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主宰,北宋与契丹的巅峰对决!

subtitle 这才是战争02-12 15:18 跟贴 596 条

近代研究者大都称:宋太宗第二次北伐,原因在于契丹易主,主幼母寡以及贺令图等人的建议。这种说法未免太过沿袭陈说,没做分析研究。事实上,辽景宗于(公元982年)病死后,十二岁的辽圣宗即位,其母萧氏摄政。其年十二月,高阳关捕得契丹生口,送至宋庭阙下。“言虏中种族携贰,虑王师致讨,颇于近塞筑城为备。帝谓宰相曰:‘戎人以剽略为务,乃修城垒为自全之计,盖天亡之时也。’因委曲论契丹衰盛情状,谕可讨之计。”(《宋会要辑稿蕃夷》)可见,那时赵光义就感觉到北伐或许开始出现有利时机。经过多年准备,宋雍熙二年(辽统和三年,公元985年)十一月,辽国东征女真族(《辽史圣宗一》),南境空虚,宋太宗感觉时机有利,因此决定再次对燕云地区用兵,于第二年春,也就是宋雍熙三年(986年)兵分三路攻辽,史称“雍熙北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战前形势分析

双方经济实力

宋人远强于辽人这点是不必说的,据宋人自己估计,“自京、镇等处土田丰好,兵强马壮,地利物产颇有厚利,其他自中下州固已寂寥荒漠,然折长补短,地利绵亘,周围不过五千里,计其所产所出,未必敌河北、河东州郡也。”(《宋朝事实》)

两国国内形势及战略态势

此时双方国内政治局势就一句话:都较为稳定。此处从略,以免有骗稿费嫌疑。

宋人选在在春季出兵,这个时间节点上对宋人有利。辽人攻宋,通常选择在十月到正月,北伐游牧民族最重马力,那时秋高马肥,正适合战马驰骋;而且寒冷天气对宋人克制骑兵最有力武器——弩,影响极大。故那时宋人有军事术语叫做“防秋”。而春季宋人出兵,正是战马羸弱之时,晚春时节雨季到来,更不利骑兵机动。

地缘上,契丹自得到燕云十六州“形胜”之地后,中原抵御东北方向游牧民族的大门就已敞开,处于极端不利的态势。辽人重点经营的幽州更是“沧海环其东,太行拥其右,漳、卫襟带于南,居庸锁钥于北。幽燕形胜,实甲天下。”(《读史方舆纪要卷十》)宋人称:“幽蓟不收,则河北之地不固,河北不固,则河南不可高枕而卧。”(《宋史纪事本末卷十三》)后人亦言:“守关中,守河北,乃所以守河南也。”(《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六》)现代有些“学者”说,北宋经略幽燕,与民无利;或称收复幽燕,只会干戈不息;或称凭什么燕云十六州非要由北宋占领;更有甚者还说打胜仗的辽国没有因此占领宋人一寸土地。一派“中国,请等等你的人民。”“美国没占领中国一寸土地,中国却把它当成敌人。”的公知嘴脸,令人惊诧不已。

幽州周围诸多关隘,其中最重要的是五关,平州(今河北卢龙)之东是渝关(今河北抚宁东),幽州东北是松亭关(即喜峰口),北面是虎北口(即古北口),西边是居庸关,西南是金陂关(即紫荆关)。宋人称:“宋若尽得诸关,则幽山一路可保矣。”(《金虏节要》)其中,渝关、松亭关、虎北口是辽人对宋用兵从北方和东北方集结部队到幽州的主要通道;居庸关是山后到山前的主要通道;金陂关是从西南进攻幽州的主要通道。从金陂关往东到海,都是平原。

宋人方面从宋太宗赵光义即位后,一直积极开展对东北亚高丽、渤海、定安、女真等的外交活动,试图在辽的东线拉拢盟友,形成对辽牵制。其中定安国反应最为积极,表示“受天朝之密画,率胜兵而助讨,必欲报敌,不敢违命。”(《续资治通鉴长编》)不过辽人几年来对南几乎未启边衅,转为防御,一直致力于巩固后方,于982年-986年间多次东征,在上文所提的985年东征中,定安国遭遇重创,国脉已不绝如缕。另一方面,辽人也积极试图从侧翼削弱宋人,采用多种手段积极分化府州折氏和丰州王氏这两个当地豪强世袭团防家族,但都被折氏和王氏所拒,而辽人在982和983年对府州和丰州的攻击行动也均被府州折御卿和丰州王承美所破,(《续资治通鉴长编》)“是月,契丹三万骑分道入寇:……一攻府州,折御卿击破之新泽寨,斩首七百级,禽酋长百余人,获兵器羊马万计。”“闰十二月庚寅,丰州刺史王承美言契丹日利、月益、没细、兀瑶等十一族七万余帐内附;又与契丹战,破其万余众,斩首二千级,获天德节度使韦太〔一九〕及羊马、兵器万数,遣其弟承义来献俘。”“壬申,丰州刺史王承美言契丹来寇,承美击败其众万余,追北百有余里,至青冢,斩首二千余级,降者三千帐,获羊马兵仗以万计。”未能对宋人侧翼构成威胁。双方在战略上依然保持均势。

军事实力

1、双方兵力

宋人在太祖开宝年间(968年-976年)共有兵员三十七万八千人,其中禁军十九万三千人;太宗至道年间(995年-997年)共有兵员六十六万六,其中禁军三十五万八千人。(《宋史兵一》)估计在雍熙北伐时,宋人拥有禁军三十万左右。(“雍熙之间,天下之兵仅三十万。”《栾城集卷二十一》)北伐出动兵力约为二十万。(《元丰类稿卷四十九》)“在行之兵实二十万。”这二十万人一般认为是指禁军,如果包含厢军在内仅二十万众,此次北伐就有点儿戏了,宋人还不致如此。

辽人兵力因史料缺少难以准确计算,宋人估计不足三十万(《宋朝事实》),根据《辽史兵卫志》和《宋会要辑稿蕃夷》的记载,战斗部队不超过二十万人,其中精锐主力——御账亲军(即皮室军)和宫卫骑军(即斡鲁朵军)当在十万上下(此处当考,宫卫骑军很可能就是皮室军中最精锐部分,此前诸学者对此认识可能有误,限于本文篇幅,此处不述。),和宋人所言“每契丹南侵,其众不啻十万。”(《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七》)相当,另有各部族军、汉军等。需要注意的是,按辽军编制体制,其骑兵有正军一人,即有后勤兵两人,故十万骑兵当有三十万众。宋军北伐时,据《辽史兵卫志》、《宋朝事实类苑》和宋琪奏疏计算,幽州地区辽军作战部队应不足四万人,其中宫卫骑军约一万六千人,汉人禁军约一万五千人,另有奚兵数千人。

2、军兵种及战术

辽军中契丹本族人全是骑兵,其“每正军一名马三匹” (《辽史兵卫志》),另也有部分步兵,主要是汉人禁军和一些部族军,比如奚族步兵。其骑兵以骑射为主,亦能冲锋突阵。战术战法继承草原民族一贯传统,相当灵活,充分利用骑兵的高机动性,重视侦察警戒,重视敌情判断,重视通信联络,重视控制交通要道,重视破坏劫掠,重视袭击敌方辎重;与敌对阵,面对有准备强硬之敌,极少硬拼,往往选择耐心等待战机。

宋军以步兵为主,骑兵也占相当数量,马匹质量也相当好,这主要得益于与女真通商的缘故。“旧日女真卖马,岁不下万匹,今已为契丹所隔。”(《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一》)

但是骑兵还是承中原军队的旧方法,主要用于保护两翼,即使追击也是阵前的短促出击;没有大规模使用骑兵部队进行战略奔袭、迂回的相应战术。针对契丹人的特点,步骑兵主要装备弓弩,比例高达百分之八十左右。(《河南先生文集奏阅习短兵状》)这就决定了宋军还是依靠传统战法,以坚固方阵抗击骑兵,长枪在外,刀手继之,弓弩手在中间,主要依靠远程力量对敌实施打击,而骑兵从旁掩护或寻找战机侧击。从中原王朝和北方游牧民族多年来的交手经验来看,这种战术是行之有效的。

3、军队战斗力

宋初,禁军战斗力甚强,“其自厢军而升禁兵,禁兵而升上军,上军而升班直者,皆临轩亲阅,非材勇绝伦不以应募,余皆自下选补。”(《宋史兵八》)因此,虽然宋军在高粱河一役败北后,宋辽又多次交手,大都宋胜辽败,辽军只在瓦桥关一战占得上风。然而问题是,如前所述,宋军大兵团作战的主要战术是防守反击,哪怕是进攻作战也是这样,这就导致宋军缺乏大规模歼敌的能力,虽然屡战屡胜,大都是击溃战,并没有消灭多少辽人的有生力量。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