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总督区:斯基泰人的南方天堂

subtitle 冷炮历史02-05 11:34 跟贴 15 条

  对很多人而言,塞人的名字虽然谈不上家喻户晓,但也是一支十分具有传奇色彩的游牧民族。他们是第一代游牧霸主斯基泰人的亚洲分支,一度给侵入自己领地的居鲁士和亚历山大大帝造成很大麻烦。但他们也是战败者与逃亡者,在西迁的月氏人的压力下,不得不选择背井离乡。最终在印度鸠占鹊巢,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印度-斯基泰国家,从而改变了当地的历史走向。

  1斯基泰人的南方攻略

  △鼎盛时期的西部总督区

  西部总督区实际上是一个位于印度西部的斯基泰地方政权。其势力范围可从印度河口,向东一直延伸到印度中部的班达拉地区。向北包括了著名古城乌贾因,向南抵达纳巴达河,涵盖马尔瓦高原全部。但因其统治者头衔是贵霜帝国的西部总督,而得到了一个看似较为低下的名称。

  这一地区,最早被孔雀王朝崩溃后乘势崛起的南印度萨塔瓦哈纳人占据。公元1世纪初,一支先前占据旁遮普的斯基泰人地方势力,因无力抵挡印度-帕提亚大王冈多法勒斯的攻击,沿印度河南下迁徙至印度河口。随后他们继续向东扩张,打败了安度罗王朝的地方总督,从后者手中夺取了该地。从此奠定了维系近四个世纪的西部总督区的基石。

  △帕提亚人 斯基泰人与贵霜人在中亚和北印度的混战

  考古证据显示,斯基泰人为了避开北方的帕提亚人人和贵霜人威胁,进而团结在的奠基者纳哈帕纳的周围。一伙人在公元1世纪中期,他向东方强邻安度罗王朝发动了一系列征战。靠着中亚骑兵与依附他们的一些希腊部队,把原属后者领土的印度西海岸附近的纳西克、卡尔勒和朱纳尔地区据为己有。此举对西部总督区的崛起具有举足轻重的积极影响。

  从印度河口至纳巴达河口之间的印度西北地区,一直人多地少。即使当地土地产值较高,单纯依靠农业税入也无法维持基本的国库收支平衡。但印度洋上日益兴旺的海上贸易,却能让占据海岸线的一方成为赢家。因为只要罗马贵族有追求东方奢侈品的风气,来自地中海商船上的黄金白银就能源源不断地流入海岸线的贸易口岸。这些贸易财富足以将据有者打造为当地霸主。因此对海岸线贸易主导权的争夺,就成为西部总督区绕不过去的战略抉择。

  △纳哈帕纳发型的银币

  作为曾经的既得利益者,安度罗王朝绝不会放任巨额财源的丢失。所以在纳哈帕纳死后的公元63年,萨塔瓦哈纳人很快就对入侵海岸的塞人发起了反扑。纳西克附近发现的安度罗国王高塔米普特拉篆刻的铭文提到,约在公元81-87年间击败了斯基泰人、帕提亚人和希腊人,并歼灭了西部总督区的有生力量。与此同时,约格尔特姆比地区也发现了大量被高塔米普特拉重新叠制的纳哈帕纳钱币,证明后者所言非虚。

  这次大败也意味着纳哈帕纳此前在苏拉什特拉、马尔瓦以及纳巴达河以南的所有征服地再次丢失,西部总督区几乎被打回原形。显然,倘若此时的北方强国贵霜同时南侵,这个遭遇瓶颈的政权将在劫难逃。

  △印度西海岸有大量印度洋海上贸易的必经之地

  幸运的是,由于当时贵霜的注意力正集中于西域发生的动乱和与东汉的竞争,无暇顾及印度河口东南的塞人小国,后者方才能够度过最危险的时刻。不仅如此,在纳哈帕纳的后继者,另一位颇具才干的总督查斯塔纳治下,西部总督区很快就恢复了元气,并将国势发展推向盛世。

  我们在此人篆刻的铭文中发现,他首次在文献中出现时已是即位后的第11年(公元89年)。正是高塔米普特拉击败入侵塞人后不久。当时他仅仅是西部总督区的一个普通斯基泰人将领,偏居古杰拉特北部一隅。但在其在位第52年(公元130年)去世之际,他已成为从古杰拉特经苏拉什特拉到马尔瓦的广大领地的主人。正是此人在公元106-114年间的军事行动,将高塔米普特拉的继承者彻底赶出了印度西北海岸线。斯基泰人就此占领历史名城乌贾因,并重新攫取了当地的贸易主导权。

  △贵霜人在当时忙于中亚与西域地区的冲突

  2鼎盛时期

  △纳哈帕纳时代的西部总督区银币

  不过,西部总督区之所以能成长为与北方的贵霜帝国和南方的萨塔瓦哈纳比肩的印度中部强国,却应归功于查斯塔纳之孙。他是该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鲁德拉达曼一世。

  查斯塔纳在位后期,虽然在对安度罗王朝的漫长战争中占据了上风,本国国力也消耗过大。频繁的征战与印度湿热的天气,让王储贾雅达曼甚至因过于辛劳而病逝。因此当鲁德拉达曼跳过其父直接继位时,西部总督区本身也已经处于民众怨声载道的边缘。

  正是鲁德拉达曼及时调整了此前以军事斗争为主的国策,得以让臣民适时地休养生息。在他的治下,西部总督区的经济繁荣臻于极盛。公元1世纪,佚名希腊海员在其撰写的《厄立特里亚航海记》曾对当地的特产评价很高。在希腊人笔下,西部总督区是一处富饶的国度。国内盛产小麦、大米、芝麻油、高纯度奶油。棉花和印度人穿着的各色粗制服饰也是在当地纺织。此地拥有可放牧畜群的大量牧场,土著大多是棕褐色皮肤的高个子。

  △古钱币上的印度商船形象

  如果说纳哈帕纳时代的塞人辖地就已经如此让外来者印象深刻,那么鲁德拉达曼时期的社会生活显然更加富庶繁茂。这位伟大国王曾大力发展民生民计产业,兴修水利和道路设施。同时还弘扬佛法,积极推进塞人融入印度文化。因此,如同他在铭文中宣称的那样,当彼时世界上的其它斯基泰国家,不是灰飞烟灭就是苟延残喘的时候,西部总督区却极为富有。由贡赋、捐税、应得的份额而财库盈实,充溢着无数金银珠宝和珍奇。

  当然,作为一名以战争立国的伟大君主,鲁德拉达曼并未放弃继续扩张领土的野心。在国家元气恢复后,他就立即重启了与老对手萨塔瓦哈纳人的斗争。西部总督区的军队,在面对大量印度土著时,就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勇猛。

  △斯基泰人的中亚军队对印度人有很大优势

  斯基泰人标志性的精锐骑兵在战斗中发挥了极大作用,让依赖笨重战象和战车作战的印度传统军队无法适应。鲁德拉达曼的骑兵,经常以高机动性的游牧战术,反复袭扰他的印度对手。同时部分跟随他南下的希腊部队,也在同印度步兵的战斗中具有优势。更多中亚、北印度和当地附庸提供的弓箭手部队,则让西部总督军在对射中不落下风。战术落后且移动笨拙的印度土著部队,在重大战役的关键时刻,经常遭致意想不到的突然攻击。

  △部分北印度的希腊人也在西部总督区占有一定势力

  尽管如此,安度罗王朝仍然凭借略胜一筹的国力,在很大程度上阻遏了鲁德拉达曼的攻势。双方的漫长战争直到西部总督在位的第15年,才分出胜负。最终,鲁德拉达曼成功地迫使萨塔瓦哈纳人割让了纳巴达河以南的孔坎海岸,继纳哈帕纳之后,再次且更深刻地将西部总督区的势力渗入纳巴达河对岸。他甚至将一个女儿嫁给了安度罗王子达克什纳帕塔。企图通过支持后者介入安度罗王朝内部争权夺利的纷争中,从而获取更符合自己的长远利益。

  △印度传统依靠大象为核心的军队显然不是中亚式武装的对手

  3 盛极而衰

  △面对鼎盛时期的贵霜帝国 西部总督区依然比较强势

  在对待其它国家的关系上,鲁德拉达曼同样表现得相当强势。他曾打败居住在恒河与印度河流域之间的哈尔亚纳与贵霜的附庸瑶德亚部落。即使面对正处于迦腻色伽大帝统治下的贵霜帝国,他也没有丝毫怯场。

  考古证据曾发现查斯塔纳一度向迦腻色伽俯首称臣,但却从未表现出对后者的任何尊崇行为。不仅如此,他还极力向世人宣扬自己与贵霜国王是平等的关系。我们在其发行的钱币上发现,鲁德拉达曼启用了一个看似更加显赫的头衔——大总督,其意义恰似波斯传统头衔“万王之王”一样,代表了西部总督区的至尊地位。他甚至吹嘘自己曾把领土扩张至信德和木尔坦。虽然后者当时被公认为迦腻色伽治下贵霜帝国的领地,但此举至少表明鲁德拉达曼确实独立于贵霜影响之外的事实。

  △西部总督统治时代的庙宇雕刻 比较的西方化

  西部总督区的强盛无疑让世人印象深刻。但和几乎所有依仗武力强行闯入异域世界中的外族一样,随着他们凭恃力量的衰减,入侵者终将融入土著们的汪洋大海中。

  公元150年鲁德拉达曼死后,西部总督区就走上了致使他们前辈衰亡的同一条道路。对外军事失败最先成为国家盛极而衰的征兆。萨塔瓦哈纳人在斯基泰大总督死后不久,成功地夺回了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孔坎海岸地区。此举无疑让鲁德拉达曼的后人丢失了相当程度的贸易财赋。

  △国力衰退让西北总督区各地的斯基泰人陷入内战

  不仅如此,伴随着强力君王的消亡,王朝内部的争权夺利也取代了昔日的团结一致。内战成为2世纪中中期到3世纪的常态。不少地方势力得以坐大。到3世纪初,以乌贾因为首都的中央朝廷,已经丧失了对马尔瓦和拉贾斯坦大部、库奇和古杰拉特北部的控制。新继位的君王们对此无力阻止。他们权威此时已经下降到如斯糟糕境地,以至于在公元295--348年间,竟然没有一位统治者敢于铸造任何带有“大总督”头衔的钱币。

  斯基泰人文化的落后性也在其衰亡历程中暴露无遗。这些来源于中亚大草原的游牧民族,原本是崇尚原始萨满的野蛮战士。但在迁徙至阿富汗和西北印度的过程中,先是接受了当地的希腊-伊朗文明,然后又逐渐印度化。在过程中,虽然他们为适应征服地而抛弃了祖先那套原始落后的统治手段,然而其充满生机的勃勃野性也因此泯灭,逐渐变得不思进取。

  △落成于西部总督时代的印度神庙

  随着时间流逝,西部总督区流通钱币的风格日益印度化。原本在印度-斯基泰时代充斥着的希腊-伊朗神祗,慢慢被印度湿婆和佛陀们取代,甚至连篆刻的希腊文字也无人能识。这样一个陷入长期内乱,又被印度文化日渐剪除爪牙的国家,似乎距离灭亡已为时不远。

  △国力衰退与文化沦丧 让西部总督区的军队战斗力越来越弱

  4 最终灭亡

  △公元4世纪后期的印度

  公元4世纪末期,已经非常衰弱的西部总督区反而迎来了一次复兴。一位名叫鲁德拉塞纳三世的总督,出现在西部总督区的王座上。他重新控制了一盘散沙的地方势力,再度启用久违的大总督的荣誉头衔,甚至曾短暂地打败过邻近的纳伽人。

  他的最后荣光似乎唤起了四周邻居对塞人昔日恢弘霸业的恐惧,但历史证明,上述努力仅仅是该国的回光返照。新的敌人已经在东面的印度内陆,孕育而生。发迹自恒河流域的新本土帝国——笈多王朝,开始了史无前例的扩张。

  △笈多王朝金币上的印度骑兵形象

  这一印度新贵通过联姻的方式,逐渐吞并了摩揭陀附近的众多印度土邦,并不断对摩揭陀以外的次大陆世界发动武力征伐。公元380年,笈多帝国的势力范围,已扩展到与西部总督区直接毗邻的马尔瓦东部和古杰拉特北部。上述地区的纳伽人和阿布希拉人都向笈多王朝表示臣服,甚至一些塞人地方统治者也加入其中。西部总督们竭力反击对手的进犯,一度让笈多王朝蒙受较大损失。但他们最终还是被超日王旃陀罗笈多二世与南印度强国瓦卡塔卡的联合击败。这个独立的斯基泰王国,在公元5世纪正式消失。

  △公元5世纪的印度 西部总督区被笈多王朝吞并

  西部总督区的瓦解,是印度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它代表着自公元2世纪,中亚大迁徙以来,持续近6个世纪的游牧帝国的最后消亡。同时,这也是笈多王朝趋于鼎盛的标志。印度本地残存的希腊人社区,也在差不多时间内消失。

  △公元6世纪伐拉毗王国在印度西北崛起

  但作为一支曾经十分个性鲜明的民族,塞人却并未立即消散于印度本土化的浪潮中。在旃陀罗笈多二世死后60多年,西部总督区的故址上又兴起了一支由梅特拉卡人建立的地区性王国——伐拉毗。由于其名字与伊朗神祗米特拉的相似性,人们认为该国王室起源于伊朗地区。但其统治根基,无疑源自原西部总督治下的诸多外来部族。

  △斯基泰后裔拉其普特人 一直以勇武著称

  这些自古典时代以来,就在亚洲腹地翻云覆雨的战士后裔,此后又在当地经历长达三个世纪的同化历程。最终融入到印度教种姓社会中,形成中世纪时主导北印度历史的拉其普特人。(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