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航班777:三次遭德军袭击,丘吉尔险丧命

subtitle 点兵堂02-08 09:56 跟贴 2 条

  说到在空中的暗杀事件,大家最常想起的是美军P-38战斗机伏击日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乘坐的一式陆攻。但是,英国海外航空的BOAC777航班几乎捅出了更大的篓子——它差一点把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送到了德国空军的枪口下!

  一幅展现P-38战斗机刺杀山本五十六的油画,没想到丘吉尔也差点遭此毒手

  事情从1940年开始说起——1940年春,欧洲战局大变,荷兰沦陷使得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无法继续从中立国葡萄牙的里斯本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机场的定期航班。在荷兰海外流亡政府和英国政府的协商之下,这条航班从阿姆斯特丹机场调整到英国的惠特切其机场。机组和飞机依然是KLM的飞机,但是航班号却成了英国海外航空公司(BOAC)的航班号。

  机场上的KLM客机,亡国之后只能转为英国人服务

  时间推移到1942年末,比斯开湾上空,英德双方为了此处的制空权而打得死去活来。所以,路过这里飞往中立国的客机也不免偶尔躺着中枪。在里斯本——惠特切其机场的这条航线上,KLM公司一共有四架飞机在飞行,不过,其中注册号为G-AGBB、昵称为“圣鹮(IBIS)”的DC-3客机曾经两度遭遇袭击。第一次是在1942年11月15日,当时该机遭到了一架BF-110重型战斗机的攻击,机身、左翼、引擎等位置严重受损,最后迫降在里斯本机场上,进行了长时间的维修才修复。第二次遇袭是在1943年的4月19日,当日该机在比斯开湾上空遭遇了6架BF-110战斗机的围攻,技术高超的帕芒蒂埃机长先把飞机紧急降低到50英尺的高度,紧贴海面飞行;然后,帕芒蒂埃机长突然找准时机拉高钻入云中躲避,这才躲过一劫。事后,弹痕累累的圣鹮号客机再次入厂大修。

  多灾多难的“圣鹮”号DC-3

  ?

  六个星期之后,1943年6月1日早上的葡萄牙里斯本机场,RLM公司的荷兰机组们像往常一样开始了飞行前的准备。当天,由圣鹮号执行的BOAC777号航班当天当班机组共有四人,分别是是机长奎里纳斯·蒂巴,无线电员康奈斯·范·布鲁日和飞行工程师恩戈伯特·罗西维克。其中,副驾驶德克·德·通利尤其值得一提,此君在在前两次遇袭中也负责副驾驶的职责,可谓是饱经战火的老鸟。

  当时驻站在里斯本的KLM机组合影

  在这一天,圣鹮号的乘客中,有一位大名鼎鼎的电影明星——莱斯利·霍华德,他曾经在风靡全球的爱情大片《乱世佳人》中担任重要角色卫希礼·威尔克斯,在四十年代的影坛堪称倾倒千万女影迷的实力派影星。陪伴莱斯利·霍华德搭乘圣鹭号的,是他的朋友兼会计师阿尔弗雷德。客机之上,还有英国路透社记着肯尼思·斯通和他的妻子,以及英国驻葡萄牙的领事督察戈登·汤普森·麦克莱恩和威尔弗里德·以色列——一个为拯救正在被屠杀的犹太人而在中立国四处奔跑的犹太分子。

  莱斯利·霍华德在《乱世佳人》中的剧照

  在圣鹭号起飞之前,里斯本机场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原来, 777号航班售出的机票比预期的多,导致不能保证所有乘客顺利登机。结果,有几个原本在机上的乘客自愿下飞机等待下一趟航班,把位置给本来要坐下午5点钟晚机离开的大明星莱斯利·霍华德和他的友人。下机的乘客包括:英国外交官的儿子、战后的电视明星德里克·帕特里奇,一个刚从敌占区逃出来的第102轰炸机中队指挥官沃利·拉什布洛克少校,以及一位天主教神父——他的身份至今未明,但是很明显那天得到了上苍的眷顾。

  按照安排,圣鹮号要在07点30分起飞升空。但是,莱斯利这个大牌明星出门却是丢三落四,他竟然把整整一箱行李忘在了机场守卫那里。于是,圣鹭号便延迟了5分钟起飞。从7点35分开始,英国惠特切其机场的无线电员便陆续接到圣鹮号的位置报告。在最初的航行中,一切并无异常,直到10点54分,飞机飞到了西班牙海岸西北200英里的地方,机上无线电员突然发出消息“被奇怪的飞机跟踪。速度已经提到最高……我们遭到攻击。加农炮弹和曳光弹穿透机身。正尽力在水面上迫降”,随后便音讯全无。在这之后不久,圣鹮号一头栽进了比斯开湾,机上无人幸存。

  777号航班被击落的具体位置

  收到777号班机遇袭失踪的消息后,西班牙海军在第二天出动驱逐舰梅利利亚号出海搜索坠毁的圣鹮号,但是无疾而终。毫无疑问,圣鹭号没有摆脱自己的厄运,在第三次遇袭中被德国空军击落!

  圣鹭号客机被击落的事件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英国政府则对德国空军发出强烈谴责,称击落中立国航线的民航客机的行为是“战争罪行”。

  德国空军的动机是什么?

  最开始,媒体的焦点聚集在客机上最大牌的明星之上——莱斯利·霍华德。他的儿子罗纳德·霍华德在日后撰写了一本《搜寻我的父亲:从我的视角看莱斯利·霍华德》表示:德国人,尤其是戈培尔的宣传机构早已把莱斯利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因为他常年到中立国进行电影交流活动,看起来是在为自己做宣传,实际上是在为同盟国拉拢盟友。所以,德国人才策划了这么一次计划周全的谋杀行动!

  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他把莱斯利视作眼中钉,因而下令击落航班的确很有可能

  不过,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大牌的一位人物逐渐浮出水面——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种种迹象表明,首相大人实际上对德国空军的猎杀计划是了如指掌的,但是他为什么没有阻止这场悲剧呢?因为此事与他本人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当时丘吉尔在北非跟艾森豪威尔进行了一次会议,正准备返回国内,计划乘坐的正是经由葡萄牙的中立国航班!

  在丘吉尔的作品《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中,我们可以捕捉到当时的一些蛛丝马迹:“德国人的残暴从他们愚蠢的间谍们拙劣的保密中就能略知一二,普通人很难相信,我和英国情报部门获得了什么样的消息。我本来预定了一架从里斯本飞回英国的班机,在没有护航的情况下,大白天地飞回英国去。后来我们只好回到直布罗陀,在夜里坐着轰炸机绕了一大圈路再回到英国去。后来我们很痛心地了解到,我原本要坐的那架航班发生了什么事情。”

  由此,后世有研究者认为:丘吉尔极有可能早已订好了777号航班,但是通过情报部门获悉德国人将要击落这架班机而没有登上圣鹭号;同时,为了保卫破译密码的秘密,英国人没有通知777号航班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故意将客机上的乘客牺牲掉!

  丘吉尔和艾森豪威尔

  不过,也许德国人自己的说法更为准确。随着研究的深入,历史作者克里斯·格罗斯在2001年出版了一本著作《血腥的比斯开湾:KG40轰炸机联队第五大队》。根据书中的记录,圣鹮号当天“刚好碰上”来自德军KG40联队的8架JU-88C-6重型战斗机。该部在十点的时候从波尔多起飞并且前往护送两艘U艇,其中带队的是赫伯特·欣策中尉。在书中,这群飞行员宣称出发前根本不知道里斯本还有去惠特切其的航班。他们起飞搜索2个小时后,因为恶劣的天气被迫返航。在12点45分,他们在PQ24方格/W1785方格的坐标,也就是比斯开湾上空发现了777号航班,大约5分钟后JU-88机群开始了攻击。欣策中尉的描述:“飞机大约飞行在2000米-3000米的高度,没有任何识别标志,而飞机的外形很明显是敌人的DC-3/C-47。贝尔斯特少尉(欣策中尉的僚机)呼叫‘印第安人(敌机的代号),11点方向,AA(代表进攻!进攻!的暗语)’”

  777号航班被两架JU-88重型战斗机从下方和上方同时展开夹攻,发动机和机翼燃起了大火。就在这个关头,欣策中尉认出了圣鹭号机身上的民用编号,立刻紧急呼叫其余僚机停止攻击。但是一切都太迟了,圣鹮号已经开始剧烈燃烧,左侧发动机完全停转。德国飞行员们看到机上跳出了三朵伞花,但是因为起火的原因降落伞并没有成功打开。最终,飞机重重地摔入海中,然后沉入大海,没有任何生还者的迹象。

  《血腥的比斯开湾:KG40轰炸机联队第五大队》封面

  来自KG40联队的JU-88 C-5重型战斗机

  在《血腥的比斯开湾:KG40轰炸机联队第五大队》书中,欣策中尉表示“所有涉事的飞行员都表示非常遗憾,并且‘十分生气’,因为他们的上司从来没跟他们说过比斯开湾上空还有民航飞机的航线……没有什么证明他们(德国飞行员)是故意瞄准并击落这架手无寸铁的DC-3民航客机!”

  不过,来自德国军方的记录并不能完全打消民众的疑虑。市面上,最少有两本著作详细探讨这一起民航机击落事件:英国记者伊恩·科尔文的《777号航班:关于莱斯利·霍华德的谜团》和霍华德之子罗纳德·霍华德所写的父亲的传记,里面详细探讨了圣鹭号被击落、莱斯利之死的过程。

  2003年,777号航班被击落的60周年,媒体推出了两部纪录片——英国广播电视台BBC的《内幕》系列,和美国历史频道的《凭空消失!莱斯利·霍华德——明星还是间谍?》。

  霍华德孙子伊凡·夏普·霍华德为其祖父所立的纪念碑

  2009年,莱斯利·霍华德的孙子伊凡·夏普·霍华德在里斯本设立了纪念英国海外航空公司777航班机组和乘客的纪念碑。一年之后,他又出资在布里斯托惠特切其机场建立了一个类似的纪念碑,并且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来铭记在这场空难中丧生的乘客和机组人员。

  时至今日,777号航班的具体细节依然不为人知。这一次空难到底是德国飞行员所认为的“纯粹是一次悲剧的意外”,还是丘吉尔在传记中所说的“一次策划已久的蓄意谋杀”?真相恐怕要让时间来定夺。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