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投行还投行 科技巨头们是如何大赚利差的

subtitle 华尔街见闻02-13 16:24 跟贴 21 条

  

  摘要:瑞信研究显示,苹果、谷歌等美国大型公司,在廉价资金时代发债筹资,把90%的海外资金拿去买其他的公司债,或是相对外债收益更高的美债。不过,随着“海外现金回流”,一切都要变了。

  

  世界总是很奇妙:高盛在和谷歌抢量化科技人才,谷歌要从高盛那里挖金融人才。

  而且瑞信的一项研究显示,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在套利这件事情上,做得比投行还要投行。瑞信宏观经济学/货币银行学家Zoltan Pozsar就在1月29日的研报中,详细解读了美国税改高度强调的“海外资金回流”。

  Zoltan Pozsar发现,习惯于把现金放在海外的美国公司,在廉价资金的年代里通过有效的腾挪资金大赚利差——可惜,这一切就要结束了。

  如下图示,瑞信统计了海外资金居前的十大公司的资金去向,结果显示,固收投资远远领先。从2002年到2016年,这些公司的海外资金总额从不到1000亿美元,上升到超过7000亿美元,但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几乎没有变动。

  十家公司分别是苹果、微软、思科、甲骨文、Alphabet、强生、辉瑞、高通、安进、默克。其中,除去六家信息技术公司,强生、辉瑞、安进、默克均为生物医药公司。

  这些海外资金投向了固收的哪些领域?瑞信进一步分析发现,公司债和美国国债是主要的投资对象,分别占了50%和40%。这些巨头对外债和抵押债券都不甚感兴趣,瑞信称,外债的收益率都不如美债。

  从套利这方面来看,科技巨头的表现完全不输投行——他们在低利率的年代里发债,筹到廉价资金,用这笔钱来买进更高收益的其他公司的公司债。而且,上述科技巨头还不像投行那样会受到监管的约束,他们的海外资金到底拿去买了什么,也无从知晓。

  所以,尽管特朗普政府在推动这些公司将海外收益“回流美国”,但瑞信分析师指出,大量的现金早已不是“现金”,它们本来就是美元,也已经拿去投资了美元资产,所以税改后的收益回流,并不会令美元供给吃紧,美元也不会因此走高。

  而且,要指望这一笔钱对美国经济带来正面影响,也较为困难。回流的现金也会被用来并购、派息或是回购。

  瑞信的研究进一步指出,正因为这笔钱事实上流向了债券市场,要让“现金”回流,企业或者要把目前的资产(主要是固收资产)出售,或者是停止资金的再投资。

  长期以来大型科技公司把现金放在海外、并竞购美国国债的传统投资手段,必须发生改变。在瑞信看来,这比联储缩表更可怕,会令利率不得不上升——2月以来的市场走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在美债供应显著增加的这一年,这已经足够糟糕了。但事情可能变得更糟:如果在供应增加的同时叠加公司司库出售手中价值约3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利率可能大幅上行。事实上,我们相信此次公司的“taper余震”(echo taper)将会比联储Taper更糟糕。

  

  这些科技大公司拥有资金和市场优势,在过去十多年里不断买进公司债或是国债,顺利套利,现在他们在国家的政策下准备撤离,但其他投资者却不得不要承担他们离开后的后果。

  彭博援引银行业人士消息称,公司债的平均超额认购比例通常在3.5,但今年的超额认购率有所下降,部分原因是现金丰富的公司购买量减少。另一人是则称,在一次债券发行中,科技公司的参与率降至此前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

  从普通投资者的角度出发,这一点都不公平(除非他们买进了这些大公司的股票)。正如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文章提到的,这就像是罗斯查尔德家族拥有足够现金后,就从商人变成了商业银行家,“这一次,选民愤怒的对象不再是大型银行,而是世界上最大最富有的公司。”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