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海盗藏宝诀:隐于民谣的惊天秘密

网易历史01-13 08:05 跟贴 74 条

本文节选自《海盗奇谭》,作者:盛文强,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乌猪岛,人们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濒海的岛礁与密林,山上的溪流与幽谷,都是寻宝的好去处。甚至一棵模样古怪的大树,一处凹陷的石壁,或者倒塌的古桥,都会引起人们的怀疑。

近海之地有两间石屋,来了一只怪鸟在屋顶盘旋,每天早晨都在屋顶怪叫,这也引起了寻宝之人的注意。按照民间神秘文化的观念,但凡宝气充盈之地,必有怪异生物出现,而这只通体漆黑,长喙,圆滚滚像皮球的怪鸟,终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众人抬来梯子,刚攀到屋檐,就会被怪鸟啄中额头,鲜血长流。

当他们用弓箭射死怪鸟,登上房顶时,只见怪鸟塌陷为一张皮,它倒毙在屋顶的斜坡上,周围是它连日来遗落的花白粪便。人们翻遍屋顶一无所获,在失望之余,石屋被推倒,地基之下也遭到深掘,后来变成了深坑,离海太近,不多时坑里就渗进了海水,坑边泥滑,有多人失足溺死其中。

人们在寻找海盗张保仔留下的宝藏。张保仔曾在乌猪岛一带活动,并留下了许多秘密的手抄本,内中有藏宝的歌诀,按照歌诀的指引,就可以找到惊天的财富。

乌猪岛有一个牧羊人,在放牧途中捡到一个手抄本。此人不识字,便扯了书页来卷烟抽,包裹着烟叶的字迹化为青烟,难以复见,直到那些寻宝人看到他嘴角叼着的字纸,才获得了残存的几页,只见纸上写着一段文字:

乌猪有石船,

船头穿石心。

石下一香炉,

香炉下井字。

黄金三百两,

白银三皮箱。

诗中所提到的地名,多是来自乌猪岛的地名俗称,但井字是什么,却无从破解。黄金三百两,白银三皮箱——纸上的财富可望而不可即,谶纬之书,是留给未来的预言,只待发现者无意中打开宝藏的那一天,才会洞彻这字句的真意,这是预言的悖论。同样,还有一首歌诀写道:

榄仔对峨眉,

十万九千四。

月挂竹竿尾,

两影相交地。

这说的是榄仔与峨眉两座山头之间,藏有十万九千四百两金银。寻找宝藏的方法,也极为奇特,在两山之间插两根竹竿,待夜间月亮爬上竹竿顶端,投在地上的两条竿影交错之处,便是宝藏所在。插竹竿之处如何确定,要用多长的竹竿,以及要等哪个日子的月亮,歌诀中都没有说清。

这类隐语似乎从一开始就是写给自己人看的,外人不明就里,只能空抱着歌诀号哭于山坳中。榄仔与峨眉两座山头见证了太多为了财宝发疯的人,它俩低头俯瞰之际,或也能为其疯狂感到心惊。

两座山心知肚明,它俩从不吱声。

闻名遐迩的藏宝洞,也只在洞口崩坏的一瞬间露出其尘霾缭绕的咽喉。洞内空无一物,石壁上刻有图形,引得寻宝的人纷纷摹拓,以为是藏宝图。无人解得图形中的秘密,后来真相大白——那些图形是上古先民的岩画,与海盗的宝藏毫无关系。珍若拱璧的藏宝图,一时之间变为废纸,弃置于洞口——层层覆压的纸与墨,愿它们在即将到来的大雨中归于泥泞。

应验的歌诀似乎只有写在乌猪岛破庙门前的这一首:

石神仙,

本来天,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神庙中有三座石佛像,吸引了众多前来烧香请愿的善男信女,有一天,大风卷起石槽中燃烧的纸片,吹落在了石佛像的肩上,出人意料的是,石佛燃烧起来。在一场冲天的大火中,佛像涅槃重生,变得金光灿灿,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原来佛像表面涂抹了一层石蜡,日积月累的尘埃,使其看上去与石像无异,火种坠落的那一刻,火焰底下露出了光华流溢的纯金的颜色。

福建嵛山岛有一首流传了二百多年的歌谣,其中隐藏着大海盗蔡牵的宝藏秘密。歌谣唱的是:

大瑶南,

小瑶北,

大水淹不到,

小水淹三角。

大瑶和小瑶是地名,但三角为何,就是隐秘的暗语了。在北竿岛,还有几首类似的藏宝口诀,其中一首说:

芹囝芹连连,

七缸八钵连,

大水密埋着,

小水密鼎干,

谁人能得着,

快活千万年。

这其中的隐语似乎更多,只有“快活千万年”这句,暗示着宝藏数额的巨大,可以受用不尽。从字面的意思来看,藏宝的位置似乎是在某处大潮和小潮之间的潮间带上,恐怕只有做歌的人才能看懂。据说这些歌谣的作者就是大海盗蔡牵,歌谣中隐藏着蔡牵惊天财富的秘密。

蔡牵把金银珠宝埋藏在安全地带,只有自己能找到。他留下的口诀,也是写给自己看的,是一份备忘录,也是海上漫长岁月中的消遣之作,传到了今日,也难解其踪。藏宝诀不提供路径,只能用来印证,然而功利主义者们仍然坚信这些口诀有用,于是出现了众多学究式的人物,充当着盗宝团伙的智囊,为盗宝团伙解读口诀,指点风水,顺便赚些散碎银两。如果这些学究式的人物真知道宝藏的秘密,自己去寻找就得了,何必为他人服务,可见这类学究历代不乏其人,像蚊蝇一样充斥于尘世。

蔡牵在海上劫掠多年,所获甚丰。他出资收买一个清军将领,动辄开出数万金的高价,可见其财富之惊人。他战死之后,巨额财富就成了谜,清军从他的船队中所获无几,那么,必有更大的藏宝窟,既收纳所得财富,也提供源源不断的财力,支撑着船队的日常用度,船只的修缮,海盗团伙的吃穿使用,以及兵刃火炮等器械,还有微服上岸时的花销,都在秘密的藏金窟中支取。除了身边少数几个亲信,没有人知道藏金窟的所在。

蔡牵早就料到了有失败的一天。在弹尽粮绝,遭到团团围困之际,炮弹打光,便用银两装进炮膛,当作炮弹发射,银两用尽,便在船首和船尾同时放炮,炮口指向自己的船,把船震碎,坠海而亡。

在民间故事中,人们固执地相信,这个横行海上的大盗并没有死,而是在船裂之际跳海逃走了,作为一个熟识水性的海盗,会在海中像鱼一样穿行无阻,他找到了自己的宝藏所在地,靠这些钱隐居起来,过上了逍遥的日子,昔年的海上亡命生涯,都已成为过去。许多年后,人们甚至还发现了蔡牵的题诗,还有他题写在石壁上的藏宝歌,也不知真是蔡牵所写,还是好事者伪托。世殊时异,唯有海与山浩浩荡荡,一切皆无凭据。

﹝ 1 ﹞昭梿《啸亭杂录》∶台湾之役,公已将蔡牵贼艇围于鹿耳门,计日可擒,其时所率多闽兵,公浙中精兵只五百余人,蔡牵以赕钱四百余万遍豢闽中将卒,诸将遂解体,不为力战。

﹝ 2 ﹞《金门志》:刘求生,水头人,短小精悍,临阵辄持火器登桅尖,掷入贼舟,所当靡烂,功为诸将冠。蔡牵尝啖以万金,不为动。镇帅知,益重之。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