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大奸似忠,朝堂进言不怕得罪皇帝,还懂收买民心

subtitle 历史大学堂02-05 20:10 跟贴 423 条

天下将治,笃实之风盛行;天下将乱,则诡谲之风盛行。

看一个朝代兴衰成败,就看是哪些人站在朝堂上。朝代将兴,则满朝都是忠烈之臣。比如李世民时期的大唐,汉高祖开国时期的大汉,仁宗时期的大宋等等。基本上朝堂上是以忠臣为主,甚至难以找到奸臣的影子。当国家将败了,则满朝都是诡谲之臣。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宋徽宗时期,把持朝政的蔡京、童贯、高俅、杨戬无一不奸。所以最后宋徽宗被囚禁到五国城去了。

那么在大明朝有一个特殊的时期,朝堂基本被诡谲之臣占领了。

那么到底何为诡谲之臣呢?简单说,就是大奸若忠,大诈若直。

说道大诈若直呢,本文的主角就要闪亮登场了。此人就是李三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李三才(1554-1623)明朝后期大臣_图

1.

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的时期,就会出现这样一批人。他们外唱尧舜之歌,内行桀纣之事。但是,他们又非常重视自己的名誉,为了博得一个好名声,也会经常做一些小慈善,行一些小恩惠,为官一方,甚至还为百姓做一些好事情。李三才正是这样一个人。

他在淮扬任职期间,以减轻百姓负担为名,多次上书万历皇帝,痛陈矿税之害,直接要求皇帝取消矿税。

许多人对于矿税都说不太清楚。其实矿税是什么呢?往浅了说,就算是工商税吧。多对商人收税,国库就会充盈,否则万历皇帝怎么进行“三大征”?要知道,万历当朝的时候,辽东边关的兵饷是充盈的,这其中,矿税功不可没。而且矿税多是针对大商人大地主阶级,所以对于农民来说,他们的负担并不重。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么多人反对矿税呢?原因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啊。你收矿税收的是利益集团的,这批人都是有权有势之人,所以一定会想尽办法对抗朝廷的。而李三才正是这批人的代言人。

顾宪成(1550年-1612年)_图

那么李三才就不怕得罪万历皇帝吗?这恰恰就是他的高明诡谲之处。

李三才审时度势,他知道这批利益集团的势力大得很,而且是抱成团的,这就是臭名昭著的东林党。

东林党的创始人顾宪成跟李三才是一个路数,更是把满嘴尧舜之言包装成草根爱国的拳拳赤子之心。要不怎么能喊出“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口号呢。这正是: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

那么对于李三才的上书,万历皇帝是怎么回应的呢?他就一招,不回应。

为什么皇帝不回应呢?因为他知道,矿税的确存在着问题。但是,他还不能取消。虽然表面看,矿税征得不合理,但实际上又非常合理。这些大利益集团对老百姓巧取豪夺,强征他们搜刮来的民脂民膏,难道不应该吗?

明朝的百姓_图

既然矿税主要针对的是利益集团,那么李三才如何收买普通百姓的人心呢?他就跟百姓说,大家看,要不是皇帝征收这些乡绅土豪的矿税,他们也可以拿出钱来给你们做做慈善做做福利呀,至少也不会搜刮你们呀。让他这么一解释,好像老百姓被利益集团剪羊毛割韭菜都是皇帝闹的似的。

可毕竟老百姓是最容易煽动的。李三才这么一说,老百姓就都信了。加上他平时特别善于施一些小恩小惠,所以在百姓中颇有些贤名啊。

既然是百姓眼中的好官,那平时就要摆出一个清廉的样子来。于是,他每次待客总是把桌子摆在院子里,让大家看得明明白白。

就这样,东林党的创始人就要来访问他来了。

两个万历朝最伟大的诡谲之人,即将迎来他们穿越小半个中国的第一次握手。

明朝版图_图

2.

顾宪成要来拜访李三才了。都是百姓眼中著名的贤人。这次见面一定要好好造势了。

终于,顾宪成来了。

李三才请来两个百姓中有身份的人来作陪。为什么不请官员呢?当然了,亲民嘛。

酒席就摆在院子里。大门敞开,让所有的老百姓都来看看,什么叫做最清廉的饭菜。

的确清廉啊,一共就四个青菜。不过,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

两个百姓吃完饭美滋滋走了。关键不在于吃什么,而是李三才请咱作陪,倍儿有面。

老百姓该看的全看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关上门说咱们自己的事情了。

二人相见恨晚,交谈甚欢。

明朝的官员_图

第二天,李三才请顾宪成去下馆子了。当然,馆子也有许多种类,最高级的一类就是会馆。淮安会馆很有名。到了会馆,都不用李三才吩咐,一桌子菜就上齐了。就算顾宪成吃过见过,也有些惊呆了。

他就问:昨天咱们吃得那么清淡,今天为何这般奢华?

李三才说:昨天那饭是看的,今天这饭是吃的。

吃完饭一结账这顿饭花了2000两银子。

东林党明一套暗一套、朝上一套朝下一套的作风让万历皇帝实在受不了了,于是他决定任命一个新的内阁首辅。此人就是李三才的老师王锡爵。

王锡爵是一个刚直不阿的人。正因如此,他深知朝廷上下已经成了东林党的天下了。况且东林党耳目众多,越是口是心非之人,越是怕别人背后议论,因此东林党收集言论、排除异己的手段并不逊色于东西二厂。

王锡爵不是不想给万历皇帝排忧解难,可关键是他不敢去呀。他去了就等于把自己架到了东林党的火炉子上烤。

可是不去吧又觉得愧对万里皇帝对自己的信任。于是他决定秘密给皇帝出一个主意,自己就不去了。

王锡爵给皇帝出了个什么主意呢?

王锡爵_图

他信中说:对于弹劾奏章,一概留中不发,就当是禽鸟之音。

按说,王锡爵派人给皇帝送信,此事做得已经很秘密了。可再秘密的事,哪逃得过李三才的耳目啊?

虽然说,王锡爵是李三才的老师,可二人却完全是两条道上跑得人。李三才一想,这个王锡爵平时说话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他该不会信里说我什么坏话吧。那不行,我要想办法看看这封信。

送信人路过淮安时,李三才假装来了一个偶遇。然后说,既然是老师家来的人,我也要尽尽地主之谊呀。

本来送信人是有所提防,但他哪里是李三才的对手。一番花言巧语,送信人觉得,要是不吃李三才这顿饭,自己还是人吗?

既然吃饭,就好办了。一顿酒,送信人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李三才把信件打开了。一看,好啊,你骂朝廷大臣都是禽鸟。这就好办了。

送信人第二天高高兴兴上路了。可是,他的信还没有到,李三才的小道消息已经传遍了朝廷上下。大家都知道王锡爵骂他们是禽鸟的事情了。于是纷纷奏本,弹劾王锡爵。

万历皇帝就这么默默听着,他也不表态。等大家都说完了,万历皇帝说,那就让李三才入内阁吧。大家都讨论一下。

皇帝的话顿时让大家愣住了。

万历皇帝,朱翊钧(1563年—1620年),即明神宗_图

3.

之后几天的朝堂上,针对李三才展开了大辩论。

因为朝廷上除了东林党人,还有许多非东林党人,其中浙党算是势力稍强的一派。

工部郎中邵辅忠打响了反李第一枪。

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十二月,邵辅忠上折参李三才:大奸似忠、大诈以直。此人可用五字概括之:贪、伪、阴、霸、奸。

浙党的发难,引来东林党朝野的强烈反击。为什么是朝野呢?对啊,朝廷上有东林党重要人物叶向高,在野的有东林党实际领袖顾宪成啊。

大辩论持续了好多天。事实上,东林党人并不知道,此次大辩论其实是万历皇帝跟浙党玩得一个计谋。

都说东林党遍布朝野,可是到底谁是东林党,东林党势力到底有多大,万历皇帝也没有底。这不,万历皇帝就来了一个打蛇打七寸,这个李三才其实就是东林党的精神领袖,所以拿他做局,正是东林党的七寸!

叶向高(1559年-1627年)_图

辩论了好多天,万历皇帝把东林党的势力基本也摸清楚了。

特别是顾宪成的暴露,让万里皇帝非常震惊。顾宪成乃是一个平头百姓,居然能遥控着朝廷的大学士叶向高,这不就是天地会的陈近南嘛。

时间一长,李三才终于看出了万历皇帝的真实意图。于是,他马上做了一个以退为进的决策,那就是辞职下野。

这场大辩论,最终以李三才的辞职结束了。

虽然李三才暂时退到了幕后,但万历皇帝还是看到了东林党尾大不掉的危害。于是,他下决心要壮大非东林党的势力。

虽然说,浙党势力也不小,但要制衡东林党显然还有些稚嫩。那么在这个时候,魏忠贤与崔呈秀出场了。此二人迅速强化了东西二厂,其实此二厂的职责很明确,就是针对官员的,基本上就是以制衡东林党为主。魏忠贤与崔呈秀也是一个在后指挥,一个前面冲锋陷阵。崔呈秀出任左都御史兼兵部尚书,专门负责惩治腐败,给口是心非、结党营私的东林党沉重的打击。

东林点将录_图

而万历皇帝呢?他对于阉党与东林党之争,假装视而不见。而事实上,阉党掌握着许多实权机构,甚至可以这样说,阉党对东林党的打击就是万历皇帝默许授意的。

表面看,这是阉党与东林党之争。实则是皇帝与利益集团之争。所以万历皇帝在位时期,国库始终是充盈的。这也保证了辽东大明对阵后金始终不落下风。

那么万历皇帝死后,天启帝开始时候,还是想再次启用东林党的李三才出任南京的吏部尚书。李三才还没有上任就给死了。那么之后不久,魏忠贤编了一部《东林点将录》,第一名就是赫赫有名的李三才,号托塔天王。叶向高就是天魁星及时雨。

可惜,天启时间不长就驾崩了。崇祯皇帝上台后,杀了魏忠贤,取消了矿税。从此国库日渐空虚,再也不能支撑辽东巨大的军费了。

【风林话古论今 专栏】每周一更新

历史堂团队作品 文:风林秀

文字由历史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