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摄影和老上海情结

subtitle 澎湃新闻01-12 09:35 跟贴 1 条

2012年,郑阳决定来上海闯荡,他说,家乡安徽已经不能使他在摄影师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在郑阳很小的时候,父母带他来过上海旅游,“说起来有点玄乎,那时我就对上海很有好感。”来上海工作之前,郑阳正在开始跟着摇滚乐队巡演,从吴虹飞的幸福大街,到迷笛音乐节,到痛仰的全国巡演,走过了全国很多地方,但没有那里像上海一样令他留恋。他把这叫做缘分。

从比较实际的角度来说,郑阳也在上海找到了更广阔的职业前景。他拿到了上海一家杂志社的摄影合作邀约,来此之后,他顺理成章地继续着自己自由摄影师的路,为许多杂志拍摄照片,以及名人肖像。我和郑阳认识,正是在某酒店的酒吧开业派对上。当时的他很喜欢社交,而上海正是一个最适合社交的城市。“我希望被这个城市认识,并且融入进去,而我却是也做到了。”

来上海后不久,郑阳在思南路靠近香山路上有了一个工作室,他可以在这里为人拍摄,也在这里组织朋友间的聚会和沙龙,成了一个主人。因为这间小小的,坐落在一栋老宅中的斗室,他感到自己更融入了上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思南路的斗室,挂着木心的题字 本文图均为受访对象提供

而且对于郑阳来说,选择思南路还有一个更私人的理由。2009年,他通过拍摄认识了木心,并成为了作家最后两年的专属摄影师。木心说郑阳是摄影师中的“哈利波特”,而郑阳也对这位名作家十分仰慕。思南路离木心曾在上海居住过的南昌路很近,那时候还是个“文艺青年”的郑阳经常从工作室溜达过去,觉得一景一物都十分亲切。这些老房子让他感到自己走入了时光通道。而作为摄影师的他,也从这些仿佛在述说过去故事的老房子中找到不少灵感。

郑阳镜头中的晚年木心

后来他才发现,思南路的房子并不好找,更难以他当时的租金拿下,这种幸运,也是他和上海的缘分之一。

我还记得,当时那间小屋里摆满了老家具,其中一只老沙发郑阳只花了几十元便买到,让我十分羡慕。如今说起来,他告诉我大多数当时的老家具已经不合用了,不过,他还是很怀念那个时候,去附近的二手家具店淘老家具的乐趣。

老上海在风格上也给了郑阳更多灵感。有一次的上海时装周,郑阳被街拍拍到,成了半个“网络红人”。在不熟悉他的人眼里,他的装扮可能是奇装异服,但是在我们这些朋友眼里,这样的郑阳再正常不过:穿着民族风格的长袍、阔腿裤、络络卷发披在肩头、还有他的复古包和几乎从来不摘下来的礼帽,看上去特别像列侬。据他说,他来上海之前,就留长发,戴礼帽。来上海之后,他发现了一些旧服装店,淘来的衣服“穿上去很适合自己”。

可惜,这些小店现在都已经关闭了。

不管是西式还是中式,郑阳的风格总是很复古

那时候,郑阳拍摄了许多名人。从尼古拉斯·凯奇到贝克汉姆,几乎所有来上海的国际明星,都被他网罗了个遍。随着业务的拓展,郑阳离开了思南路,来到了龙吴路。龙吴路有许多厂房如今被改建成了摄影棚,价格不高,他租了一间,不需要太多装修,买了一点器材。由于价格低,他当时的业务很不错,同时还利用那个摄影棚拍摄了大量创作,也就是艺术人像。

郑阳拍摄的贝克汉姆

对于郑阳来说,在龙吴路的两年,是他的摄影水平飞速提高的两年,在那里,他接触了大量的商业摄影。“以前我是走的野路子。大家喜欢的原因也是因为不像影楼的流水线作业,而有大量的个人风格。有了商业摄影棚之后,我的拍摄更专业化,也能满足更高的要求。”

不过总的来说,在上海市中心呆惯的郑阳,始终对龙吴路不太习惯,觉得那里不是真正的上海。2016年,他又回到市中心,先是在田子坊继续开摄影棚,而现在,他关闭了摄影棚,恢复了一个自由摄影师的身份。“关掉摄影棚的时候,我感到如释重负。因为摄影棚像是我自己把自己囚禁起来。我觉得,我在内心深处是一个嬉皮士,而不是一个摄影工作室的老板。”

内心是个嬉皮士的郑阳,如今进入了事业的新阶段。他开始环球旅行,在国外一呆就一个月,以旅人的身份观察这个世界,拍摄他称之为“旅行定格电影”的旅行照片。有时,他在泰国派县的乡间寻找内心的平静,也尝试用抽象艺术表达自己。2018年也是他拍摄摇滚乐现场的第十年,就在不久前,他还拍摄了罗琦和她的乐队,他决定在这一年做一个系列记录自己和中国摇滚乐的十年。

郑阳去过无数个摇滚现场

上海对他来说,现在更像是一个熟悉的港湾,郑阳在此过着简单的生活:在家处理图片,听听音乐,和友人出去喝咖啡、聚餐。有时去Mao听现场音乐,去美术馆看最新的大展。刚来这里的时候,他有很多欲望,因为随时可以看到很多高消费的人群。他还记得当时认识不少超跑俱乐部的朋友,发现其中许多人都不快乐。有一次,他问其中一人到底为什么烦恼,对方回答道,因为别人的车比我的好。但是,拍摄名人使他有机会接触到了不少艺术大家,他们的生活都很简单。“现在,”郑阳说,“我过的是低欲望的生活,我的欲望就是我的创作。”

上海见证了郑阳作为摄影师的成长,更见证了他从不断寻找自我的过程。对上海的感情,他想用木心的一句话来总结:写不出情诗的缘故,是日日相伴,夜夜共眠。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