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韩圆歌手梦?菲女孩:这里没有舞台只有酒和床

观察者网03-03 08:26 跟贴 162 条

韩国流行音乐(K-POP)是韩国软实力的顶梁柱,它不仅为韩国带来丰厚的收益,也吸引了不少亚洲年轻女性前往韩国去追求自己的“歌手梦”。

然而,随着近日反性侵风暴“Me too”席卷韩国,这些抱着歌手梦赴韩的亚洲女性的真实遭遇也被曝光出来。

《东亚日报》3月1日报道称,这些梦想着在韩国舞台上大放异彩的亚洲女性们到了那里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上台的机会,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卖酒,和一次又一次的性交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东亚日报 报道截图

“你可以在韩国成为歌手,赚大钱”

一位菲律宾的22岁女性向《东亚日报》表示,自己在两年前被熟人介绍到一家韩国公司,公司人员给她展示了一些年轻女孩像歌手一样在舞台上唱歌的照片,她自己很感兴趣,就去公司试演并顺利通过。

在跟公司签了合同之后,她拿到了E62艺术演出签证,靠这个签证她可以在韩国的酒吧、俱乐部等场所从事歌手、舞者的工作。然而在她去了一家面向外国人的俱乐部后,老板却从未给她任何上台演出的机会,只是不停地让她卖酒。

三个月后,老板突然跟她说,自己有个朋友想邀她吃饭,可在饭后,这位“朋友”却借着看电影的名义把她带到旅店并实施性侵,这位“朋友”说,自己向老板付了一笔钱,就是为了把她约出来。

韩国俱乐部的活动图 图片来源:naver

报道称,抱着成为歌手的梦想来到韩国却被迫卖淫的亚洲女性不在少数,对她们而言,性侵不是什么偶然事件,而是日常。另一位25岁的菲律宾女性也向《东亚日报》表示,自己所属的俱乐部要求她们每月要赚足350的工分,卖出一份酒只能赚1工分,但从事性交易一次却可以得20工分。

她说,老板会催促那些工分不够的员工从事性交易,工分不够就不能休息。如果一个人业绩一直不好,那么老板就会将其驱逐出境,或是把她送到不良分子所在的俱乐部。

《东亚日报》称,这些女性处在雇主24小时的监视之下,一旦逃跑,雇主就会向韩国出入境管理局举报,吊销她们的签证,由于这些人往往需要为家里赚钱,而在离开这些俱乐部后她们也不好找别的工作,因此她们不得不忍受这一切。

报道还称,尽管韩国当局近年来加强了对类似行为的打击力度,但还远远不够。报道称,在对艺术演出签证的管理加强后,这些公司开始转而利用旅游签证来招揽女性。

韩当局加强对艺术演出签证的管理后,滞留在韩国的外国人在4年内减少了一千多 图片来源:东亚日报

“Me too”席卷韩国,波及韩文艺界多位大佬

这些追求“歌手梦”女孩子的故事早已有之,但最终将这些曝光出来的,则是起源于美国,近期蔓延到韩国的“me too”反性侵风暴。

韩联社2月28日报道称,由女检察官徐智贤揭发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引发的“Me too”风暴已持续了一个月,这场运动从司法界拓展到社会各界。

韩国法院工会近期实施的一项实态调查显示,2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曾亲身受害或亲眼目睹过受害事例,曾遭法官性骚扰的女公务员已增至4名,预计法院内部的性犯罪受害事实将会进一步公开。

徐智贤 图片来源韩联社

在文艺界,名人利用权势骚扰女性的丑闻也相继浮出水面。14日,有剧团团长金秀姬(音)通过社交网站发文揭露韩话剧知名导演李润泽曾对其进行性骚扰。随后,元老剧作家兼导演吴泰锡也被曝涉嫌性骚扰。

20日,有人通过网站匿名发文举报称清州大学教授赵珉基对女大学生进行性骚扰,随后社交网站上不断有毕业生自曝在校期间曾遭其性骚扰,受害者人数已超过10名。

23日,著名摄影家裴柄雨被曝担任首尔艺术大学教授期间曾在工作室对学生施行身体和语言等方面的性暴力,裴柄雨已为此公开道歉。

李润泽 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著名诗人高银也被指对后辈做出过性侵犯的行为。《东亚日报》称,在韩国文坛,女性被当做男性文人的浪漫,因此他们并不把性侵当做犯罪,女文人也不被当做文人看待。

目前,韩国有关部门正在考虑从中学教科书中删除他的诗作。

韩联社称,宗教界与学界的受害事例也接二连三地浮出水面。受害者们纷纷要求不应止于单纯的举报,而要借此机会彻底根除社会各机构扭曲的性文化和权力型性犯罪。

专家预测,官僚主义和序列主义盛行的公务员社会、军警和财政界,前后辈间等级秩序森严的医疗界、媒体界和体育界也将相继掀起“MeToo”热潮。

韩国总统文在寅26日在主持青瓦台首席秘书和辅佐官会议时也称,就反性骚扰运动“我也是”表示支持,要求有关部门加大调查力度,严惩性暴力犯罪。政府为此特设在线举报中心,教育部面向所有大学开展性暴力举报中心运营情况调查。对于亲告罪法律条款被删除的2013年6月以后的案件,即使没有受害者起诉,检方和警方也将积极开展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