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第一励志学霸,在瓜岛被美军炸成碎片

网易历史02-08 10:09 跟贴 6230 条

  作者|张世东,日本史研究者,网易历史专栏作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1912年3月27日,距离日本东京不远的甲府市八代郡的若林宏明一家的第二个孩子,若林宏明一家世代为农,家庭条件并不好。这位诞生的第二个孩子给全家新增了一名新的劳动力,然而好景不长,若林宏明的第一个儿子很快就夭折了,若林宏明只好把第二个孩子改名若林东一,希望他能担负起全家的希望。
二十四岁“高考生”,高龄学霸奋斗史

  根据日本的义务教育法,所有儿童都必须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在1918年,若林宏明把6岁的若林东一送到了当地的荣村小学校,没想到在小学阶段的若林东一展现出了非凡的学习能力,历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在念到五年级的时候,已经是学校里的超级学霸的若林东一干脆跳级,从小学五年级直接升入县立中学。

  但是贫穷的家境很快限制了若林东一的求学之路,虽然日本当时的小学教育和初中教育都是完全免费的,虽然不久后若林东一的母亲为他添了一个妹妹,但是若林一家只有他这一个男丁。升入初中后的若林东一不得不在县里打些零工补贴家用,于是学业被一拖再拖。1928年,这位小学时名震乡里的神童居然念了五年初中才毕业。毕业时已经16岁了,完成义务教育后的若林东一显然无法继续深造了,他毕业后在当地当了一名煤炭场的管理员,干了几年后因为待遇不佳又转入一个工厂当小工。如果继续打工,这样一个初中文化的小职员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然而一个转机出现了。

  根据日本当时的全民义务普遍兵役制,每一个男子都有服兵役的义务,所有成年男性都必须进行征兵检查,检查合格后服役一年半。1933年,21岁的若林东一通过征兵检查,进入驻甲府的步兵第49联队服役。在服役期间,若林东一表现出了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和学习力,每次演习和术科都名列第一,当时若林东一的中队长发现了这个小伙子不同寻常之处,问他在服役期满后有没有兴趣成为一名职业军人。并且推荐他去报考在仙台的陆军教导学校。仙台陆军教导学校是日军培养军曹和预备役军官的场所,招收基层士兵,学制一年,毕业后成为军曹,随后根据志愿不同可以进一步通过考试成为预备役军官。

  长官的大力推荐下,若林东一进入了仙台陆军教导学校,在这所学校里,若林东一再度发力,所有科目均高举榜首,1934年11月,若林东一以首席身份从仙台陆军教导学校毕业,获得日本陆军教育总监全军通报表扬。当时谁都不会想到,这次通报表扬只是若林东一学霸之路的第一步。

  仙台陆军教导学校毕业的若林东一回归步兵第49联队锻炼,这下子步兵第49联队炸了锅,所有人都劝若林东一报考在东京市谷台的陆军士官学校,因为在日军中只有这所学校毕业的军官才能被授予现役军官的军衔。而想要在军界长期发展,就读这所军校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然而1936年若林东一已经24岁了,陆军士官学校的教育相当于是大学,一个24岁的只有初中文化的士兵想要报考陆军士官学校的士兵如过江之鲫。根据陆军士官学校录取规则,就读各地陆军幼年学校军人世家之子可以免试入学,对于普通士兵的考题极其严格,大多数通过考试的也都是18岁至20岁之间的年轻学生。虽然当时49联队官兵都知道若林东一成绩极好,但是之前陆军士官学校还从未录取过24岁的高龄考生。

  无欲无求老处男,陆士天才指挥官

  1936年3月,陆军士官学校第52期录取学生放榜,若林东一奇迹般的中榜,成为了陆军士官学校的高龄录取者。在4月1日的开学典礼上,观礼台下的学生有东条英机的干儿子,17岁的古贺秀正;有出身陆军世家,年仅16岁的志位正二。这些名门之后谁都没有把若林东一这个大龄穷学生放在眼里。

  根据陆军士官学校的学制,一年半时间是预科,学习普通大学本科中的知识,随后授予士官候补生军衔,下放基层部队锻炼三个月,考试合格后进入本科,用一年半时间学习指挥、设营、军事制图等军事指挥课程。测验合格毕业后授予现役少尉军衔,配发各个部队。

  士预科学习是用一年半时间完成大学本科的基本教育,时间短任务重,很多学生都接受不了。若林东一则继续保持学霸水准,数学、物理、化学科科第一。根据若林东一同学的回忆,若林东一简直就是个学习天才,尤其是几何学,他无师自通。次次考试都名列前茅。这下子他同学立刻对他刮目相看,若林东一很快就奠定了在陆士53期的学霸地位,几乎所有人都向他请教过问题。

  1937年11月,若林东一结束陆军士官学校预科的学习,毕业考试名列榜首,获得天皇御赐的银怀表。这下子若林东一的名声更响了,整个陆军士官学校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这位神奇的老学霸。若林东一却始终保持清贫的生活,每到周末,陆士的学生都去东京街头的娱乐场所消费,花掉这个月的补贴。但若林东一把所有的补贴都寄给了甲府的家里。他也没有其他的爱好,课余的消遣就是阅读战争学著作和给母亲写家书。

  这样一个清贫而简朴的学生自然从未考虑过自己的个人问题,母亲几次催促他相亲他也以军务繁忙拒绝,由于日本陆军对于联队旗手的选拔极为严格,联队旗手必须由一名纯洁的处男少尉担任。若林东一在1940年3月出任步兵第228连队旗手,由此可以想见,若林东一直到28岁都保持了童男之身。1938年2月,若林东一进入陆军士官学校本科学习,期间被教官一致认为是天才指挥官,他的图上作业极佳,对于侦查、突击等技能手到擒来。尤其是洞察力惊人,总是在演习中一眼看出敌方破绽。1939年9月,若林东一以27岁的高龄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成绩毫无悬念是全校第一。若林东一也成为了陆军士官学校最年长的首席毕业生,再次拿到了天皇御赐的银怀表。

  毕业后若林东一授予少尉军衔,被分配到驻静冈的步兵第34联队补充队中。没想到1939年冬天,静冈市发生大火,若林东一奋不顾身前去救火,不幸的是,他面部被火舌燎了一下,导致面部有了一道难看的疤痕。被毁容后的若林东一并不气馁,反而写信给甲府老家的母亲和妹妹,让他们放心,自己身体并无大碍。

  天才军人初上阵,城门碉堡挫英军

  1940年3月,若林东一调任步兵第228联队旗手,步兵第228联队是1939年新成立的联队,隶属第38师团,当时在侵华战场的广东,负责广州、深圳、中山附近的警备。1940年的广东也没有大的作战,而且联队旗手也没有作战任务,刚刚踏上侵华战场的若林东一渡过了很长一段百无聊赖的生活。同年12月,若林东一晋升中尉,出任228联队第10中队长。

  1941年12月,日本酝酿发动太平洋战争,而英国在香港构筑了坚固的要塞,尤其是在九龙半岛的醉酒湾防线更是英军苦心经营数十年,有远东的直布罗陀之称。日军想要肃清在亚洲的英军,在香港的英军是首先要拔出的钉子,在整个1941年下半年,步兵第228联队都在广东进行夺取碉堡的训练,然而日军深知仅仅依靠步兵是不可能夺取如此坚固的要塞的,日军调集了42门重型火炮组建了第1炮兵群,计划用大概半个月时间突破英军的醉酒湾防线。

  而且据守这条醉酒湾防线的是驻港英军最精锐的皇家苏格兰团2营,这支部队历史极为悠久,由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于1633年创建,几乎参加过所有的英国对外作战,这个团2营从1938年开始就驻扎在香港,对香港极为熟悉。而步兵第228联队只是一支成立不足两年的部队。一支拥有三百年悠久传统的王牌精锐,占据天时地利,228联队唯一拥有的优势就是人数优势,很显然,若林东一这位在士官学校一路创造奇迹的军官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如果说在之前仙台教导学校和陆军士官学校的名声只能说明若林东一是纸上谈兵的赵括,那么真实战场的上表现就可以说明问题了。12月8日,完成攻击准备的第228联队越过深圳界河进入新界,在突破了英军警戒阵地后抵达醉酒湾防线,当时醉酒湾防线的核心是被英军成为城门碉堡的主碉堡,据菠萝山,俯瞰城门河,由一个观测站,一个主碉堡,三个子碉堡构成,碉堡完全由钢筋混凝土构成,其半地下设计可以防御150毫米口径重炮直击。当时日军计划是等待步兵第228联队在城门河北岸建立阵地,等待第1炮兵群的重炮到达,用重炮掩护步兵发起攻击,然而12月9日晚9点,当步兵第228联队主力到达城门河附近后,联队长土井定七大佐命令第3大队立刻渡河,向城门碉堡发起攻击。

  很显然,这种缺乏任何火力掩护的攻击行动是以卵击石。而且作为攻击尖刀的第9中队约180余人,在狭小山区内展开这么多兵力更是送给英军机枪的活靶子。当时守卫城门碉堡的是皇家苏格兰团2营A连连部及一个排。果不其然,当第9中队在围攻第一个子碉堡时,遭遇了英军交叉火力的压制,渡河的第3大队本部也被英军的机枪压的抬不起头来。而这时在山坳里待机的第10中队长若林东一带着两个斥候离开中队前去侦查,若林东一的几何学功底这时候得到了充分展现。很快就确定了守卫英军几个碉堡的死角,他规划出了一条准确的突击路线,若林东一决心不等大队本部命令,率领第10中队超越在前面的尖刀中队,他首先派遣了一个小队向着主碉堡攻击,自己带领主力从各个子碉堡的火力死角行进,一步步摸向主碉堡。

  这个时候英军露出了最大的破绽,在主碉堡旁观测所指挥战斗的A连连长琼斯上尉命令一名士兵从秘密的通风口钻出去查看战场情况,这个士兵钻出来的一幕正好被敏锐的若林东一发现,大喜过望的若林东一立刻率队冲向通风口,不由分说就从通风口里往下投掷手榴弹,当时观测所内是整个城门碉堡里所有的英军军官,被突然而来的手榴弹雨炸蒙的英军官兵死伤惨重。最后重伤的琼斯上尉支撑不住,打开观测所向若林东一投降,随着观测所失守,整个城门碉堡守军群龙无首,纷纷向日军投降。日军计划半个月夺取的要塞就这样被若林东一用了半个晚上就夺取了。

  若林东一的行为震惊了整个日军高层,23军军长酒井隆怒斥了擅自把部队暴露在英军火力下的土井定七大佐,但是对于若林东一的行为大加赞赏,在香港沦陷后亲自给若林东一个人及他麾下的228联队第10中队颁发感状。在日军中,感状由军司令官颁发,表彰集体或个人在战场中的突出表现,一般来说都是颁发给集体,颁发给个人的极其罕见。号称无敌隼战斗机飞行王牌的加藤建夫也不过获颁过一次个人感状,可见获颁难度之高。

  若林东一的天才指挥,以轻装步兵一举突破英军精锐固守的要塞,成为了日军中的美谈。各路报纸纷纷报道若林东一的天才指挥,尤其是他陆军士官学校的首席身份和清心寡欲的生活,完完全全是符合日本军国主义宣传中理想的日本军人形象。一下子若林东一的名声传遍全日本。

  远征南洋留遗书,沾花惹草染污点

  获得天大名声的若林东一并不骄傲,他在香港的生活依旧很简朴,日常就是给母亲写信,然而好景不长,1942年1月,刚刚结束香港之战的228联队调往南太平洋东帝汶岛,可能是感到自己命不久矣。若林东一给母亲的最后一封家书中认为此去凶多吉少,写下了“生如牡丹之绚烂,死入樱花之凄美”的遗书。随后开赴东帝汶岛。

  没想到到了东帝汶岛的若林东一性情大变,上岛不久后开始沾花惹草,或许是觉得不能带着处男之身赴死,若林东一和当地土著酋长的女儿搞在了一起。甚至还私定终生,要把土著酋长的女儿娶回日本,此时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由于战场结婚实在有辱战斗模范形象,日军高层封锁了消息,并且以军法审判对若林东一相要挟。这也成为了若林东一人生为数不多的污点。1942年10月,日军反击瓜岛屡屡受挫,日军大本营调步兵第228联队前往瓜岛支援,在离开东帝汶登船之前,若林东一和土著少女依依惜别。然后若林东一就立了一个经典的死亡flag:“等打完这场仗,我就娶你回家”。

  岛血战被炸碎,三度感状封“军神”

  11月5日,若林东一率领第10中队在瓜岛登陆,不幸的是,运输他们重武器的运输轮被美军击沉。万幸的是,他们好歹活着登上了岛屿,然而登上瓜岛才是若林东一噩梦的开始。

  这支只有轻武器几乎赤手空拳的日军在瓜岛上同装备精良美海军陆战队展开了激战,然而这次遭遇的美军弹药充足,战斗意志高昂。只要朝着日军阵地倾泄炮弹即可,激战至1943年1月,第三大队长西山少佐在见晴台阵地被美军炮弹炸伤,两腿被炸断。若林东一二话不说,背着大队长就向绷带所跑,最后救了大队长一命。

  1月7日,数天没有吃饭的日军已经无力继续坚守见晴台阵地,若林东一的日记里写道:“每天落下的炮弹都有两千发以上,我军别说子弹,就算粮食都已经断绝了好几天,衣食足而知礼节,在这种饥饿的环境下才是考验我军的时候……我恐怕命不久矣,在此留下自己的辞世句吧,犹如樱花散世间,军人战死在此地。可惜我家血脉绝,遗恨绵绵到永远”

  随后若林东一的日记就此断绝。根据日军幸存者的证言,1月13日,若林东一头部被炮弹炸伤,若林裹伤督战,一步不退。14日,友军相继玉碎,若林中尉被美军包围,他带领弹尽粮绝的数十人向美军阵地发起玉碎攻击,最终被美军的炮弹炸成了碎片。

  若林东一早已把日记本后送,随后的日军反击一度夺回了若林中尉所在的散兵坑,在散兵坑内发现了若林东一最后刻在铁片上的遗言:

  我相信,大日本帝国永远存续

  我相信,大东亚圣战终将胜利

  我相信,我死后还有后来人!”

若林东一被炸死的瓜岛见晴台阵地,此次战斗给日美双方都留下了深刻印象,美国电影《细细的红线》即是以此次战斗为原型拍摄的

  随后残余日军将若林东一的日记本和这三句遗言通过潜水艇运回日本,日军宣传机构开足马力,若林东一再度全军闻名,首先是追授了四级金鵄勋章,被日军大本营授予“军神”称号。其次是1943年2月,负责瓜岛作战的日军第17军司令官百武晴吉中将向若林东一追赠个人感状,8月,负责西南太平洋作战第8方面军司令今村均大将再次因为瓜岛战事向若林东一追赠个人感状。若林东一成了日本建军史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因为同一场战斗获颁两面个人感状的军人,也成为首个获颁三面个人感状的日军军官。

  随后若林东一的日记和遗言被大幅宣传,1944年,一部名为《我死后还有后来人》的宣传电影在日本上映。这句话成为了无数神风特攻队员的遗言。若林东一的所有个人物品全部入祀靖国神社,他也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认为的“护国之神”。

  随着1945年日本战败,若林东一的三句遗言中的前两句显然被现实无情否定,然而随着日本战后经济迅速起飞,日本很快又在战后一代的带领下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若林东一的“我相信还有后来人”的遗言大概是以另一种形式得到了实现。

  参考文献:

  1.军神若林东一奉赞会:《ガダルカナルで散華した:軍神若林東一の日記》

  2.陸士五十二期生会、十全会:《軍神若林中隊長追悼録:後に続くものを信ず》

  3.歩兵第228連隊史編纂委員会:《歩兵第二二八連隊史》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