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乃亮出差李小璐出轨,异地恋人究竟输在哪里

subtitle 湾流01-12 00:26 跟贴 6453 条
没有爱,2cm都是异地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回顾近几年曝光的明星出轨新闻,你都会发现一个巧合:贾乃亮出差工作,李小璐夜宿嘻哈歌手王某家中;王宝强外地工作,马蓉出轨了;陈思诚外出拍戏,陈思诚出轨了。

这样看来,明星似乎是婚姻高危人群,常年离家工作,聚少离多,结婚多年,依然像在搞异地恋。

距离,真的是所有异地恋人难以跨越的鸿沟吗?

距离根本不是问题

异地恋在中国非常普遍。根据中国青年网的调查,67.5%的受访者有过异地恋经历,其中19.6%的受访者正在进行异地恋,47.9%的受访者有过但已经过去。

讨论异地恋输在哪里,首先难以绕过的问题就是距离。“要亲亲”、“要抱抱”,为什么发再多表情包,语言上的宽慰还是无法替代身体的亲密接触?

回家的大兵与恋人相聚/YouTube

让我们回到人类诞生之初。婴幼儿时期,我们在母亲黑暗的子宫里,既看不到,也不能闻,与世界唯一的交流就是在温暖的羊水里,随着母亲的身体晃动,在触摸、挤压和移动中慢慢发育出神经系统。

所以,我们从诞生时起,最亲密的身体记忆就是触摸。成年之后男女相互触摸,心中想到的不再是亲情和友情。性器官的成熟,带了全新的接触信号,即性吸引信号。

为什么性行为在男女亲密关系中如此重要?并不仅仅是因为需要集中动用外生殖器,而且因为胯间集中了人类最主要的禁忌:撒尿、拉屎和月经。但直接脱裤子不行,性信号太刺眼,遮盖得严严实实,是我们区别于野蛮动物的基本标志。

《银翼杀手2049》中的人工智能恋人Joy为什么非要让高司令摸到她?/Pinterest

因此,现代文明人的初次接触往往要经过若干渐进的阶段,第一步往往是触摸。因此,在现代男女的求爱过程中,直接看对方性器官其实并不太重要,相反轻柔的爱摸更能让人春心荡漾。

而异地恋最大的难言之隐,就是不能拥抱,不能接吻,无法解决的性需求。

我们用数据说话。平均下来每个男性在清醒的时候,每小时想到性的频率在1次以上,和想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女性仅是男性的1/2左右。在亲密关系里,女性对于性的需要随着恋爱时间逐年衰退,而男性可就不一样了,性趣有增无减。异地恋里,“有情饮水饱”对男性可能真的有点难度。

2012年春运,上海,一对情侣吻别/视觉中国

那么物理距离真的是异地恋情侣分手的理由吗?不是的,虽然打一炮难,但漫长等待之后的碰撞总能擦出不一样的火花。科学家们在四百多对异地恋和同城恋情侣中做了个调查问卷,让他们选择一下什么因素影响了性生活满意度,结果挺惊人,和异地恋相关的三个因素:心理压力、相隔距离、何时稳定,对于性生活这块的影响只有6%,和同城恋相差无几。

不止是性生活满意度,包括恋爱投入程度,交流质量等等,异地恋甚至比近距离恋爱的情侣更和谐。

因此,和近距离恋爱相比,物理距离真的不是所谓分开的理由,甚至距离还能产生美。根据普度大学的一项统计,异地恋的分手率和非异地恋的分手率为27%和30%,近距离恋爱的分手风险,甚至比异地恋更高。

2016年陕西西安情侣异地恋6年,140张火车票见证着他们的爱情/视觉中国

异地恋人到底靠什么在苦苦支撑?难道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交流?

确实是。地理的分隔反而变成了进行深入灵魂交流的一次契机。而且这种交流更讲究效率,大多省去了需要交代更多事件背景的琐碎日常,更专注于二人世界,单刀直入“你爱我吗?”、“你会出轨吗?”,甚至更开放地讨论性话题。尽管频率比不上近距离恋爱的情侣,但胜在平时交流得多,精准把握双方需求,以质取胜。

而且异地恋人彼此信任程度更高,原因其实非常讽刺。异地让恋爱中的男女没办法随时查岗,也不知道对方身边有谁,只能说什么信什么,距离反倒让他们的信任感成倍增加。

异地恋不是谁都能谈的

如果距离不是异地恋失败的借口,那么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异地恋失败,是否真的像情感专家们所说,这是“依恋人格”的锅?

27岁的李川从事的是动车方面的工作经常出差,妻子却在四川工作,长期两地分居/视觉中国

“依恋”是个心理学概念,简单的说就是粘人,从手挽手一起上厕所的女同学,到一切妈妈做主的妈宝男,人类身上的这种情感羁绊从猿猴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刚出生的小猴手臂力量特别强大,不用借助外力就能一直挂在母猴身上,一挂就是好几个星期。像大猩猩这种巨猿,虽然体型巨大、体重更重,还是会在出生几天后抱住母猿身上不松手。

刚出生的帽子短尾猿抱着母猿/Pinterest

人类的婴儿的手臂力量虽远不如猿猴,脚趾甲也很短,不能稳稳地抓住母亲的身体,但从婴儿身上,我们可以隐隐地看到祖猿攀缘行为模式的残迹,比如你伸出手指触碰婴儿的掌心,他就会紧紧的抓住你的手指。但这些动作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因此握爪动作在出生两个月后就逐渐消失了。

虽然小手抓不住,但是人类更聪明,一哭闹,大人就会第一时间抱起孩子,温柔地左右摇晃,帮助婴儿重温子宫里的亲密记忆。很多妈妈以为喂奶或者其他奖励行为让婴儿依恋她,但真正形成依恋关系的,其实是肉体的亲密接触。

2015年春运广州火车站“母婴候车室”内,4个月的宝宝在姥姥的怀里打着哈欠/视觉中国

青春期以后,年轻人离家居住,像离开母亲的子宫一样脱离了家庭的子宫,进入第二轮婴儿期,偶尔会跟恋人撒娇:“抱抱我,亲亲我”,言下之意就是“永远不要离开我”,甚至互取“宝宝”这样的爱称,都是婴儿时期记忆的重现。

因此,有些人依恋人格特别突出,很有可能是受婴儿时期母亲的亲密行为所影响,并不是一种怪异的精神疾病,或者巨婴行为。适当的依恋,反倒说明他在一个爹妈疼爱的正常家庭长大。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长成妈宝男和永远不能独自去厕所的女同学,大部分人可以一个人吃饭、逛街独立地生活。因为依恋人格可以靠后天更改,比如遇到一个体贴可靠的伴侣,亦或是收到宗教力量的感召,都可能让你从不安全的依恋里解脱出来。

这说明,“依恋人格”并不足以为异地恋分手背锅,其次依恋人格的分布没有性别差别,但现实中,很多异地恋其实都是女生先投降,这就得追溯到男女体内的雄激素变化的差异了。

山西运城留守妇女王香梅站在地里,家里的重担完全落在她一个人肩膀上/视觉中国

雄激素,也就是雄性荷尔蒙,意味着威猛强壮,争强好胜,是男性的魅力之源,也是女性恋爱的征兆。男女互相钟情的时候,双方的雄激素水平都会上升。而在进入稳定的恋爱关系后,男性体内的雄激素水平会有所下降:“她已经是我的了”;女性则会上升:“他到底爱不爱我”,这就是恋爱后男生迅速冷淡,女生持续焦虑的根源。

而且对于男性来说,雄激素的变化和女友在不在身边没关系,只要恋爱关系稳定,雄激素就能稳定。但是女性就不一样了,分隔两地的女生雄激素水平明显高于和男朋友成天在一起的姑娘,这就构成了第二个落差。

看明白男女雄激素的差异,直男们就该理解在异地恋里患得患失的女朋友了。因为女生对于亲密关系的需要,其实远远大于男性。“多喝热水”式的直男关爱远远不能把这架感情天平拉正,不作为的男朋友和不满足的女朋友,到头来又是一场异地恋惨剧。

危机四伏的重逢

没错,身处异地的时候分手概率确实不高,只是异地恋的危机不在异地,而在重逢,有三分之一的异地恋情侣在他们结束异地后三个月内分手。

因为看到恋人在真实生活中的样子突然让他们不知所措。并不是说卸了妆的女友仿佛换了一副面孔,而是长时间的分离,让情侣们倾向于给对方加上柔光滤镜。

毕业季是情侣异地恋开始的高发期,也是情侣分手的高发期/视觉中国

这层滤镜是怎么加上去的?

很多人都知道,爱情会让人分泌大量的多巴胺,却不知道还会分泌一种叫苯基乙胺神经兴奋剂,呼吸心跳加速,面色潮红,甚至会让你瞳孔放大,这时候你再看你的对象,太多的光线投射到视网膜上,你就会看到传说中带着一道光从天而降的男神或女神。

看到这里,很多单身狗可能会觉得无语: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吗?没错,他们都变傻了。如果你去扫描情侣的大脑就会发现,他们在恋爱时大脑中只有4-5个区域会特别活跃,这些区域要么跟情绪有关,要么跟动机有关,比如在期望得到爱人的奖励时会特别活跃,最特别的一个区域跟上瘾有关,和人在吸食毒品时激活的区域一样,爱情也可以让你欲罢不能。

而人在正常交流时所动用的大脑区域有7-16个不等,恋爱中暂时失活的区域悠关人的智商。很多知道多巴胺会让人开心,却忽略了多巴胺会同时抑制大脑中的批评性区域,让你处理社会观念与负面情绪的功能也会减弱,也就是说爱情真的可以让人变笨。

2018年1月9日,广州一医院急诊室外一对情侣相拥取暖,等待就诊/视觉中国

这仿佛是爱情影视剧里才出现的桥段,却在我们每天的日常中反复上演:在恋人面前,你坚持了20年的择偶标准和做人原则突然都失效了,即便是TA撒泼打滚,在你眼中也是刁蛮小可爱,也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这层滤镜在异地恋情侣中,还有一道技术加成:自带磨皮功能的视频软件和上扬45度角的自拍。

在我们面对面的沟通中,65%的信息是通过非语言的方式传递的。比如你的肢体动作、面部表情、触摸,甚至你的尖叫、呻吟、呜咽、叹息等等,都在传递着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而借助通讯软件恋爱,一下子过滤掉了很多信息。拿表情包来说,异地恋情侣间很喜欢发“亲亲”、“抱抱”的表情包,但同时,这也是一种门槛极低的表达方式。不知你是否用过这样的体验,当在使用表情包的时候,很容易变得不像线下真实的自己,用二次元表情包伪装萌妹,用暴漫扮演逗比,从而将自己塑造成那个更容易被接受的形象。

2006年1月14日,南京火车站放假回家的学生情侣,通过手机道别/视觉中国

为了给对方塑造更完美的形象,只能逃避彼此生活上的差异和无法解决的距离,转而聊更有娱乐性的八卦消遣时间。毕竟嘲弄蹬13寸香奈儿去美签的装逼律师,还是比探讨什么时候才能同城来得轻松。

在彼此的想象中,他是那个什么都做的很好的完美男友,她是那个体贴入微的理想女友。只是没想到,重逢之后,才发现,那个存在手机里的TA远比现实生活里更加完美。

异地恋,不输距离,输在人心。

参考文献:

亲密行为,[英] 德斯蒙德·莫利斯,复旦大学出版社

男女之间的爱情是在大脑怎么产生的?果壳网

恋爱或是结婚,雄激素有话说. 陈筱歪.

Goffman, E. (1959). The 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 Garden City, NY: Double Day.

Murray, S. H., & Milhausen, R. R. (2012). Sexual desire and relationship duration in young men and women.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38(1), 28-40.

Goldsmith, D. J., & Baxter, L. A. (1996). Constituting relationships in talk: A taxonomy of speech events in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3, 87–114.

Pistole, M. C., Roberts, A., & Chapman, M. L. (2010). Long distance and geographically clos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ttachment, relationship maintenance, and stres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7, 535–552.

Pistole, M. C., Roberts, A., & Mosko, J. E. (2010). Commitment predictors: Long-distance versus geographically clos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Counseling & Development, 88, 146–153.

Murray, S. L., Holmes, J. G., & Griffin, D. W. (1996a). The benefits of positive illusions: Idealization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satisfaction in clos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0, 79–98.

Stafford, L. (2005). Maintaining long-distance and cross-residential relationships. Mahwah, NJ: Erlbaum.

Stafford, L., & Canary, D. J. (1991). Maintenance strategies and romantic relationship type, gender, and relational characteristic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8, 217–242.

Stephen,T. (1986). Communication and interdependence in geographically separated relationships.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13, 191–210.

Stafford, L., Merolla, A. J., & Castle, J. (2006). When long-distance dating partners become geographically clos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3(6), 901–919.

Lee, Ji-yeon & Carole Pistole, M. (2012). Predictors of Satisfaction in Geographically Close and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59. 303-13. 10.1037/a0027563.

Stafford, L., & Reske, J. R. (1990). Idealization and communication in long-distance premarital relationships. Family Relations, 39, 274–279.

Mikulincer, M., & Shaver, P. R. (2007). Attachment in adulthood. NewYork, NY: Guilford Press.

Dargie, E., Blair, K. L., Goldfinger, C.,& Pukall, C. F. (2015). Go long! Predictors of positive relationshipoutcomes in long-distance dating relationships. Journalof Sex & Marital Therapy, 41(2), 181-202.

Dixie Meyer, Aaron Cohn, Brittany Robinson,Fatima Muse, Rachel Hughes. (2017) Persistent Complications of Child Sexual Abuse: Sexually Compulsive Behaviors, Attachment, and Emotions. Journal of Child Sexual Abuse 26:2, pages 140-157.

作者:秋意寒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