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灰”公公强吻儿媳,看起来他还真有点儿小委屈

subtitle 曲湿湿03-01 13:37 跟贴 4441 条

【号外】曲湿湿开通微博啦,欢迎各位易友关注微博“曲湿湿”,更多精彩内容和福利等着你~

昨天“喜公公强吻新娘”这个事又有新的进展。当事人卞先生委托律师发布一则声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大体的要点有这么几个:

1、我当时在“表演”,看着亲了,实际上并没有亲到儿媳妇;

2、盐城民风淳朴,这是当地传统闹新娘子的风俗;

3、我的表演,纯属迎合出席宴会亲朋的期待,为了增加喜庆气氛;

4、这个事的广泛流传给我们幸福美满的一家人造成极大伤害,抹黑了盐城形象;

5、要求立刻停止传播“喜公公强吻新娘”一切素材,停止侵权;

6、呼吁社会每个人自觉抵制网络自媒体的不良宣传。

总结下来:

“喜公公强吻新娘”只是盐城当地风俗,我是配合着假戏假作,嗨爆现场,何错之有?!你们不要搞事情!

当然,声明里面通篇没有提儿媳妇和儿子有什么反应。

说实话,从危机公关的角度来说,“酒乱性、色迷人”,大家很难相信这位卞先生的话。这种声明还不如不发,更招骂。

这公公真要体现自己的家长之风,应该让儿子和儿媳妇出来表态,垂泪说一番:

1、公公确实没亲到,现场很和谐;

2、儿媳妇事先知道有这个风俗,也表示尊重;

3、公公是个gentleman,他这么做都是为我们好,为了现场气氛,才忍辱负重;

4、网上的恶意传播,严重伤害了我们这个和谐美满的家庭,图文举例一二三。

不过,从现场的掌声欢呼声来看,这位委屈的公公并没有说错,这种风俗的确是有群众基础的。

- 2 -

公公和儿媳妇的那点事,在民间八卦故事中有着长盛不衰的历史,一直流传至今。

听某些同志说,1024里,老干部和儿媳妇的微信激情对话,相当受追捧。当然,岛国禁断介护系列的车牌号,据说驰骋在秋名山上。

首先就给大家放送一系列FBI WARNING级的作品。

堪比《老司机带带我》系列的《扒灰公公禽兽爹》。

在江浙一带流传的锡剧《扒灰公公》,这撩儿媳妇的技巧也是没谁了。

为什么婚礼闹公公儿媳的事儿,会在四线以下城市特别流行?

从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这本书里已经说得很明确——八卦。

“正是通过八卦,人类才能充分了解自己部落中的关系状态,知道谁是可信可靠的,才能扩大规模,发展更紧密和复杂合作方式。”

通过八卦,大家才有谈资,交流情感,并实现信息的交换。

而在四线以下城市及乡村中,人口规模不大,要想使自己成为受舆论尊重的焦点,那就要掌握发生在身边的、和预期违背的、男女关系相关的八卦信息。

公公和儿媳的乱伦,这种禁忌的八卦快感,符合一切期待。

- 3 -

在江苏如皋农村传统的婚礼习俗,老公公也是被众多人恶搞的对象。

在几年前,有媒体描述:

在亲朋好友的指导下,公公身背不锈钢材料特制的“扒灰榔头”,给宾客敬酒;婆婆戴上红纸做成的独眼龙“眼镜”,寓意“睁只眼闭只眼”。

在浙江台州,哪家爷们有儿子,到了快要娶亲的年龄,难免要遭受这样的嬉笑:“还发快的讨个新婺(wu)好爬灰。”

在某些地方,办婚事戏公公也是一种习俗,比如在婚礼上公公和儿媳妇要喝交杯酒,背着儿媳妇在宅子四周走一圈……

有的公公还要发布“扒灰表态书”。

还有公公、婆婆、儿子、儿媳妇会集体披上绶带,凑成三句半。

媳妇:民以食为天,公爹应优先

儿子:为报养育恩,有气不敢哼

婆婆:推翻一座山,减轻我负担

公公:老当益壮,当仁不让

婆婆:人事有变退二线

儿子:忍痛割爱,作奉献

媳妇:谢谢婆婆风格高

公公:我上第一线

婆婆:春季里来暖洋洋

儿子:耕耘播种好时光

媳妇:早生儿子早得力

公公:我帮忙!

- 4 -

通俗地说,这种行为叫“扒灰(pá huī)”历史上就长盛不衰。

扒灰,这个说法有的表述其实特别不严谨,但是非常有画面感。

有个说法是:庙里烧香的炉子里,焚烧的锡箔比较多,时间长了,形成了大块,和尚们就扒出来卖钱用。后来庙旁边的人知道了,也来炉子里偷锡。因为锡媳同音,就引申为老公公偷儿媳的隐语。

本来是纯洁的偷盗行为,却被硬扯到男女关系上面,也是有够牵强。

不过,以前还有个习俗可就靠谱多了。

说的是儿媳妇要打扫炉灶下的灰烬是为“扒灰”。公公想和儿媳妇拉拉小手,便在炉灶灰中或藏点金银首饰“贿赂”儿媳,或藏情书或情诗“挑逗”儿媳。待儿媳扒灰时必然看到了,若有意,必然有所表示,于是形成通奸之事。

这还只是民间传说,上升到文学作品的角度。

《礼记》用“聚麀”来文雅地表示扒灰,“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

母鹿的名字叫“麀(yōu)”,“聚”是共的意思。合起来就是指,禽兽类父子共一牝的乱伦行为。

在《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佩》说:“况知与贾珍、贾蓉素日有聚麀之诮,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

这暗示的就是贾珍和儿媳妇秦可卿有染的事。

在《红楼梦》里,秦可卿香消玉殒得很早,但她的八卦却是贾府公开的秘密。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贾宝玉和王熙凤外出遇到贾府的老奴才焦大在耍酒疯: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

焦大也说的是作为贾宝玉梦遗女神的秦可卿的事迹。

作为古典情爱姿势大全的启蒙巨著,《金瓶梅》里也少不了着墨。

在第三十三回里说,

西门大官人店铺里有个伙计叫韩道国,娶了个老婆叫王六儿。韩道国有个弟弟韩二,经常趁哥哥值夜班的时候和嫂子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儿。

这王六儿也是个招蜂引蝶的女人,县里一群想占便宜的人她一个都没看上,就和小叔子苟且。结果,大白天被那些吃不着葡萄的混混们捉了奸。

光溜溜的两个人被拴在一块儿拉出去游街,瞬间便被义(da)愤(bao)填(yan)膺(fu)的群众包围了。

这时候,路边一名打酱油的老头评论道:叔嫂通奸,两个都是绞罪!

可就是这样的道德楷模,瞬间就被人打回原形:

有人就问他:“你老人家深通条律,像这小叔养嫂子的得吊死,若是公公养媳妇的却论什么罪?

原来,老头姓陶,外号“陶扒灰”。他家里三个儿子,一连娶了三个媳妇,这三个媳妇全部都吃他扒了!

这时候,他还从来没被捉住过,所以幸灾乐祸的跑出来看热闹。当然,这也说明了陶扒灰对自己行为潜意识里还是相当理直气壮的。

作为扒灰野史上最知名的两大文学家,王安石和苏东坡被传说扒灰的步调相当一致。

清朝《吴下谚联》说:

王安石儿子死后,王老给儿媳妇在后院另盖了一个房子居住,可能是担心儿媳红杏出墙,经常去监视。

深闺寂寞的儿媳妇就误会了,在墙上题诗说:风流不落别人家。

王安石见到后,用指甲把这句诗给扣掉了。因为是石灰墙,所以说是“扒灰”。

还有一种说法,王安石有一天加班回家比较晚,天气比较热,他走过儿媳妇的房间,眼睛直了。

攘袖见素手,皎腕约金环;

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

看到玲珑婉转的可人儿在薄纱帐中若隐若现,王老心潮澎湃。

于是,王老就写了个小纸条:“朝罢归来月西斜,隔帘瞧见玉琵琶。

然后到香炉旁边,用手“爬灰”,藏在炉灰下面。

心里有事的王安石第二天去香炉那看,结果发现纸条还在。

本来觉得很失望,仔细一看,发现多了两句诗,儿媳妇续的。

愿借公公弹一曲,尤留风水在吾家。

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不过,同样的事情,还被安排在苏东坡头上。(由此可见这个传言的马虎程度,不过,广大人民群众都愿意信这样的事情。万一是真的呢?!那不就嘿嘿嘿~~)

也是外出应酬回来晚了,看见儿媳妇在书房里睡着了,于是急忙退出书房,一个不留神,打翻了桌上的香炉........?

看着娇艳欲滴的年轻媳妇,心里痒痒的东坡,蘸着桌上的香灰:

芙蓉帐内一琵琶,欲要弹它礼又差。”

儿媳妇一醒来,看见公公留在桌上的两句诗,脸上绯红,也写了两句:

愿借琵琶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家。

苏老看着桌子上的诗,情不自禁地“嘿嘿嘿”。

可就是这个时候,超级怕老婆的好朋友陈季常来了,问他在干嘛?

苏东坡就尴尬地说:“扒灰~”

当然,著名的扒灰公公后来还有唐玄宗抢儿子的媳妇杨玉环,西夏王李元昊连续抢了2次儿子的媳妇,结果被儿子削掉了鼻子的事儿。

这么看来,扒灰的喜公公好像还真有点小委屈呢。

站在儿子、儿媳的角度,你能接受这种婚礼风格吗?

【送福利】微博关注“曲湿湿”,有限量版礼物等着你~

最后

【招人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