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吃素?如果人类像祖先那样饮食更健康吗?

subtitle 网易科学人01-13 00:02 跟贴 1314 条
对于适应了植物性饮食的人以及那些脑力工作者来说,最好不要像雅库特人一样吃那么多的肉。最近的研究证实了此前的发现,即尽管人类食用红肉(牛肉、羊肉等)已有200万年的历史,但大量食用会增加动脉粥样硬化和癌症的患病风险,这适用于绝大部分人,而且罪魁祸首不仅仅是饱和脂肪或者胆固醇。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翟中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第一行:田螺、沙丁鱼和蚕豆(希腊克里特岛);咸牦牛奶茶泡饼(阿富汗);油炸天竺葵(希腊克里特岛);水煮海蟹(马来西亚);生甜菜根和柑桔(希腊克里特岛);印度薄饼、牦牛奶制黄油和岩盐(巴基斯坦)。

第二行:杏脯汤(巴基斯坦);煮熟的大蕉(玻利维亚);油炸珊瑚礁鱼(马拉西亚);碎小麦、水煮蛋和荷兰芹(塔吉克斯坦);海藻沙拉(马来西亚);煮熟的雷鸟(格陵兰岛)。

第三行:烤金枪鱼(马拉西亚);熟土豆、番茄和橄榄油中的蚕豆(希腊克里特岛);牦牛奶制黄油和米饭(阿富汗);炸鱼和罗望子(马来西亚);杏干(巴基斯坦);烤黑斑羚(坦桑尼亚)。

一些专家表示现代人应效仿石器时代祖先的饮食。接下来的介绍可能会令你大吃一惊。

对于一些文化而言,他们的食物几乎全部来自海洋。

这里是亚马逊流域内玻利维亚低地,晚饭的时间到了,Ana Cuata Maito坐在茅屋的泥土地上搅拌着一大碗大蕉和甜树薯,身旁还有一堆闷烧的灰烬。这时她听到丈夫回来的声音。Ana的丈夫带着骨瘦如柴的猎狗从森林回到了家里。

一个女婴正在吃奶,而身旁7岁的小男孩一直扯着她的袖子,Ana告诉我说他希望丈夫Deonicio Nate今晚能带些肉回来。“小孩没肉就不高兴,”翻译人员帮我传达了Ana的话。

Nate带着步枪和弯刀今天一早就出门了,现在是1月份,经过2小时的长途跋涉他进入了原始森林。在林中,Nate默默地扫视着树冠上的卷尾猴和长鼻浣熊,这时猎狗嗅到了地面上的气味,这应该是野猪或水屯一类的动物留下的。如果Nate幸运的话,他就能打到一只大貘,这种动物会用长鼻子在潮湿的蕨类植物中搜寻嫩芽。

今晚Nate空手而归。39岁的Nate看上去精力充沛一直不闲着,他不是在打猎、钓鱼、修补屋顶就是在伐木做舟。但当坐下来打算吃碗里的稀饭时,他就会抱怨很难为家人打到足够的肉。因为Nate有2个妻子(这在部落中并不罕见)和12个孩子。伐木声把动物都吓跑了,他也无法在河上钓鱼因为暴风雨把独木舟冲走了。

我在Anachere部落(有着90名左右成员的古齐曼内人部落)参观时看到许多类似的情况。雨季又到了,现在是打猎捕鱼最难的时候。在亚马逊河流域内接近圣博尔哈(秘鲁首都利马的一个区,距玻利维亚西部城市拉巴斯约360公里)的两条河流旁生活着1.5万以上的齐曼内人,他们组成了100多座村庄。但从圣博尔哈到Anachere部落即使乘着机动独木舟也需要两天的时间,所以这里的齐曼内人仍主要从森林、河流以及他们的菜地里获取食物。

我和亚瑟·罗辛格结伴前行。我们的团队是由美国西北大学生物人类学家威廉·伦纳德和博士生罗辛格共同带领的。我们的任务就是研究齐曼内人并记录下他们的“雨林饮食结构”。当这些齐曼内人远离他们传统的饮食结构和积极的生活方式并转而食用糖、盐、大米、油类、肉干和沙丁鱼罐头后他们的健康会有何变化呢?该团队对此十分感兴趣于是想一探究竟。这不是纯粹的学术研究,人类学家正在通过研究像齐曼内人一样的土著民族的饮食来告诉现代人应该如何饮食。

罗辛格把我介绍给一位名叫José Mayer Cunay的78岁老村民。 老人的儿子、39岁的Felipe Mayer Lero在河边种植了一个郁郁葱葱的菜园,这菜园是在他9岁的时候开始种的。José领着我们走过一条小径,小径旁结着金色的木瓜、芒果、簇簇的绿色大蕉和圆圆的柚子。鲜红色的螯状海里康属花和野生姜在玉米甘蔗茎秆丛中蔓延的像野草一样。“José家的水果比谁家的都多,”罗辛格说道。

在这个露天的住所内,Felipe的老婆Catalina正在熬粥。我问道:“菜园里的蔬菜水果够不够吃?”Felipe说不够所以他得去打猎捕鱼,他还说自己不想只吃瓜果蔬菜。

图注:玻利维亚的齐曼内人的食物主要来自于河流、森林或者田园菜地。

图注:洪水堵塞后的Maniqui河,José在河边的浅滩洗澡,一只橙色的蝴蝶落在他的肩膀上。即便是像José这样78岁的老人也要为了获取足够的食物而每天跋涉数公里之远。

图注:Cunay在挑选成熟的大蕉。这片田地是年长的齐曼内人年轻时用砍伐和火烧的方式建立的。四代人以来都依靠这片农地生存,此外他们还要打猎,比如说图片右部的就是一只打来的犰狳爪。

图注:在Anachere部落,一个小女孩正注视着几个豆荚。这些豆荚是她的家人在丛林中找了一天才收集到的。这豆荚是印加树的果实,这种豆子甜蜜芳香,是小孩子们的最爱。

2050年我们需要养活20亿人口,所以就会出现一个紧迫的问题,到底哪种饮食能担此重任呢?未来几十年里我们选择吃何种食物将对地球产生巨大的影响。简而言之,在发展中国家,肉类和奶制品占比越来越大,但是这会对全球资源产生巨大压力。相反,如果我们以未加工的粗粮、坚果、水果和蔬菜为主的话不仅能减轻地球的负担,还能收获健康。

直到1万年前农业才发展起来,而此前的人类会通过打猎、采集和捕鱼获取食物。随着农业的出现,坚持游牧狩猎者逐渐远离了基本农田,最终这些猎人被限制在了亚马逊森林、非洲干旱草原、东南亚的偏远岛屿和北极冻土地带。如今地球上只保留着少数分散的狩猎采集部落。

正因如此,科学家们正在加紧努力赶在这些东西消失前来了解这些古老的饮食和生活方式。“采猎者并不是活化石,”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校区人类营养学家阿莉莎·克里滕登说道。克里滕登研究坦桑尼亚哈扎人的饮食,哈扎人是最后一批真正的狩猎者。“地球上的采猎者不多了,时间紧迫,如果我们想收集游牧觅食的信息,那现在就得开始研究。”克里滕登说道。

到目前为止,我们对齐曼内人、北极因纽特人和哈扎人等觅食者的研究发现他们传统上没有高血压、动脉硬化或其他心血管疾病。“很多人认为我们今天吃的东西和祖先在进化中所吃的东西并不一致,”美国阿肯色大学古人类学家彼得·昂加尔说道。于是有人就会产生这样一种想法:他们认为现代人类的身体还和石器时代差不多,但现在饮食却是快餐式的,所以人类应该学习旧石器时代的饮食。这种所谓的穴居人或石器时代饮食的观点颇为流行,他们认为现在人的基因还没有足够时间适应种植的食物。所谓旧石器时代是指大约260万年前到农业革命开始前这一阶段,而石器时代是一个更宽泛的概念,此处两者姑且可以理解为一个意思。

石器时代的饮食是指“唯一适合我们的基因构成的食物,”科罗拉多州立大学进化营养学家洛伦·科登在其《旧石器饮食法:通过吃你该吃的食物来瘦身并保持健康》书中写道。在研究狩猎采集者的饮食后得出了“73%的采猎者从肉类中得到了一半以上的卡路里”,于是科登提出了自己的“旧石器饮食”处方:多吃瘦肉和鱼,少吃乳制品、豆类或谷物。他的理由是后三类是在烹饪和农业发明后才引入的食物。旧石器饮食的拥护者比如科登表示如果我们坚持吃祖先所吃的食物,我们就能避免患上文明社会的疾病,比如说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癌症甚至还有痤疮!

这听起来挺有吸引力。但我们的确进化成以肉类为主的饮食结构了吗?研究人类祖先化石的古生物学家和记录现代采猎者饮食的人类学家都表示现实情况要复杂得多。昂加尔指出人们对旧石器饮食法的信奉是基于错误的概念而产生的。

图注:坦桑尼亚哈扎人是世界上最后一批“全职”采集狩猎者。他们找到什么就吃什么:猎物、蜂蜜和植物,其中植物包括块茎类、浆果类和猴面包树果实。

图注:Wande和她的丈夫Mokoa正打算外出寻找食物。Wande用一把刀把棍子削尖来获取块茎类植物,块茎植物在雨季能作为主粮。而Mokoa能用弓箭进行狩猎和防御,他还用斧子砍下树干上的蜂巢。

图注:对于坦桑尼亚的哈扎人来说,蜂蜜既是其能量来源也是其请客的美味。少年Ngosha跟着“采蜜向导”发现了这个蜂巢,而向导就是一种鸟类。他们点燃一小堆木柴树叶产生烟雾驱赶走蜜蜂然后侥幸盗取了蜜蜂的食物、后代及家园。

图注:像这种扁担杆属果实的浆果,哈扎人经常在其觅食过程中食用,他们一般不收集带回家以后再吃。哈扎人把这种小果实放在嘴里吃掉果肉然后再把种子吐在地里,这样到来年又会长出浆果灌木丛。

图注:年轻的哈扎猎人在Yaeda谷地巡视(图片右部)。不管猎人打到什么猎物,家人都会食用,包括这个可怜的丛猴幼崽(图片左部)。在过去的50年里,这些部落的祖先活动的区域大部分已被牧人和农民“接管”。牧民的牲畜吓跑了野生动物,而农民砍倒树木制成了栅栏。

肉类在人类饮食进化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雷蒙德·达特于1924年在非洲发现了人类祖先的第一个化石,自此人类早期祖先在非洲草原靠打猎来生存的形象就传播开来。达特在上世纪50年代的文章中对人类祖先有这样的描写:“人类祖先是食肉动物,靠暴力来打猎,直到打死猎物,他们贪婪地饮着受害者的热血、疯狂地咬食着还在因剧痛而扭动着的肉体。”

有些科学家认为200万年前人类祖先的食肉性对祖先进化出更大的大脑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根据莱斯利·艾洛和古人类学家彼得·惠勒首先提出的想法,他们认为人类祖先直立人不像类人猿一样吃植物,反而开始吃高热量的肉类和骨髓,这就为更大的大脑提供了足够的能量。消化肉食并少吃植物纤维使这些人有了更小的内脏。内脏变小了,那么腾出的能量就能用于大脑的发展。当休息时,大脑需要消耗人体能量的20%;相比之下,猿类大脑只需8%。这意味着从直立人时代开始,人类就需要高能量食品。

几百万年后人类的饮食随着农业的发明而迎来了另一个重要的转变。像高粱、大麦、小麦、玉米和水稻等谷物创造了丰富的、可预测的食物供应,这就为农民夫妇较高的出生率提供了物质保障。农业时代每隔2.5年就能迎来一个婴儿,而此前的采集狩猎时代需要3.5年。于是人口迎来爆发,不久后农民数量超过了采集猎人。

在过去的10年里,人类学家很难对这个转变的关键做出解答。农业是人类健康明显进步的关键吗?或者是,为了换取粮食安全,放弃采集狩猎转而种地畜牧就意味着人类失去了更健康的饮食、更强壮的身体吗?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生物人类学家克拉克·斯潘塞·拉森表示农业初始阶段情况要困难些。拉森认为早期农民依赖庄稼,这样一来农民饮食的营养多样化程度就远不及采猎者的饮食。拉森还表示,每天吃同样的谷物使得早期农民产生蛀牙和牙周病,而这两种疾病在采猎者中很少发现。当农民开始驯养动物,那些牛、绵羊和山羊就成了肉类和奶类的来源,但同时也带来了寄生虫和新的传染病。早期农民缺铁、发展迟缓并且在身材体型上变小了。

尽管农民的人口数量在增长,但它们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不如采猎者的那样健康。拉森表示农民生育了更多的婴儿,但这也只能证明“生孩子不一定就得处于无病状态。”

图注:格陵兰的因纽特人除了肉几乎什么都不吃,当然极地气候严酷,因纽特人即便想吃水果蔬菜气候条件也不允许。如今的市场提供了品种多样的饮食,而肉类依然存在。

图注:格陵兰岛偏远东部地区一个名叫Isortoq的村庄住着64户居民,这里的居民仍然打猎捕鱼,但同时也会用传统的因纽特食物到超级市场换取所需品。图中近景处巨大的红房子就是一处市场。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浸在番茄酱和沙拉酱中的海豹。

图注:一个因纽特女孩正在喂弟弟吃海豹的肝脏(图片左部),这个肝脏是他们的爸爸刚打回来的。不能马上吃掉的食物将被储藏在户外,那里有他们的“天然冰箱”。“冰箱”中会存放肉类、排骨、虎鲸颌部还有髯海豹前鳍。

图注:一只正在舔虎鲸背鳍的雪橇犬。因纽特人在捕杀猎物后会把将要食用的部分带回,而剩下的就储存在冰窖里。然后,他们还会分出一些食物来喂养他们的雪橇犬。

真正的旧石器时代饮食并不只是肉类和骨髓。的确,相比其他食物,世界各地的采猎者都更渴望肉类,而且他们每年获取的总热量的30%都是从动物身上得来的。但是如果每周只有一点肉类,大多数采猎者也能忍受。新研究表明古代祖先大脑的增长不仅是肉类的结果,更有野果和植物的贡献。

全年观察确认采集狩猎者作为猎人的打猎成功率并不乐观。比如说,非洲的哈扎人和布须曼人带着弓箭勇敢地外出打猎但大半情况下会空手而归。这就表明,如果人类祖先没有这些武器那么打猎会更难。“很多人都以为即便在热带大草原上漫步也到处都是羚羊,你只需砸它们的脑袋即可,”乔治·华盛顿大学古人类学家艾莉森·布鲁克斯说道。布鲁克斯还是博茨瓦纳Dobe Kung人的专家。除了北极地区,没有人会那么频繁的吃肉。传统因纽特人卡路里的99%都来自海豹、独角鲸和鱼类。

那么当没肉的时候,采猎者如何获取能量呢?原来是“男人打猎女人采集”,正是女人带着小孩采集植物野果,才为困难时期的采猎者获取了足够的卡路里。Brooks表示当肉类、水果或蜂蜜稀缺时,采猎者就靠“储备食物”度日。哈扎人70%的卡路里都来自植物,Kung人在传统上依赖块茎和蒙刚果坚果(mongongo nut),刚果河流域的俾格米人依赖蕃薯,齐曼内人和亚马逊流域的亚诺玛米人依赖大蕉和树薯,澳洲土著人依赖莎草科植物莎草的干燥根茎香附子和荸荠。

“很多人都受到这种观念的影响,即打猎和食肉对人类的进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位于莱比锡的马克思·普朗克研究所进化人类学研究部门的生物学家阿曼达·亨利说道。“坦白而言,我认为上述观念并不完整,该观念漏掉了一半的故事。采猎者想吃肉,那是当然的。但他们之所以能存活下来靠的是植物类食物。”另外,阿曼达还在牙齿化石和石器上发现了来自植物的淀粉颗粒!这表明至少在10万年前人类可能一直就在食用谷物和块茎!这个时间长度足够使人类祖先形成食用植物的身体条件。

所谓“人类在旧石器时代就停止了进化”的概念是不正确的。我们人类的牙齿、颌骨和面部已经变得更小了,而野生食肉动物的牙齿和颌骨明显要大,并且我们的DNA自农业发明以后就发生了变化。“人类现在还在进化吗?是的!”宾夕法尼亚大学遗传学家莎拉·蒂什科夫说道。

一条惊人的证据就是乳糖耐受,即乳糖由人体内生成的乳糖酶分解,被人体消化吸收的状态。所有人类婴幼儿都能消化母乳,但在1万年前牛开始被驯化之前,已经断奶的儿童是不用消化牛奶的,因为这之前也没有牛奶可喝。结果是,断奶后的人类会停止生成乳糖分解酶,正是这种酶才能将乳糖分解为单糖。当人类开始集中畜牧后就有了牛奶喝。在欧洲、中东和非洲的牧民中,乳糖耐受就独立进化而来。而畜牧较少或不依赖牲畜产奶的群体,如中国人、泰国人、美国西南部的皮马印第安人以及西非的班图人仍保留着乳糖不耐症。

人类在咀嚼食物时从淀粉类食物中提取糖的能力也有所不同,这取决于他们遗传了多少个特定基因的副本。相比西伯利亚雅吃肉占比较大的库特人,传统上吃淀粉类食物较多的人群如哈扎人拥有更多的基因副本,并且后者的唾液有助于在食物到达胃部之前先行分泌淀粉。

这些例子印证了“人如其食”这句谚语。更准确的表达就是“人如其祖先所食”。人类靠何种食物生存成长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取决于基因遗传。传统饮食在今天包括印度耆那教的素食主义养生法、因纽特人的以肉为主的饮食以及马拉西亚巴瑶族的以鱼为主的饮食。印度沿岸附近的尼科巴群岛Nochmani人从昆虫身上获取蛋白质。“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类,是因为我们具有在任何环境中都能寻找食物的能力,”齐曼内人研究小组共同领导人伦纳德说道。

研究表明土著群体放弃自己传统的饮食和积极的生活方式转而选择西方生活方式会对自身产生负面影响。比如说,直到上世纪50年代,中美洲的玛雅人几乎不知糖尿病为何物。当他们转向西方高糖饮食后,糖尿病发病率急剧上升。西伯利亚游牧民族如鄂温克驯鹿牧民和雅库特人饮食中肉类占比很大,直到苏联解体前他们几乎没有心脏病。但当许多人在城镇定居并开始吃市场食物后情况出现了变化。“如今,生活在农村中的约半数雅库特人都有超重,并且三分之一人患有高血压,”伦纳德说道。相比仍然依靠采猎而食,选择吃市场食物的齐曼内人更易患上糖尿病。

对于那些祖先适应了植物性饮食的人以及那些脑力工作者来说,最好不要像雅库特人一样吃那么多的肉。最近的研究证实了此前的发现,即尽管人类食用红肉(牛肉、羊肉等)已有200万年的历史,但大量食用会增加动脉粥样硬化和癌症的患病风险,这适用于绝大部分人,而且罪魁祸首不仅仅是饱和脂肪或者胆固醇。我们的肠道细菌要消化肉类中一种叫做左旋肉碱的东西。在一项小鼠实验中,消化左旋肉碱提高了动脉阻塞发生的几率。研究还表明红肉中一种叫做Neu5Gc的糖会对人类免疫系统造成伤害,这种糖会引起炎症,虽然在人年轻时处于低水平,但最终可能引起癌症。Neu5Gc是一种存在于大多数非人类哺乳动物中的唾液酸分子,类人猿体内也有,但人类自身无法合成这类分子。“如果你只想活到45岁的话那么红肉肯定能帮到你,”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Neu5Gc研究的第一作者阿吉特·沃尔基说道。

许多古人类学家表示尽管现代版旧石器饮食的拥护者敦促我们远离不健康的加工食品,但他们的其他主张并不能反映事实,他们把肉类比重想的太高,实际上这和我们祖先多样化的饮食并不相符,而且这些拥护者也没有考虑到祖先的积极生活方式保护了他们免受心脏病和糖尿病的困扰。“让许多古人类学家感到困惑的是,我们事实上没有一例穴居人的饮食。旧石器时代跨度为300年前至1万年前,穴居人是20万年前至4万年前,这期间明明有不少穴居人呀。”纽约人类学研究温纳-格伦基金会主席莱斯利·艾洛说道。

换言之,从来就没有一种理想化的人类饮食。艾洛和伦纳德表示人类真正的标志并不是我们对肉类的喜爱,而是我们能适应多样化栖息地的能力,以及将不同食物组合起来形成许多健康饮食的能力。不幸的是,现代西方饮食似乎并不具有上述特征。

图注:马来西亚巴瑶族人的食物主要是鱼类和水中生物。有些巴瑶人住在海边或高脚屋里;另外一些以船为家。

图注:脸上涂着特制防晒粉的小女孩Alpaida正划船去高脚楼上找她的朋友。这种防晒粉由水稻和香兰叶制成。小女孩和他的家人都是巴瑶人,他们常年居住在手工制成的船屋上。

图注:一名巴瑶渔夫抓住了一只章鱼(图片左部)。除了一份木薯做的菜,巴瑶人的食物都来自海洋。一名巴瑶族儿童在午睡(图片右部),他身旁的锅里是鲍鱼,这是他们家的晚餐。

图注:巴瑶人也可能会用到西式装备如牛仔裤和泳镜,但他们的捕鱼方法还和几世纪前是一样的。他们划船来到暗礁附近,然后就盯着水面,只要目标出现就跃入水中用鱼叉捕鱼。图中一名叫做Dido的年轻巴瑶人抓到了一条小圆燕鱼。

为什么现代饮食会令我们生病?哈佛大学灵长类动物学家理查德·兰厄姆给出了最新的线索。兰厄姆表示人类饮食中的最大革命并非人类开始吃肉而是我们学会了烹调。兰厄姆说道,大约在180万到40万年前开始烹饪的人类祖先可能要养活更多的孩子。分割并加热食物相当于“预先消化”,所以我们肠道就节省了分解食物的能量,这样就能比生吃吸收更多的能量与营养,如此一来也就为大脑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养料。“烹饪能使食物更软、更富含能量,”兰厄姆说道。如今我们无法单靠生食何未加工的食品存活,我们已经进化到依赖熟食了。

为了检验他的想法,兰厄姆和他的学生用生食和熟食喂养大鼠和小鼠 。当我参观了兰厄姆在哈佛大学的实验室后,他当时的研究生学生雷切尔·卡莫迪打开冰箱门向我展示了装满肉类和番薯的塑料袋,其中既有生的也有熟的。用熟食喂养的大鼠比那些只吃生食的大鼠在体重上多增加了15%至40%。

如果兰厄姆是对的,烹饪不仅为早期人类形成更大的大脑提供了足够的能量,还帮助了他们从食物中获得更多的卡路里这样他们才能增重。在当前背景下,兰厄姆假设的另一面就是人类可能是自己成功的受害者。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第一次如此擅长处理食物,因此人类在在一天中就会获得高于身体所需的卡路里。“粗面包变成了夹馅面包,苹果被榨成苹果汁,我们要更加注意高度加工食品所带来的高卡路里后果。”他这样写道。

加工食品在全世界的流行导致了肥胖症和相关疾病发病率的上升。如果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的人能多吃些当地的水果蔬菜和全谷物,少吃些肉类鱼类,并且每天锻炼一小时,这样一来对我们的健康、对我们的地球来说都将是个好消息。

图注:阿富汗北部帕米尔高原上的吉尔吉斯人生活的高海拔地区没有作物生长。当地人以动物奶、肉和实物交易为生。

图注:放在木席上摊开晾晒的酸牦牛奶。这些酸奶是用数小时的微火煮沸牦牛奶制成的,制成后放在相应容器内,然后再把它们晾到垫子上或房顶上晒干。酸奶晒干便于储存,在鲜奶不足的冬天也可食用。冬天时把这些干奶片放在热水中融化后就可饮用。

图注:一名吉尔吉斯女性正在用手滤掉牦牛奶里的牛毛和其他杂物(图片左部)。与中国接壤的巴基斯坦北部的遥远村庄里的村民正在照管他们绵羊(图片右部)。当地人用夏季丰盛的牧草将牦牛、山羊和绵羊养肥,这样这些动物在冬天成了他们食物的来源。

图注:Ayeem Khan穿着她爸爸的靴子蹲在小牛旁。Ayeem头上戴着的红色头巾是吉尔吉斯未婚女孩的装饰,当她们结婚后会换成白色的。Ayeem一天要挤两次牦牛奶,一部分牛奶凝乳将晒干留到冬季再用。

在拜访Anachere齐曼内人最后一个下午时,Deonicio Nate的一个12岁的女儿、名叫Albania的小朋友告诉我们说她爸爸和她16岁的同父异母的哥哥Alberto打猎回来了,他们还打到一些东西。我们跟着Albania来到烹饪小屋并且闻到了烤东西的气味。我们一看,原来火上架着三只长鼻浣熊,连带着皮毛!当火烧焦了浣熊的斑纹皮毛,Albania和她12岁的妹妹Emiliana就去刮掉皮毛直至浣熊的肉体裸露出来。 然后他们把动物尸体洗干净准备再次烧烤。

Nate的妻子在清洗两只犰狳,准备用来和切碎的大蕉一起烹调。Nate坐在火堆旁,描述着今天打猎的经历:先是射杀了两只在溪边小憩的犰狳,随后猎狗发现并追赶一群长鼻浣熊并急冲而上咬死了躲在树上的两只长鼻浣熊。Alberto开了一枪但没打着,接着又开了一枪结果打住了一只长鼻浣熊。三只长鼻浣熊和两只犰狳足够了,于是这对父亲和儿子就收拾一下就准备回家了。

正当家庭成员在享受盛宴时,我发现已经病了一周的小男孩Alfonso现在正在火堆旁跳舞、开心地嚼着一段烤熟的浣熊尾巴。Nate看起来很高兴。今晚的Anachere,远离饮食的辩论,这里有肉,而且看上去不错。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最后,让我们一起以地中海型饮食作为文章的结尾吧!

图注:希腊第一大岛克里特岛上的居民的饮食丰富多样,食物取自果园、农场和海洋。他们的饮食被称为地中海型饮食,现在这种饮食已成为一种时尚。

图注:春天里的克里特岛米雷斯的农村,农民Fanouris Romanakis在修建橄榄树,这样就能结出更多的果实。Romanakis能从橄榄树果实获取橄榄油,这既是一项经济来源也是他们饮食中的主要组成。在果园中树木中间,农民还会耕种土豆、蚕豆和其他蔬菜。

图注:克里特岛乡村典型的午餐包括地中海里的鱼和腹足类动物、田里的蔬菜以及当地的葡萄酒。图片左部是希腊城镇皮尔戈斯的一处农田,Adonis Gligoris和他的孩子们还有一位朋友在采集荷兰芹。Gligoris的农田既是家里的食物来源,也是家里的经济来源。

图注:Popi和Costas Semanderes居住在克里特岛中部的一处村庄,他们家周六的午餐非常丰盛。他们用自家酿造的桃红葡萄酒和当地材料做成的菜肴(从左至右:葡萄叶片、野生草本植物煎蛋卷、橄榄油炸土豆)招待客人。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