酵素、纳豆激酶、螺旋藻……这些保健品靠谱吗?

subtitle 中国科普博览02-02 11:05 跟贴 39 条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科了个普 卓思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现代社会,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自身健康的重视程度也提升很多。除了注意休息、生活规律以外,人们总是希望通过“吃点什么”让自己更健康一点。

  一直提倡药食同源的中国人认为,食品除了维持身体基本的营养均衡之外,也可以利用食疗来改善身体健康水平。由此,保健品即保健食品就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国人的这种要求。尤其是在海外代购等途径畅通后,购买其他国家的保健品食用,也成为相当一部分人追求的潮流。同时,对于一些缺乏知识的老年人而言,只要听到网上或者其他人说,什么保健品吃了好,就跟风购买。

  但这里作为科研工作者的小编,就想问了,昂贵保健品就等于提升健康吗?这两者真的可以划等号么?那些花了钱,花了时间从国外购买回来的保健品,买给爸妈真的是孝敬父母吗?

  本文不能就全部的保健食品进行分析、验证,仅仅举几种目前非常火的保健品,用科学的数据分析他们的好处和有可能存在的坏处。

  至今仍流行的保健品脑白金广告

  一、吃酵素并不能补酵素

  酵素,这个词来源于日本,在国内我们称之为“酶”。首先酶是什么?酶是可以催化各种生物化学反应的高分子物质,大多数酶是蛋白质,具有高度的专一性,只催化特定的反应。人体和哺乳动物含有5000多种酶,他们存在于细胞中,参与并维持着生物的生命活动和新陈代谢。

  由此,补充酶来维持身体健康这个说法就被提出来了。“酵素”相关的保健品也因此成为日本代购的热门产品。国内的民众自己用水果皮,植物等酿制酵素的行为也在不少地方风行起来。小编查阅了网上的一些关于服用酵素的宣传语,发现其中存在大量的谬误。

  人类一生所能合成的酶,是一定量的,随着年龄的增加,这些酶不断减少。

  酶不足,会引起免疫力低下,易胖体质。

  通过服用酵素片或者酵素饮料可以补充体内所缺少的酵素。

  从分子生物学的观点来看,这些说法,非常不科学。体内的酶,并不是消耗品。它作为催化剂在生物反应前后无变化,不能说使用一次就消失。而且,人体内很多种特异酶,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被合成。

  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酶,往往是因为人类收到了某种生理信号,这个信号刺激细胞内的基因通过转写翻译等过程,才会在细胞内合成所需要的酶。

  现代医学已经证明,因为某些酶在人体内不能正常工作,或者因先天性的原因导致某些酶先天不能合成,可能会导致疾病的发生。因此在临床上有通过服用酶抑制剂帮助酶正常工作来缓解疾病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二肽基肽酶-4抑制剂可以治疗糖尿病,服用血管紧张肽I转化酶抑制剂可以缓解高血压。

  不过,体内的酶工作失常会引起疾病,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地认为一定会造成免疫力低下,易胖,或代谢紊乱,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最后,回到刚开始的问题:吃酵素补酵素?大错特错。

  酶是蛋白质的一种,所有的蛋白质又由小分子的氨基酸组成。我们在吃肉或鱼时,其中的蛋白质会被体内的胃酸等消化酶分解成小分子氨基酸,这些进入肠道的氨基酸再被小肠吸收。因此,酵素进入体内不会被吸收,也就是说你摄取的不过是氨基酸而已。

  上图的酵素保健品号称从植物中提取了222种酵素,然而这222种物质是什么,也许连生产厂家都不清楚,这样的保健品,您敢吃吗?要验证仅仅一种天然提取物的功效,需要从细胞实验、动物实验再到临床实验。很多与药理机理相关的验证、分析,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市售酵素类产品绝无可能对每种天然提取物都进行相应的解析,因此功效存疑,指望靠酵素产品解决很大的健康问题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还有一点必须在此说明一下,自制水果酵素风险很大。DIY排毒养生法在国内尤为流行,这其中就有自制水果酵素饮品,可以改善便秘,缓解疲劳的说法。

  然而,如前文所说,酵素在进入消化道后即被破坏根本无法吸收。另外在发酵过程会产生酒精,儿童不宜使用。再有把各种水果皮放入发酵瓶,由于手工操作不当,很容易产生毒素,发霉,卫生条件也很难保障。

  二、口服纳豆激酶效果不明

  解释了如上酵素产品,接下来说纳豆激酶。在商家的宣传中,这种神奇的物质号称日本人长寿的秘诀,可以清理血管、溶解血栓、防止肌肤老化、通宿便清肠道……简直无所不能。如果您认真看过前面的文章,应该会留意到这纳豆激酶也是酶,既然是酶,一经摄入很快会被消化道分解为氨基酸,根本不会被身体以本来的形态吸收。想必小编不说结论,您自己也能判断出个大概。

  纳豆激酶到底有没有这么神奇呢?我们的结论是,纳豆激酶这种物质自身具有很强的溶栓效力,但是作为保健食品的纳豆激酶,基本没有保健作用。

  纳豆激酶(nattokinase简称NK)是一种枯草杆菌蛋白激酶,是在纳豆发酵过程中由纳豆枯草杆菌产生的一种丝氨酸蛋白酶(参考百度百科)。经过近40年的验证,纳豆激酶在试管中和人工血栓反应时,30分钟即可以分解一半血栓,具有高效的分解血栓的作用。这是因为血栓的成分是纤维蛋白,纳豆激酶是非常高效的纤维蛋白溶解酶。

  但是纳豆激酶,其本身依然是酶,属于蛋白质,在PH只有1-2的胃酸环境中,被肠道消化液(糜蛋白酶、胰蛋白酶、小肠液等)分解成一个氨基酸或者两个三个氨基酸的小片段才可以被肠道吸收进入血液。也就是说,尽管纳豆激酶在体外有很强的抗血栓作用,如果是口服,其根本无法进入血液,它的抗血栓作用也就不能发挥。

  另一种血栓溶解酶尿激酶,是从人体尿中分离出的血栓溶解剂,由于它同样不能通过肠道,因此通过静脉注射用于治疗。纳豆激酶溶解血栓的速度是尿激酶的19倍之多。在利用血栓动物进行实验时,通过静脉注射纳豆激酶,能明显地恢复由于血栓阻碍而引起的血流不畅(1)。

  因为需要通过大量的实验和验证,静脉注射纳豆激酶的方法还没有在临床上得到实用。无论是日文还是英文资料,都有一些实验证实,食用纳豆激酶有缓解血栓,畅通血流,降低血压的效果(2)。这也许是纳豆激酶被分解后,某部分氨基酸链的作用。然而关于它的机理以及结果的再现性还有待进一步验证。就目前来讲,口服纳豆激酶的效果尚未得到过权威医学研究的确认。

  国内不少无良商家恶意炒作纳豆激酶的保健作用,利用民众对日本产品的盲目迷信,推销天价保健品,消费者一年的开销有数千乃至数万元之多。

  实际上,百分之九十的此类保健品都是经过商贸公司的包装和运作,将本来身价平平的纳豆激酶产品贴上日本品牌的标签,销往国内大肆敛财。这些所谓的日本品牌,包装低劣,设计粗糙,中日文混排,浓郁的中老年表情包风格,大部分年轻人看到后都会嗤之以鼻。

  说完酵素,下面再来说说大家熟知的另一个保健品——螺旋藻。

  三、螺旋藻有营养,但其所含毒素危害健康

  螺旋藻,属于海藻中的蓝藻一类,是一种原核生物。由于其丰富的营养,被世界各地作为营养补充剂,也作为家禽或水产品的饲料补充剂。它富含蛋白质、不饱和脂肪酸、维生素、矿物质以及类胡萝卜素等光合色素。

  根据临床实验,螺旋藻膳食食用12周,可以改善过敏性鼻炎(3);补充螺旋藻能明显改善营养不良儿童的贫血状况(4);膳食补充螺旋藻和锌,可改善因饮用水导致的慢性砷中毒,如黑变病和角化病(5)。除了以上的临床证据,还有试管实验和动物实验。这些都证明,螺旋藻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具有改善健康的作用。

  图 螺旋藻和其保健品

  食用螺旋藻膳食补充剂,确实好处很多,也得到了科学数据的证明。然而,食用螺旋藻有一定中毒风险。螺旋藻属于蓝藻,有些种类的蓝藻会产生神经毒素neurotoxins和肝毒素hepatotoxins。神经毒素会导致神经麻痹,呼吸系统受损,严重时会导致窒息死亡;肝毒素具有明显的肝细胞毒性,长期食用并在体内蓄积后,会引起肝坏死,充血以及肝癌。

  螺旋藻本身并不能产生这两类毒素,但目前螺旋藻主要是通过人工养殖进行繁育,大部分生产企业是在开放的环境下,培养收获这些藻类的。当天然水体发生富营养化时,有害藻类等会在水中大量繁殖,如果条件合适产毒藻类就可能产生毒素,进而污染螺旋藻食品。

  通过《在螺旋藻类保健食品生产原料及产品中微囊藻毒素污染现状调查》(6)这篇科学调查,对江苏、云南、福建和广东主要的螺旋藻生产基地的水样产品进行抽样调查,在这四省市市场销售的68份螺旋藻产品中,均检测出肝毒素中的一种微囊藻毒素,平均值为317.2 ng/g。对于一名体重60kg的成人,每天食用4g就超过了人体对该毒素的最大限量标准,因此服用螺旋藻同时所摄入的毒素对人体健康的潜在危害不可忽视。

  图,被蓝藻污染的水体

  最后,请记住,保健品是将某些可能改善健康作用的成分加以提纯,制成的含有较高浓度的食品。本质上来说,它只是一种也许可能有改善健康作用的食品,绝不能将其等同于药品。由于对这些所谓有效成分的科学验证和临床实验还非常缺乏,对于保健品的食用,还是要采取谨慎的态度。

  参考文献

  【1】 藤田貢 [著]ナットウキナーゼの血栓溶解特性に関する研究(关于纳豆激酶血栓溶解性质的研究。)1996年。

  【2】 Yasuhiro Suzuki, Kazunao Kondo, Hideyuki Ichise, Yoshinori Tsukamoto, Tetsumei Urano, Kazuo Umemura. Dietary supplementation with fermented soybeans suppresses intimal thickening 2003,Volume 19, Issue 3Pages 261-264

  【3】 Mao, TK, et. al. Effects of a Spirulina-based dietary supplement on cytokine production from allergic rhinitis patients. Journal of Medicinal Food. Spring 2005, 8 (1): 27–30.

  【4】 Simpore, J., et. al. Nutrition Rehabilitation of HIV-Infected and HIV-Negative Undernourished Children Utilizing Spirulina. Annals of Nutrition & Metabolism. 2005, 49: 373–380.

  【5】 Mir Misbahuddin, AZM Maidul Islam, Salamat Khandker, Ifthaker-Al-Mahmud, Nazrul Islam and Anjumanara. Efficacy of spirulina extract plus zinc in patients of chronic arsenic poisoning: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Risk factors). Journal of Toxicology: Clinical Toxicology. 2006, 44 (2): 135–137.

  【6】 螺旋藻类保健食品生产原料及产品中微囊藻毒素污染现状调查,徐海滨等,《卫生研究》,32(4),2003年。

  “科普中国”是中国科协携同社会各方利用信息化手段开展科学传播的科学权威品牌。

  本文由科普中国融合创作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