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死法,叫印度式自拍

subtitle 看客03-02 12:45 跟贴 14141 条
生于印度,死于自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纵观全球的自拍死亡事故,每2个死者中就有1.3个来自印度。

● ● ●

边境口岸竖立着不少巨型广告牌,提醒着入境者:“你已进入世界上最大的民 主国家。”

这是摄影师 Tim Smith 第一次踏足印度。在此之前,他曾无数次被提醒:“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旅行期间,他遇到过不少本地人,一边举起手机一边嚷着“photo,photo”,示意他和他们合影。在接下来的几天,Tim Smith 决定密切追踪这批狂热的自拍爱好者。

印度人民从不放弃每个拍照的机会,即使飞驰在路上。图为突突车上的一家人热情地邀请Tim 为他们拍张照。

● ● ●

孟买的街头显得有些散漫无序,人与动物并行,很多汽车都有碰撞过的痕迹,而本地人显然不在意眼前的混乱。

相比起满地的垃圾和排泄物,滨海大道上自拍的人更像一道风景线。

圾拉着凉拖的印度小哥把自拍杆伸了出去,张罗着后面的人对摄像头微笑。身后,穿着纱丽的印度女孩双眸如星,背对美景,以45度角望向虚空,而“禁止自拍”的警示牌就立在一旁。

自拍热门地点,孟买滨海大道

自拍热门地点,“世上最美丽的陵墓”泰姬陵。

自拍热门地点:各种各样的事故现场

“在印度的任何一个大城市,只要一转头,肯定会遇到一个小孩、一头牛、一个拿着自拍杆的人。”

事情发生在2013年前后。那一年,“自拍”入选《牛津英语辞典》年度词汇。

此后,季风一如既往地鼓荡着印度河,而自拍的浪潮,在全球互联网和移动技术的加持下,拍到了这片南亚次大陆的岸边。

2013年,智能手机在北方邦阿格拉尚未普及,当时人们参观泰姬陵,拍照清一色用的是卡片机。

2017年,印度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同年7月,印度Face book活跃用户超过了美国,排名世界第一。

就像“凹”滑入了“凸”,一切都在突然之间契合了。

年轻姑娘闲暇时间喜欢四处自拍,在车站等车时,逛街看到新鲜玩意儿时,都忍不住要咔嚓一张。

千禧一代忙着向Facebook投诚。“如果你一天不自拍,你的Face book粉丝会认为你死了。”孟买学生Murtuza Rangwala说。

忍受着缓慢而不稳定的网络,Murtuza划亮她的苹果手机,把刚刚自拍好的照片进行 PS,定位,上传,发布。那种自信,让全天下的无死角看上去都充满死角。

在西姆拉的季风来临前,几个姑娘兴致大发,站在马路中央自拍。

总理莫迪也是自拍狂,经常趁着与各国领袖会面时“集邮”,邀请对方一起自拍。

在访问中国期间,印度总理莫迪“花了一点时间”与中国总 理在北京天坛自拍。

他曾在德里发起一个名为 #selfie with Modi(与莫迪自拍)的活动,在市内设置了一千五百个自拍亭,里面放着自己的人形纸牌肖像。

凭着收割到的4060万Face book粉丝,莫迪随便一句话,都能引发信徒们的骚动。

#selfie with Modi(与莫迪自拍)一时之间轰动全市。

女孩们平均花费16分钟的时间,生产出一张“可看”的照片,浅尝着摄影世界的复杂;

而男孩们则对自拍有着更史诗般的追求。为了拍一张让所有人都自惭形秽的自拍照,有时不惜置生死于度外,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讽喻雕塑《圣雄甘地与神牛的自拍》:“我们是一个史诗的民族,我们喜欢无序的蔓延……我们能把一切问题夸张给你看。”

1月21日,海德拉巴的一条铁轨上演了惊险一幕,健身教练Siva试图与迎面而来的火车合影。只不过,预期中的“最后一秒营救”并没有顺利上演,在无视了附近一名叫喊的农妇和火车司机的警笛之后,Siva被疾驰而过的火车撞得魂飞魄散。

Siva与火车自拍视频截图

两天后,大难不死的Siva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发现自己的右手被绷带缠住:“我还好,我还活着。”他说,谢天谢地,他的右手还能拍照。

最终,他被法庭判处罚款500卢比,约合7.87美元。

哪怕猛兽当前,也敢于把自己置于取景框之中。

想要展示自己“狂野”和“胆量爆表”的印度人不止Siva一个。现实中,有关自拍作死的案例多如牛毛。

Agnel Cyril Peris本想在印度西部的狮子谷留下一张合影,却不曾想到留下了自己年仅25岁的生命。

七个人在拍摄集体照时翻船,最后溺水而亡。

游客在印度庙自拍,不幸坠亡。

……

一名男子和眼镜蛇自拍。

据维基百科的一份名单显示,2013年12月至2017年2月期间,印度死于自拍的人数高达107人,超过全球死亡人数的65%。75%的死者为男性,年龄在14至25岁之间。

而死亡数字在印度之后便出现了断层,美国和俄罗斯分别以12例和11例,位列二、三。与印度人口基数相当的中国,则有4例。

在这些数据面前,加尔各答公布的“第一例因自拍而引发的肘关节炎”明显是输了。

一名男子与蜂巢自拍。

“目前尚不完全清楚为什么在印度有这么多人死于自拍”,研究员Kumaruguru博士表示。

根据一项名为《我和我的绝命自拍》的研究,自拍时从高处坠落是最常见的死因。而吊诡的是,87%的印度死亡事故都与水有关。

2017年12月5日,非季节性飓风袭击孟买,人们在涨潮的河堤边自拍。

2015年6月19日,孟买遭遇暴雨袭击,引发洪灾。一家人在被淹没的街道上自拍。

至于死因排名第三的火车事故,“非常有趣,这是一件很‘印度’的事情。”

Kumaruguru博士认为,这类似于美国和俄罗斯最流行的自拍死因——枪支走火,那里的青少年喜欢用左轮抵着自己的头自拍,而印度拥有世界第五大铁路网。

2017年8月20日,北方邦一列特快列车发生脱轨事故后,一名男子在事发现场自拍。

2017年8月29日,印度孟买一列快速列车在Asangaon地区脱轨,这已经是印度10天内发生的第4起火车脱轨事故,现场总是会有自拍的年轻人。

“那些坐火车自拍的年轻男女似乎认为,如果把整列火车拍进去,那么他们的友谊就会地久天长。”

但事实上,他们往往忽略了一点,前置摄像头的广角效果,会夸大前景和背景的视觉距离。所以,火车实际上比人们在屏幕里看到的要更近。

“我不确定友谊和火车之间有什么谜之联系,我只知道我们需要更多的心理学家、人类学家、社会学家。”Kumaruguru补充到。

研究还发现,印度人十分热衷于团体自拍,特别是在危险的地方。

在媒体大范围的集中报道后,警察“立即行动了起来”。

除了在各大旅游景点设置“自拍禁区”之外,又在涨潮时部署警力,身体力行“打击自拍”。如果逮到人违规拍照,哪怕没来得及拍,也要处以1200卢比(18美元)的罚金。

北部城镇Moradabad的警察甚至放出狠话:如果有人在铁轨和立交桥上自拍,就把他关进去。?

在离警示牌不远处,一群游客在滨海大道旁自拍留念。

要知道,在印度,平均每一名居民只能得到0.0013个警察的保护。

而现在,他们还要苦口婆心地劝说那些自拍爱好者:“你的生命远比你的脸书获得一百万个赞更有价值”、“不要让自拍变成自杀”、“这里不准自拍,因为没人希望你死”……好让那些沉静在自己美貌中的自拍er冷静下来。

副警长Paramjeet Dahiya在接受《印度时报》采访时,更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教育大家:“年轻人不要贪图酷炫。好好活着,生活给你拍照的机会多的是。”

事实上,印度警察本身就是自拍狂热分子的有机组成部分。图为印度斯利那加,一名克什米尔警察在一场抗 议示 威过程中举手机自拍。

然而,一切的警告都是徒劳。在心理学家Keerti Sachdeva看来,普通民众根本不会把它当回事。

“你知道,人在青少年时期会有这种感觉,想要得到每个人的认可。互相点赞的行为,会让他们备受鼓励、更加自恋。”

Keerti Sachdeva认为,指望他们控制自己是不现实的,尤其是在印度。

2017年11月12日,印度德里空气污染,一名青年坚持在红堡门前自拍。

三 星的调查发现,印度人在使用手机这件事情上相当鲁莽。他们不仅会“站在路中间看风景”,近60%的摩托车司机和70%的行人,还会在过马路时接电话,尤其是老板打来的时候。

而14%的印度行人承认,他们每周至少会在马路上自拍一次。“但他们不认为这是危险的,甚至是致命的。”

一名男子在车祸现场自拍。

印度人民相信来世和轮回,就如印度教圣典《奥义书》里的解释:“人生活的物质世界只是幻觉。”而唯一的问题只是“您的手机内存不足,请删除一些文件以获取空间。”

2017年2月14日,印度博帕尔,当地神职人员与苦行僧在公园路上坐地示 威,期间不忘自拍。

自从2016年接入了4G网络服务以来,印度网民便跑步进入到一个被滤镜覆盖的世界中。

据《经济时报》报道,目前美图秀秀在印度的下载量已逾百万次,用户量仅次于中国。

无论是宝莱坞明星、极客、警察、学生,还是家庭主妇,都无法回避它的魅力。像起床、吃饭和化妆之类的无聊场景,又或者是做手术这类的严肃场合——一切都需要自拍和磨皮。

印度科技公司的一名女员工正在测试新开发的美颜应用。

宝莱坞明星Ranveer Singh的人形广告牌在加尔各答一家手机店门前“自拍”,鼓励人们购买自拍手机。

就连印度联合银行发行的“个性化”借记卡上,都洋溢着全民自拍的气氛。

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Keerti Sachdeva推测,在接下来的十年,即将迎来人口红利井喷期的印度,会像麦金泰尔在《追寻美德》里写的那样,“生活在对互联网叙事的追寻当中”。

人们在圣城的晨光中洗浴,饮水,自拍,似乎只有在举起自拍杆,或举行板球比赛时,印度人才能忽略种族、语言、宗教、贫富等隔阂的存在。

孟买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九周年之际,印度年轻人在事发地点之一的泰姬陵酒店门前自拍。

印度新德里,民众在在污染严重的亚穆纳河前拍照。

然而,一个事实是,过度的自拍可能引发新的精神撕裂。

据最新发表在《国际心理健康与成瘾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自拍成瘾(即在手机上自拍的强迫性行为),已被证实是一种真正的精神障碍。

每天不停地自拍,且在社交媒体上晒照6次以上的,属于病入膏肓的慢性患者。

2017年8月16日,印度加尔各答,一名献血者在献血过程中自拍。

据《今日印度》报道,截至今年1月,德里Ganga Ram医院在几个月内,已经接收了至少6起“自拍成瘾”病例。其中包括一个德里的自拍成瘾者。

她和耳鼻喉专家套近乎,就是为了做一台鼻子整形手术,让自己自拍起来更好看。

印度Potiyapam村的村民为3头遭火车撞死的大象举行葬礼,一个男人举着手机和大象尸体自拍。

“这种狂热,让人想起纳西瑟斯。”Tim Smith说。希腊神话里,形容俊美的少年纳西瑟斯终日观看水中倒影,终于因迷恋自己的镜像,落水身亡。

而不幸的是,一些来自现实的事件证明,从今年2月起,印度东部的奥里萨邦,越来越多的“纳西瑟斯”开始热衷于跟野象自拍。

比起死,他们更担心的是手机的突然没电,以及伴随而至的巨大的死寂。

参考文章

[1]《Selfiestan》,Tim Smith

[2]《Me, Myself and My Killfie: Characterizing and Preventing Selfie Deaths》,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 Indraprastha Institute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3]《India, the selfie death capital of the world》,Shamsheer Yousaf

[4]知乎专栏,竺道印度互联网

摄影 / Tim Smith

供图 / 版权图库

综合 / 曹雁南

编辑 / 简晓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