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地下铁路:让上千黑奴成功逃亡

澎湃私家历史02-09 09:55 跟贴 12 条

南北战争是美国历史的重要转折点,这场战争中,美国以极为惨痛的代价,最终维护了联邦的统一。南北战争的爆发,原因颇多,涉及到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多个方面,而其中南方的蓄奴和北方的废奴之争,无疑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南北战争期间的总统亚伯拉罕·林肯被视作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不仅因为他阻止了国家的分裂,还因为他至少从法律上解放了南方的黑奴。

然而美国的废奴进程,其实早在林肯之前就存在已久。从十九世纪初期直到南北战争,就有许多人秘密地去解救南方种植园里的黑奴,将他们从南方各州带到北方的自由州,甚至不允许有奴隶制存在的英属加拿大地区殖民地。这些被拯救的黑奴北上的路线,就是美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地下铁路” (Underground Railroad)。

南方、北方和奴隶制

所谓的地下铁路,实际上并不真的在地下,也不完全是铁路,而是一个较为抽象的概念。它是十九世纪南方黑奴在同情者和废奴主义者的帮助下,由南方的蓄奴州向北方的自由州逃离的一系列道路网络的统称,其方式包括了铁路、公路和水路。这里的“地下”指的是这些路径的秘密性,而之所以将其称作铁路,是因为这个时代正好也对应了铁路大发展的时代,废奴主义者们认为,这系列道路的作用丝毫不亚于可以让人日行百里的铁路。

地下铁路虽然路径众多,但最主要的有三条:西线是从新奥尔良、小石城和莫比尔等地出发,沿着密西西比河北上,抵达五大湖地区,并可通向英属的安大略地区;东线是从佛罗里达、亚特兰大等地出发,沿着阿巴拉契亚山北上,最终抵达费城和纽约,并进而联通英属的魁北克地区;海路则是从萨凡纳、查尔斯顿等南方沿海城市出发,从海上抵达纽约和波士顿等北方港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850年代地下铁路示意图

在美国建国之初,北方各州先后立法废除了奴隶制,南方各州奴隶向北出逃的事情层出不穷,这对以大庄园经济为主、需要大量奴隶在蔗糖和烟草种植园劳动的南方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于是在1793年,美国出台了《逃亡奴隶追缉法》,此法规定奴隶主有权跨州追缉逃亡的奴隶,而且这些奴隶主可以在当地法院确定该奴隶的所有权之前,就把奴隶带回庄园去。这条看似不人道的法律,实际上是得到了《宪法》的支持的。《宪法》第四条有规定:“凡根据一州之法律,应在该州服劳役或服刑者,若逃到另一州,不得因另一州之任何法律或条例,解除其刑役,而另一州应依照该人逃离的州之要求,将人归还至逃离的州。”这条法律本来是针对那些犯有包括叛国罪在内的重罪的罪犯的,但到了这里却被奴隶主及支持南方的政客们所利用,制定出了《逃亡奴隶追缉法》。

这条法律的公布,在阻止奴隶逃跑上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第一,奴隶主在奴隶逃跑后可自行追捕,因此他们可以毫不手软地从北方自由州把逃走的奴隶押回来;第二,奴隶们也知道,就算逃走了,也有很大概率被抓回来,因此试图逃离的人也变少了。到了1806年,由于蔗糖和烟草种植业在古巴等加勒比岛屿的崛起,美国南方的种植园受到了打击,黑奴的作用下滑,杰斐逊总统趁机提出了一条禁止再从别的国家进口奴隶的法律,并获得了通过,似乎奴隶制快要走到尽头了。不过可惜的是,由于纺纱机在欧洲大规模投入生产,棉花的需求量涨了起来,于是美国南方的庄园又纷纷开始改种棉花。相比蔗糖和烟草,棉花对劳动力的需求更大,因此黑奴的作用重新又大起来了。结果,杰斐逊的那条法律几乎成了一纸空文,并没有得到很好地遵守。

南方种植园里工作的黑奴

奴隶主把奴隶当做私人财产的行径,让很多北方人不满,他们开始呼吁要解放奴隶、废除奴隶制。这些北方人中,不排除有部分是真的同情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黑奴,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呼吁解放奴隶的主要原因,并没有那么高尚,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在1820年代,随着一系列铁路和运河的开通,美国中西部和新英格兰地区开始了大规模的工业化,新兴的工厂像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工业区欣欣向荣。对于工厂来说,廉价的自由劳动力是非常必要的。虽然有来自欧洲的新移民,填补着工厂中的职位空缺,但他们仍然抵不过快速工业化过程中对劳动力的需求。于是,北方人想到了那些在南方种植园里劳作的黑奴。这些黑奴一旦解放,那将会是上百万的自由劳动力,肯定会对工业化进程起到正面的作用。为什么工厂就不能养奴隶呢?因为买不起。那时美国的工业还在起步阶段,资本并不多,而奴隶价格高昂。南北战争前夕,南方一个黑奴的价格基本相当于在密西西比河以西购买80平方公里土地的价格,这是工厂无法承受的。同时,大量的黑人待在庄园里当奴隶,也严重缩小了北方商品在南方的潜在消费市场。在这些利益的驱使下,废奴主义开始在美国北方兴起。

1820年代北方的工厂

调和矛盾的尝试:密苏里妥协案

除了经济上的原因以外,北方人呼吁废奴也有政治上的考虑。西进运动的过程中,许多曾经的荒野被开辟成了农田和牧场。西进运动的人里,除了普通农民和淘金者以外,后期跟进的大多数是需要大量土地的南方庄园主。这些庄园主把奴隶制带到了西部。当时的法律规定,一个地区达到了一定的人口数,就可以申请建州加入联邦。如果任由南方奴隶主在西进运动中唱主角,那用不了多久,一连串新的蓄奴州将会出现,这势必会冲淡北方自由州在国会里的分量。为了防止这一天的到来,许多北方人奔走疾呼,要废除不道德的奴隶制。

在最初的时候,北方的声音并不占优势,经常被迫和南方妥协。比如在1819年,美国的蓄奴州和自由州各有11个,正好能在国会平衡,但到了1820年,密苏里达到了条件加入联邦,成为一个蓄奴州,平衡被打破。为了再度平衡双方的势力,位于北方的马萨诸塞州被肢解,分裂出了一个新的缅因州。同时,双方达成共识,除了现有州以外,今后在北纬36.5度线以北,不可以存在奴隶制。这就是所谓的密苏里妥协案。

密苏里妥协示意图

“地下铁路”的诞生

密苏里妥协虽然暂时缓解了双方的矛盾,但实际上并没有被很好地遵守,南方在1820年妥协之后,多次不顾这个协议而冒进。最著名的是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它更是让奴隶制公开地打破了北纬36.5度这个界限:在1854年,堪萨斯申请加入联邦。这个地区在北纬36.5度以北,理应成为自由州,但在一些南方人的斡旋下,堪萨斯最终以内部投票的方式,决定是成为自由州还是蓄奴州。为了争夺堪萨斯,南北双方都派了大量的人移居堪萨斯去抢地盘,最终酿成了流血冲突。

堪萨斯发生的暴力冲突,史称“流血堪萨斯事件”

其实在1820年密苏里妥协案之后不久,由于南方的激进,北方的废奴主义者就意识到,仅仅喊口号是无法阻止奴隶制的继续存在甚至向北扩张的,而且国会也是靠不住的。要想打败奴隶制,就必须干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因此,一些废奴主义者就从奴隶制最核心的成分——黑奴——入手了:他们潜入南方,去直接解救黑奴,想以此来瓦解奴隶制。地下铁路就这样发展了起来。

最初,地下铁路上,黑人的逃亡是小规模的。在废奴主义者的掩护下,一批黑人逃到了北方的自由州,并被保护了起来,成为了宣传工具。比如,废奴主义者们为这些逃出来的黑奴编了很多精彩的故事,包括他们如何英勇而机智地躲过奴隶主的追捕,如何仅凭北极星找到逃亡的方向,如何九死一生地翻山越岭等等。废奴主义者们甚至找人为这些逃奴们撰写了自传,在全国各地到处发售,用这些故事去为逃奴博取更广泛的同情和支持。

在这一番宣传下,更多的人开始同情并帮助这些黑奴,其中有两种人居多,一种是以贵格会、卫斯理会和长老会为代表的崇尚平等和睦的教派,另一种是历次清洗后幸存在东部的原住民或有原住民血统的人。宗教教派慈悲为怀,而原住民则是同病相怜,他们纷纷投入了解放黑人的运动中。他们中的很多人潜入南方,冒着各种危险去解救黑人,地下铁路开始逐渐壮大。当越来越多的黑奴成功逃亡到北方之后,工业区的工厂主们也体会到了这些新来的廉价劳动力的好处,于是也加入到了废奴运动中来,在地下铁路沿线成规模地掩护逃亡的黑人。在成百上千的工厂加入行动之后,一个成熟而壮大的地下结社形成了,而地下铁路也有了一个发达的路径网络。

由于当时正值铁路大发展时期,参与地下铁路的废奴主义者以及在地下铁路上逃亡的黑奴,都以铁路为暗号。比如,他们的接头处被称为“车站”,负责接头的人被称为“站长”,住处被称为“仓库”,黑奴被称为“乘客”,提供资金的叫“股东”,而负责去庄园联络黑奴、组织逃亡的人被称为“代理人”。另外根据《圣经》,他们的目的地美国北方被称为“福音之地”,而加拿大则是“应许之地”,即《出埃及记》中摩西率领犹太人去的地方。南北方之间的重要界河——俄亥俄河——被称为约旦河,象征着自由。

俄亥俄河是南北间的重要天然界线

向北逃亡的黑奴

在地下铁路极盛之际,每年有上千名奴隶成功地逃到了北方。奴隶们基本是几个人一行,昼伏夜出,乘坐北方人提供的马车、船只或火车北上。在和南方奴隶主以及南北各州警察的周旋中,还发生过很多传奇般的故事。比如,贵格会信徒勒维·科芬凭一己之力救出了超过两千名奴隶;一位叫塔布曼女士前后13次深入南方拯救黑奴,后来因为这些经验,南北战争时被美军派为卧底,安插到南方军中;而被称为“地下铁路之父”的黑人斯提尔,发明了一整套灵活多变的暗号,多次利用暗号中的误导性信息,把前去堵截逃奴的奴隶主和警察们耍得团团转。

奴隶主的反击

地下铁路的兴起对南方奴隶主的打击非常大。这些打击不仅仅是黑奴的损失。实际上,通过地下铁路逃走的黑奴人数,和黑奴的总数比起来,还是相当有限的。然而,从法律上来说,地下铁路是在剥夺南方人的私人财产,是违法的,并且还威胁到了南方奴隶制的地位,因此南方人出离愤怒。他们展开了反击,根据《逃亡奴隶追缉法》,深入北方以暴力手段抓捕逃走的奴隶。收钱替人抓捕逃奴的奴隶猎人(slavecatchers)也由此出现。

争议性的事件发生在1842年。这一年,一位因自家奴隶逃走而愤怒至极的马里兰州奴隶主,雇佣了一个叫爱德华·普雷格(Edward Prigg)的奴隶猎人,去抓自己家逃走的奴隶。他们在自由州宾夕法尼亚境内强行抓走了几个黑人,声称是逃走的奴隶,并把他们拖回了马里兰的庄园。然而实际上,这几个黑人以前就是自由人,有的甚至就出生在宾夕法尼亚,根本不是奴隶。宾夕法尼亚州得知真相后出面干涉,抓捕了逗留在宾夕法尼亚的普雷格,州法院判决普雷格犯有贩卖人口罪,勒令他立刻放人。

普雷格不服判决,将宾夕法尼亚的州法院告到了联邦法院。这就是著名的普雷格诉宾夕法尼亚案。普雷格坚称,自己抓黑人是受到马里兰人的委托,而马里兰人抓逃走的黑奴是合法的。根据《逃亡奴隶追缉法》,在判定黑人归属权之前,马里兰人就有权力将黑人带回去。废奴主义者纷纷对普雷格及马里兰州发起了抗议,要求释放被抓的黑人,然而最高法院的判决却让这些人大失所望:普雷格和马里兰人无罪,宾夕法尼亚州法院违宪。

做出关键裁决的大法官约瑟·斯托里,他其实是废奴主义者,但在法律面前他选择了维护宪法

这件事在一向崇尚自由平等的宾夕法尼亚闹得满城风雨,对最高法院不满之声很快就传遍了北方各个自由州。然而南方的蓄奴州也不满意,因为最高法院同时也宣布,以后北方自由州的官方机构可以不协助南方奴隶主去追捕逃奴。最高法院这一裁决,看似是想一碗水端平,尽量两边不得罪,实际上是两边都得罪了。于是这件事持续发酵,愈演愈烈,地下铁路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奴隶主和奴隶猎人的围追堵截下,很多路径变得不再安全。有的黑奴甚至改变方向,向南逃往墨西哥、巴哈马和古巴,以寻求庇护。

在南方奴隶主的压力下,国会在1850年通过了新的《逃亡奴隶法》。这部法律是1850年妥协案的附加产物。1850年妥协可以视作是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的前奏,当美国在美墨战争中击败了墨西哥、获得了广袤领土之后,新的领土上又起了废奴和蓄奴之争。在一些国会议员的斡旋下,南北双方又一次达成了妥协:加利福尼亚州以自由州的身份加入联邦,犹他和新墨西哥地区的制度由它们自己决定,华盛顿特区废除奴隶贸易,但北方各州搜捕和遣返逃亡奴隶的力度要加大。这最后一条便由《逃亡奴隶法》来体现。

南方奴隶主贴出的追奴启事(图片来自南北战争博物馆网)

“只有流血牺牲,才能让罪恶得到根除”

此时南北双方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了,这次妥协仅仅是延缓了美国陷入分裂动荡的时间而已。妥协中诞生的《逃亡奴隶法》规定,南方的白人只要宣一个誓,就可以在没有别的证据的情况下,认定一个黑人是他家逃走的奴隶;北方的政府机构必须配合南方追捕奴隶;黑人几乎没有为自己辨明自由身份的权利;奴隶逃走后,在自由州生下的后代,也要被带回庄园去当奴隶。一些不愿惹事的北方城市(比如印第安纳州及俄亥俄州南部的一些地区)也出台了地方性政策,不许为外来的黑人提供庇护。

如此一来,南方人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北方抓捕黑人,不光是逃走的奴隶,连本来就是自由人的黑人也被他们掳去不少。这期间发生了很多悲剧,比如肯塔基州的一个黑奴母亲,带着几个孩子通过地下铁路北逃,在俄亥俄州南部被捕,将要被转交给追来的奴隶主。她不愿意自己和孩子们再次沦为奴隶,便决定杀掉孩子之后自杀。但是她杀掉第一个孩子之后,就被警察按住了,结果以杀人罪被捕,后来被拍卖;而她剩下的孩子们则被交给了奴隶主,不想在返回肯塔基的途中,船只在俄亥俄河上意外沉没,她的孩子们全都被淹死了。

奴隶猎人抓捕逃奴(图片来自Timetoast网)

这部恶法引起了北方人的愤怒,名著《汤姆叔叔的小屋》便是以此为背景而写作的。这部法律让黑人北逃变得愈发困难,逃亡的黑人们也变少了,地下铁路从此开始衰落。于是,南方人便有了一种他们战胜了北方的错觉,开始低估北方的实力和维护统一的决心,以南卡罗来纳为代表的一些南方州开始叫嚣州法大于联邦,分裂主义出现,南北走到了决裂的边缘。

北方人在拯救黑奴问题上做的最后一次大的尝试是在1859年。那一年,来自康涅狄格州的废奴激进分子约翰·布朗来到南方的弗吉尼亚州,计划一次性带着弗吉尼亚所有的奴隶逃走。这场叛乱就是被美国历史书捧得很高的布朗起义。然而布朗的这个目标太不切实际,而且叛乱计划也非常不周详,起义一发生,南方名将罗伯特·李便率军赶到,将布朗擒获并处死。布朗死前说:“只有流血牺牲,才能让这些罪恶得到根除。”

处决约翰·布朗(戴维·斯托特尔画,图片来自西弗吉尼亚大学)

布朗的话很快就应验了。1860年,林肯胜选成为新总统。他上任后,为了保护北方的工业及市场,大规模提升了关税,使南方在英法等国的棉花贸易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早就轻视北方的南方各州因而选择了叛乱。1861年,南卡罗来纳州率先宣布退出联邦,随后又有好几个州跟随,它们组成了南部联盟,和美国分道扬镳。

实际上,南方各州脱离联邦是有法可依的,当时的宪法并没有规定各州不允许脱离联邦。弗吉尼亚甚至在入伙美国前就有言在先,一旦本州人民认为联邦的政策对本州不利,他们就有资格选择离开,这也是名将罗伯特·李选择效力南方的最重要原因。但这种分裂国家的行为,对林肯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他下决心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国家统一。当南方人进攻了联邦的军火库之后,林肯随即对南方展开了坚决的打击,南北战争爆发。

南北战争最初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维护联邦的完整。但是,林肯在稳住了几个蓄奴但没有叛乱的中间州之后,就把废除奴隶制变成了战争口号之一,以吸引更多的黑人及同情黑人的人前来当兵。此后,北方的黑人纷纷参军,向南方发动了攻击。一些逃到加拿大的黑人也返回了美国,加入军队,去解放自己的同胞。

1863年,林肯通过《解放奴隶宣言》正式宣布废奴,并于两年后击败了南方,赢下了南北战争。战后,国会通过了《宪法》的第十三条修正案,正式废除了奴隶制。从此,黑奴得到了解放。虽然人种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还要持续到二十世纪的平权运动,但在法律上对奴隶制的废除,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进步之一。另外,在一次相关审判中,最高法院对《宪法》的条文进行了新的解读,从而明确了各州不可以随便脱离联邦。南北战争之后,奴隶制不复存在,地下铁路也完成了历史使命。在它大约半个世纪的历史中,至少帮助十万名黑奴逃离了种植园,在人类文明进步和促进社会公正的历史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作者:叶山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