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两条腿,生活再重重不过养家二字

槽值02-06 10:23 跟贴 6351 条
贫穷不是万恶之源,异化和排挤才是。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就是他们(爸爸妈妈)的腿」,这是陕西安康一位6岁小男孩文文说的话。

文文的妈妈帮别人盖房子,从房上没站稳掉下来,胸以下都没了知觉;文文的爸爸外出打工,因为意外双腿都被截肢了。

一家三口,只有文文是健全人。为做上一顿饭,文文要来回跑十几趟,一会儿帮爸爸拿盐,一会儿帮爸爸拿碗。

虽然只有六岁,但文文已经在像个小大人那样照顾爸妈。小小的身板推着妈妈上下坡,遇到想吃的东西从来不会吵着要买。

如果妈妈说太贵了,他就会说「那好吧」。每到这种时候,文文妈的心中总是非常愧疚。

这些心酸的场面,让人心疼又无奈。但其实还有更多悲壮的现实,让人无法直视。

近日,两年前的一则新闻再次被提起。

2016年3月22日,十分平常的一天。楚天(化名)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节俭的63岁老母亲破天荒买了现成的水饺,没多久后从九楼一跃而下。

妈一定会帮你筹到治病的钱。」这是一位母亲留给儿子最后的话。

35岁的楚天得了强直性脊柱炎,无法久坐久蹲,左腿也伸不直,全家就只靠妻子3000元工资过活,女儿还在上幼儿园,换关节需要的30万元手术费用是天文数字。

在遍地是机会的深圳,60多岁的老母亲拼尽了全力补贴儿子。她做零工,在服装厂剪线头,有时候从凌晨剪到第二天中午。

事发前两周,她还去家政公司试着找工作,因为年龄过大被拒绝了。

她也试着向电视台寻求帮助,拨通电话后很长时间没得到回应,再次打通时,接电话的换了人,说不了解情况。母亲从此再没和别人倾诉过内心的无助。

她想起来,女儿楚红给自己买过一个意外险,死了就能赔20万块。

妈一定会帮你筹到治病的钱。」这是母亲留给儿子最后的话。

可怜的老母亲不知道,在她飘飘摇摇砸着邻居的窗户檐一层层坠落时,420元买来的短期保单已经过期5个月。

儿子拿不到任何赔偿。

楚红想起自己上初中时,看见别家孩子吃白面馒头,自己拿着手里的荞麦馒头质问母亲,母亲抱着她痛哭,「但凡妈妈有一点办法,也不会让你这么痛苦。」

有人说这个母亲很蠢。

富裕限制了人的想象力

1月31日,江西南昌地铁一号线上,一名蓝上衣的女子对着孩子大吼,「真是不听话啊你!」她弯腰在地铁车厢内焦急地寻找着什么。屡次寻找无果后她再度生气地对着孩子吼,「都是你玩地铁票玩的!一路上都在玩地铁票!

下地铁后,母亲又打了孩子一下,看着围观群众有点绝望地大喊,「地铁票掉到地铁里去了。」一群女生一边跟拍一边劝道,「多少钱?你再买一张就好了。」而母亲带着一点无奈的哭腔喊道,「我没那么多钱啊!

她告诉拍摄者,她与丈夫分居,每个月孩子父亲只给一千多元的抚养费,她给别人当钟点工,一小时有八块,可因为要带孩子,无法全职,所以经常没有活干,一个月只能挣九百。

自己母亲生了重病,现在卧病在床,这趟出来,是想去亲戚那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借到钱,买点年货。

网上评论中,有同情她的,也有坚信她是炒作的,「现在哪里还有人只挣900块钱的?」

他们不明白的是,这是种戳人心的痛,叫「你不知道,不代表真的没有」。

为生活斤斤计较

有人只看到跳楼母亲故意自杀想拿保险骗钱。

有人言之凿凿地指点,「为什么你一个月只能挣900?」给地铁站妈妈贴上粗鄙、懒惰、不懂教育的标签。

讲真,我看不起穷人,也不理解穷人。

大量的恶意潮水般涌来。有人想起自己童年时期,因为弄丢了几块钱,而被父母抽打到遍体鳞伤,有人想起小时候妈妈给弟弟十块钱买零食,给自己2毛,自己一气之下撕掉却被妈妈狠狠地暴打……

种种相似的委屈经历,让他们看不清打骂和管教的区别。

面对为了生存需求苟延残喘的人,大力指责不重视素质教育,就是在说「何不食肉糜」。

贫穷没有限制你的想象力,富裕才是。

2014年,全国有3917个村不通电,3862万农村居民和601万学校师生没有解决饮水安全的问题,近10万个行政村连水泥沥青路都还没修通。

截至2016年,虽然中国贫困人口已经减至7000万,但这个数字仍旧不太乐观,中国的贫困线标准在2300元,人均每天不到一美元,仍旧低于国际人均每天1.25美元的标准。

2017年8月,台风「天鸽」登陆广东,在15级的台风下,一个中年男人冲过去试图凭借一己之力扶住一辆装载着货物的卡车,最终被倒下的卡车活活压死。

他难道不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扶不住卡车吗?

他知道,但没办法。这辆卡车上装载着他全部的身家,对他来说,没了这些,也就等同于没了命。

很多人难以想象,为什么有人会为了几块钱斤斤计较,甚至因为几块钱挣扎求生。

杭州一位患肝癌的父亲,为了给孩子省下2元钱,即使透不过气,也不肯吸氧。

两块钱,五块钱,有人拿它买瓶矿泉水漱口,有人靠它维持一天的生活。

在纪录片《父亲》中,韩培印是一位普通的农民工,面对儿子胜利9000元的大学学费,每个月只有400元的韩培印省吃俭用,睡一块钱一晚的地方,没有枕头,枕着砖头入睡。

在出租屋里,韩培印给儿子韩胜利生活费

而儿子胜利,父亲已经无力供给,胜利只能再每天课余向同学们要矿泉水瓶,去垃圾桶里翻找,久而久之,大家的空水瓶都会给他。

每天卖瓶子的几块钱,就是他一天的伙食来源。

他卖了那么多瓶子,换来的钱或许还不值其中一瓶饮料。

对于像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每一分钱都要用在刀刃上,不仅是为了维持生计,也是因为挣钱的艰辛。

贫穷是场恶性循环

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错觉?

「穷」乎只是一种调侃。

那些喊穷的人多是买不起名牌包,用不上成套上千元的化妆品,或者刚买了一台新出的iPhone,还喊着「我好穷我好穷」、「贫民窟少女」、「这个月要吃土了」。

如果把社会比成不同的笼子,每个人只能待在自己的笼子里,下面的人面积其实最大,却少有人知,因为他们生活在自己的笼子里,目之所及,耳之所闻,只能抵达这个笼子的边界。

这也是偏见产生的原因,甚至于许多人直接将贫穷和懒惰、自私、下作划上等号,他们看不见那个真实的世界,只能窥探到边缘一角,于是按照自己猜测推己及人,所以想当然地嚷嚷着,「穷就别生,穷人本来就不应该生孩子。

如果这样说,中国将有好几千万人「没资格」生孩子,而这些仅为贫困线以下的人数。

很多网友强调,「生孩子不是为了让他跟你一起烦心的,是为了让他跟你一起享福的。」

这样看,能够达到这个标准的或许是中产阶级,根据最新统计,中国的中产阶级目前在2.04亿人左右。

高盛集团《新一代中国消费者的崛起》指出,中国人均年收入50万美元的有150万人,他们属于「高端消费人群」。中国11%的人口被定义为「中产」,也就意味着,约1.5亿人具备购买iPhone X的能力。

对比这些标准不难发现,在中国,有资格生孩子的,不超过总人口的七分之一。

在贫困地区往往存在着一种现象,那就是越穷越生,越生越穷。他们觉得养儿防老,认为孩子的到来可能会改变命运,所以只有现在拼命生孩子,以后选择的路才越多,保障才越多。

曾经在新闻中看到,一对家境贫困四川夫妻生了十一个孩子,其中父亲是一名挑夫,好几公里仅挣一两块钱,面对记者的提问,他答道:存钱不如存人。

一家人合影,里面缺了父亲、大姐和被送走的老十一

越生越穷的本质,是全社会的痛点,烧到了人们身上。

对穷人不善是种恶

不偷不抢,为什么努力生活的人要遭受嘲讽?

跳楼的妈妈,熬夜工作到凌晨,就为了多给孩子挣点医疗费。

地铁站的母亲,再穷也没有逃票;没有簇新的衣服,依然把自己和孩子打扮得干净整洁。

面对周围人的质问,她只能大声地,无力地重复着,「很重要,五块钱很重要。」

贫穷不是万恶之源,异化和排挤才是

成为新中产的人们,用高高在上的姿态指点,将那些努力想要爬上峭壁的人一脚踹下去,大声地把他们划在「穷人」阵营。

逼得穷人把自己看作穷人,看作不一样的人的原因,除了生活,还有社会的眼光。

鲁迅在《而已集》中写了这么一段话:楼下的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即便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最起码,面对那些在赤贫边缘摇摇欲坠的人们,多一份理解的要求,并不过分。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微博@槽值,有态度的情感吐槽,等你来撩。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