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猥亵学生遭举报:向女生索要“晚安吻”

今日女报02-04 09:31 跟贴 30 条

  在听到讲台上的陈明又一次满嘴“跑火车”后,忍无可忍的罗军(化名)愤怒地写下了实名举报信。

  罗军是中南大学湘雅护理学院16级(以下简称护理院)3班的学生,而陈明,本来是罗军和他的同学们这期的必修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的老师。

  这篇两千余字的举报信,罗军写了整整一个中午。在信中,罗军历数了陈明通过短信微信猥亵女生,与女生单独外出看电影、在KTV“排练节目”,并以“挂科”来要挟学生不公开其丑闻,在课堂上公开讲述其恋爱经历,胁迫学生送礼等“师德败坏”的行为,以及这些行为给学生们造成的阴影。

  护理院4个班级的70多名同学(绝大部分为女生),集体在举报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2017年10月26日,举报信被送至中南大学纪委。2017年11月13日,让学生们感到“无奈、恐慌、畏惧、恶心”的陈明被撤换。2018年1月30日,中南大学纪委发出《关于马克思主义学院陈明违纪问题的情况通报》文件,对陈明违纪问题进行处理。

  课堂上大谈恋爱经历,满嘴“跑火车”

  在第一节课的课堂上,陈明在他的PPT课件里,留下了他的微信与电话。

  “这门课的学分占3分,算是比较多的了。而且学姐们告诉我们,这门课挂科率比较高。(加微信)可能是想着跟老师搞好关系吧,平时不懂不会的也好请教。”护理院4班的汪婷婷(化名)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有不少同学加了陈明的微信。

  汪婷婷并没有加陈明的微信,因为她偶然听学姐说起陈明时,仿佛话里有话,“学姐没有明说什么,只是让我们要提防陈明”。

  上了几次课之后,汪婷婷和同学们发现有些不对劲。课堂上的陈明,经常满嘴“跑火车”,“一会跟我们说他是浙江大学过来的,一会又跟我们说他是复旦大学过来的”。

  除了这些前后矛盾的言语,陈明一些与课程无关的言论也让同学们觉得莫名其妙,“有一次他在课堂上说,他没有女朋友。然后过了两周又跟我们说,他洗牙时,路过女朋友家。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老师在课堂上跟我们讲这些干什么?”

  “晚安”不行,要“晚安吻”

  然而,陈明更离谱的言行还在后面。很快,加了陈明微信的女生,受到了陈明不同程度的猥亵与骚扰。

  汪婷婷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加了微信的学生,陈明首先会问其性别。“如果是女生,他就会问有没有男朋友,并要求提供照片,跟着就开始约吃饭和看电影”。

  在举报信中,陈明“平时向女生索要飞吻”。因为有女生担心挂科,陈明则跟该女生表示“卷面成绩是可以改的”,而具体怎么改“要看该女生如何表现”。

  举报信中还提到,临近期末时,陈明多次向学生索要礼物,2015级的学生无奈一起送了一个礼物给他。陈明甚至用成绩威胁学生,“你们如果把我骚扰女生的事说出去,就给你们全年级不及格”。

  出于对他的畏惧,不少受到骚扰的女生选择了隐忍和回避,而陈明并不因此而有所收敛。在陈明与一名学生的聊天记录中,出于礼貌,该学生用一句“晚安”想要结束与陈明的聊天,而陈明居然回道:“要晚安吻,重点是吻”。

  从2013年开始,已骚扰猥亵几届学生

  在学姐们陆陆续续的讲述中,汪婷婷这才知道,陈明的行为,并不仅仅针对他们护理院16级的同学,“他这种做法,从2013年就开始了”。中南大学多个学院的女生,都受到过陈明的骚扰。

  “从开学到现在,他已经对我们16级的多名女生展开骚扰。”阴影一直笼罩着被陈明教过的同学们,不少同学尤其是女生更是视陈明的课堂为畏途。“我们对他十分畏惧、恐惧,甚至觉得他这个人特别恶心。现在大家上课都不敢坐在教室前面,也不敢与他目光对视,不敢和他进行互动,上他的课,已然成了我们护理学院最大的煎熬。我们的人身安全和学习环境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和侵害。”在举报信中,学生们这样描述他们的痛苦。

  记者向当事人陈明和其所在学院的院长张卫良发去采访请求,张卫良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而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获得陈明的回应。

  校纪委介入调查,涉事老师被处理

  汪婷婷告诉记者,同学们集体签名的举报信送至纪委后,学校纪委找了不少同学代表谈话了解情况。大约过了20天之后,陈明消失在他们的课堂里,学生们迎来了新的老师。2017年11月16日,中南大学纪委对陈明涉嫌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2018年1月30日,中南大学纪委发出《关于马克思主义学院陈明违纪问题的情况通报》。《通报》显示,经调查,举报信中关于陈明的控诉,内容属实。《通报》认为,陈明的言行违反《教育部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中南大学教师课堂教学行为规范》以及适用《中南大学本科教学事故认定及处理办法》有关规定。陈明作为党员教师,严重违反师德师风要求、生活纪律和职业道德。情节比较严重,影响比较恶劣。鉴于以上事实,经2018年1月23日第四次校党委常委会议研究,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发[2015] 31号)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决定给予陈明留党察看(一年) 处分; 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人社部、监察部令第18号) 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决定给予陈明降低岗位等级处分,由中级二级降为中级三级。

  专家建议:应出台具体的反性骚扰条例,触犯即“拉黑”

  在湖南妇女学研究会副会长、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曹薇薇看来,中南大学对于该起事件的坚决处理态度值得肯定,“从2014年至2017年,媒体公开报道过的高校性骚扰事件就有10多起,其中只有部分案件学校给出了处理结果,但还有1/3查无后续。”?

  全国妇联一项针对北京、南京等城市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达到57%。象牙塔中,并非只有圣洁。

  曹薇薇认为,在高校师生关系中,学生地位相对于教师处于弱势。因此,教师在师生私下交往中必须严格约束自己行为,学校更应该承担防范性骚扰义务。但是实践中,很多学校并没有积极履行义务,承担责任,如忽视站出来的性骚扰受害者,或没有注重保护其隐私,造成二次伤害。??

  “在国外发达国家,性侵扰的预防和惩治主要通过行业规范来实现。大到整个教育行业,小到学校个体,都制定了完整的性骚扰预防和惩治措施。”

  据了解,我国教育行业目前尚未建立类似的体制。教育部颁布《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也仅明确禁止老师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曹薇薇建议,针对校园性骚扰,法律可以“稍微作出一点改变”。如促进学校和行业出台反性骚扰条例,并给出一些指导。在行业反性骚扰条例的制定上,要足够具体,一旦触犯红线,就有可能被行业内“拉黑”。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