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印钞者",皮特助英国打败拿破仑,咸丰却自食苦果

看历史02-10 10:35 跟贴 8 条

在世界通货膨胀的历史中,作为世界上最早发行纸币的国家,中国自然可占一席之地。久远的历史不说,明代的“大明宝钞”最终贬为废纸一张即为一例。而此时欧洲尚未进入纸币时代。

到了大清朝的康雍乾“前三代”,吸取大明宝钞的教训,发行纸币是违背祖宗成例不予采用的。

而在同时期的欧洲,小威廉·皮特为首相的英国政府通过扩大债务、提高税收、特别是增发纸币,帮助大英帝国战胜了对拿破仑。

几十年后,被太平天国逼迫的咸丰皇帝,情急之下违背祖训,发行了大清“宝钞”和“官票”,结果却以贬值收场。

同为“印钞者”,皮特和咸丰却一成一败,个中缘由是什么呢?

皮特的“大餐”

1783年,当小威廉·皮特成为大英帝国的首相时,他只有24岁,年轻权重为英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皮特在位期间(他曾在1783~1801年及1804~1806年两次主政内阁),大英帝国内政外交动乱不已:

先是美国独立留下的后患,后是加拿大行政权的分割,还有东印度公司的贪腐引起的一场公诉。最后是跟着法国大革命的动乱,咄咄逼人的拿破仑对欧洲其他国家的侵犯。

刚刚上任皮特首相很清楚,要解决帝国的困境,首先要有钱。然而彼时内外交困的大英帝国很缺钱。

怎么办?皮特想到了英格兰银行。

1783年,这位年轻的首相走进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请金融城放心,他一定会严格遵守沿袭了近百年的银行法律,政府如发债,必先得到国会批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剑桥大学潘姆布洛克学院中的皮特雕像

在英格兰银行建立了不错的口碑之后,皮特动员了全英国的力量,通过扩大债务、引进所得税、迫使英格兰银行增发纸币大搞通货膨胀,打赢了英国对抗拿破仑法国的第一仗。

然而,当1790年英法之间冲突爆发之时,皮特首相是有些矛盾的:英国人要不要去充当阻止法国革命在欧洲蔓延的保护神?

要知道,此前与北美殖民地的战争,已经使英国伤了元气,如果再去支持欧洲大陆国家,那英国真的要吐了血本。

然而,也许是基于保守的英国人在革命的法国人面前突然产生了的使命感,皮特首相说服了自己,也说服了议会和国王,派遣军队上了欧洲大陆战场。

1793~1797年,为支付军费,政府财政支出增加了一倍,除了税收,这些钱都是来自英行的新增贷款,总额达1000 万英镑。

想想英行成立一个世纪以来政府累积的借款余额,总共才1100 万英镑,皮特的3年等于匹配了100年的借款额度。

当时英国人眼中拿破仑的餐桌,在他的前面,第一盘菜就是想吃掉英格兰银行。

总数为2100万英镑的政府债务,已经超出英行资本金一倍多,但皮特的战争借款,缺口才刚刚撕开。

为此,皮特要求修改法律,允许他不受国会约束,增加政府负债。

议会对皮特的财政政策、军事政策与外交政策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但能量极大的首相决心排除反战之声,齐心协力应对战争。

伦教城里的商人们,像在百年前支持国王威廉三世一样,再次填满了政府嗜贷的胃口。

结果,拿着英行票据的人,蜂拥前来兑现,不出三年,银行的黄金储备从700万英镑降至不足100 万英镑,金库几被掏空。

再这样下去,等待着英格兰银行的命运,只剩下倒闭。挽救银行免于遭受灭顶之灾,皮特首相还有高招儿吗?

英格兰银行的交易大厅。股票与债券交易早已从咖啡馆转移到这里,挤满人群的大厅交易正酣。

皮特首相还真有高招儿,那就是下令暂时停止英格兰银行的纸币兑现。1797年,在皮特的主持下,议会通过了《银行管制法案》(Bank Restriction Act),停兑成了法律!

英行银行券由此获得了新的“自由”:不是自由兑现,而是自由增加发行数量,让老百姓回家去担心银行券的价格吧,政府现在可以合法地抢劫银行了!

皮特首相“货币大餐”带来的后果如何?

本来,疯狂借贷和纸币发行应当造成英镑的大幅贬值,甚至恶性通货膨胀,但是历史的偶然性刚好在此时发力,带给了皮特好运气。

18 世纪末19 世纪初的英国,帝国经济已经踩下加速的油门,不论是国内的工业革命,还是殖民地贸易,对货币的需求都出现了跳跃式增长。

历史数据显示,宽松的货币供给可能歪打正着,满足了英国实体经济的交易支付需要。在英行停止兑现后的前三年里,货币增发超过了10%,国内通胀率只有年均2%,真是不可思议。

惊恐万状的老贵妇高声大叫,绝望地守护着她的钱箱子。但皮特毫无怯意,他被描绘成财迷心窍的窃贼,一只手已伸进老贵妇的口袋。在以后的百多年间,英行都被戏称为“针线街”上的“老贵妇”。

至1800 年,英行银行券在国内兑换黄金的比价稳定在3 英镑17先令6便士兑换1盎司黄金。同一年,由于谷物歉收、出口下降,英镑在德国汉堡的汇率曾下跌了14%。

但总的来说,在皮特执政期间,英国在海外的金融信誉坚挺,进出口贸易空前高涨,工业革命的能量辐射全球市场。

更令人惊诧的是,1800年,也就是停兑三年后,英格兰银行的黄金储备又恢复到700 万英镑。

毋庸置疑,英行好运中最难预料的好运,是在被政府又借款又停兑折腾20 年后,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打败了拿破仑,世界从此为英国打开了畅行无阻的大门。

债主最怕的是借款人破产,最希望的是借款人成功后给予额外奖励。英行得到的恰好是后者。

史学家们认为,拿破仑战争,法国人与英国人角力的不仅是双方的军事实力,也是财力的运用。

在此幅画中,皮特被称为希腊的贪财国王迈达斯:迈达斯的魔力是点物成金,皮特首相的本事是把英格兰行的黄金变成纸币,满口喷洒。

皮特首相有运用权力的胆识,但也离不开伦教城商人们的鼎力相助,如同1745 年那一次的声明。

商人在1797 年的行动再次表明,即便英行不兑现纸币,他们也不会去挤兑银行,更不会去挤兑政府。

从这个意义上延伸开去,英法战争不仅是武力的对抗、财力的竞赛,也是信念的对垒。经过国内百年的和平发展,英国君主立宪的政治体制与自由通商贸易的经济政策,赢得了商人们的心。

议会中不少议员始终相信皮特首相在位不会长久,但他一口气做了18年(1783-1801),而伦敦城的商人们就是他的拥趸。

据说,他第一次赢得首相宝座时,来到伦敦城,他的马车是被簇拥的人们拉着进城的,以示对他主政的欢庆。

即便是皮特搞出的战争债务也成了伦敦城金融投机赢利的新宠。首相享受“货币大餐”的时,商人们也赚得盆满钵满。

皮特首相的“通货膨胀”大餐。2010年,英国泰特大不列颠博物馆举行了一次“四百年英国政治漫画展”,宣传广告上印的就是这张漫画。

从1793 年到1815 年拿破仑败北之前,英国的政府债券市场存量达到7.5亿英镑,相当于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这种证券买卖的游乐园,当时只在英国有,法国的市场尚未出生。

年轻的大卫.李嘉图(1772~1823 )在撰写他的第一部经济学著作之前,就是伦敦城里的一位商人。他看好英国战略战术上优胜于法国,投资屡赌屡胜,因而从证券交易中赚了大笔钱财。

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是说,大名鼎鼎的罗斯柴尔德的第一桶金,就是在此时利用战争传言投机英国政府债券赚取的。

皮特首相的胆大妄为,引起英国学者对货币政策、银行政策、财政政策以及税收政策又一次深刻的思考,为“货币数量控制理论”提供了新的经验实证。

虽然此时人们对纸币发行必须有贵金属作为准备金的认识,离凯恩斯把它称为“野蛮时代遗物”还相差100 多年,但是已经有货币学者指出不必搞什么金本位制:

世界上最好的货币就是用纸印出来的,只有纸币才能根据交易需要随时调节数量。

咸丰的“钞票”

咸丰皇帝即位时只有20 岁,比皮特首相还要年轻。

然而,这位年轻的皇帝登基刚几年,家里就揭不开锅,天灾人祸,加上太平天国闹事,国库拮据,不想点办法,祖宗的江山都难以坐下去。

1853 年,也就是咸丰三年,朝廷下了决心,由左都御史会同户部堂官,机构上设置了官票所、宝钞局,主导改革银钱货币。

这是大清第一次发行了纸币,以纸钱为单位的叫“宝钞”,以银两为单位的叫“官票”。咸丰的钞票流通机制很简单:

户部印制宝钞官票作为清军采购支付手段,一张纸币从百姓手中换回军需物资,滞留在流通领域。官票只有代实银交税,才能回流国库。

虽然大清王朝做事不用经过议会审批或修改法律,咸丰皇帝决定印发纸币,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英国“伦敦画报新闻”上1861年刊出一张咸丰皇帝像(此时苦命的皇帝已驾崩),周围描绘了帝都北京的景色。尽管大清此朝靠着纸币苟延残喘,年轻的皇帝看上去仍然颇具威严。

咸丰皇帝的文臣们都很清楚地知道“大明宝钞”最终贬为一张废纸的老皇历。大清朝除顺治八年搞过一次“钱贯”,康雍乾三代近200年的繁荣,从未发行过纸币。

嘉庆、道光帝的朝臣吵嚷了很多年,还是不敢把纸币的大计付诸实施。因此咸丰要这么干,是违背了祖宗成例。

当然,咸丰皇帝听到的也不完全反对的声音,朝中也有真有不少大员相信,纸币发行会帮助朝廷广开财路,甚至解决一切社会问题。

面对帝国的内忧外患,在反对声和支持声中,22岁的咸丰皇帝选择了印制“大清宝钞”。

可惜,大清宝钞一出笼反而引起市场货币流通的混乱,没几个月,就贬值百分之二三十。连咸丰皇帝都很生气,朝廷真的就这样没有信誉吗?

极力奏行钞祛与参与拟定钞法的左都御史貌似看出了其中的问题,建议朝廷出面,向商人们保证,官票、宝钞都可以兑现。

2017年9月9日的一场拍卖会上,一枚“咸丰五年大清宝钞二千文浙江课税票”以17万元人民币并附20万元人民币佣金的价格成交,打破了中国同期纸币的拍卖成交纪录。

据说,皇帝看了他的奏折怒火冲天,传旨申饬:“只知以专利商贾之词率词读奏,竟置国事于不问,殊不知大体。”

皇上此言一出,想在中国看到像英国金融城那样政商同心同德保护纸币的景象,无疑是异想天开了。

商人和市井小民用军需物资换回宝钞后,这张纸基本上就和官家再无关系。到1861年停止发行之日,只有很少比例的宝钞被兑现,60%以上的纸币都烂在老百姓手中。

只有税局恩准接收宝钞官票代替实银交税,这些纸张才有机会回到户部,但一出一进,身价却已是今非昔比。

就这样,匆忙中发行的纸币就这样以贬值收场,并未能解救大清帝国的财政危机。而大清宝钞为后人留下的,只是一件具有收藏价值的文物以及一个人见人爱的词:

“钞票”。

(本文经授权摘编自:李弘,《图说金融史》,中信出版社)

作者:李弘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