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唯金牌论 韩媒:即使输掉比赛也要抬头挺胸

中央日报02-13 16:13 跟贴 8 条

转载自韩国《中央日报》

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的气氛正在不断升温。全世界对2月9日开幕式的评价也大多都是积极肯定的。主流评价认为,韩国用较少的预算打造出了一个将传统文化和信息技术(IT)相结合的美轮美奂的舞台。奥运会门票的销售也取得了佳绩。开幕式门票的售票率达99.2%,2月11日和12日的门票也所剩无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韩国潇洒的10多岁、20多岁的一代成为了平昌冬奥会奔向圆满成功的基石。有分析称,韩国10多岁、20多岁的奥运健儿为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发挥了巨大作用。

在1954年瑞士世界杯地区预选赛期间,参加日本站比赛的韩国足球代表队当时曾在李承晩总统前发誓,“如果输给日本,我们将在大韩海峡以死明志”。1982年,已故职业拳击手金得九在参加轻量级世界冠军锦标赛前也曾发表过“出师表”,称“如果输掉比赛,我将永远不下拳台”。结果金得九在比赛途中因下巴遭到猛烈冲击而陷入脑死亡状态,最终不幸离世。

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韩国体育运动员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战国际比赛,神情悲壮,无暇说笑。但是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韩国运动员的面貌发生了变化。20世纪90年代出生的“韩国10多岁、20多岁的一代”放下了对成绩的负担,开始学会享受奥运会,堪称是“平昌冬奥会健儿”和“潇洒一代”的代名词。

旅美韩侨、冰舞运动员闵尤拉(音,23岁)在2月7日江陵奥运村入村仪式上率先亮相,跟随音乐起舞,把气氛推向了高潮。在团体赛中,闵尤拉还亲自戴上提前准备好的五环眼镜为比赛的队友加油助威。

闵尤拉还有一个“兴尤拉”的外号,意思是指“兴致高涨”。在2月11日冰舞短舞蹈的团体赛中,闵尤拉的上衣裂开,但其却潇洒地表示“个人赛时可要做好针线活再来”。

韩国男子短道速滑运动员徐利罗(音,26岁)在2月10日的1500米半决赛中以0.002秒的微弱差距无缘决赛。原本以为徐利罗会因为心情低落直接离开混合采访区,但他却欣然地接受了采访。徐利罗面带微笑地表示“今天的比赛让人感到有些遗憾,但是在下一场比赛中,我会拿出更好的表现”。

徐利罗的表现与以往输掉比赛或被淘汰时痛哭流涕的韩国运动员大不相同。徐利罗在去年7月媒体日活动上还曾拿起麦克风献上了一段说唱,并演唱了韩国嘻哈二人组Dynamic Duo的《野游会》。另外,徐利罗还承诺自己会在奥运会结束后为粉丝送上一段原创说唱。

徐利罗在平昌冬奥会入村仪式上还兴致勃勃地手持运动相机拍摄采访团。此外,在举行短道速滑比赛的江陵冰场工作的志愿者之间,人气最高的运动员也是徐利罗。

在2014年索契奥运会上摘得两枚金牌后转行速度滑冰的韩国运动员朴胜熙(音,26岁)在奥运村中可是一个活宝,外国短道速滑运动员看到朴胜熙都会邀请她一起拍照。朴胜熙和在索契奥运会500米比赛中推倒自己的伊利斯·克里斯蒂(英国)也高兴地打了个招呼。朴胜熙表示“克里斯蒂是个善良的朋友,希望韩国的粉丝不要再多说什么了”。

首尔大学体育教育专业教授金裕谦(音)表示,“在20世纪90年代,韩国选手们肩负着沉重的使命感,认为自己需要在奥运会上为国家争得荣誉。许多选手都认为金牌才是最高价值,甚至会为拿到银牌而痛哭”,“最近年轻一代看重的是比赛中的个人意义。在他们看来,能够参加顶级体育大赛并取得符合自身能力的成绩就已经是实现了自我价值”。

金裕谦教授表示“韩国的国民也开始体会到冰壶等陌生比赛的乐趣。虽然自由式滑雪女子起伏地滑降的韩国运动员徐廷和(音,28岁)只拿到了第14名,但在骨盆受伤之后注射了镇痛剂的徐廷和仍顽强地选择了继续战斗,就凭这一点观众也为其送上了热烈的掌声”。

10多岁、20多岁的志愿者也为平昌冬奥会的成功奠定了基础。在2月9日的开幕式上,以大学生为主的70名志愿者在寒冷的天气里,戴着吉祥物白虎(Soohorang)的帽子献上了“无限舞蹈”。在从希腊到韩朝共同入场的91个国家的入场仪式里,这些志愿者们一刻不停地跳了一个多小时的舞。

开幕式结束后,网民们表示“他们真的太了不起了”,为志愿者们送上了掌声。到访韩国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相关人士也表示,“开朗的韩国年轻一代令人印象深刻”。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