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撞船渔民救起21名船员:我们是男人 落水肯定救

新京报01-12 08:47 跟贴 2066 条

1月6日晚上8点左右,巴拿马籍油船“Sanchi”轮与香港籍散货船“CFCRYSTAL”轮,在上海辖区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

“Sanchi”轮全船失火,船上装载的约13.6万吨凝析油泄漏并存在爆炸及沉没可能。事发时船上有32名船员,目前已发现1名船员遗体,其他船员处于失联状态。“CFCRYSTAL”轮装载6.4万吨粮食,21名船员被路过的渔船救起,全部生还。

根据国家海洋局现场最新巡视监测结果,海监飞机航空遥感发现事故船体右侧有少量疑似溢油。目前,事故船舶距离我国舟山近岸约350公里,根据目前海上水文气象条件,事故暂不会对近岸海域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据交通运输部今日发布的消息,截至1月10日7时,“Sanchi”轮已漂移至碰撞位置东南方向约65海里处,船体仍在燃烧,火势较9日晚无明显变化。交通运输部继续全力开展搜救工作,现场指挥船“海巡01”轮组织13艘搜救船舶以“Sanchi”轮为搜寻基点,继续不间断搜寻落水人员。

目前事故原因尚不清楚,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已成立事故调查组,启动调查。据最新消息,“CFCRYSTAL”轮已于10日12时30分靠泊舟山老塘山码头,接受调查。

事发之后,浙江舟山渔民郑磊驾驶“浙岱渔03187”号,和船上13名船员一起参与了救援工作。救起了“ CFCRYSTAL”轮上的21名遇险船员。

“渔民是浪尖上的男人,人家落水,肯定要救。这种事,一辈子可能也就遇上一次。”郑磊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浙岱渔03187”号船长郑磊。

船都看不见了,只有火

新京报:1月6日事发当晚,你们在什么地方?

郑磊:当天晚上大概7点多我们捕鱼返航,进入181海区第3小区海域。当时我在驾驶室值班,大家刚躺下休息不到两小时。距离回到岸上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

新京报:怎么注意到相撞的两艘船的?

郑磊:我们从一条18万吨的大货轮船(油船“Sanchi”)尾经过,它从南往北,这时另一条香港船(“ CFCRYSTAL”)从北边跑下来。以我的经验,他们是要碰上的。因为从船载的GPS上发现,他们都没有避开(对方),大货轮往北方向230多度,香港船往南19度,两个船的航向不对,肯定是要撞的。

我跑了半个小时,在他们西南方3海里外,还是不相信(他们会撞),就用自己眼睛去看,渔民还是相信自己眼睛嘛。果然“嘭”一声,就撞了。

▲受损的“CF CRYSTAL”轮。图片来自中国交通新闻网

新京报:相撞的时候是怎样的场景?

郑磊:一下就爆炸了,船都看不见了,只有火。火势冲天,最起码有20米(高),就像工厂爆炸一样。香港船没怎么起火,主要是船头(着火),后面驾驶台、船舱也进水了。

我当时马上打铃,叫船上的人起来打开灯,掉头回去救人。

新京报:你船上有几个人?

郑磊:除了我,还有13个船员。

新京报:当时现场的情况怎么样,你们是怎么救援的?

郑磊: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围着他们的船跑。因为捕鱼船都是渔网和绳子,不能遇到火。当时还在不断爆炸,像放炮一样。围着他们跑了几圈,就发现了香港船上的人,他们跳水后,爬上了汽艇。我们在大货轮的旁边停下来,把他们21个人一个个拉上了我们的船。

▲1月10日,上海打捞局“深潜号”轮、“德深”轮抵近“桑吉”轮实施降温灭火作业。图片来自中国交通新闻网

船长喊“may day may day”,叫了几下就哭了

新京报:救人花了多长时间?

郑磊:前后有3个小时吧,我们一晚上没睡觉,后来又在事故现场周围搜寻了好几圈。那个外国船的船长呼叫国际遇险16频道,最开始喊“may day may day”(飞机无线电呼救信号:救我/救命),叫了几下就哭了。但是后面我们找不到他们了。

新京报:有去搜寻外国船的船员吗?

郑磊:去找了,围着他们的船转了好几圈,没有发现人。他们那个船装的油,着火很大。我们想,只要有人跳水,能救几个是几个。

新京报:把人救上来之后,都做了什么?

郑磊:他们上了船一直说“谢谢”。香港船的老大都吓懵了,在船上走来走去。他借我的手机报了警,又给他老板打了电话。我也报了警,还报告给我们村里领导。

船员有的都没精神了,上船就睡了。我们船员找衣服给他们穿上,烧了热水又做饭吃。船上15个睡觉的地方,全都让给他们睡。

▲获救船员在渔船上休息。

新京报:救人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分歧,有没有人担心会遇见爆炸?

郑磊:没有,当时顾不上想那么多。遇上了谁都会的,那是做人的基本道德。

转移获救船员后,就去卖鱼了

新京报:什么时候靠岸的?

郑磊:那天晚上11点左右,我们联系上了搜救船。根据海事(部门)的指示,向搜救船的方向靠拢。第二天凌晨4点左右,在嵊山海域附近和他们碰头,把21个船员转移到“东海救101”号船上。

新京报:你们是什么时候靠岸的?

郑磊:我们7号晚上到的舟渔公司码头,就卖鱼去了。

新京报:这一趟出海,回来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吗?

郑磊:没有什么不同。这次打了一千多箱鱼,卖了20多万,除去海上半个月十几万的成本,可以赚四五万,算是运气不错的一次。

新京报:村里人知道你们这次的经历吗,他们怎么看?

郑磊:现在知道了。也没什么,我们渔民是浪尖上的男人,人家落水,肯定要救。这种事,一辈子可能也就遇上一次。我们年轻,也有胆量。

新京报:你今年多大岁数?

郑磊:今年33岁,属牛的,17岁就开始出海捕鱼了。

新京报:对生活有什么期望吗?

郑磊:没有特别的期望。如果有,就是希望健康,生意能好一点。这两天在家休息一下,后天又要出海了,希望顺利。

原标题:东海撞船渔民救起21名船员|我们是浪尖上的男人,落水肯定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