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欢之下的血泪:哪些贡品比杨贵妃的荔枝更劳民伤财?

subtitle 时拾史事02-11 09:45 跟贴 667 条

贡品,也就是古代的「皇家特供」,多为各地的稀罕珍贵、久负盛名特产。贡品和贡品文化,作为一种纯粹的历史现象,离我们似乎够遥远的。其实,贡品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在生活中的复写克隆,离我们的生活很近。

现在许多商家在广告宣传时,动辄就说他们的产品历史悠久曾是「贡品」,特别是古装影视剧把帝王家的尊荣华贵作为一个看点拿来反复渲染、展示后,那些被皇帝、娘娘们吃过用过的东西更是备受追捧。这从某个角度来说,给了历史爱好者一个窥视古代帝王生活的机会。

如果自己家乡的特产曾是古代皇家御用的产品,那一定是同类中最好的,更有一种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帝王霸气”。这些染了皇家气息的产品给背后的劳动者、创造者们带来巨大的商机和财富,甚至能让其所在的地方经济受益,可谓是他好我也好的皆大欢喜局面。

然而,在古代却正好相反——「贡品」给生产者和所在地的百姓们带来的,惟有泪千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电视剧《宰相刘罗锅》剧照

《宰相刘罗锅》里面有一集,讲广西地方官万里跋涉只为给皇帝进贡几筐子荔浦芋头,然后给即将赴任广西巡抚的刘罗锅讲述为了“进贡”,搞得当地百姓有多么的辛苦。

为了使皇帝不再让广西继续进贡荔浦芋头,刘罗锅让夫人找了几个修仁薯莨和着真芋头一块儿蒸,然后请皇上来品尝“贡品”芋头。

话说这修仁薯莨,长得和荔浦芋头是一个模样,蒸了之后也熟透松软。不过这薯莨是用来染布的,吃的时候是又麻又涩难以下咽。

皇帝如约而至。宴席间,刘墉吃芋头,皇帝吃薯莨,一个模样,却有天壤之别,让皇帝是洋相百出,吃尽了苦头。

最终,刘墉这一番“欺君之罪”的巧妙策划下,荔浦芋头终于退出了“贡品圈”。

这样的剧情并非是凭空虚构,最能说明这个道理的是历史中最有名的两次「贡品特快专递」——

一是唐朝为杨贵妃运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二是明清时进贡江南鲥鱼“白日风尘驰驿路,炎天冰雪护江船”。

电影《妃子笑》剧照

有天,给杨贵妃送荔枝的快递小哥骑着马儿“驾驾驾~噢勒噢勒噢勒~”的从杜牧边上经过,马蹄扬起的尘土让他有点不开心,于是有了那句: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接下来“吃荔枝”一下子火了。以至于在大唐“荔枝犬肉节”开幕前,唐明皇就早早的跟那边官员打招呼:

你们吃狗我管不了,但是不可以吃荔枝!

荔枝不能久藏,因为时间一长就变色变味变质。唐明皇劳民伤财设置专门驿站,命人像接力赛那样传送荔枝进宫。这事儿为在他和他统治下的大唐所遭遇到的一次几乎灭亡的“安史之乱”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古代的快递

宋朝时候,苏东坡被发配岭南,乐观的他写下了著名诗句: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经他这么推荐,岭南的荔枝成为了皇帝指定水果甜点,“甲午,罢温州贡黄柑、福州贡荔枝”(《宋史·高宗八》);“福州,在今福建。所贡荔枝”(《广志》)才是真正的累死人跑死马。杨贵妃吃的荔枝是来自四川省合江县,离西安900多公里,跟广东福建比起来,实在是不远。“唐明皇时,一骑红尘妃子笑,谓泸戎产也。”(《鹤林玉露》宋·罗大经)

北宋徽宗宣和年间,奸臣蔡京别出心裁,由他家乡仙游枫亭选小株结果的荔枝栽于瓦瓮中,以海船运出湄洲湾,然后直抵汴京送给宋徽宗赵佶。

宋徽宗尝到新鲜的荔枝,龙颜大喜,遂赋诗云:

密移造化出闽山,禁御新栽荔子丹。

玉液下凝仙掌露,绛苞初结水晶丸。

酒醋国艳非朱粉,风泛天香转蕙芝。

何必红尘飞一骑,芬芳数本座中看。

“只识深闺画花鸟”的徽宗居然有勇气嘲笑唐玄宗的“一骑红尘”,真的是惹得妃子们非笑不可啊。

明清时,皇宫中时有鲥鱼宴。在“贡品圈”整整呆了两百多年的鲥鱼,比荔枝还要娇贵且费事。

五月鲥鱼已至燕,荔枝芦桔未应先。

赐鲜遍及中官弟,荐熟谁开寝庙筵。

白日风尘驰驿路,炎天冰雪护江船。

银鳞细骨堪怜汝,玉箸金盘敢望传。

——明·何大复

清朝鲥鱼进贡的规模比杨贵妃吃荔枝的过程更夸张,在南京设有专门的冰窖,每三十里立一站,白天悬旗,晚上悬灯,作飞速传递……送鱼人在途中不准吃饭,只吃蛋、酒和冰水,三千里路,要求三日之内送到。

仅仅为了满足皇帝尝鲜的欲望,长江下游的鲥鱼,就这样劳民伤财。

清蒸鲥鱼

直到康熙二十二年,山东的地方官张能麟,眼见老百姓实在不堪重负,写了一道《代请停供鲥鱼疏》:

“一鲥之味,何关重轻!臣窃诏鲥非难供,而鲥之性难供。鲥字从时,惟四月则有,他时则无。诸鱼养可生,此鱼出网则息。他鱼生息可餐,此鱼味变极恶……若天厨珍膳,滋味万品,何取一鱼?窃计鲥产于江南之扬子江,达于京师,二千五百余里。进贡之员,每三十里立一塘,竖立旗杆,日则悬旌,夜则悬灯,通计备马三千余匹,夫数千人……故一闻进贡鲥鱼,凡此二三千里地当孔道之官民,实有昼夜恐惧不宁者。”

康熙皇帝看见这封奏折后,十分惭愧,下令“永免进贡”,鲥鱼才终于退出了“山也迢迢,水也迢迢”的「贡品圈」。

入选贡品的并不止是美食,古代所谓各省“省花”选来也是作为贡品的。

明代高淳的桂花被皇上看中选做贡品,还没来得及庆祝,就被那些来采花的宫廷使者把一村儿的庄稼踩坏,还非说是庄稼先动手的!

鄢陵梅花在北宋是贡品,皇帝说是天下第一花,所以整个地方百姓们就得好好种梅花,想偷着种点番薯都没地儿!

当各地进贡的花朵凋零,当帝王们的狂欢散场,微服出宫的皇帝回到金銮殿,回味着贡品带来的喜悦,品尝几口从各地进贡运来的美酒和茶叶。那些累昏的百姓也已醒来,各自沿着一片狼藉回家,等待着他们的,是又一年的青黄不接。

参考资料:

《宋史》《大清会要》《新唐书》《大宋宣和遗事》《西湖游览志余》《铁围山丛谈》

作者:赵小昭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