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的工作没有让你更快乐?

subtitle 网易云课堂01-18 12:59 跟贴 8 条

  你是因为快乐而成功;还是因为成功而快乐?领导力研究者安妮·麦基用8000字长文,来解释你在工作中得不到快乐的原因,以及解决办法。

  人生苦短,工作却不快乐。许多有能力自由塑造自己职业生涯的职场人士,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心不在焉、没有成就感和痛苦。

  莎伦是一家全球能源公司的副总裁。她聪明、勤奋,并且通过了职场里条条框框的考验,获得晋升。她赚了很多钱,嫁了一个深爱的男人,还有一群她甘愿付出的孩子们。她有她想要的一切,但她并不快乐。家庭氛围紧张,工作也不再令她满足。

  她厌倦了职场政治,对没完没了的变化表示怀疑,而这些变化通常都是她在某个季度的目标,用来修正公司的某项错误。她讨厌长时间工作。今后看得到的晋升和奖金,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诱人。但她还是一如既往努力工作:奋斗已是一种习惯。

  莎伦把失望归咎于别人。她抱怨管理层脱离日常业务,决策糟糕,战略缺乏远见;她抱怨员工都在偷懒。在为莎伦提供几个月咨询辅导之后,我渐渐喜欢上了她。

  她说:自己太忙。她认为,自己是否快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达到目标。她承认,工作上的压力与不快乐,影响家庭,影响职场关系,也影响她的健康。她甚至注意到,自己已开始从细微处违背道德。但她没有看到的是,她日益增长的痛苦与她有效工作的能力下降之间的联系。

  莎伦并不是一个人。多年来,我们都听说过员工敬业度降低的问题大量研究表明,在美国近三分之二的雇员感到无聊、孤立或厌倦,准备随时破坏计划、项目和其他人的工作。

  这对我来说并不奇怪。问题是,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忍受不满意的工作、高强度的压力、日益迫近的倦怠和长期的不快乐呢?我们为什么不改变这一切?多重因素导致了当代的萎靡。

  美国心理协会在2017年初发现,由于政治极化、改变加速以及世界不确定性增加,现代人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但并不总是外部因素将我们推出了幸福区间,有时候是我们自己。

  我30年的职业生涯,为全球主要企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领导人提供咨询。我发现,我们太多的人陷入了共同的“幸福陷阱”——我们的公工作方式和思维思维方式是破坏性的,让我们陷入困境、不快乐,最终也不成功。

  这里说三个最常见的幸福陷阱:——野心陷阱,应该陷阱,辛苦陷阱。它们看起来有效,但其实是有害的。

  野心陷阱

  职场上,一定的野心会驱使我们去做到最好。但当雄心伴随着过度竞争、一心求胜,我们就会陷入麻烦。我们忽视了行为对自己和他人的影响;人际关系受损,协作遇阻;我们为了达到目标而工作,却忘记了工作最初的本意。

  这正是莎伦的遭遇。在她一生中,她的父母、老师和教练都鼓励她努力奋斗,她也因此取得很多成就。她考得好成绩,在运动队名列前茅,还获得了学术奖章。当她初入职场,她的野心给老板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给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并且做得很好。

  然而,她的同龄人并没有那么喜欢她。一些人也清楚地意识到,莎伦一直想要成为第一。莎伦成为第一,意味着其他人都必须是第二。团队目标并不是莎伦优先考虑的事情,除非他们能实现她的目标,因此她以把人半路丢下车而出名。

  当然,雄心壮志本身并没有错。有时,它会引导人们磨练社交技巧;毕竟,合作是在复杂组织中取得长期成功的先决条件。但莎伦不受约束的野心只专注于她自己的目标,而她的同伴们很快就不再信任她,也不再帮助她。

  在她管理的一个重要项目时,莎伦面临的挑战达到顶峰,这个项目让她代表自己部门和一个大客户保持联系。公司的战略在变化,项目目标也在变化,客户的标准也提高了,但资金没有增长。

  莎伦多次听到客户的不合理要求,并像往常一样回应,最终局面变成了一场输赢竞争。她开始找捷径,要求公司为她的老式工作付更多的钱,甚至为了目标还说了一两句谎话来。如果再加上一心一意渴求胜利,野心就会让我们陷入麻烦。

  莎伦的老板,多年来一直保护她,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莎伦已经成了一个累赘。他把莎伦从这个项目中移出,并且边缘化。她的事业陷入停滞。被迫离开快车道是一记警钟,莎伦这才察觉到她在工作中孤独和抑郁已经很久了。

  她的野心变成了陷阱,而不是资产。她的冷酷无情是一种后天习得的行为,而不是一种内在的品质:早期的成功强化了一种“赢者吃货”的态度,最终使她在职业上和个人上都偏离了轨道。

  “应该”陷阱

  做我们认为应该做的事,而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是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在工作中陷入的陷阱。的确,一些影响我们职业生涯的规则是积极的,比如完成教育,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我们的家庭,在工作中守时和保持礼仪。但太多的职场规范——我称之为“应该”——迫使我们去否定我们自己做出选择,从而阻碍我们的潜能,扼杀我们的梦想。

  要想在大多数公司取得成功,人们必须服从于如何穿衣、如何说话、与谁交往,有时甚至是如何在工作之外生活。

  我曾在一些组织工作过,在那里,一个职位候选人如果穿了磨损的鞋子,会失去工作的机会,而女人必须化妆,并且有一定的(通常是短发)发型要求。我也曾在一些公司工作,在这些公司里,男性除非结了婚——并且是和女性,否则,就不可能晋升到领导岗位,而在财富500强中,只有4%的高层领导是女性,只有不到1%的人是有色人种。这些令人震惊的统计数据告诉我们:谁“应该”领导,谁“应该”是随从。

  一些不言而喻的规范不仅毫无根据的把性别、种族和婚姻状况与领导能力直接关联,而且,还迫使人们隐藏或伪装,从而带来伤害。在德勤赞助的一项针对3,000多名员工的研究中,61%的人认为他们在工作中不得不选择 “掩盖”自己:他们积极地隐藏或淡化他们的性别、种族、性取向、宗教或其他方面的身份、个性或生活。

  在一些公司,女性会避免谈论自己的孩子。非裔美国人经常互相回避,以免被视为一个边缘化小群体。近一半的白人男子表示,他们会掩盖自己的抑郁,或者自己孩子在学校受欺凌。我认识很多人,他们隐藏任何让他们显得软弱或脆弱的东西——家里的困难,感到疲惫——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应该一直很坚强。“应该”不仅仅影响我们在工作中如何规划自己,还会决定我们渴望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和事业。

  马库斯是我的另一位咨询客户。大三和大四时,他在几家初创公司实习,他很享受这段经历。他内心希望能继续走上创业之路。但随着毕业临近,他发现自己在犹豫不决。当他得到一家知名咨询公司的邀请时,他接受了这份工作。六个月后,他意识到自己很讨厌这份工作,但父母们仍在吹嘘他的工作和薪水,还有羡慕的朋友们希望他介绍进这家公司,他觉得自己不能辞职。

  42岁时,马库斯成了公司合伙人。他遵循了所有的规则,表面上看,他是真正的赢家。但这就是问题所在:他的职业生涯就像一场游戏。他发现公司的使命与实际脱节,但他还是坚持了下去。他意识到自己是如何对待别人的——尤其是职场新人——是不人道的,但他还是这样做了。马库斯不喜欢咨询,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个同性恋男子嫁给了一个工会木匠。

  他从未工作中透露过个人生活细节,因为很明显,那些在他的公司里取得成功的人都是异性恋,而且据他所知,他们的配偶都不工作。带着隐蔽生活,任何人都不会开心。随着“应该”的那份执着减退,对工作和同事的不满增加,最终一个人的职场表现也越来越差。当然,避免“应该”陷阱并不是完全无视规则。即使是最具包容性的组织,绝对的不融合和文化差异也会带来麻烦。

  相反,我们需要认识到哪些规则是有害的。自我抑制和勤奋从众并不能让我们在工作中产出最本初、最有创造性的价值,也不会带来成就感,这是职业持续成功的关键。“应该”陷阱影响了马库斯的人生选择,他做着错误的工作,过着隐藏的生活。他认为,遵从“应该”毁灭了他的灵魂,也拖垮了他的事业。

  劳模陷阱

  我们一些人回应21世纪“24小时在线”职场压力的方式是:把所有醒着的时间都花在工作或对工作的思考上。我们没有时间去交友,锻炼身体,吃健康的饮食,或者充足睡眠。我们不和孩子玩耍,甚至没时间倾听他们说话。当我们生病时,也不会请假在家。我们不会花时间去了解工作中的人,或者在下结论前换位思考一下。

  过度工作使我们陷入恶性循环:工作越多压力越大;压力增加致使大脑思考变慢,情商降低,创造力减弱,人际交往能力也变得很差,最终导致我们的工作能力下降。正如哈佛商业评论最近的一篇文章所总结的那样,“研究结果表明:长时间工作对个人和公司来说都是适得其反。”工作过度是很诱人的,它在很多职场文化中仍然备受推崇。

  波士顿大学的艾琳里德发现,事实上,有些人(尤其是男性)会谎报工作时长。他们声称自己每周工作80个小时——大概是因为他们认为工作时间长会给老板留下好印象。更重要的是,对工作的痴迷源于我们内心的魔鬼:它以我们的不安全感为基础,当我们看到别人加班,也留下来加班会减轻内心的负罪感,或者暂时摆脱个人烦恼。

  许多过度工作的人认为多工作可以缓解压力:如果他们完成了项目,写好了报告,阅读了所有的电子邮件,就会感觉少了一些不受控制的东西。然而,工作永远不会结束。这事就发生在马库斯身上。他会在晚上回家——通常比他承诺的晚些——然后花时间在厨房里和他的配偶聊天,询问孩子们的生活。

  从始至终,他的手机都放在柜台上。谈话两分钟后他就会把它拿起来。他认为家人不在意,但很自然地,他们受到了伤害。这些年来,他的配偶试图谈论马库斯对工作的专注。一开始,马库斯会勃然大怒:“我必须这样做!你要我做什么,辞职?最终,他懊悔并承诺改变。但在短暂好转之后,他的瘾又犯了。

  马库斯开始减少睡眠——部分原因是在深夜和凌晨打来的电话,部分是因为压力。他吃得不太好,他发现自己会喝多。在工作中,他变成一个脾气暴躁、注意力分散的老板。他开始犯错——错过了最后期限,忘记回复重要邮件。他无法达到自己或他人的期望,这让他非常懊恼。于是他更努力工作。和莎伦一样,马库斯也终于被敲响了一记警钟。

  他回家了。一天晚上,他和配偶没完没了地争吵,他的配偶抱怨马库斯时刻不停的电话、邮件和半夜的呼叫,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这必须停止。”这重击了马库斯,而且是在一个很有戏剧性的时刻。就在一周前,他的上司在他的项目中发现了一些严重问题。她告诉他,每个人都在为他担心——他的开关总是“开着”,很明显,他已经筋疲力尽。她甚至跟他的配偶说过同样的话:“这必须停止。”

  马库斯勉强承认自己出了问题。过度工作伪装勤奋成为了他现在身份的一部分。而且,正如我们许多人那样,随着职业晋升和变化的步伐加快,这显得更重要。不管你是像马库斯的那样,掉进了“应该”和劳模陷阱,还是像莎伦那样,陷入了野心陷阱,问题是,怎么逃出来?

  打破约束

  第一步是承认你在工作中应该得到快乐。这就意味着要放弃认为工作不应该是快乐的主要源泉的错误观念。几个世纪以来,工作只是一种避免挨饿的手段。

  可以肯定的是,许多人仍在低工资和糟糕的工作环境中挣扎,对他们来说,工作可能是苦差事。但研究表明,即使是卑微的工作也能提供满足感。令人惊讶的是那些成功的高管——如今的知识工作者和创新者——有时并没有在他们的工作中找到真正的意义。

  相反,他们相信这是一种折磨。工作可以成为真正的快乐源泉。我认为工作的快乐包括3个必要元素:目的有意义,未来有希望,同事有友谊,以此带来的热情投入到日常的工作中。

  我们必须首先探究那些阻碍我们培养这些快乐元素的个人驱动力和习惯。为什么我们总是在工作?我们的雄心和愿望是为我们服务还是伤害我们?为什么我们会被困在应该“”做的事情上,而不是去追求我们想要做的事情?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利用我们的情商。

  三种意识,从困境到快乐

  在过去几十年,心理学家和研究者提出,12种情商能帮你摆脱幸福陷阱。其中,情绪自我意识、情绪自我控制和组织意识等三种能力最为有用。情绪自我意识是一种能够发现和理解你的感受和情绪的能力,并能意识到它们是如何影响你的想法和行为的。例如,你可能会意识到,当你在工作时“应该”感到不适——比如在下午8点或周末回复电子邮件——表明你害怕被排除在外。

  再深入一点,你可能会发现这种恐惧与你目前的工作状况没有什么关系,它可能只是一种旧的思维习惯。意识到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是你还需要行动起来。这就需要情绪自我控制的能力:它能让你在理解自己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时,能够忍受由此产生的不适。

  例如,如果你知道在晚上没有不安全感的时候会查看电子邮件,你就不会对自己感觉良好。但如果你把这种感觉放在一边,你就会被困住。自我控制还能让我们采取行动,而这些行动可能会超出我们的舒适区。

  最后,组织意识——对你的工作环境的理解——可以帮助你区分来自你内心的东西和来自别人或你公司的东西。比如说,你知道你的同事们在任何时候都在阅读和发送电子邮件,你的工作过度是来自于压力,而不是出于不安全感。

  现在你明白了,你有一个选择:你可以勇敢地决定违背规范,放弃过度工作,或者你可以继续以与你的价值观相冲突的方式(并伤害你的健康和家庭生活)。你甚至可能意识到,从过度工作中退一步有可能改变团队的驱动力和期望值,从而在组织中为团队创造出一种良性的微观文化。

  目的、希望和友谊

  用情商来消除通往快乐的障碍,是在工作中实现更大成就感的第一步。但快乐并非奇迹般突然发生——我们必须积极地在日常活动中寻找意义和目标,培养我们自己和他人的希望,在工作中建立友谊。无论我们是坐在办公室里,在山间健行,还是和家人一起吃晚餐,人类都在寻找意义。对某一事业的激情会激发能量、智力和创造力。

  对大脑的研究已经证明,有价值的工作所激发的积极情绪能让我们变得更聪明、更有创造力、更有适应力。例如,杜克大学心理学教授奥斯特教授和他的同事们进行了一项研究。研究中,参与者拿着报酬来建造乐高模型,其中一些模型在完成后就被拆除。

  尽管金钱激励相同,但那些模型被保存下来的参与者,比模型被破坏的参与者,建造的乐高模型要多出50%。当我们能产生影响,哪怕很小,我们也会更加投入。

  管理学已经证明了与职场同样的道理:目标是职场快乐的强大驱动力。然而,我们往往无法利用这种动力。就像莎伦和马库斯的情况一样,我们很容易忽视我们看重的东西,忽视那些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工作,尤其是当我们面对功能失调的组织、糟糕的老板和压力时。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就该立即离开。在没有意义的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给予我们全部。

  我们不同人工作中会找到不同的意义和目标,但其中有一些相似点:我们想为我们所关心的事业而努力;我们想要创造和创新;我们想解决问题,改善工作环境;我们想要学习和成长。

  无论你是清洁工,还是中层管理者,或者是一位CEO,做有意义的工作同等重要。如果你曾经面对逆境、危机或损失,你就会知道希望是你度过难关的原因。它让我们每天都想起来,继续努力,即使生活很难。

  希望使我们能够驾驭复杂的事物,处理压力、恐惧和挫折,理解忙碌的组织和生活。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希望和目的一样,积极地影响着我们的大脑。研究表明,当我们感到乐观时,我们的神经系统就会从“战或逃”转变为“冷静”、“泰然自若”。

  研究表明,当一个人能激发出积极的情绪和对未来的乐观,大脑中与副交感神经系统相关的区域就会被激活:呼吸减缓,血压下降,免疫系统功能更好。我们会更理性地思考,更好地管理情绪。我们感到精力充沛,准备为未来做打算。

  希望与计划息息相关。面对看似遥不可及的前景,我们可以进行规划,采取具体的、实际的行动。如果你喜欢并尊重的人一起工作,而且他们也喜欢并尊重你,你可能会喜欢工作。如果你在工作中,时刻保持警惕,担心被鄙视或被排斥,那么你很可能正在走向抑郁——或者已经抑郁。

  你可能会说,这可以容忍,或者你在工作中不需要朋友。盖洛普公司发现,亲密的工作关系能让员工的满意度提高50%,而在工作中拥有最好朋友的员工,其工作满意度是其他人的7倍。

  相互尊重会激励我们去解决冲突,这样每个人都会赢。当我们相信我们会被我们所接受,我们有重要的角色要扮演,我们是团队的一员,我们更致力于集体目标。温暖、积极的人际关系在工作中很重要。人类从一开始,就组织成部落,一起劳动,一起玩耍。

  结论

  太多的人相信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就会快乐。这过时了。作者和心理学家奥巴恩直截了当地说:快乐先于成功。原因很简单:快乐的人比不快乐的人在工作中表现更好。

  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有关快乐的原理和获取快乐的方法,在网易云课堂的免费课,你可以系统学习。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