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戏团被叫停后拒绝搬离 与广州动物园互诉对方

subtitle 澎湃新闻02-14 13:16 跟贴 1314 条

  热闹的年味也没能渗透进黄迎志的马戏团。

  自2017年9月起,广州动物园和民间马戏团的“拉锯战”持续至今。

  2017年9月1日,广州动物园在其官网发出通知,园内的“动物行为展示馆”(原承租方为安徽省广德县驯兽杂技团)于当天起停止营业。这意味着该园经营了24年的马戏表演永久谢幕,一度引发广泛讨论。

  和动物园态度同样坚决的,是马戏团团长黄迎志对叫停通知的拒不接受。他不同意搬离,并坚持继续售票表演,表示“动物园应合理、公平地和我们谈,不是一句话让不演就不演了”。

  双方的僵持让矛盾激化。动物园再度公开发声,指责马戏团严重违反合同约定,并按计划开展了对马戏团承租场馆的围蔽施工,马戏团的售票演出也被迫停止。即便如此,马戏团仍拒绝搬离。

  此后,动物园率先打破这一僵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得的民事诉讼状和反诉状表明,2017年9月中旬,广州动物园以马戏团拒绝履行租赁合同约定义务,占用场地侵权为由提起民事诉讼。

  黄迎志不服,继而反诉,请求法院判令动物园给予其退出租赁场地的合理时间,动物园返还马戏团缴纳的9万元履约保证金。据其介绍,目前已两次开庭审理,尚未出判决。

  2018年2月13日,广州动物园办公室和业务科多位工作人员也对澎湃新闻表示,园方和马戏团的官司,还没出判决结果,至于具体开庭时间已记不清楚。

  动物园:合同期满前多次通知撤场,马戏团违约

  广州动物园内一处800余平的租赁场地,是黄迎志和十几名团员、四十多只动物的圈子,生活、职场几乎全在此。

  去年动物园因合同到期叫停马戏表演后,在9月7日开始对这一名为“动物行为展示馆”的场地进行围蔽施工。灰白色的挡板将场馆围起,挡板内的马戏团成了动物园内的孤岛。被围起的场地也成了黄迎志的大本营,甚至“战场”。

  马戏团将去向何方,团员和动物怎么安置,未来马戏团不再被别处接受该怎么办?他试图在此冲撞出一条路。

  最近一次的“交锋”是在今年1月中旬,双方民事诉讼的第二次开庭。

  事实上,早在2017年9月中旬,广州动物园已提起民事诉讼,表示马戏团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拒绝履行租赁合同约定的义务,侵犯了动物园的合法权益。

  黄迎志向澎湃新闻提供了相应诉状材料。民事起诉状中,广州动物园指出,动物园与马戏团(即安徽省广德县驯兽杂技团)于2012年9月1日签订《广州动物园动物行为展示馆租赁合同》。马戏团向动物园承租园内出租面积为855平方米的场地,租赁期限自2012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止。

  《租赁合同》写明,“合同期满或终止时,乙方(即马戏团)不得继续经营,……乙方在接到甲方《合同期满撤场通知书》后,在约定日期向甲方交回场地和固定设施。逾期,乙方应按合同期满或终止前月租金的150%向甲方支付场地占用费,直至甲方收回场地之日止。”

  广州动物园称,在《租赁合同》期满之前,已多次提前通知马戏团在合同期满时应按时撤场的相关事宜。

  起诉状写明,在2017年的3月24日,动物园已向马戏团发出《关于<广州动物园动物行为展示馆租赁合同>到期后相关事宜的函》,7月21日,向马戏团发出《合同期满撤场通知书》,并于8月14日再次通过EMS方式寄送给马戏团。

  据广州动物园规划,马戏团承租的场馆在合同期满收回后,将改造为非经营性免费向广州市民开放的科普教育场馆。

  广州动物园请求法院,判令马戏团立即搬离清腾并将租赁场地立即返还,马戏团按每日1593.67元的标准,向动物园支付自9月1日起至返还场地之日的场地占用费。此外,诉讼请求还包括判令动物园有权没收马戏团已缴纳的履约保证金9万元。

  马戏团:不存在故意违约,动物安置难题致无法撤场

  于2017年10月18日收到起诉通知的黄迎志,表示不服,继而反诉。

  2018年2月,说起近半年前收到起诉通知一事,黄迎志仍然显得愤愤不平。也许是春节将近,他越发焦虑,往年的春节假期都是马戏团业务最红火的时候,今年只能“困”在动物园里成为一个“孤岛”。

  反诉状表明,黄迎志对动物园方指其不按租赁合同约定撤场有不同看法。他认为“马戏团与动物园在二十多年的合作中,已经并非简单的租赁合同关系,而是一种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

  据其介绍,1993年,黄迎志接动物园方邀请,成为其合作伙伴,双方之间的合同由三年一签,延长为五年一签,至今签署了七次合同。2012年9月1日续签《广州动物园动物行为展示馆租赁合同》之前,双方签署了《<广州动物园动物表演场租赁合同>续期协议》作为过渡性协议。

  黄迎志表示,正是上一份合同期满之前,双方签署了过渡性协议,让他对本期租赁合同期满后,同样会由双方签署一份过渡期协议再签署正式协议存在预期。

  黄迎志称,2017年年初,动物园方曾告知其在本期合同期满后,双方会继续合作。动物园方还在租赁合同临近期满时,要求马戏团配合对租赁场地的装修,并让马戏团垫付了大部分装修费用。

  他指出,动物园方的行为让他认为双方一定会续签协议,直至动物园在合同到期时向马戏团发出撤场通知。

  此外,黄迎志表示,马戏团并不存在故意违反租赁合同而拒不撤场的违约行为,而是有客观原因造成无法撤出场地。

  他解释称,马戏团性质特殊,驯养了包括老虎和熊等四十多只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另有十几名员工,这些动物和人员的迁离安排非一朝一夕能完成,尤其是动物的迁居需要取得林业、建设、土地使用、环保和旅游等部门的审查批准。

  黄迎志反诉请求法院判令动物园给予其退出租赁场地的合理时间,动物园返还马戏团缴纳的9万元履约保证金。

  此外,马戏团还提出,动物园应返还马戏团为“动物行为展示馆”装修翻新而垫付的工程款、动物园代售门票期间扣减的马戏团门票费,共计1236466.1元。

  据黄迎志介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已合并审理两案,并于2017年11月、2018年1月进行了两次庭审,目前尚未作出判决。

原标题:叫停马戏后:马戏团拒绝搬离与广州动物园互诉对方,尚未判决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