颈椎错位+开膛破肚!中韩短道如上战场杀敌,长白山竟变"白头山"

网易体育02-14 06:54 跟贴 21209 条

  网易体育2月14日报道:

  “中国携手美国组成‘G2',拥有世界上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竞技体育的水平也是水涨船高。然而与此同时他们的运动员在体育道德上的缺失也愈发凸显,严重影响了比赛的公平秩序。”

  相信大部分读者看到这段表述都会有些发懵,“中美G2”是哪来的概念?“无可比拟的政治经济实力”又从何说起?这说的到底是哪个位面的中国?我们可是连全面小康都没实现呢!最不可理喻的是前面给中国扣个高帽子,最后却话锋一转,言之凿凿地断言我们的运动员没有体育道德,影响公平竞赛?这是谁写的文章?是不是跟中国有仇?

  如果我告诉你这是韩国媒体报道短道速滑赛事新闻时开头的引言,大家或许就会有种“果然如此”的感想。打开韩国的社交网络,输入“短道速滑”、“中国”的关键词,跳出的结果八成都是谩骂和嘲讽,中国选手在他们口中“手脏”、“脚黑”,各个都是在没有底线的教练治下训练有素的“犯规王”——像开头提到的那篇文章那样先褒后贬的行文其实已经属于非常客气的官方通稿。当然,我们这边也一样不留情面,如果在网络上搜一下“韩国”、“短道速滑”的关键词,也很难找到几个完全不带负面情绪的发言,毕竟自从1992年短道速滑正式成为冬奥会奖牌项目以来,中韩冰上25年间的恩恩怨怨就从未间断过。

  顺利完赛、不受伤、成绩有效——只要有中韩运动员同场竞技,所有人都会在心里绷起一根弦,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要做到前面提到的三点基本要求都很困难。中国名将王濛曾经公开抨击韩国队“不是冲着竞赛来的,而是冲着中国运动员来的”。而获得2014年索契冬奥会1000米金牌的韩国选手朴升智也反唇相讥,说“只要场上有中国人就会觉得紧张,因为你不知道她们会搞什么手段。”真要细数起中韩两国在赛场上的“短冰相接”,那恐怕要说上三天三夜。

  金炳俊刀伤韩佳良——肚子缝三针,鲜血染赛场

  2010年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米半决赛,中国选手韩佳良在入弯时被身旁的韩国选手金炳俊干扰,两人双双滑出赛道撞向场边的护墙。这时金炳俊在前,背对护墙,脚上的锋利的冰刀朝向场内,他却没有即时收脚。韩佳良在巨大的惯性下,身体撞在金炳俊的双脚冰刀上,身体当时就被锋利的冰刀割破,腹部和右手手臂的比赛服被鲜血染红,为其包扎的一名医护人员的白大褂上也染上了不少血迹。

  中方反应:李琰教练当场谴责韩国选手不收脚的行为“非常恶劣”,中国主流媒体纷纷声讨,观众痛斥韩国人争胜无底线,有故意伤人的嫌疑。

  韩方反应:金炳俊事后亲口道歉,但是韩国媒体大多认为金炳俊不是故意不收脚而是来不及反应,弯道超越也没有犯规,整个事件纯属意外。

  官方处理:金炳俊被判严重犯规,取消决赛资格。

  李佳军误伤金东圣——98冬奥冤家相遇,流血冲突纯属意外

  2000年短道速滑世锦赛男子500米半决赛,韩国选手金东圣为求晋级,强行超越名列第二的中国选手李佳军,最终造成两人双双摔出赛道的结果。事发突然,李佳军在撞向板墙后尚未来得及反应便遭到迎面而来的金东圣的二次撞击,由于身体接触到了李佳军的冰刀,金东圣血流不止。

  中方反应:对韩国选手的受伤表示遗憾和抱歉,但是李佳军并非有意为之,视频能看出他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韩方反应:金东圣认为李佳军是因为不满其1998年冬奥会1000米决赛冲刺一瞬的反超心怀怨恨才将冰刀对向了迎面而来的自己。

  官方处理:无

  孟晓雪撞伤陈善有——当场骨折,三金明星黯然退役

  1988年出生的陈善有曾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一举夺得三枚金牌,2007-2008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美国盐湖城站女子1000米半决赛,中国选手孟晓雪与这位被寄予厚望的韩国名将分在一组,比赛进行到一半,陈善有内道强超孟晓雪,两人发生肢体碰撞后陈善有摔倒骨折,不仅退出了当时的比赛,此后更一蹶不振早早退役。

  陈善有轻松超越王濛

  中方反应:孟晓雪表示当时的肢体碰撞并非故意,自己对陈善有的超越没有心理准备,只是本能的阻挡,更谈不上故意让对方受伤。陈善有伤愈之后的境遇是韩国队内斗造成的。

  韩方反应:孟晓雪故意犯规“干掉”陈善有,确保另一组的中国名将王濛和周洋的成绩,中国人不知道犯规为何物。

  官方处理:孟晓雪被判犯规取消成绩。

  郑恩珠猛推周洋——猝不及防撞成颈椎错位

  2008-2009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日本站,女子1500米第一轮比赛中周洋利用绝对速度的优势利用弯道在外道试图超越韩国选手郑恩珠,结果后者居然伸出右手横向猛推了一把周洋的头盔,被推了个措手不及的周洋一个趔趄直接撞向场边挡板,造成颈椎错位,落下了容易头疼的旧伤。该站比赛最后是韩国选手金敏贞和申新春包揽冠亚军。

  中方反应:韩国队这种牺牲式犯规亵渎体育精神,是赛场上的毒瘤,周洋输在低估了对手的下限。

  韩方反应:郑恩珠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并非故意犯规,更不是自我牺牲的战术。

  官方处理:郑恩珠被判严重犯规取消成绩。

  朴升智铲倒周洋——冰刀划伤脚踝,被迫退出比赛

  2010年的保加利亚索菲亚短道速滑世锦赛女子1000米半决赛,,周洋在比赛第八圈处在第三,索菲亚的那片冰场维护不好,几圈下来弯道处已经有些坑坑洼洼,周洋尝试外道超越暂处第二的韩国选手朴升智。朴升智失去重心后先是刮飞了冰面上的赛道标记,随后已一个类似足球场上飞铲的动作,将身旁的周洋铲飞。周洋倒地不起痛苦异常,最终被担架抬出了冰场。中国队也退出了随后的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

  中方反应:朴升智跌倒后明显有故意抬腿的动作,恶意阻挡周洋并至其受伤。

  韩方反应:周洋超越的动作太大,导致朴升智摔倒,随后的碰撞只是意外。

  官方处理:无

  除了这些明火执仗,摔得人仰马翻甚至发生流血事件的冲突之外,中韩短道速滑队之间在确保顺利完赛的前提下互相阻挡、拉拽、碰撞的案例就更是数不胜数。

  比如在温哥华冬奥会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韩国队第一个冲过终点,中国队紧随其后,可韩国队员正疯狂庆祝时,因中国队主教练李琰抗议,裁判最终判韩国犯规,金牌还是挂在了中国人的脖子上——原因就是韩国队在比赛过程中小动作太多,后脚的冰刀抬高到危险的程度,手恨不得挥到别人脸上,这一切都被裁判看的清清楚楚。

  去年亚冬会上韩国新秀徐一拉也让人见识了他“名副其实”的一拉本色,先是在男子1000米1/4决赛中拉拽武大靖,又在男子5000米接力决赛中推拉韩天宇。就连日本媒体都嘲讽这位老哥手上功夫了得,不如去改练冰球。

  当然,能在短道速滑这种对抗激烈的小场地冰上项目上拼出一片天的中国队也有犯规行为出现,特别是王濛这样的性格运动员横空出世之后,面对韩国时我们的队员也时常会有试探规则底线的行为。王濛与朴升智之间的恩怨就非常典型,2010年冬奥会和2013年世锦赛两人都曾有肢体接触,两次都是王濛被判犯规。

  事后朴升智曾经气急败坏地谴责王濛“没资格做运动员。”还有中国队如今的领军人物范可欣,2014年索契冬奥会她被朴升智超越之后居然伸手去拉拽对方,虽然最终没有被判犯规,这个有违体育精神的动作还是引来了各方的抨击。

  赛场上紧张的空气甚至还蔓延到了赛场之外,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短道速滑的一次公开训练上,当时中国队和韩国队都在场地进行训练,中国队教练徐英男出于战术需要拍摄相关资料,却被韩国主教练大声吼骂,更出格的是后者随手捡起塑料水瓶使劲砸向徐英男;2012-2013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德国站,错失奖牌的韩国选手崔姬玄在场边突然出手击打正在穿外套的中国选手李坚柔的腹部,如果不是被其队友劝走双方难保不会有更大的冲突。

  中韩两国在短道速滑项目上如此水火不容,如果单从竞技角度来看其实理由非常简单。首先从赛道的客观条件方面来说,这项比赛本身就很难避免肢体冲撞。与普通速度滑冰两人一组、分道竞技的方式不同,短道速滑赛道短,转弯多,而且场上不论有几名运动员,在滑行过程中都要共用一条赛道。短道速滑的场地是60米x30米的标准室内冰球场,赛道一圈只有一百多米,短边几乎是连续的直角弯。个人赛时空间已经非常有限,接力赛跑起来就真的只能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了。短道速滑赛道长度的精确数据是111.111米,这串数字倒是非常形象地还原了选手们在赛道上冰刀交错的状态。在如此拥挤的冰面上脚踩锋利的冰刀以超过40公里/小时的速度与多名实力相当的对手竞速,冲突、摩擦、意外跌倒几乎无可避免。

  其次从运动员们的主观方面来讲,中国与韩国是东亚近邻,两国运动员在身体素质方面非常相似,是天然的竞争对手。在短道速滑这种高投入低产出的非商业化体育项目上,中国和韩国也都采取了相似举国体制培养方针——韩国短道速滑运动员很多都来自当地相对贫困的家庭,和我们许多农村出身的运动员一样天生就有一股拼命改变自身命运的狠劲儿。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韩双方的运动员从体能到技巧再到竞技理念其实都有相当程度的重合。一山不容二虎,赛场上越是相似的对手竞争就越是激烈,也越容易爆发冲突。

  从非竞技的角度来分析原因就显得有些复杂了。中国观众一定不会忘记2007年长春亚冬会上韩国短道速滑运动员手举写有“白头山(也就是长白山)是我们的领土”字样的标语公然挑衅的闹剧。这种将政治主张强行带入赛场的行为幼稚而无礼,恰恰也是当今韩国在整个东北亚政治经济地位尴尬的外化体现。我们开头引用的那段文章也很好地表达出了韩国在中美俄日这些政治经济大国的包夹之下努力挣扎,以期证明自己的急切心态。对于一直有大国之心却只有小国之实的韩国来说,竞技体育方面的优异成绩是弥补其国民自尊心的重要手段——其实在这方面曾经的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近些年随着国家经济的整体发展,国际政治影响力的提高,运动员们也开始渐渐卸下了身上争金夺银的“政治任务”,让体育尽量回归其本质。

  短道速滑之于如今的韩国就像乒乓球之于曾经的中国,是其为数不多的“传统优势项目”,任何对其霸主地位造成冲击的队伍必然会遭到强力的反弹。更何况这支“挑战者”还是来自与其在政治、经济层面有诸多冲突的中国。另一方面中国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培养出了一批个性鲜明的“90后”甚至“95后”的年轻运动员。比如王濛、范可欣等等,比起习惯隐忍、摆高姿态的前辈们,他们的个性更张扬,情绪更激烈,更容易被刺激和挑衅。在如此局面之下两相对撞,也就难怪每次比赛还没开场只要看到中韩运动员站在场上,大家就要开始紧张了。

  如今2018年平昌冬奥会近在眼前,韩国人对于在自家地盘上举行的奥运比赛重视程度不言而喻,媒体造势的心理战也从前年开始就打得飞起,其中朝鲜日报在评论范可欣与朴升智的冲突时的一句话讲得颇有道理:

  “(短道速滑的)冰场上发生碰撞之后一个人能不能站住,三分靠技术,七分靠运气。裁判也不是神,总有判断失误的情形。”

  不得不承认韩国队这些年在滑行和内道超越方面的技术的确独树一帜,而他们的队员也确实有很多干扰性的小动作——这一点上不只是中国,英国和加拿大媒体也都颇有微词——但是这些细微的动作大多都在规则容许的范围之内,被判犯规的几率并不高。反观我们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范可欣,求胜心切固然没有错,但是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气急败坏做出多余的明显拉人动作必然会沦为对手的笑柄。很多情况下我们与其在事后纠结是谁侵犯了谁,裁判是否公平,还不如加倍努力磨炼自己的技战术,切实与对手拉开差距,避免碰撞,或者在发生碰撞时尽量降低损失,这才是中国短道速滑队面对韩国队这种对手时的最佳策略。

  作者:白小生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