
目送着最后一位客人的背影逐渐远去,新娘靠在新郎的肩头,仿佛打了一场世纪硬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 ●

法国汉学家葛兰言曾在《古代中国的节庆和歌谣》中提到:“过年是交配的时间。”而腊月则是操办喜事的高峰期。

刚刚从用力过猛的年会,以及过分密集的春节酒局中绝地求生的小李,又马不停蹄地投身到一场更巨大的荒谬之中:

“当天的迎亲队伍十分壮观,一行人浩浩荡荡,踏得马路尘土飞扬。新娘和新郎的胸前显挂着写有“奸夫”、“淫妇”的纸板,在十来个亲戚或邻居的督促下,喊着下流的口号。稍有不从,便要受皮肉之苦。就像一场发生在21世纪的‘斗地主’。

刚刚紧走几步,新郎新娘在簇拥下终于来到了婚房。喝嗨得六亲不认的亲朋好友,已经手持道具等在一旁,朦胧的酒眼里再次焕发出光芒。”

湖南邵阳,新娘新郎挂着“奸夫”、“淫妇”的挂牌游街示众。

新郎新娘被人驱赶着,腰缠彩带拉一辆桑塔纳花车绕县城走上一遭,稍有懈怠,即被亲友用鞭炮催促,新人被炸得呲牙咧嘴,满头大汗。

这并非孤例。在搜索引擎输入“闹婚”,出来的新闻可以说是卷帙浩繁,而新近的一则来自江苏盐城。

事情发生在刚刚过去的戊戌年腊月的某个傍晚,第二天,“公公在婚宴上冲上台强吻儿媳妇”的小视频在各大朋友圈播放了300多遍。

公公的力比多(精神分析学里的性力)在闹婚环节中得到释放,事后他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亲吻只是借位表演。表面上这些象征性的背呀、抱呀、搂呀都有,习俗就是这样,但不能闹得出格。”

湖北武汉,“闹婚礼”的村民逼公公背儿媳,公公头上戴着写有“扒灰佬”的纸帽子。“扒灰”一词来源于古代,指公公与儿媳通奸的现象,如今专用来调笑新婚媳妇和公公。

四川内江一街道上,新郎父亲被打扮成“高级烧火佬”游街示众。

一、闹洞房生存手册:欢迎来到成人世界

屏幕前的观众忍不住问:闹婚的陋俗到底有完没完。而答案往往是残忍的。这项存在了数千年的内隐文化,恐怕难以在朝夕间驱除干净。

纵观整个中国婚俗发展史,“闹婚”源于黄帝时期,几乎和华夏文明同步出现。后来又被作为婚礼中的重要程序,在南北朝时期被固定下来。

吃苹果、喝交杯酒,这些简单的游戏都是流传下来的婚礼环节。

中国的交杯酒从“交杯合卺”演绎而来,象征着两人连成一体,表示性关系的确立。

它的生成和构建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当时,盲婚哑嫁是常态,素未谋面又毫无性经验的新婚男女,进入到洞房,就像进入了一片知识的荒原。

于是,作为“过来人”的三姑六婆、叔伯兄弟便主动肩负起“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闹洞房”则成了无数代新人的性启蒙公开课。

1981年,西安,亲友在偷看“闹洞房”。

时人巧借“驱恶鬼”之名,以“人不闹,鬼就来闹了”的隐晦借口,对新人行之以“性教育之事”。平日里被视为禁忌的“性”,在这一天可以名正言顺地摆上台面。

据《民国十八年·合江县志》记载,婚礼当天,闹洞房的人无辈分尊卑之分,往往肆意而为,男女老少齐聚一堂,相互分享自己珍藏多年的黄段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洞房花烛夜,年轻小伙、姑娘、大嫂、小孩在窗前“听门”,得几句新婚夫妇的“悄悄话”逗趣。有时甚至扯破窗纸,点个辣椒烟火塞进门洞,搅得新人不得安眠。

若抛开个人隐私不谈,这场原始粗暴的“突击训练”,由于教育形式催人“直面人生”,效果往往很不错:

约定俗成的性游戏,一举拉近了新人之间的距离,扫荡掉二人对性的神秘感和负罪感,迫使他们进入到夫妻角色之中。加上洞房的装饰物多为红色,伴着箫声和随风摇曳的花烛灯影,人对性的追求一下子便被激发出来。

关系心理学家胡慎之说:“性压抑可以在性游戏中找到发泄口,而闹婚中的各种游戏,都是具有性的倾向的。”图为新婚夫妻进行“吃香蕉”的闹婚游戏。

闹婚游戏:“钱藏哪了”。

二、变味的成人游戏

随着时间的发展,“闹洞房”的习俗像大篷车一样,在南北流窜,各地之间互相汲取。

除了充当着“亲密关系的润滑剂”之外,“闹婚”游戏还衍生出耐人寻味的性意味。

“来跟嫂子合个影”

据《汉书·地理志下》的一段记载,“宾客相过,以妇侍宿。嫁取之夕,男女无别,反以为荣。”大意是,有客人来,新郎让老婆服侍他睡觉。结婚当天,男女之间并不介意这样的事,反倒觉得很光荣。

早在东汉末年,哲学家仲长统便斥之为陋习:“今嫁娶之会,捶杖以督之戏谑,酒礼以趣之情欲,宣淫佚于广众之中,显阴私于新族之间。”简而言之,这种风气简直污得奇诡。

新娘在婚礼上为男宾客点烟也是常见的闹婚手段,而点烟的方式五花八门,未必文明。

除此以外,玩得太过火的人们还闹出不少人命,“新郎被塞进柜子活活憋死”之类的婚礼事故也比比皆是。

为了保护新娘,明代衍生出“喜娘”一职,即今天所说的“职业伴娘”,专门指点新娘的梳妆和洞房之事,又替新娘应对“闹婚者”的骚扰。至于“闹洞房”的宾客们,对此新俗也喜闻乐见,毕竟又多了一个下手的对象。

“摸老公”游戏

“骑大马”

● ● ●

但性教育作为人类存续的刚需,没有什么力量能撼动它,即使在“存天理,灭人欲”的特殊时期,闹洞房也没有被消灭,反而发挥了前所未有的教育作用。

清代以后,闹洞房更是气象万千,衍生出文闹和武闹。

文闹:亲友们在新郎胸前挂上写有“因犯强奸罪判处徒刑一辈子”的字样,让新娘大声读出来寻开心。

武闹:山东日照,新郎被扒掉棉袄和外套、捆住手脚,在伴郎团的合力下被扔进大海。

康有为在逃奔日本期间,参加了华侨梁渭家的婚宴,期间即席出一趣题,请新娘和新郎分别在“司月二大”、“旦牛住了”八个字上各加一笔。新娘新郎只好握笔遵命。随后康有为又令二人齐声读出。新郎新娘两颊绯红,难于启齿。康有为只好代为朗读:“同用工夫,早生佳子”。

但在洞房夜吟诗作赋的只是少数。本着能动手就不动口的原则,武闹更能搅动气氛。

现今西北部分地区仍保留着“打女婿”的习俗。新婚之夜,亲友毕集,“以竹子杖打女婿为乐”,但并不“真打”,只是象征性地敲打几下,提醒新郎要爱惜老婆。

事实上,西方也有闹婚传统,最常见的是新娘向宾客抛吊带袜以示祝福。而酩酊大醉的男宾客们往往等不及,会“自己动手”。后来,有聪明的新娘想出了一个办法,用向女士们抛花束的仪式,代替掉原来的抛吊带袜。

三、“它很荒谬,其实跟婚姻没什么关系”

时间来到21世纪,国人谈论性的方式正在改变,人们能轻易地从91porn,或是折了两次的情色杂志中获得启蒙。简单粗暴地把“性教育”等同于“交配教育”的人也越来越少。

而这些早已失去原本意义的闹婚游戏,却看不出任何消停的迹象,甚至以一种传统的姿态变本加厉。?

2012年至2016年期间,全国新闻媒体所报道的婚闹新闻高达142例,其中包括山东泰安伴娘被伴郎猥亵事件。而来自遵义的新郎官小夏,被3名闹婚的发小捆绑住手脚,最后因意外导致十级伤残——在人生的特定时刻,事故发生得像一场不可抗拒的玩笑。

而据网易数独的统计显示,全国多数婚闹事件的受害者,大部分为新郎,其次是伴郎或伴娘,最后是新娘与双方父母。?

山东,一新郎被扒得只剩一条内裤,亲友团将其用胶带绑在公交站牌上。

江西九江,一位新郎“男扮女装”身穿红色亮眼内衣裤,用两只苹果扮“爆乳”,拉着板车接新娘。

山东省潍坊市,一名新郎被众人捆绑在了电线杆上。

河南省许昌市,新郎官被逼反串,身穿女性内衣进行闹婚恶搞 。

陕西省安康市,新郎被彩喷打成“前看是血人,后看像雪人”的模样。

山东日照,新郎身穿红内衣,在亲友团指挥下,进行匍匐前进、潜水、游泳、翻滚等动作。

陕西安康,众亲朋好友手持彩喷和装上颜料的水枪,对准新娘和伴娘“开炮”。

就连双方父母,都逃不过被闹婚的命运。

河南省洛阳市,双方亲属被“隆重打扮”,为婚礼增加快乐气氛。

而根据近五年的新闻,山东、云南、河南、陕西和广东的闹婚风气最盛。其他省份如四川、湖北和山西的奇葩事件也时而见诸新闻。

因为在这些地方,亲朋好友的意见在婚礼筹备中显得十足重要,在这个过程中,迎亲怪俗往往被后辈传续下去。

在“婚闹重灾区”云南大理,警示市民禁止不文明闹婚的告示牌。

“高中生物课本告诉我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从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结婚,但我没得选。”

“我若是有日本丈夫志节的话,早该切腹了。”

在强大的现实引力面前,大部分经历闹婚的年轻夫妻最终都会妥协,尽管大多数人对充满性暗示的游戏不情不愿——只是碍于场面和气氛,忍声吞气,将闹婚进行到底。

而随着话语权和无礼要求的不断加码,夫妻二人往往什么都不剩。

众人喊着“不是冤家不碰头”,把新婚夫妻的脸撞到一起。

就连华人导演李安也坦诚,电影《喜宴》里的情节近乎于他“结婚实况的翻版”:“我一直觉得喜宴很荒谬、很假,它是一种社会表态的仪式,其实跟婚姻没什么关系。”

影片结尾,目送着最后一位客人的背影逐渐远去,新娘靠在新郎的肩头,仿佛打了一场世纪硬仗。

《喜宴》中,亲友要求新郎伟同蒙着眼吃掉新娘葳葳胸前的水果。

● ● ●

在沸沸扬扬的婚闹丑闻之下,“职业伴娘”应运而生,而在数字文明的技术加持下,有人则走得更远。

“新郎的老婆,只有新郎本人才可以看到……在其他人眼里,新郎只是一个人穿着很正式的燕尾服,头戴VR设备,面对一团空气,傻戳戳地站在教堂里。”

这是一场“二次元VR婚礼”,整个仪式看起来很诡异。不过,新郎说:“这样,就没有人闹婚了”。

参考资料

[1]《How Chinese Bridal Hazing Became an Excuse for Obscenity》,ZengYuli

[2]《逾七成受访者呼吁抵制低俗闹洞房》,中国青年报

[3]《喜宴》豆瓣影评

[4] 《我们分析了近五年的新闻,发现山东人最爱闹婚》,网易数独

[5]?《闹洞房风俗中的隐喻功能探析》,李垚

[6]《婚礼上,公公醉酒强吻儿媳,还有人叫好,全网都被恶心到了》,澎湃新闻

[7]《从被袭胸到坠楼身亡,“闹伴娘”陋俗到底是怎么来的?》,中国新闻周刊

[8]《闹洞房是中国社会一种特殊的性教育方式——性教育研究之三》,张启哲

[9]《我跟二次元老婆结婚辣!还在婚礼上还亲嘴辣!》,PingWest品玩

供图 / 视觉中国 / 东方IC

撰文 / 吴珺

编辑 / 简晓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