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谦益与柳如是的诗文挚友——程嘉燧

subtitle 澎湃新闻02-12 09:15 跟贴 2 条
上海嘉定博物馆去年曾举办“风雅练川:嘉定明清书画展” ,不少珍贵的馆藏文物首次与观众见面,其中明代程嘉燧的画《摹叔明山水图轴》,排在展示的前列,颇为引人注目。

  上海嘉定博物馆去年曾举办“风雅练川:嘉定明清书画展” ,不少珍贵的馆藏文物首次与观众见面,其中明代程嘉燧的画《摹叔明山水图轴》,排在展示的前列,颇为引人注目。作为“嘉定四先生”之一的他,祖籍并不在嘉定,但他与嘉定的关系可谓渊源流长。他久居嘉定,广交郡贤,与之诗文唱和,书画燕集。好友钱谦益与柳如是的相识,正是得益于他的牵线搭桥,才成就了一段文坛上的“钱柳”佳话。本文由上海书画出版社《书与画》授权刊发。

  程嘉燧(1565--1643)

  程嘉燧,字孟阳,号松圆、偈庵,又号“松圆老人”,晚年皈依佛教,释名“海能”,明代书画家、诗人。程嘉燧的祖籍是南直隶徽州歙县长翰山,今属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

  程嘉燧的祖父程溶、父亲程衍寿均以经商为业。在明代,徽商走南闯北,长期在嘉定做生意,称为徽商。程衍寿在青年时代就投奔在嘉定南翔的姑父李汝节,后定居于嘉定,并娶了嘉定妻子张氏,“贾于嘉定垂三十年”(明王世贞《新安程君墓志铭》),故程嘉燧的身上有着嘉定的基因。

  久居嘉定

  明代嘉靖四十四年(1565)十月,程嘉燧生于嘉定,他的《松圆浪淘集·悼景先亡弟》中,有“余初还山时,发燥未裹帻” 的诗句,由此可见他孩提时期一直生活在嘉定,直至童年时代才回故乡长翰山。9岁时,因母亲张氏病逝,程嘉燧再次回到嘉定父亲身边。14岁时,与唐时升、金兆登等拜赋闲在家的礼部尚书徐学谟为师学经。他在19岁时,娶嘉定女子闵氏为妻。从此,他就基本上居住于嘉定了。程嘉燧对功名似无兴趣,不求仕进,性格散淡,万历十二年(1584),在他20岁时,曾参加过县试,因名落孙山,从此不再参加科举考试。

  明 程嘉燧 《秋林图轴》 弗利尔美术馆藏

  程嘉燧既无功名,也无职业,沒有正当的收入,故他在嘉定居无定所,有时住在位于嘉定孔庙东邻垫巾楼,这里原为举人汪明际的宅第;有时住在北城的唐氏园,这里是名士唐时升的宅第,朋友们都对他照顾有加,他也热爱嘉定。在嘉定这块民风淳朴,人文积淀深厚的沃土上,程嘉燧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受到众多大德硕儒的教诲,广交郡邑文人才士。他与唐时升、娄坚、金兆登、丘集、张名由、张应武、殷都、龚方中、孙履和、归子顾、李元芳、李流芳等嘉定名流是文朋诗友。他们切磋诗文书画诸艺,成为诗坛艺苑的卓尔名家。

  程嘉燧乐于提镌后进,曾将青年英才孙元化推荐给徐光启,让他培养深造;推荐青年志士黄淳耀去常熟文学家钱谦益家执教;抗清志士侯峒曾与程嘉燧不仅有很深的师生之谊,而且还有书画之交。

  因为久居嘉定,人们已把他看作本地人,将他与本土的文人雅士唐时升、娄坚、李流芳并称“嘉定四先生”。在程嘉燧的心目中,嘉定的分量也是非常重的,半个多世纪,自己是饮练祁之水,吮吸疁土文化乳汁成长起来的,直至逝世前两年,他才回故乡,却把两个儿子留在嘉定,圆了想做嘉定人的梦。在长翰山中,他一直惦记着嘉定的良朋胜友、故老乡亲、一水一丘、一草一木,情思绵绵,以迄于长。

  明 程嘉燧《芦艇笛唱图 》 故宫博物院藏

  擅长诗文

  程嘉燧书画诗文全能,具有多方面的艺术造诣。他精于诗文,而诗更是名重一时,为晚明一大家。其诗风流典雅,娟秀少尘,尤长于七律。他由于喜放浪于山巅水涯,足迹踏遍江南各地,边游边写,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山水行旅诗。应该说,他在诗画方面取得的成绩与他的行旅经历有极大的关系,他的行游诗在流派纷呈的晚明诗坛可谓独树一帜。由于程嘉燧精于绘画,故往往他诗中有画,时人称“松圆诗往往有画想,观此乃如见其诗” (清 程庭鹭《练水画征录·程嘉燧》》 。

  明 程嘉燧《孤松高士图轴》 故宫博物馆藏

  程嘉燧存诗近1200首,他的诗歌侧重于叙写个人经历,其一生所历之大事小事、悲事乐事、家事国事,均能入诗。这一点和唐代诗人杜甫颇为相似。程嘉燧虽不像老杜在诗歌上有创辟之功,但其诗歌内容丰富、娓娓絮语、潇洒飘逸、引人入胜,艺术特色鲜明。钱谦益尊称他为“松圆诗老”,“一代诗宗”。

  钱谦益

  万历四十五年(1617),程嘉燧与钱谦益结识,两人成为忘年交,建立了一生的友谊。文坛佳话“钱柳”(钱谦益、柳如是)之合,也正是程嘉燧牵的线。晚年,因程嘉燧与钱谦益、柳如是夫妇交善,较长时间曾居常熟钱谦益的耦耕堂、拂水山庄,一面优游山水,登梅圃溪堂,沐水阁云岚,观山间晚翠,诗酒唱和。

  柳如是

  程嘉燧的诗歌评论也有独到的见解,钱谦益在《列朝诗集小传》中称:“孟阳好论古人之诗,疏通其微言,搜爬其妙义,深而不凿,新而不巧,洗眉刮目,钩营致魄,若将亲炙古人而面得其指授,听之者心花怒生,背汗交浃,快矣哉,古未有也!”遗憾的是,这些评论未见其积集成书,幸而钱谦益的《列朝诗集》保存了很少的一部分。

  书画俱精

  程嘉燧绘画生涯起步于嘉定,嘉定素有“教化之邦”的美誉,这里的金石书画艺术能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深远的历史传统,明代更是嘉定书画的重要发展时期。由于当时经济的长足发展,文化的日益昌明,加上一些文人积极参与书画的创作和交流,逐步形成了浓厚的艺术氛围,程嘉燧从小受到艺术熏陶。

  程嘉燧在世时,画名已很大,他与董其昌、李流芳、杨文聪、张学曾、卞文瑜、邵弥、王时敏、王鉴等被誉为“画中九友” 。程嘉燧的擅山水,兼工花卉。他的山水画师法“元四大家”中的倪瓒、王蒙,画风特色是笔墨枯淡,意境萧然,但气韵沉厚腴润,秀逸雅俊,落笔严谨,具有典型的文人画风格。清人秦祖永论及程嘉燧的画,谓其“深静枯淡,画如其人”,“意趣闲逸,思致遒劲,尘俗町畦,扫除殆尽。” (秦祖永《桐荫论画》)。说明他具有革新画风的精神。“嘉定四先生”中李流芳曾语:“余精舍轻舟,晴窗净几,闲看孟阳吟诗作画,此吾生平第一快事。”可见程先生画作品位之高。据称,程嘉燧平生最矜其画,“有时甚至一年也不能作成一幅画”,创作态度极为严谨。

  明 程嘉燧《金府君墓志铭》嘉定博物馆馆藏

  程嘉燧的存世作品弥足珍贵,仅举嘉定博物馆馆藏的两件为例。一件是他写的《金府君墓志铭》,由金氏后人捐献。此碑由钱谦益撰文,程嘉燧书丹。墓主金兆登,万历十年(1582)举人,嘉定名士,交游广阔,与钱谦益、王衡、唐时升、娄坚、程嘉燧、李流芳等均是他的文朋诗友。程嘉燧的这通碑刻写于崇祯十一年(1638),为他的晚年之作,程嘉燧写此碑时,距他逝世已不到5年。此碑的史料和艺术价值都很高,程嘉燧的书法作品较为少见,此碑为正楷,程嘉燧写得十分认真,字字千钧,一笔不苟,字形结构优美、挺秀,韵味十足。

  明 程嘉燧《摹叔明山水图轴》嘉定博物馆藏

  另一件是此次展出的《摹叔明山水图轴》,系程嘉燧晚年所作,在图右上方,有“崇祯十六年十月,摹叔明本,七十九翁偈庵程嘉燧” 的题辞。明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也为程嘉燧去世年。据沈习康《程嘉燧年谱简编》记载,程嘉燧于崇祯十四年,因访得古烧松捣煤之法后,离开嘉定,归故乡长翰山尝试研制,至崇祯十六年十二月逝世,由此可知,此画当为他逝世前两个月的绝笔,弥足珍贵。“摹叔明本” 表示,这是程嘉燧摹仿元代大画家王蒙的画,“叔明”为元代大画家王蒙的字,王蒙擅画重峦叠嶂,长松茂树,气势充沛,变化多端,喜用解索皴、牛皮皴,干湿互用,秀润可喜。《摹叔明山水图轴》画面基本结构,画面简约,近皴、远坡大开合,远处高峰耸立,山头点苔较少,有峻拔之感,两山之间夹着碧江,江上远处有一片风帆,一个隐士正在船尾驶舟,顿时让画面有了动感。近处为一片树林,树荫浓密,树叶的造型复杂多变,草木繁茂,以示此时为夏日,岸边有二处四座大小不一的水榭,当为高士的处所,帆船上的隐士也许就要到水榭上会客,而近处的水榭上却沒有出现人物,一远一近,一露一藏,在为读者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此画深受王蒙特殊境界和美学意趣的影响,以披麻皴笔,随意松秀,柔中带刚,笔气连贯,色彩明洁,颇为豪放,其风格寄秀润清新于厚重浑穆之中。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