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时期女性裸模都是哪来的?

subtitle 国家人文历史02-07 09:54 跟贴 48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拉斐尔《该拉忒亚》

希腊人喜好大理石纯色裸像,原因不难解释。第一是天气:希腊太热啦,一年四季,都只需要穿衬衣,最多加件斗篷;饮食有点鱼和洋葱,就能过日子。法国文艺批评大宗师丹纳,说18世纪一个英国人吃的穿的,够喂养6个古希腊人。所以古希腊人平时都露着身体溜达,不以为羞。二是习俗:古希腊城邦,公民要打仗,所以得锻炼身体;要航海,所以得有把好力气。典型的希腊英雄,是阿喀琉斯与奥德修斯。前者为了荣誉不惜面对命中注定的死亡,是冷兵器时代的豪杰;后者是地道的现实主义者,机灵多智,谎话张口就来,精通航海与各种知识。所以了:有肌肉有线条能航海的纯爷们,是古希腊人民的爱。至于色彩,您去过爱琴海就明白:典型的希腊岛屿,建筑大多是白的,天空深蓝,越垂向海面,颜色越淡;海水有阴影处深蓝泛紫,在阳光里的则淡蓝平厚如绸缎。他们好的,就是个纯粹劲。所以希腊裸男像比裸女像多,坦率明快,无所谓:身体多美啊!就是要逼真地展示之!

然后,在漫长的中世纪,欧洲裸体艺术被中断了。传统基督教并不以肉体为荣,纯裸体极少。不让放裸女,是出于道德伦理;裸男像也少,就是真保守了。偶尔也有裸男像,大多是基督耶稣受难,而且并无美感,为了告诉大众:忏悔吧!看耶稣为了你们,受了多大的苦!

留西波斯的《赫尔墨斯》

所以文艺复兴时期,裸男裸女像出现文艺复兴时期,虽说许多是基督教或古希腊题材,但基本是承接了古希腊。微妙的是,这会儿的审美是这样:女性大多胸小肚圆,珠圆玉润;男性倒是精干瘦削为主。一般认为,这是当时的审美:女性圆润,男性精瘦,好。但后来也有学者指出:当时的女性裸模,大多是养尊处优的艺妓,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男性裸模则是艺术家们的学徒助手,体力劳动者,所以精干——敢情是这么回事?这里面最浪漫的传说是,韦罗基奥曾经做了个《大卫》雕像,而这个雕像的模特是谁呢?是他的学生达芬奇——对,就是那个达芬奇。

然而即便在文艺复兴时期,女性裸模也难找:价码高啊!大家都说拉斐尔画的圣母婉转温柔,千古无对,有理想之美。据说他完成著名的《该拉忒亚》后,有人问他:画中女子如此之美,不知道模特是谁?拉斐尔目下无尘地说:“我画中的模特都在我的理念之中,不存在于现实的世上!”

这话实际上有些吹牛。他老人家那些圣母像可能真是由“理想之美”的概念捏出来的模样,但《该拉忒亚》的女主角模特,却是现实中存在的:那姑娘叫作英佩里亚·拉·狄维纳,是罗马史上第一美人,欧洲第一个正经的艺妓courtesan。当然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只需要把握住一个细节:拉斐尔是当时罕见的,能稳定地以真女性模特来完成作品的艺术家。二三流的艺术家,经常是:找个男孩子做模特画完,再加个胸脯,就算是女孩子了!没法子,女模特难找啊!

之前我也聊过,欧洲大多裸女像,都假托画中女子是维纳斯,是达芙妮,总而言之是女神;要么就是土耳其宫女、古埃及美女,总而言之是异教徒。做裸模的大多是艺妓。如果一个良家妇女胆敢画裸像,那就是天大的事儿了。

布歇《玛丽-路易斯·奥墨菲》

但到底也有些例外:18世纪下半叶,法国有幅著名的裸女画,女主角指名道姓,是玛丽-路易斯·奥墨菲,15岁的美女,趴在床铺上,春情荡漾。在当时,这么画画,就算是伤风败俗了。

这等尤物,自然非同小可:1750年,她13岁,就被卡萨诺瓦——意大利那个著名的流氓情圣——见着了。卡萨诺瓦说她是个“美丽、污秽、下流的小生物”。2年之后,卡萨诺瓦为她画了幅裸像,让国王路易十五辗转见到了,自然爱上,就收为了情妇——也等于是嫔妃了。16岁,这姑娘给路易十五生了个女儿。但她的美好生活到此为止:17岁时,她被国王指出去嫁人,5年内结了2次婚。当然,她是一生风流,到58岁还嫁了个36岁的男人呢,但跟宫廷再没纠葛了。

但是,女性裸模,也有成为传说的一天。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1863年春,31岁的马奈在落选者沙龙上,展出了著名的《草地上的午餐》。为了此画,他全家总动员:兄弟古斯塔夫·马奈、小舅子费迪南·伦霍夫一起上阵当模特,这二位少爷加一位裸女,就构成了震惊法国的图景。画的前景处,户外草地,两个全副装束的男人,一个裸女。对比之强烈令人震惊。此前看惯裸女画的评论家,到此也不免暴怒,连拿破仑三世看了都光火,大叫“淫乱!”

当然,如今我们知道,这幅画是印象派运动的先声。但当时,所有人都攻击这幅画,以及那个裸女模特:时年18岁的维多利亚·默朗。

默朗小马奈12岁,巴黎一个铜匠家出身。16岁,她就去托马斯·库图尔的工作室当模特。1862年,她初次为马奈做模特,让马奈画了《街道歌者》。她身材娇小,一头红发,明亮夺目,马奈开玩笑,叫她“虾”。本来,她是个兼职模特,也在咖啡馆唱歌、弹吉他、拉小提琴,也教教吉他课和小提琴课。但在给马奈当过模特后,一切都改变了。

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1865年,马奈的《奥林匹亚》——这幅画曾叫作《黑猫》——被沙龙选中展出,再一次让世界哗然。全裸的默朗在苍白的床单上躺着,黑人侍从与黑猫在旁。这幅画脱胎于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一如《草地上的午餐》脱胎于拉斐尔的铜版画,但马奈有意将默朗画得苍白到呈现病态,以别于提香的古典风范。左拉认为,“马奈是特意用这个离奇的裸女,来和古典风格做斗争”。长远来看,他成功了;但在当时,被作为斗争武器的裸模默朗,被牺牲掉了。她被误认为是娼妓,当作是马奈的情妇,她的小提琴课和吉他课受了影响。虽然实际上,她和画家阿尔弗雷德·史蒂文斯的关系也很亲密,但世界总觉得“她是马奈的女人”。

好在,一切没到此为止。

19世纪70年代,默朗不再满足于当模特。她开始学画画,学马奈所抵制的学院派风格。1873年,她最后为马奈做了一次模特,就此结束。一年后,莫奈们举行了第一次印象派画展,印象派时代开始。

马奈《奥林匹亚》

又2年后,1876年,32岁的默朗拿出了作品《19世纪的纽伦堡小资产阶级》,入选了沙龙,与马奈的作品挂在同一个展览室里。这是第一次,她不再是马奈的模特,而是与他并驾齐驱的画家了。

又3年后,她入选了法国艺术家学会,她的艺术天分获得了承认。她从一个成就了印象派开端的模特,变成了古典时代最后一个女画家。那之后,为了支持年轻画家,她偶尔允许劳特雷克等年轻画家画她。微妙的是:劳特雷克走到哪里,都一直这么称呼她:“奥林匹亚”。在艺术家聚会的所在,说到“画家维多利亚-默朗”,大家总会愣一愣,但是,“奥林匹亚”,所有人便回过头来。

虽然那也许并非她乐意,虽然她也确实摆脱了这个形象,与马奈并肩而立。但她的身体,毕竟是一个时代的图腾。

作者:张佳玮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