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故事】30岁北漂女孩:感谢那个被分手的春节

subtitle 网易女人02-12 16:34 跟贴 818 条

  这个春节,网易女人推出特别策划【春节故事】系列,征集来自网友的春节情感故事,和你一起来聆听自己的内心。

  同时,姬姐还为你准备了精美小礼品:萌犬手办和限量版狗年台历!关注“吐槽姬”(totucaoji)公众号,并且后台留言,就有机会收获狗年幸运礼品。

  春节故事01,是来自一位30岁北漂女青年的投稿。从享受安逸到背起行囊离家,从甜蜜恋爱到被迫分手,她的故事,是否也有你的影子?

  听着庾澄庆的《回不去的时光》,我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这是我迎来的第30个春节,离家的第七年,生活的第四个城市,分手的第三个男朋友,现在,仍在在路上。

  春节的团圆,其实就像一面镜子,可以映照出你自己没有觉察的坚定与彷徨。

  童年的春节,纯粹简单

  每到除夕,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婶婶就凑在客厅一起包饺子,电视里放着央视的《一年又一年》,我们几个小孩子在周围跑来跑去,一会吃过年的干果零食,一会收拾一下弄脏的新衣服,然后再出去放一会鞭炮,其乐无穷。

  小时候,我们还会比一比谁攒的压岁钱多,然后像经营自己的王国一样,去添置一些父母平时限制买的玩具、小吃。

  那时候,我是亲戚朋友眼中最懂事的小女孩,逢年过节,七大姑八大姨都喜欢抱着我,夸上很久。

  那时的我们,没有经济的重压,没有社会地位的攀比,没有什么所谓理想与现实的纠葛。

  七年前,那个春节改变了我的命运

  但成年后,春节会打破你的很多幻想。

  高中毕业后,因为不理想的成绩,我只能在本市的专科学校学习,但那时的我是个单纯的乐天派,身边还有一个温暖的男朋友,对物质没有奢求,对未来也没有确的规划,只觉得,毕业后回家乡,结婚生子,平淡地过一生,挺好。可是,毕业季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事与愿违的重量。

  人生的第23个春节,我们郑重地互见对方父母。然而,他的父母不同意我们结婚,原因是:他是重点大学的优秀学生,而我,只是一个专科女生。

  曾经,我以为两个人在一起,有爱胜过一切,然而直到那个时刻我才理解,《裸婚时代》里讲得“理想的胳膊拧不过现实的大腿”是多么地真实。

  他也犹豫了,面对父母的阻拦,他没有坚持,这让我感觉自己似乎从理想的乌托邦里一下子被曝尸荒野,自尊心从来没有被伤得那么疼。

  “人活一世,何必自己为难自己!不必太辛苦。”“女孩子有个安稳的家就是最大的幸福。”

  家里人不是一直都与我这样说的吗?我不是也一直这样做的吗?为什么结果却大相径庭?

  那个春节的“团聚”,让我第一次如此鲜明地感受到不甘心,第一次渴望离开这个记录着我被否定的环境。

  女孩,成为你自己才最为重要

  漂在外面,有人出于梦想,有人因为迷茫,那时的我,属于后者。

  就在那个春节,我决定报考研究生。别人都在放鞭炮、串亲戚的时候,我自己窝在家里收集资料。然而,这个决定在三叔和三婶看来,就是小女孩的天真幼稚的想法。他们跟我说,24岁了,分手了就赶紧去相亲呀,毕业后的姑娘,大一岁,选择就少一些,更何况对于我这种家世平平,相貌普通的女孩。

  这些话就像容嬷嬷的针扎在我身上,不仅疼,而且带着羞辱。

  那一刻,我竟然想起了吴尔夫说过的一句话:成为自己,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

  我疯狂地浏览考研贴吧和考研群里的各种资料,联系考研的师兄师姐,最后,我知道,我要去杭州,那里有专业排名前三的学校,那里有证明自己、改变混沌过往的机会。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那个元宵节没有过完,我就只身坐上了绿皮火车奔向了杭州,现在那列绿皮火车都已经退休了。

  改变不只有成功,也有失败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故事里女孩离家三年,一举成功、遇到白马王子、荣归故里的荣耀,终究没有在我的身上发生。在杭州,我自学了三年,拿着父母的“救济粮”,却连续三次名落孙山。

  又是一年的春节,它把我想逃避的矛盾摊开在我的面前。

  那些一年只见一次的亲戚又跑来劝我:“年轻的时候就是气盛,想要梦想,想出成绩,可是能你年纪大了,就知道那些有多虚。”“该对现实妥协的时候,就要适当地妥协。稳定,才是女人将来最大的幸福。”

  这些话在我耳朵里就像唐僧的经文一样嗡嗡作响,然而可惜的是,我的生活里,似乎的确没有可以反驳她们质疑的成就。

  我讨厌这种充满质疑和规劝的年,我更讨厌没有说服力的自己。

  当梦想之光与无奈之力纠缠在一起时,我恍然意识到,只有靠自己的觉知与独立,才能创造永恒的安全感。

  迷茫与纠结中,我调剂了一个排名没有那么靠前的学校,继续读研究生学位。那里虽然不是我最梦寐以求学府,也没有确定的未来,但是,却也能帮我摆脱那个只有结婚生子才是正途的关系圈。

  读研的三年期间,我开启了双城生活:有课的时候,在学校所在的城市读书,课程完成后,在临近的北京实习,我离自己的精神世界越来越近,却离那个承载了我美好童年的家乡却越来越远。毕业后,我正式成为一名北漂。

  留在北京,春节成了回不去的过往

  曾经努力逃避的团聚,似乎也能让我看到自己的潜力。

  在家里的同龄亲戚的交谈里,我在北京,没有房子,没有户口,像是一个明明无力却又执意挣扎的漂萍。但我自己却觉得,这似乎是我最自由、最接近自己人生价值的阶段。我实现了所学及所用,也验证了我不是因为当初没有拿到那张文凭就不配做谁的女朋友,我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可以自由地享受老家亲戚不喜欢的那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爱好。我享受看自己喜欢看的名人传记,聊自己喜欢的话剧油画,学习古筝和尊巴,没有人会质疑我的选择,也没有人会嘲笑我“有钱没地方花”。

  当然,春节这面镜子也会慢慢提醒你,漂着,并不是想象中的解药,漂过,是一种寻找,它会给你慰藉,也会给你虚无缥缈。

  北京所有的上班族似乎都被仓促的时间裹挟着,大家忙着工作,忙着挣钱,没有时间恋爱,没有精力付出真心,好像只有和自己相处才是最节约成本,最安全的。

  2018年春节匆匆地来了,马路上都挂起了红色的中国结,归乡欢庆团圆的气氛越来越浓厚。而我,却总觉得内心深处总有一丝情感,无处安放,无以诉说。

  离家七年,小时候最亲切的记忆现在已经渐行渐远。

  这两年回家,我越发觉得,那个伊甸园,已经有些陌生。小时候一起玩到大的表哥表姐也和十几年前完全不同了,如今每次谈心,我的脑海里总是蹦出鲁迅先生小说《故乡》里的一句话: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一声老爷,何其沉重,何其隔阂,何其痛苦!卡在迅哥喉咙里的那些话,再也说不出口。”

  春节的团圆,检验着我的每一个改变。有的,是我觉醒后的骄傲,有的,是我还没有准备好面对的迷茫。

  当大街小巷都放起刘德华的《恭喜发财》迎新年的时候,我的耳机里还是庾澄庆的那首《回不去的时光》。

  一直努力飞行的蒲公英

  发现自己只是漂流而已

  当命运像一阵狂风吹袭

  谁能不像小草卑躬屈膝

  曾经手牵着手说到天明

  如今面对面却沉默不语

  当缘分传开了原始剧情

  我连辛酸都怕惹你伤心

  怀念回不去的时光

  好幸福像天明就来的太阳

  以为自己的梦朴素寻常想不到

  紧紧相依都算奢望

  2018年的春节,我重新认识自己

  三十岁的春节,七年的离家,面对此刻的大红灯笼,那个改变我命运的春节再次在我脑海中浮现。我究竟为何离开?

  是为了向那个用“学历低”来否定我的家庭证明自己?还是为了取得世俗的成功,让那些一年只见一次的亲戚对我生出心生羡慕?

  都不是。在抗住了坎坷和失败的打击后,那些评价都已经轻如尘埃。但我依然感谢它们,是它们让我意识到,过去的那个“乐天派”,其实活得是如此地糊里糊涂。

  我误以为那时的自己是随遇而安,然而,细想来,我只不过接受了父母、亲戚给我传输的观念:女孩,不用太辛苦,高学历没有必要,拥有一个家庭比什么都幸福。至于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从未想过。

  我误以为,那个在春节团聚时刻被亲戚们夸奖的我是最优秀的,但是他们夸奖的品质又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我还误以为,我希望离开的是表姐家庭主妇般的生活,我否定的是随遇而安,其实也不是。表姐她们过得很幸福,活得也很自洽,我很替她们开心。

  我否定的,其实是那个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知道浑浑噩噩接受别人规训的自己。

  是七年前的春节被分手,让我感受到不适;是七年前的被迫离开,让我找到了迟到多年的自我觉醒。

  自知,自省,自我发展,这才是我最想要的生活方式啊。

  时至今日,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依然还会有迷茫和虚无感,但是,我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轨道。我依然会被“春节见”的亲戚质疑,也依然会有北漂生活中解决不了的困难。

  但这才是完整的生活,别人眼中弯路和坎坷,又未尝不是我最珍惜的美好和温暖。

  成为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三十岁,和不惑还相差十年,又何必太急呢?

  这个春节,我渴望回家,我期待再照一照春节这面镜子,看一看真实的自己和珍贵的过往。

  2018年,回不去,却也离自己更近。

  想看更多网易女人文章,欢迎关注网易女人公众号【吐槽姬】(totucaoji),等你来撩!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