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大人们,啥时候能给男同胞开设正规的专科?

subtitle 关你健康01-13 09:10 跟贴 16 条

最近,流感让医院不堪应对,有个别医院的儿科,竟因为科里的大夫累倒而停诊。儿科缺大夫,妇科很紧张,但妇女和儿童还有专科,相比男人那还是不算太缺爱的。想想吧,男性健康日从2000年开始,每年的10月28日都刮场小旋风,18年了,有多少医院设立了正规的男科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看看这些年的男性健康日的活动主题,近9年来,前6年中有5年都提到“关注男性健康”,近3年则每年都有关键词“关爱”,2015年是关爱男性健康,普及健康知识;2016年是关爱男性健康,让爱更长久;2017年是关爱男性健康,构建圆满家庭。瞧瞧,这缺爱的严重状况,不流眼泪也要让人鼻子发酸了吧。

世界卫生组织之所以要确定男性健康日,其重要的背景是男科疾病正以每年3%的速度递增,成为威胁男性的第三大疾病。在世界范围内 ,男性的平均寿命要比女性少2到3年,在20到50岁男性中,仅前列腺炎的发病率就高达20%到40%。千百年来,我们的传统文化都把男人视为家庭的顶梁柱,若是男人们都感觉身体被掏空,还咋顶?

医院不设男科,重要的原因是缺少专业医生,因为这门学科太年轻,人才的培养还没有跟上。男科,andrology,这个词是1951年出现的,早期主要围绕男性生殖问题展开专门研究。1969年建立了国际男科学协会,开始出版杂志。1976年正式更名为国际男科学学会,当时的会员包括了43个国家的医生和学者。但与妇科比,这太弱,妇科已经有超过100年独立学科历史了。

我国在1986年有了第一本的讲义式的专著,《男科学基础》,也开展了一些学术活动,但总体上而言,与医学临床领域的其他科室建设相比,男科可能是医院里最薄弱,甚至是干脆没有涉及的。有些则是每周由泌尿科或中医科的医生例行开几次门诊。

出现这样的局面,是因为从国际视野来看,生殖活动“以大脑为中心,以皮肤为终端”的概念提出后,男科学更注重多学科的交叉渗透,涉及到泌尿、皮肤、心理、神经、行为等内容,而这其中的很多知识是不包含在医学教育的体系中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专科的培训,医科院校的毕业生是无人能真正胜任男科工作的。

正规的医院,没有能力或不愿开设男科,就将大量的就医需求推向了“野医”,以男性功能障碍为例,一些“广告医院”把国际上早已弃用的“背神经阻断术”拉出来凑数,有的甚至搞“安慰手术”,切开皮肤,扒拉几下再原样缝合。那些期望改善自己“稳稳地给老婆更多爱”的男人,花了大把钱,换回的是失望和心理打击。

很多医院不愿开男科,还有一个原因是男科的一些常见的问题,并不是需要药物或手术来解决,而是要通过咨询,帮助求助者建立正确的认识和信念。比如紧张性前列腺炎,在青壮年男性中很常见,可引起会阴和腰部的不适,也会出现尿急、尿痛、尿频、流白等症状,发病的原因是焦虑紧张和劳累。正规医院的门诊要几分钟打发一个患者,无法耐心地去咨询。这就会把患者推向“诈钱”的野大夫那里。

新的一年开始了,真心希望在2018年在更多有见识、有爱心的院长们,能够从男性健康维护的大局出发,能为男同胞们开多一点正规的男科。

爱谁,就把健康传给谁。

你的健康,我的关注。专业人员制作,以科学与人文视角多维度观察生命健康,包括医事、史话、日常、展望、心理、房内等系列,内容为作者魏宏岭及团队原创作品。拒绝未经许可的一切形式的盗用、盗链及转载,否则将依据相关法律予以追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