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生拍摄过妻子,无数裸女,和一只猫咪

subtitle 看客02-01 12:50 跟贴 777 条

作为日本举足轻重的摄影大师,荒木经惟一生出版了上百本畅销写真集,其中大多是缭乱的裸体、私处特写及捆绑照片。当然也不乏例外,比如陪伴太太阳子入棺的《爱猫奇洛》,全书通过132幅黑白照片与不足三千字的随笔,纪录了荒木、阳子与小猫奇洛之间的吉光片羽。

透过这只黄白相间的小母猫,人们得以窥见:这位向来以拍摄女体见长的色老头,内心其实温柔得一塌糊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90年1月29日,荒木为阳子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摆在爱妻身旁的是《爱猫奇洛》。

比太太更可爱的小猫

荒木揣测,奇洛母亲是一只“色色的野猫”,奇洛是她怀上的第二胎,第一胎幼崽已不知去向。奇洛因长相“媚态横生”,在春日部家出生的第4个月,就被阳子见色起意抱回了家,从此成为日本最负盛名的猫咪之一。

不过奇洛初进家门时,荒木内心是拒绝的,他一点也不喜欢猫。无奈奇洛太聪明了,嗅出危机后百般撒娇卖萌,终于征服了高傲的摄影师。荒木在书中这样写道:

“(奇洛)真是,可爱得不得了。

阳子什么的不要了啦,喵喵……”

阳子与奇洛。

阳子有多可爱呢?嫁给荒木以前,阳子曾是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的职员,也是公司上下公认的大美女,而荒木是“电通”里一名不起眼的摄影师。

谁也没有料到,阳子竟然嫁给了这位其貌不扬的怪老头。更气人的是,荒木在结婚后的第二年便从“电通”辞职,很长一段时间里,全家只能依靠阳子的工资度日。

据荒木回忆,两人在公司结识时,便偷偷说了许多“了不得的话”。新婚旅行期间,荒木在阳子的默许下,拍摄了日本摄影史上最著名的写真集《感伤之旅》,其中不乏与阳子在旅店里翻云覆雨的大尺度照片。

丨新婚旅行途中,阳子在河边的小船上熟睡。

荒木本想将这些照片私藏,倒是阳子大方地将影集卖给了同事与上司,“限定1000本,每本1000日元。”如此离经叛道的举动,放到现代社会也是惊天动地,更何况是1970年的日本。

当然这也并非荒木夫妇头一次这么干。在二人的结婚喜宴上,新娘的裸体照片被公然投影在幻灯片上。全场宾客震惊得鸦雀无声,阳子的外祖母气得卧床三天不起。

“我的摄影生涯始于和阳子的邂逅”,每每想起,荒木都心生感慨。可即便是这般美丽独特的阳子,也偶尔敌不过奇洛的一个撒娇。

“阳子什么的不要了啦,喵喵……”

无论多晚,奇洛都会在门口迎接荒木回家。

我从来不给奇洛之外的猫拍照

荒木和阳子绝非寻常意义上的夫妻,不过在沦为猫奴的道路上,倒与常人无异。

奇洛与阳子一同在阳台做早操。

荒木夫妇没有子女,奇洛便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奇洛喜欢外出游玩,伸伸懒腰,再沿着阳台扶手跳到邻居家的柿子树上。看着奇洛消失的背影,荒木总会流露出老父亲般的牵挂。

“一想到她那色情狂的母亲的遗传,或者也会到外面偷汉子,哎呀呀……”

“总会有些居心不良的家伙在旁觊觎,总会逮着机会欺负奇洛。奇洛太可爱了嘛。”

外出的奇洛。

荒木对一只尾巴奓起来、体积庞大的野猫尤为警惕。有次奇洛遭到对方追扑,慌忙间差点从阳台摔下。撞见这一幕的荒木气得想要提刀。

“爸爸会买把长刀好好揍它一顿的!以后天黑了你可要少出去玩啊。可是,夜游可是奇洛的大爱。”

护犊之情,跃然纸上。

奇洛离家出走3天后归来,阳子担心得哭了。

在荒木看来,一旦家里来了新猫,原来的猫就会“消失”。他们有奇洛便足够了,即便是在外头看见不错的猫,也会忍住不带回家。

荒木还坚守着古怪的节操,从来不给除奇洛以外的猫拍照。在这一方面,连太太阳子也自愧不如。

奇洛讨厌洗澡,荒木和阳子总要特别费劲才抓的住它,好不容易洗干净了,它又蹦蹦跳跳地出门耍成小脏猫了。

当然奇洛也不负宠爱,充当着荒木家的小棉袄。荒木与阳子各睡一张单人床,奇洛喜欢在晚上钻进被窝,依偎着主人入睡。次日早晨,荒木打开报纸,奇洛便跳到报纸上来回翻滚。当荒木起身走进书房准备写作,奇洛又紧接着跳上书桌。

只有在书写与奇洛有关的故事时,这个小家伙才会停止闹腾,老实地呆在主人肩膀上。

站在荒木肩膀的奇洛。

霸占着书桌的奇洛。

奇洛还对荒木的摄影事业支持有加,不仅担任着唯一的猫模特,每当荒木端起相机创作时,奇洛都默契地不再打扰。

趴在冰箱上看妈妈做饭的奇洛。

奇洛死后,老师每天回家就只有一人

与阳子、奇洛共同生活在豪德寺公寓的日子,无疑是荒木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然而美好的事物总是未能持久。

1989年5月5日,阳子抱着奇洛,拍下了她在公寓阳台上的最后一张照片,那时阳子已被确诊罹患癌症。

“我即将要离开这个阳台了”,阳子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愁,照片中的奇洛对此一无所知。

阳子住院后,留下的一人一猫开始了相依为命的日子。荒木在《东京日和》中写道:

“今天是星期日,我在边上晒日光浴,边眺望秋日变化多端的云彩.....若是往日此时,阳子一定泡好了茶,端到阳台上来了。”

“说起来奇洛去哪里了喵?过去我从未孤身一人度日,不知一个人是如此寂寞的滋味。”

“奇洛,要是妈妈早点儿回来就好了,对吧?”

荒木的愿望未能实现,阳子于1989年夏天入院,于1990年1月离世。从此往后,荒木褪去了昔日的桀骜不逊,终日沉溺在失去妻子的悲痛之中。

他对朋友说道,“你们就不要鼓励我了,让我尽情地悲伤吧。”只有一同失去了阳子的奇洛,才能陪伴荒木熬过无数个漫漫长夜。

阳子去世后,奇洛常常趴在阳子睡过的床角。

阳子忌日,荒木将她的遗像摆在阳台,与奇洛留影。

荒木与奇洛彼此依靠了十年,直至2010年,奇洛在22岁时去世,对一只猫咪而言已是非常长寿。

奇洛倒下时,荒木如往常一样端起了相机:

“她还是像平常那样看着相机镜头、看着我,眼中泛着泪光,看见这样的她,心都碎了。”

知道自己即将离开的奇洛。

与阳子一样,奇洛入棺时也被鲜花包围,脖子上系着荒木造型的公仔。

“当你活过了那三次死亡(父、母、妻),你就能成为一个摄影师。然后,当你挚爱的女儿也死去了,你就能成为一位诗人。”

荒木口中的“女儿”即奇洛。孑然一身的他回溯了与阳子、奇洛的点点滴滴,整理出版了《感伤之旅/冬之旅》《东京日和》《爱猫奇洛》等作品。

这些承载了数十年光阴、承载了与挚爱生死离别的照片与文字,将荒木的盛名再次推高。如今只要谈起日本摄影,荒木经惟总是那个绕不开的名字。

然而在最亲近的人眼中,这位摄影大师身上总有挥之不去的悲伤:“老师有很多情人,但是奇洛死后,他每天回家就只有一个人,很孤独。”

奇洛离开后,荒木拍下了空荡荡的公寓。

● ● ●

“当某些事物失去后,回忆就会不断涌现。”

“阳子,别人都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夫妻,其实,我只想知道,你和我一起是不是真的开心。”

“我还是会一直开着窗户,说不定哪天奇洛回来了呢?对吧。”

阳子去世数日之后,在阳台上玩雪的奇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