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修复师“妙手回春”让古籍书册重获新生

subtitle 中国新闻网02-09 10:19 跟贴 49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为古籍修复师朱履忠上板摊平古籍。

古籍,是历史记忆的载体,是文化传承的依据。由于自然环境、贮存条件、保护意识等方面的差异,古籍霉变、虫蛀、破洞在所难免,而经过古籍修复师的“妙手回春”,那些古籍书册将“重获新生”。

2月6日,江西德兴市档案馆修复裱糊室,馆里唯一的古籍修复师端坐桌案前,在水晶板上小心翼翼地刷着刚刚“洗”过的书册,四十平方米的空间里,安静得似乎只能听到呼吸声。

图为朱履忠在水晶板面刷浆,准备托裱上板。
图为待修复古籍书页粘连在一起,朱履忠小心翼翼地分离拆解。

今年49岁的古籍修复师朱履忠,30年前在上饶师范学校求学之时,就与书画装裱结下不解之缘。期间,每逢周末闲暇之余,他就会来到上饶县文化馆,默默观察着装裱师傅现场制作,若是存有好奇疑问,便会主动上前搭茬,以解心中之惑。走出校门,朱履忠成为一名小学美术教师,却始终没有搁置书法绘画的爱好。“美术课堂会涉及到动手制作,而绘画更是和装裱分不开。”朱履忠说,由于爱好和职业原因,书画装裱这门手艺一直没有放下。

2016年8月,从教近三十年的朱履忠,被借调到德兴市档案馆工作,经过在省档案馆的短期培训,走上了古籍修复师的岗位,专心从事档案的搜集、修复和裱糊。目前,朱履忠在对清代至民国的纸质档案,包括书信、家谱、文献、药方等古籍进行修复,而对一本古籍书册的修复,需要经过拆解、洗书、摊平、晾干等20多道大小工序。

拿到一本待修复的古籍书册时,要对纸张进行检测,根据破损程度再确定修复方案,然后将书页一一分解,拆书、洗书、调浆、去泡、托裱……接着采取“湿补”“加固”等技法,让修补的部分与原书融为一体,最后压实、裁切和复原。“修复古籍是细腻繁琐的事情,环环相扣,需耐得住寂寞,而且要由简到难,慢慢总结经验和方法,我喜欢这样一边做事一边思考的状态。”朱履忠说。

图为古籍修复师朱履忠和他修复成册的《焦坑李氏家族契约》,全卷长度近100米。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