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前夕的日本间谍:清廷姑息养奸,早把中国摸透

subtitle 冷热军事史02-08 09:39 跟贴 658 条

中日甲午战争,清军在海、陆两个战场处处被动,最终惨败。究其根源有二,一是不了解对手,二是被对手透彻了解。

战前,日本政府向中国派遣了大批间谍,把大清帝国摸的一清二楚,这给了他们发动战争的决心和信心。

日本情报人员都忍不住自夸,因为他们的努力,日本才能在甲午之战中“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那么甲午战前,日本到底掌握了中国多少情报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甲午战争前的日本间谍

山川地理方面

1872年日本首个间谍池上四郎入华,此后几年大批日本间谍遍布中国各省,从东南沿海到西北边陲,从东北到四川盆地乃至云贵高原等,撰写了大量地理、气候、交通等方面的调查报告送回国内。

比如关于甘肃、山西的《纪行日志》、有关四川、陕西的《陕川经历记》、有关东北的《满洲纪事》。这些报告放在一起,组成了中国山川地理的全景图。

不光是职业间谍,当时不少日本政府官员也借游历之名,刺探情报。代表日本出访俄国的榎木武杨在完成出访任务后,绕道新疆进入中国,游历沿海各省,写成《攻取中国以何处为难何处为易》一书。日本内阁顾问评价该书对中国的“山川险要,人情土俗,无不详载。”

▲日本情报战之父福岛安正

这些地理情报所展现的地大物博,刺激了日本的侵华野心,更成为日后日军侵华的重要指南。

社政民情方面

日本间谍往往在华多年,混迹于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对清政府治下的中国社会有着深刻的观察。他们报告中对时局的描述和问题的剖析,往往切中要害。

日谍宗方小太郎指出,清国的最大弊端在于上情不能下达,下情不为上层所获悉,地方官吏阳奉阴违,对朝廷指示不落实或打折扣。宗方认为,早则10年,迟则30年,中国必将支离破碎。

▲日本间谍宗方小太郎

另一日谍小川又次在报告中写到,清国自尊傲慢成风,自称中国,常以虚张声势为惯用外交策略,屡屡酿成同外国纠葛,又屡屡招致失败。

以后来清政府的表现看,日本间谍们的认知及预判可谓精准。

陆海军情方面

清政府所倚重的福建水师、北洋水师等重要军事力量、沿海兵力部署以及洋务运动兴办的福州船政局、江南制造局、天津机器局等著名军工生产机构,都或多或少地为日本间谍所掌握。

为搜集福州船政局和福建水师的情报,日本早在1872年就在福州设领事馆,最终他们设法偷绘了《福州炮台全图》,并将左宗棠军队的全军紧要图册也弄到手。

▲福州船政局

杭州湾的乍浦以及吴淞、江阴、镇江等处炮台,日本人甚至深入到炮台内测量,精确掌握了内部构造及炮台胸壁厚度、射角大小及口径。

对于京畿重地,石川洁太花五年时间编成《华北兵要地理资料》,绘制了精密的京郊地图。

安原金次、关文炳等日谍获取了北洋水师的信号书、威海军港内及沿岸炮台兵力部署,并向日军大本营提出“先取荣成湾为基地,再攻占威海卫”的建议。

另一批日本间谍调查了从山海关至大沽口的二百多里的海岸线,确定北戴河以南的洋河口为最佳登陆地点。甲午战争中日军大本营制定的直隶平原决战计划,第一候补登陆地点就是洋河口。

当时人称,日本间谍“或察政务之设施,或考江山之形胜,无不了如指掌,”“尽知我军情,先发以制我,致倭人着着争先,而我则处处落后”。日谍活动如此猖獗,清政府就没有察觉吗?

严格说,不是没有察觉,但总体上全国上下对此问题是麻木的。

麻木不仁的清政府

在政府高层,李鸿章曾在不同场合发声,要警惕日本这个极具野心的邻邦。他在给总理衙门的密电中称,日本驻天津领事馆日派奸细二三十,分赴各营各处侦探,并有改装剃发者,狡猾可恶。

▲李鸿章

在地方政府层面,1885年,日谍东敬名在潜入宁古塔驻军防地时,被清军捉住。上海的官员也曾捉住过几次日本间谍。

在技术层面,为防止日谍传递情报,清政府对电报实行了管制,此举迫使日谍在传递情报时被迫使用暗码。

但总体上,大清朝上下清醒的人不多,李鸿章有时也会放弃警惕心。

日本海军官员出羽重远到旅顺访问时,当地守军主将宋庆在出羽要求下,在练兵场集合全军,举行阅兵式,摆出全部家当,所有新式精锐武器展示无遗。

▲出羽重远

甲午战前,日军参谋次长带着最后准备的目的来华实地考察,清政府提供了大量方便,殷勤接待。李鸿章视之为座上宾,请他参观军工厂、军事设施和军队操练。

东敬名被捉住后,地方官员不仅没上报高层,反而将其释放回国。上海本地对捉住的间谍的处理是“送该国领事,罚洋一元五角,释放了事”。

中日宣战后,清朝官员蔡廷标在轮船上遇到逃跑的日谍宗方小太郎,竟然承诺为期身份保密,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甲午战争期间宗方小太郎发给日本海军的秘密侦察报告

更要命的是,清政府的决策机关都被日谍渗透。据战后被抓获的日本间谍供述,当时军机处和总理衙门的汪大人、刘大人、还有李鸿章的签押戴某、李鸿章的外甥张士珩等,都向日本驻清使馆武官神尾光臣提供情报。

另一方面,大部分在华日谍实在太像中国人了,给辨别工作带来难度。

日本间谍在华身份

来华日本间谍大体分为两类。一类为官派,主要是日本现役军官。其中极少数以日本驻华使馆武官的公开身份亮相,可以手持北洋大臣衙门颁发的护照在中国各地考察。

大多数人保持秘密身份,他们以商人身份作掩护,蓄发留辫,学得一口流利的汉语,有的甚至会说当地方言。如一个海军中尉化名武富春,在福州开设日本杂货店;还有一个海军大尉在天津北洋大臣衙门附近开设书店。

▲甲午战争清军用的一种步枪

另一类为招募,主要依托日本在华间谍机构,如上海的东洋学馆、日清贸易研究所,汉口乐善堂等招募日本国内青年或在华日本浪人。

其中乐善堂则是日本商人岸田吟香创建的商业机构。1886年,日本陆军中尉荒尾精在岸田的支持下,在汉口开设乐善堂支店。依靠商业资本的支持,汉口支店大肆招募在华浪人充当调查先锋。

这些浪人边在中国推销乐善堂药品,边打探情报。后又相继在四川、湖南、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开设13个支店,在中国建起了庞大的间谍系统。

▲乐善堂编撰的《清国通商总览》,三册两千多页,涉及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商贸等

这些日本间谍大多受过专业的军事教育与训练,对军事战略、军事地形等都有着独到见解,其报送日本的报告,不仅有情报资料,更有对情报的精妙分析,颇为日本军方高层看重。

如海军军令部规定,凡宗方小太郎的报告,只有海军大臣、次官、军令部长、次长等高层人物才可阅读,可见其报告何等重要。

战场上处处被动

情报大量外泄,战场上就处处被动。中日甲午战前,军机处和总理衙门召开联席会议商讨对策,拟定作战计划。这一绝密计划,被神尾光臣重金收买军机处一位官员而窃取。清军兵马未动,去向已为对手掌握

在海上,清政府租用英国的“高升”、“爱仁”等三艘商船向朝鲜牙山运兵的情报被日谍掌握,日本联合舰队据此在丰岛海面不宣而战,袭击清国运兵船,近千名大清官兵冤死海底。

▲法国炮舰救援高升号的清朝人员

威海当时作为军事禁区,被日本谍报机关称为“死地”。宗方小太郎扮成中国老百姓,潜入一艘给北洋水师送补给的小火轮登上刘公岛,将岛上地形、炮位和海上所泊军舰种类、数量一一记在心里。

战争爆发后,宗方小太郎继续逗留烟台,严密监视北洋海军的动向并向日本海军报告。

他频频出入威海的商业、娱乐、餐饮等场所,从来此消费的清军口中获悉清政府决定向朝鲜派遣援兵,丁汝昌将率北洋舰队主力护航。后来他又探得护送兵船开赴朝鲜的出发日期。

获此情报后,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倾巢出动,于9月17日与北洋海军在黄海决战,北洋海军惨败。

▲联合舰队击败北洋水师

清政府亡羊补牢

中日丰岛海战之后,清军对日本间谍提高了警惕。

以宗方小太郎为例,他频繁向日本驻上海谍报机关发电,引起清政府警衙的注意。他的关于威海军港的两份报告,被清政府上海官厅截获。上海官厅立即知照烟台官方,令其逮捕宗方。

▲日海军叮嘱宗方撤回上海的密信

但这一情报也被日本驻上海谍报机关掌握。在他们协助下,宗方逃回国内。

另一些日谍就没这么幸运了。

打探到清军运兵情报的石川伍一在天津被捕,后被处死。另一部分日谍在侦察锦州至辽阳一线清军防守情况时被逮捕,6人中仅1人逃走,其余5人被斩首。

▲被枪决的石川伍一

然而,此刻大清败局已定,杀掉几个间谍于事无补。

作者:潘前芝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