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蝌蝌啃蜡"到可口可乐:初入中国的洋品牌翻译逸闻

看历史02-11 10:06 跟贴 726 条

去年十月份,麦当劳中国公司改名为“金拱门”,引发网友花样吐槽,让大家都开心了一把。后来,某网站又曝出LG 电子(中国)有限公司将更名的消息。

消息称,当前在中国使用的“LG”不容易发音,LG 公司希望在中国有一个更加友好的品牌,便将公司名改为了“新爱尔集电子中国”(NewLGE China)。

事后证明,LG 要改中文名,只是个假消息。但也是这个假消息,让很多网友第一次知道了LG 的中文名:“乐喜金星”。

这个名字的奇特程度,丝毫不比“金拱门”逊色。不过,这无关审美的高低,只是翻译的缘故。

“蝌蝌啃蜡”

在美国,麦当劳的商标本身就有个响亮的名字“Golden Arches”,直译就是“金拱门”。LG 则叫做“Lucky Goldstar”,译成“乐喜金星”毫无问题。

所以,归根结底,这些来到中国的洋品牌,只是懒得去想一个信达雅的中文名而已。论信达雅,“可口可乐”就是个不错的译名,在音译的基础上还具有实际含义。

一听这个词,给人的感觉就是既爽口又爽心,进而产生想喝一瓶的冲动。但在1927年,可口可乐公司刚进入中国的时候,还不叫这个名字,那时叫“蝌蝌啃蜡”,一看就是直接音译的英文名。

名字翻译得这么怪,可乐的销量自然不会好。所以可口可乐公司公开登报,用350英镑的奖金悬赏征求中文译名,后来,“可口可乐”这个名字才脱颖而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据说,这个名字是当时身在英国的著名作家、书画家和翻译家蒋彝取的,当时他从《泰晤士报》得知消息后,琢磨了一个晚上,就想出了这个脍炙人口的品牌名。

不过,这个译名是否出自蒋彝,还不好说。蒋彝自己从未证实过,只是有人在报纸上发文章说,他和蒋彝闲谈,证实可口可乐是蒋彝译出来的。

又说蒋彝只拿到24英镑的奖金,还后悔当时没有提出“版权”的要求,不然现在就是大富翁了。

确实,改名之后,可口可乐在中国就是顺风顺水了。后来他们找阮玲玉拍广告,设计了一幅“请饮可口可乐”的月份牌广告画。

可口可乐一炮而红,销量与日俱增,成为了一种流行饮料。

到1933年,可口可乐在上海的装瓶厂成为美国境外最大的可乐汽水厂。到1948年,该厂产量超过100万箱,创下美国境外销售纪录。

民国时期可乐女明星海报

当然了,像“蝌蝌啃蜡”这么奇葩的中文名,多半也不是可口可乐公司自己取的。很多时候,一些外国品牌登陆中国后,出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官方的中文译名。

但是没有中文名也不好卖,所以负责销售的代理商就代劳了,根据其品牌原名随便取个中文名就行了。

比如1928 年的《良友》画报第廿六期上出现了一则“珂路搿”牙膏的广告。这个“珂路搿”,其实就是后来的高露洁(Colgate)。相比之下,“白速得”(Pepsodent)牙膏的取名然是用了一些心思的。

“蜜丝佛陀”

洋品牌的中文名, 有像“ 白速得” 这样直截了当的,也有文艺得不得了的。

比如彩妆品牌MaxFactor,按英文的意思来,大概是“极致元素”,但是中文名却是“蜜丝佛陀”。这个看起来有些玄乎的名字,出自张爱玲之手。

据说当时MaxFactor并无中文译名。买了这个品牌的唇膏后,张爱玲突发奇想,要给这个洋品牌取一个有中国韵味的名字——蜜丝佛陀,结果流传至今。

在小说《永远的尹雪艳》里,作者白先勇为了衬托尹雪艳的气质,就用到了蜜丝佛陀:

“尹雪艳着实迷人。但谁也没能道出她真正迷人的地方。尹雪艳从来不爱擦胭抹粉, 有时最多在嘴唇上点着些似有似无的蜜丝佛陀……”

如果不是张爱玲,MaxFactor可能要叫“麦克丝”或者“玛斯法忒”

张爱玲的化妆品中,最多的就是口红。除了蜜丝佛陀,还有丹琪(Tangee)口红。

张爱玲在其自传《童言无忌》中说,她第一次投稿《大美晚报》,得到五元钱稿费,就给自己买了一支丹琪唇膏。

在《海上花》中,张爱玲还将其中第九章命名为“小号的丹琪唇膏”,可见她对丹琪的喜爱。丹琪这个译名,虽然有点普通,意思还是点到了,“丹”是红色,“琪”则是比喻珍贵之物。

很多国际化妆品牌,其中文译名都是有说法的。

信达雅的代表,有“露华浓”(Revlon),出自李白为杨贵妃所写的《清平调》。还有“资生堂”(Shiseido),取名源自《易经》中的“至哉坤元,万物资生”,让人“不明觉厉”。

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夏士莲”,这个译名据说是出自著名出版家张元济。

丹琪点唇膏

1916年左右,张元济受当时一位在上海租界开药行的英国人所托,将“Hazeline Snow”译为“夏士莲雪花膏”。不仅是“夏士莲”译得好,“雪花膏”也成为护肤化妆品专有品类,沿用了上百年。

与雪花膏类似,冰淇淋也是个流传很广的中文译名。英语是“ice cream”,译作中文应该是冰奶油,但这个直译,显然不如冰淇淋优雅得体。

民国时,冰淇淋还有另一个名字,也不错,叫做“冰结涟”。这个名字初看有些奇怪,细看简直是诗意盎然。而阿司匹林在民国报纸的广告上都是写作“阿司匹灵”。

这个“灵”,真是妙不可言。

作者:王月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