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赚20万女主播,她的百万粉丝都是怎样的人?

subtitle 胖编怪聊01-23 08:24 跟贴 10303 条

  胖编格格开车,替代你的生理需求!网易每日轻松一刻工作室《胖编怪聊》出品,公众号(pangbian163)。

  2016年的时候,BBC出过一部纪录片叫做《网络主播》,里面真实记录了外国男主播们的直播内容。

  如果只是单纯的表演节目,那倒没啥稀罕的。

  可问题是.....

  腐国同志的节操都去哪了……(捂脸)

  这回,还是同样的主题,只不过BBC这次把目光锁定在了中国——《中国月入20万网络主播养成记》。

  纪录片很短,一共也就三集,每集大概八分钟的样子,但内容做得却相当饱满。

  无论是主播本身,还是她们的粉丝,或者背后的经济公司,方方面面的,一处没落。

  纪录片的主角是拥有超过百万粉丝的主播乐乐淘。

  24岁的她在各大平台上拥有超过百万粉丝,以年轻男性为主,靠着虚拟礼物和电商,月收入能够超过20万人民币——这几乎是大多数同龄人1年的工资了。

  她18岁就接触了直播,“当时是在爸爸的工地,那种厂房,我就拿着笔记本电脑,对着视频跟大家唱歌。”

  刚开始播的时候,乐乐淘说她半个月拿到了一万九。爸妈表示不相信……直到后来赚到了更多。

  当然,这钱也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好赚。比如最基础的,你要会打扮自己。一旦这项技能掌握了,兴许就能省下不少钱。

  然后就是要时时刻刻的保持形象。总之一个原则,绝对不能掉粉。

  和大多数女主播一样,在常人眼中,他们在镜头里唱唱跳跳,有时甚至直播吃饭都能把钱赚了,实在过于轻松。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乐乐淘坦诚,压力非常大。因为有大量的美女主播同台竞争,不努力,你的粉丝会被撬走。

  每一天,乐乐淘都要经历9个小时的漫长直播,在开始工作之前,她需要参加公司开办的舞蹈和音乐培训课。

  就像乐乐淘说的那样,混她们那圈的,不管身处哪里都是战场。

  基本上每个主播都必须要具备亲和力,会聊天,也能和粉丝打成一片。特别是当时间久了以后,就更加考验她们的个人才华和知识面了。

  直播是工作,没干货无法支撑长达9小时的直播。乐乐淘称,自己每天都要花两三个小时化妆、学歌、准备新闻、段子,一切妥当之后,才能打开摄像头。

  虽然做主播也有很大压力,但乐乐淘能在直播时享有明星瞩目的感觉。

  和粉丝的互动时,她觉得获得了认可和宠爱,现在的她已经拥有庞大的“乐淘军团”。

  但是在流水动辄数亿的中国直播行业,是大公司们在背后主导一切。

  虽然乐乐淘每个月可以挣二十多万,但她还是一个打工的,她的收入不完全属于个人。

  而“控制”着乐乐淘的是上海MJ娱乐公司,这是中国最大的直播经济公司之一。

  公司的CEO,MAX高伟是把乐乐淘培养成当家主播的人。

  但对于经纪公司,乐乐淘也只是他们在生意场上面的一枚棋子。

  作为公司最能挣钱的艺人之一,她不仅要忍受老板大额度的收入抽成,而且所有个人活动都被限制。任何有危险的活动都不许参加,甚至是游泳。

  最近,乐乐淘和他的老板因为一份新的合同而陷入争执,一度被老板关停了直播。根据这份新合同,未来8年里乐乐淘收入的50%都得上交公司。

  但如果乐乐淘想要拒绝和约,转投别家公司,她需要赔偿公司800万的违约金。但这家公司当初把乐乐淘挖来的时候,只花了5000块……

  所以乐乐淘和经纪公司开始闹不和,起争执。

  就在乐乐淘因为合同的事情一筹莫展时,她拨了一通电话,开始诉苦。

  这哥们叫做“傻哥”,他看乐乐淘直播已经四年,为她刷了十多万的虚拟礼物,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超级铁杆粉丝。

  傻哥和乐乐同龄,也是24岁,生活在距离上海一百多公里的扬州,平时帮助父母照看家族生意。

  和很多中国年轻人一样,傻哥的父母一直忙于工作,童年的傻哥感觉到孤独,他中学时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借此弥补生活空缺。

  几年前,傻哥在开游戏语音时无意看到乐乐淘在主持一则游戏活动,他瞬间着迷,之后傻哥一直默默地关注乐乐。

  有一次,他在直播间里要点张国荣的歌,但乐乐不唱,傻哥就一直刷礼物,刷到一万块的时候,乐乐唱了。就这么一来二去,半个月后,两人加上了微信好友。

  和你想象的不同,傻哥本身有女朋友,并且女友也知道他看乐乐淘的直播。这没什么,傻哥坦言,自己对乐乐更多的是一种家人的感觉,而没有所谓的“杂念”。

  (想看该BBC纪录片视频,请关注公众号:“pangbian163”,回复关键词“主播”,即可收看)

  前些天,移动平台陌陌发布了一篇《2017主播职业报告》,报告里说现在49.7%的男性每天都会看网络直播,41%的女性每天都会看网络直播。

  从收入上看,主播的收入和学历、投入在工作上的时间基本成正比。

  同时可以发现一些有意思的数据:35%主播月入超8千、84%主播患职业病、超3成直男反感女友直播、上海人对直播认可度最低、东北男孩最爱直播。

  这些数据显示了如今在中国主播行业的发展趋势。

  但你如果觉得网红主播这个行业像看起来这么容易,那你就错了。包括那些在微博上兴起的网红产业。

  表面上豪车开着,大房子住着,但在工作的时候,她们还是要满世界的跑着拍照。

  甚至时不时的,还要经受一些网络暴力,毕竟做任何一行都不简单。

  但这一行来钱快,也是真的。女主播的人气越高,收入也就越高。

  不熟悉网络直播的人,一定十分好奇整天蹲在屏幕面前刷礼物的人是怎样一个群体?

  他们用真实的人民币去换取直播间里的特权,给网络主播买虚拟的网络礼物,然后平台会根据送礼物的多少来划分出粉丝的不同等级。

  这是一种消费快感,但胖编觉得更是一种病态现象。

  这种现象其实在某种程度迎合了社会需求,在南都周刊的报道中,排在贡献榜头的一位粉丝说:

  

  与其撒着钱和并不熟悉的人泡吧、唱歌,

  

  我更愿意花钱帮阿诺(主播)刷收入。哪怕只是看她玩游戏,听她唱唱歌也好。

  

  如果说这笔钱是对阿诺好,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

  

  让自己知道,父母不在的时候,还有这样一个人,在屏幕的对面,陪伴着自己。

  

  BBC的纪录片,只是温和的记述了“主播-经纪公司-粉丝”之间庞大的依附关系,这条食物链由一根网线将他们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但其实呢,关掉电脑,他们或许也不过是一群寂寞的人罢了。

  想与胖编“深入浅出”地交流,快关注公众号(pangbian163)。错过这个男人,你就错过了全世界!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