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课本里的这些故事,居然骗了我们这么多年

subtitle 槽值02-04 12:47 跟贴 37450 条
对于“造假”,我们完全可以不予理会。但有时候,人真的需要教科书中传达的精神、讲述的善意故事,温暖我们前行的脚步。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不光童话里是骗人的,童年教科书也是!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这是歌曲《童话》的歌词。

  以为只有在感情里,才会发生“幻想来的是白马王子,结果来了唐僧”的惨剧,万万没想到,活了小半辈子竟在教科书上栽了跟头。

  你以为拿破仑只有1.5米?假的!

  你以为爱因斯坦是数学差生?假的!

  你以为羚羊飞渡牺牲一半为救另一半?假的!

  ……

  这年头流行怀旧,不管是已老的初老的还是未老的,都很容易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可是,在重读故事之余,发现越来越不对劲——曾经的语文课本和课外读物里,怎么那么多假鸡汤!

  老实孩子华盛顿

  年幼的华盛顿用斧子砍倒了花园里的樱花树,面对父亲的责问,他勇敢地承认了错误。

  华盛顿多么正直!多么诚实!

  可惜故事早被辟谣,是一个美国作家梅森威姆斯编造的。

  1799年,华盛顿刚去世时,梅森看中了美国人缺少英雄故事的市场,靠着胡编乱造和到处抄袭,写出了一系列受欢迎但真假不明的总统牌鸡汤,广受读者欢迎,梅森从此成为畅销书作家。

  网友恶搞的名人名言:“练肱二头肌,从砍樱桃树做起——乔治华盛顿“

  原文是这样写的——

  华盛顿:“爸爸!我不能撒谎!是我砍的,是我!”

  爸爸欣慰地笑了:“啊,孩子,快到我怀里来。爸爸为你感到骄傲,虽然你砍了我的树苗,但你就是个小英雄,这可比一千棵树都值钱啊!” (此处请配上翻译腔声情并茂地朗读)

  美国孩子纷纷效仿华盛顿,砍树然后诚实相告,下场却不怎么好。

  1904年,在被这碗假鸡汤毒害100年后,一位美国小孩终于奋起反抗,写了一首打油诗,发表在《生命》杂志上:

  我爸爸和华盛顿爸爸大不同

  我砍了我家的樱花树,还勇敢承认

  只换来我爸一顿暴揍

  我爬上床,痛哭流涕

  天哪!我真应该撒谎的

  自我牺牲挽救同伴?

  小学时,许多人被经典动物故事《斑羚飞渡》触动。

  故事里,一大群斑羚在猎人的追赶下,被逼到悬崖边,眼见没有退路,头羊组织老羚羊当跳板,先飞跃到两个悬崖间,然后小羚羊踩着老羚羊的背跳到对面的悬崖,老羚羊就此坠下山崖。

  感动不假,但违背常理也是真。

  斑羚不是一种会集体出现的动物。沈石溪老师笔下的斑羚是一种灰斑羚,它们没有成群出现的习性,往往以个位数聚集在一起,形单影只也是常态。成年的雄性斑羚往往老死不相往来,发情期更是脾气暴躁。所以,作为一种如此缺乏社群联系的动物,就不要谈什么互相照应了。

  除了习性的悖论,踩“跳板”这种高难度、需要紧密配合的行为出现在动物身上,也不禁让人怀疑。因为它太拟人,太刻意,充满了太多人类情感和精密计划。

  故事是好故事,赞扬宣传了自我牺牲的伟大。但最基本的事实情况无法保证。

  一个自相矛盾的寓言故事就这样披着记叙的外衣,蒙蔽了我们多年。

  荆轲刺秦王

  课文里荆轲和太子丹的形象都无比正面,不少人被荆轲的视死如归和燕太子的家国天下感动得一塌糊涂。然而,这两个英雄式人物,背地里却称得上变态。

  根据先秦传记《燕丹子》记载,太子丹和荆轲饮酒作乐,配一美人弹琴。

  荆轲这个恋手癖忍不住夸了琴女的手,太子丹立马让人砍了琴女的手,承在玉盘里奉给他。

  荆轲在太子丹处待了三年,做的荒淫无度之事大大小小:“太子你待我不薄,给我用黄金扔乌龟玩儿,杀了千里马只为烹马肝给我品尝,我喜欢姑娘的手,您就用玉盘装了送给我。小的一定为您效犬马之劳,卖命到底。”

  所以到头来,所谓英雄相惜,不过是两个变态相遇相知。

  浪费粮食的悯农者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读着这古诗,我们想当然以为作者一定生活简朴,深知百姓艰苦。

  事实却是,这位冠冕堂皇的李绅一步入仕途,就马上堕落了。

  据史料记载,李绅为官后最爱吃鸡舌,因为鸡只有一条舌头,所以他每餐饭都要宰杀活鸡三百多只,堆积在后院。

  一个写着“汗滴禾下土”的诗人,却把自己活成了“朱门酒肉臭”的官人,实在是讽刺。

  数学差生的完美逆袭?

  在鸡汤届,流传着一个教科书式的典范: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小时候数学只考了1分,却没有阻挡他成为天才。

  这个故事不知被多少在苦海里挣扎的孩子用来自我激励,手里握着不及格的卷子, 脑子里想着上清华还是北大。

  可惜,这个故事来源于人们对于瑞士分数系统的误解。根据爱因斯坦档案馆的资料,当年他读书时,算数和代数的确只考了1分。

  但当地的分数系统是这样的:1分是满分,4分是及格,6分最差。

  爱因斯坦考一分,其实是考满分。

  原以为爱因斯坦成绩很差,还成了伟大的科学家,无比励志,殊不知天才的光芒早在童年就散发出来了。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大家一起蘸墨水”

  蘸墨水这事,创先河的是王羲之。

  王羲之的书童送来了他最爱吃的蒜泥和馍馍,几番催促,这位大书法家都像没听见一样,沉浸在书法的世界里。

  后来,母亲前来劝他吃饭,发现他吃得满嘴污黑,错把墨汁当成了蒜泥。

  王羲之还不忘加一句:“今天的蒜泥可真香!”

  黑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陈毅先生也闹过这样的笑话。

  据说他有次去亲戚家,亲戚拿来了糍粑,沉浸在书本里的陈毅把本该蘸糖的糍粑蘸了墨水,亲戚们都忍俊不禁。

  无独有偶,陈望道先生在翻译《共产党宣言》时,也是过于投入,废寝忘食,和陈毅先生一样把母亲送来的食物合着墨汁吃掉,只不过这次吃的是粽子。

  究竟是哪位伟人吃了墨水?还是大家都碰巧做了一样的蠢事?我们不得而知。

  达·芬奇苦画三年鸡蛋?

  小学课本讲了一个《画鸡蛋》的故事,达·芬奇为了练习绘画基本功,听从老师的话,每天都画形状不同的鸡蛋,这一画就是三年。后来达·芬奇无论画什么,都是画的又快又准。

  从故事中,我们得到一个道理,做事情不能眼高手低,要从基础做起,持之以恒。

  然而,事实真是这样吗?

  达·芬奇如果能看到教学课本,大概要哭出声来,自己生活的文艺复兴时期,纸张那么贵,哪有那么多钱买纸来画鸡蛋?

  就算是富家子弟,也没法那么奢侈浪费,何况达·芬奇家庭条件并不好,母亲很早去世,跟随父亲继母一起生活。

  现在能找到的比较早的文章,是1961年发表于《人民日报》的《画蛋》一文,署名“于厘”。他说自己小学图画课,是“从画鸡蛋和苹果”开始的;三十年后,他又“听人讲过一个故事”,就是达·芬奇画鸡蛋。于厘鼓励人们学习达·芬奇的“画蛋精神”。

  教科书中关于达·芬奇《画鸡蛋》的文章,应该是裁剪自秦牧《画蛋·练功》。然而并没有具体的史料可以证明。

  小个子男人拿破仑?

  拿破仑大概是最委屈的了,长久以来被英国人称为“小个子科西嘉人”,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个一米五的矮个子。

  实际上,据曾伴随拿破仑生活过的英国人Adrew Darling记述,拿破仑身高为5英尺7英寸(英制),约合1.70米。

  虽然无法准确判断他的具体身高,但有历史学家估计,18世纪法国人平均身高顶多为1.66-1.67米,这样看来,拿破仑真不算太矮的人,更谈不上侏儒。 “小个子科西嘉人”的称号,更多来源于英国人对他的蔑视。

  与象共舞的和谐关系?

  在人教版《语文》五年级下册中,《与象共舞》描述了泰国风土人情,在文中,大象与人类和谐相处,最后还有“我想,如果大象会笑,此刻所展示的便是它们独特的笑颜” 这样的描述。

  泰国虽然一直以来被称作是“大象之邦”,但大象的生存状况并不佳。

  《每日邮报》报道,越来越多泰国人喜欢上食用大象肉,这让大象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泰国清迈府大象自然公园的工作人员素彻2010年曾对媒体表示,任何形式的动物表演都是对动物的伤害,“所有的表演都是在强迫之下进行的,如果有些大象既会画画,又会跳舞,这就意味着它需要接受更多、更残酷的训练和虐待,遭受更严重的伤害。

  泰国的现状,和课文中的描述有巨大的出入,课文中的和谐共处,更像是人类的独自狂欢,抑或是美好期待。

  当我们不再是没主见的小屁孩,再回头看这些课本,才发现什么叫年少无知。

  哈登怀特曾说,故事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分,只要是连贯的,合理的,有说服力的,能带来启发的,都是好故事。故事本身也都带着虚构的成分,从不同的角度来解读,会带来不同的效果。

  这些故事是不是好故事,什么样的真相才是真相,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对于“造假”,我们完全可以不予理会。但有时候,人真的需要教科书中传达的精神、讲述的善意故事,温暖我们前行的脚步。

  最后说一句,朋友,干了这碗鸡汤,奋斗的路上我陪你!

  参考文献:

  [1]Griswold, Jerry. ‘A Biographical 'Bah, Humbug' on the Cherry Tree : Washington: The legend meant to encourage truth-telling was itself a fabrication’, Los Angeles Times, Feb 20 1995.

  [2]Greenan. 《斑羚飞渡是梦一场》. 果壳网:2011,7,7.

  [3]White, Hayden. The fiction of narrative: Essays on history, literature, and theory, 1957–2007. JHU Press, 2010.

  [4]Sullivan, Walter. ‘Einstein Revealed as Brilliant in Youth’, The New York Times, Feb 14 1984.

  [5]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一百二十三回

  [6]Roland Mousnier, The Institutions of France under the Absolute Monarchy, Vol.1, p. 711.

  [7]《人民日报杂文选集:1959-1963》,人民日报出版社1964年,第61—63页.

  [8]《看世界》2006年第4期文章《泰国失业大象的悲惨世界》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微博@槽值,有态度的情感吐槽,等你来撩。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